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美色> 第十章

美色

第十章

作者:千草      类型:都市言情

    “唉——”悠长的叹息从康家的大厅传出,两个年近五十的女人,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剧。虽说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但在徒劳无功了几天之后,她们也只得宜告失败。

    “喂,日璃,你家的矢纹最近怎么样啊?”方樱边问边拿起了遥控器,把电视的音量调小。

    “还能怎么样?”丘日璃摊了摊手,“他啊,每天就是把自己关在琴房里,然后反复地弹着同样的一首曲子。对

    了,你们家的雯雯呢?情况怎么样了?”

    “还不是老样子,每天去学校上课,双休日就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叫她也不出来。”这年头母亲难当啊,“哎,你说他们到底有什么不能解开的误会啊,竟然可以闹那么多天的别扭。想当年我和她老爸,吵起架来只要一天就K了。”因为接着是老公在她还没彻底放出狠话前,就先厚着脸皮跑来跟她和好。

    “就是啊。”丘日璃有同感道,“我天天在我家那小子的耳边烦着让他过来道个歉,认个错,可他偏偏死活不肯,每天就只会在嘴里喃喃地说什么‘她讨厌我,不会原谅我了’之类的话。”

    “哇,看来矢纹对雯雯还真的挺痴情的。”方樱惊叹道。真是看不出,原来他们家的雯雯还有这么大的魅力。

    “是啊。”儿子的痴情有点像他父亲,让她回想起了当年也哲追她时的情景,“若是两个孩子可以把误会清除就好了。”为情所苦,是最折磨人的方式了。

    “嗯,”方樱点头道,“只要他们把这个误会清理好,就要马上让他们进教堂。”省得夜长梦多,早点把他们的终身办好,就能早点实现住在一起的构想了。况且,雯雯和矢纹在她看来,倒真的很般配。一个动,一个静,刚好互补。只是可怜婚后依雯雯的个性,矢纹多少是要吃点亏了。

    “对啊,对啊,最好是在他们结婚后,就马上把我们两家中间的那道墙给拆了,然后再重新设计一下。”丘日璃忍不住地赞同道。

    “咦,我也是这么想的耶,可以把房子的格局建成三个独立的区域;不过客厅只能有一个,因为吃饭一定要六个人一起吃。”这样才显得像个大家庭。

    “还有阿,最好再在院子里铺上草坪,有空闲的时候大家可以一起烧烤。”

    “还要在院子里搭个秋千,将来出世的小孩可以玩。”

    “要好好地设计婴儿房。”

    “要把厨房规划得大些……不过……”方樱顿了顿,“日璃,你觉不觉得我们好像想得远了些?”

    “……呃,真的……好像远了些。”现在连最基本的矛盾都还没清除哩。

    “唉……”两声叹息,又同时在康家的大厅响起了。

    中文系的办公室里,犹如八级台风即将来临般,所有的老师都避得远远的,没有人敢靠近台风的中心区。

    毕竟这几天的康雯雯犹如吃了炸药般,一言不合便由动口发展到动手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若是一不小心没避开,很可能被扫进炸药区,炸得粉身碎骨,连点骨头渣渣都不剩。所以能避就避,成了办公室里的最高守则。

    砰!语文教科书被狠狠地甩在了办公桌上,康雯雯瞪着课本,一个上午,脑子里反复都是那个讨厌鬼的名字,也让她的工作效率直接等于零。气死了,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会对他那么在乎,在乎到严重影响自己的日常作息。

    心中的那种愤怒的心情,还冒着一股的酸意,学术上的名词叫做——嫉妒。是的,嫉妒,嫉妒那个女人可以吻上本来专属她的唇,嫉妒那种亲密的接触,所以即使她知道他是无辜的,却还是禁不住要生气。

    忿忿地坐在椅子上,康雯雯从抽屉中掏出了一盒巧克力派开始嚼着。烦到极点,吃东西是很好的发泄方式。这几天,她零食的消耗量极度上升,也让她的荷包呈现明显的“瘦身”形式。

    “请问,”一道幽幽的声音在办公室的门口响起,“康雯雯在吗?”’

    哇,居然有不怕死的人来找她。办公室里的老师目光齐齐地射向来人,柔柔弱弱的外国林黛玉似的美人,好像风一吹就折了,主啊,现在只能求上帝保佑她,不要被炮轰得太惨。

    找她的?康雯雯停下了吃的动作,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人,随即大跨步地走上前道:“你来找我?”她眯着眼睛瞪着面前的人,这算什么!情敌上门示威吗?

    “对,”娅纱轻轻地点点头,直视着康雯雯,“可以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吗?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话?她有什么话要和她说啊?“可以。”她无异议地耸肩道。反正她正好有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泄,既然有人自动送上门来,她何乐而不为。

    一路走到操场边的空地旁,康雯雯双手交叉地环在胸前,“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我——”手紧紧抓着衣摆,娅纱看着康雯雯;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道,“那天,真的是很对不起,因为我而害你和矢纹变成这样,我……”

    居然在和她道歉?她冷冷地睨了她一眼,“你来是向我炫耀那天的事吗?”拜她所赐,那天晚上在休息室里看到的情景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脑海中。

    “不、不,我来是希望你不要再折磨矢纹了。”是她的错,她不应该去贪求那不属于她的吻。来这里找她,是她所能做的惟一的补偿。

    她在折磨他?拜托,是他折磨她才对!“是他叫你过来的吗?”

    “不,是我自己要过来的,矢纹他根本不知道。”娅纱急急地说道,“我明天就要坐飞机回美国了,所以,今天是在中国的最后一天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