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玄幻奇幻>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九章 轮回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九章 轮回

作者:小笔尾      类型:玄幻奇幻

    南昊明看着眼前的石盘,石盘足足有二十丈高,横亘在大殿正中间。

    一眼望去难以窥得石盘全貌,在这高不可仰的石盘面前,南昊明在刹那间生出了渺小之感,不是大小的差距,而是经历岁月的差距。

    “这就是六道轮回盘,天地圣物。万物运转皆有其规律所在,天界,人界,地界不外如是。这六道轮回盘也自有其规律所在,三界之内无人可以干预。你之救人心切又如何?你身死又如何?我就算将此物赠予你,你也无法拿走。”

    后土大帝略带几分惆怅地看着眼前那自从天地诞生之初便从未停止运转的六道轮回盘,他已记不清到底来了多少像南昊明这样的人,天地间无论何种生灵都有魂魄,只要魂魄不散则可以进入地府轮回转世。可是神魂俱灭之人呢?

    轮回不得,天地不存,空空如也。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也想救人。”

    后土大帝的声音被六道轮回盘转动之声所盖过,他虽贵为一方大帝,但却从未离开过此处,这是何等的悲哀。

    六道轮回盘便是他一生的宿命,这也是他的责任。

    “还好我不在三界之内。”南昊明脸上浮现除了一丝笑容,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庆幸自己是如此特殊的一个身份。

    他在后土大帝难以置信的眼光中化为一团火苗投入了六道轮回盘之中,宛若投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仅仅只是泛起几丝涟漪。

    曾有一言,先有陆压后有天。

    陆压乃是上古离火之精,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天地之间,何其逍遥。

    南昊明正是陆压所遗下的一缕火焰,不死不灭,超脱于三界众生之外。

    只是这一次,他现了原形,只因唯有三界六道之外的人才能进入这天地圣宝之中。

    六道轮回盘之中聚集了芸芸众生,人仙鬼魔妖,只要在世间出现过便会在六道轮回盘中留下痕迹,而他正是要在其中找到玲珑的痕迹。

    犹如大海捞针,却是孤注一掷,失去了神力护佑,他只是一团火焰,一团不知何时会湮灭的火焰。

    后土大帝乃是以强大的灵魂著称三界,他虽然无法干扰六道轮回盘的运转,但是感应其中的动静却是不难做到。

    南昊明在浩淼无垠的轮回之海中宛若沧海一粟,后土大帝感受着他那灼人的火焰,若是一般的窥探恐怕早已是被燃烧殆尽。

    南昊明就像是一个路人,眼前呈现的是无数个人的一生,犹如白驹过隙,匆匆而过。

    后土大帝在悠久的岁月中从未见过有能够进入六道轮回盘中的人,南昊明是第一个,无论是他的手段还是身份都已经勾起了后土大帝的兴趣。

    三界书院。

    流云神王正在教授所有仙童游仙术,一缕缕云雾将他全身包裹,整个人如风轻,如云柔。

    “游仙术乃是天界较为普遍的一种身法,不过修炼至极致的话便可以做到云淡风轻漫穹苍。”云雾在流云神王的话语声中散尽。

    流云神王,众神位排名第九十位,以云外化身之法名著三界,不过究其风流倜傥更是远胜其神位排名,一生淡泊,不喜争斗,在三界书院担任导师一职。

    所有人都在为流云神王的游仙术而惊叹时,未却是魂不守舍。

    他挂念的是家中不知是否归来的南昊明 。

    一日功课结束,他便是迫不及待地赶回了家中。

    只是看着空荡荡的屋舍,看着纹丝不动的藤椅,他的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

    他紧咬住嘴唇不让眼泪落下,可是流泪的积蓄只是更猛烈爆发的准备。

    终于他的眼泪从脸颊滑落,他无助地坐在地上,靠着门柱,哽咽道:“大骗子,说好的不会离开我!大骗子!大骗子!”

    他嚎啕大哭,仿佛回到了被南昊明带回天界的那个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他自己都忘记了自己不属于这个地方。

    “孩子,你为什么哭的如此绝望?”

    一个被黑雾笼罩的男人出现在门外,他的脑袋朝着未的方向开口道。

    男人的声音打断了未的哭泣,他猛然警觉起来,千年来到过这里的除了玲珑之外再无他人。

    “你是谁?”未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人绝非等闲之辈。

    被黑雾笼罩的男人就定定地站在门外,“我是南昊明的朋友,你就是他的仙童吗?”

    “嗯,我怎么没有听师父提过他有一个你这样的朋友?”未还是有些怀疑男人的身份。

    “那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想一想好像已经有数万年了,我也是最近才有机会便想拜访一下老朋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住在这里。”男人全身被黑雾笼罩,根本看不出他的表情,只是听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感伤。

    “你真的是师父的朋友?”似乎是受到了男人声音的感染,未抹掉脸上的泪水,带着不确定的口气问道。

    那男人点了点头,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人已经到了未的面前。

    未一脸的惊奇,单只是这一手便让他认定眼前的人绝对比师父厉害,同时他也是有些感慨为什么师父认识的人总是比他厉害。

    “你师父去哪里了?”男人也不计较直接坐在了未的身边,看着远处的云问道。

    “不知道。”说到此处未便是有些黯然,摇了摇头道。

    “好久没有看到这样的云了。”男人带着些许惆怅又夹杂着几分孤寂。

    未不懂男人的话,也不知怎样答话,但却是觉得眼前的男人的确是和南昊明有些相像,南昊明也极爱看那一成不变的云。

    男人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再次开口道:“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未心中最为挂念的当然是南昊明的安危,虽然南昊明没有告诉他去了何处,但是他隐隐感觉到此行非同寻常。

    不过这些他不会说出来,即使眼前的人自称是南昊明的朋友。

    那男人的确像是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般,不等未开口便继续说道:“你的师父是一个强者,他绝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为何听到男人的话后,未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情绪依旧低落。

    “年纪轻轻,何来如此多的烦恼?天大地大,各自逍遥。”男人忽然起身,似乎有些看不惯未的温吞。

    “我想变强!”未握紧了双拳,双目直视那遮挡了男人面容的滚滚黑雾。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