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玄幻奇幻>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四章 君臣,父子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四章 君臣,父子

作者:小笔尾      类型:玄幻奇幻

    慕容端国今日好似年轻了很多,连皇后都看出来他脸上的喜悦是发自肺腑。

    入夜了,宫内依旧是灯火通明。

    上书房,慕容端国坐在那一张鎏金彩釉樟华椅上,慕容天邪与天琅站在他的面前。

    “儿臣参加父皇!”宫中的规矩难免有些繁琐,慕容端国有时候也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无规无矩,不成方圆。

    “我们父子难得有此机会,好好聊一聊吧,不必拘礼,坐吧。”慕容端国摆了摆手,内侍立刻放上两张椅子,然后悄悄退去,出门之时将房门轻轻合上。

    “邪儿,有些日子没见,你身体可还好?”

    “多谢父皇挂念,儿臣一切安好。”天邪正欲起身,慕容端国手轻轻压了压,示意他不用站起。

    听得天邪的回答,慕容端国点了点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无论成就怎样的大业,身体永远都是最为重要的。”

    “孩儿谨遵父亲大人教诲。”天邪也感受得出今日是父子对话,言辞也是发生了变化。

    慕容端国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又将目光投向慕容天琅,自己这个天纵之资近乎妖的孩子。

    无论是从礼数上还是从行事上,包括言谈中自己的这个二儿子都表现的十分完美,甚至可以说媲美一些有名望的儒生,但是他可是皇子,一生来便拥有一切,而且年仅八岁,有这样的表现太过让人诧异。

    “天琅,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慕容端国开口问道。

    “衣食住行皆有安排,孩儿无所求。”慕容天琅神色平静道。

    慕容端国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一下子竟是没了由头,只得作罢。

    “你们是我最看好的两个孩子,我想听一听若是你们为君有何打算?”

    “孩儿不敢!”慕容天邪立刻站了起来,惶恐道。

    天琅有些莫名其妙,他前世连玉帝都不惧又怎会在意一个帝王的威严呢?在他心里眼前的人只是他的父亲,见到自己兄长起身,他也是起身。

    只不过这般落在慕容端国的眼里却是显得有些无辜了,只得看着慕容天琅笑骂一声,“你这小兔崽子。”

    “坐下,坐下,在外面说不得,在这里却说得,你们是我的儿子,待我百年之后这江山不就是你们的吗?说来听听。”

    “父皇定会长命百岁,说不得如此不吉利的话。”天邪反驳道。

    “好了好了,人生在世终有一死,你们不用安慰我。”慕容端国似乎将生死看的十分透彻。

    “邪儿,你先说吧。”

    “是,父皇。儿臣最大的愿望便是想成为像父皇这样的明君,”天邪话音一停又接着开口道:“依儿臣来看,我孟云能够今日之国力主要是仰仗两方面的缘由。”

    慕容端国点了点头,示意慕容天邪继续。

    “一方面乃是因为父皇治理有方,君,臣,民上下一心,无蛀国之虫,无窃国之贼,仁政有方,百姓富庶,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与沧禄的精诚合作,沧禄为我国之屏障,彼此之间可谓是唇亡齿寒,两国联盟才能抵御外敌。”慕容天邪一顿看了看慕容端国。

    慕容端国点了点头,同意道:“正是。”

    “但是据儿臣所知沧禄国当今帝君乃是方正邦,方正邦的风评似乎不太好,就以最为出名的两件事来说,征国内三万壮丁修建沧云楼,收国内之珍珠赠美人,加征赋税,搜刮民脂,整日贪图享乐,荒唐之时接连二十日未临朝,行事荒诞至此,百姓苦不堪言,儿臣以为假以时日必成祸患,若我们提前无对应之策,恐到时遭受牵连。”慕容天邪说道此处眉间更添几分忧色。

    慕容端国也是怅然道:“是啊,自沧禄国与我国建立盟约之日起,短短十几年竟是更换了不下十位帝君,国之根本乃一稳字,朝堂变动势必牵连着国之根基动摇,你之所忧亦是我之忧虑。既然你已想到此处,那不妨说一说你的办法。”

    慕容天邪站起了身,他知道自己今日说的话若是放在朝堂之上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但他还是开口了,“儿臣以为,既然忧患已存,不若夺之!”

    慕容端国沉默不语,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变化。

    “据儿臣所知,近些年来不断有沧禄之民迁居我孟云,更是受我孟云恩泽,我甚至还听到一条消息,那些迁居来孟云的沧禄之民感受到我帝的浩荡皇恩传至于故乡,更是引起来小规模的迁移,只是沧禄帝王派兵镇压了下去。既然父皇问起,那儿臣便斗胆谏言,厉兵秣马,替天行道,还沧禄百姓一个安定的家园!”

    慕容天邪已知自己的话出口必有反响,当场跪地,字字铿锵。

    “邪儿,先坐下,我们父子之间说说话,礼数就免了。”慕容端国并未给出回应,只是笑着让慕容天邪起身。

    慕容天邪也不敢违抗,重新坐回椅子上。

    “琅儿,你说说看。”慕容端国看着慕容天琅问道。

    慕容天琅年不过八岁,对于朝堂之事素不了解,也无眼线,也不知天下大事,只能从慕容天邪的只言片语中琢磨出一些信息。

    “皇兄所言,句句在理,但却似乎有些不妥。”慕容天琅看了一眼慕容天邪道。

    “有何不妥?”慕容端国问道。

    “不妥之处在于这个如何做?战乱一起百姓必将遭殃,而且师出无名恐成反效果,既有盟约在先,还需慎重考虑。”

    “天邪,你如何看?”慕容端国并未直接评价慕容天琅的想法,而是转头问天邪。

    “二弟所虑甚是在理,是为兄疏忽了。”慕容天邪脸上没有丝毫不悦,反而有几分惭愧。

    “哈哈,你们兄弟二人精诚合作,我孟云国必兴。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歇息吧。”慕容端国似乎十分欣慰。

    “儿臣告退。”天邪和天琅两人也是告退离开了。

    出了庭院之后,慕容天邪拉住了慕容天琅,带着几分笑意道:“二弟,有空去我那里坐坐,这皇宫待久了也是无趣的很。”

    “那皇弟就不推辞了。”慕容天琅也未拒绝,他也想出去走走了。

    上书房中,慕容端国一个人坐在那里,他心中所虑恰是慕容天琅以及天邪两人所言,半个时辰之后终于长叹一口气,似有所决定一般。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