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玄幻奇幻>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二章 逐云日(一)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二章 逐云日(一)

作者:小笔尾      类型:玄幻奇幻

    凡间的时间似乎格外的快,眨眼间便到了八岁生辰之时。

    半人高的天琅负手而立,凭栏远望,一样的天,一样的地。

    “琅弟,今日可是你的喜日,父皇都亲自为你庆生,单只是这份宠幸便羡煞无数人啊,不过我看你却似乎有些不乐。”天邪立在天琅身旁,笑意吟吟道。

    “皇兄多虑了。”天琅对于天邪的话一笑置之。

    “皇兄今日来的慌张,也无甚贵重的礼物,普通的凡物恐怕也难入二弟的法眼,这里恰有仙人赠予的惊龙木一枚,据说常年佩戴可养气。”

    天邪递出一根长不过两尺的圆木,圆木通体盘踞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龙睛由两颗紫晶镶嵌而成,紫光流转。

    在天邪手中,那龙似乎活了一般,环绕着惊龙木蜿蜒似欲破空而上。

    天琅看着只觉惊奇,也是想到了曾听宫里的人提到过他的哥哥,天邪皇子出生之时也是祥瑞漫天,紫气东来,路过的一仙人自称松阳上人路经此地,见之有帝王之相,便赠予惊龙木以养龙气。

    惊龙木本无任何神异,只是落得了天邪手中才有如此神迹。

    “如此厚礼,弟弟可承受不起。”天琅推辞道。

    “区区身外之物,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天邪再递。

    “君子不夺人所好,哥哥贵为太子,这惊龙木本属皇兄。”天琅心中虽有猜测,但却无法断定,只是他来此一世只想安稳终其一生。

    他不懂,帝王之家,岂能安稳。

    “方外之人话不足信,皇弟如此推脱,莫不是要驳了兄长的面子?”天邪嘴角依旧挂着一抹笑容,只是眼中却并无笑意。

    堪堪及天邪胸口的天琅抬头与天邪对视一眼,神色自是不动,“既然皇兄如此厚爱,那弟弟便却之不恭了。”

    接手的刹那那惊龙木之上的龙双睛陡然射出两道紫光,紫光冲天而上,穿破云层,消弭在天际。

    紫光消弭之时,天邪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阴霾,天琅也是被这等奇观吸引不曾发觉天邪的异样。

    “皇兄,此物当真是神奇啊。”天琅也是啧啧称奇。

    “此物因人而异,只有拥有帝王之息的人才能使之变化,皇兄我也只能使它稍稍流转,惭愧惭愧。看来这帝王之位非皇弟莫属啊,皇兄一定会好好辅助你的。”天邪一脸真诚,根本看不出丝毫异样。

    天琅摇了摇头,“皇兄,我对帝王之位没有丝毫想法,我只想平平淡淡终我一生。”

    他望着天际,说着所有人都不会懂的话。

    天邪看着这个比他小了整整一半的弟弟,试图想要从他表情上看出什么,但竟是看不透一般,只能当作年少天真就此作罢,对于皇位的话题也并没有进行下去了。

    “皇弟可曾出宫,看看外面的繁华?”天邪忽然道。

    “凡间的繁华?”天琅低声呢喃,摇了摇头,“自出生以来并未有出宫的机会。”

    “走,哥哥带你去见识一番天上人间。”天邪一笑,目光似乎穿过那重重高墙,落在了那灯红酒绿勾栏瓦舍之处。

    “人间啊。”天琅又是低吟一声,透露着几分期待,而这也只是低声,并未让天邪听到。

    六月初九,孟云国最为盛大的节日,逐云日。

    帝都西南有一高峰,名曰望云,碧空之时可望云,二百四十八丈,白玉石阶登顶,顶上有一祭坛,每年今日帝王便会率领百官来此拜祭,祭坛正中筑一凸起圆台,远台之上放一桌案,案上乃是一弓,一箭,弓乃流光朔日元辰弓,由仙人之府洛神宫打造,箭乃敕云箭,每年定量生产一十二枝。

    朝天而望,无遮无拦,云生之日,帝王便举弓而射,箭亦逐云而上,破云而出,直上九霄才可保来年风调雨顺,国富民强。

    不过帝王年岁已大,依然没了当年的膂力,近五年来一直由孟云国第一力士陆无双代替,无双亦是帝王赐之荣耀,力拔山兮,勇冠三军,力勇无双。

    细细算来,孟云国已立国将二十年了,而今帝王乃是第二代了,慕容端国,先皇于乱世中崛起,占三洲合一域,自立为孟云国。

    孟云国地处险位,背朝滨海,面对沧禄国,以孟禄河为界,结盟共拒中原之敌,互不侵扰。

    二代帝王为政勤勉,恩威并施,外抚百姓,内整朝纲,孟云国举国皆是蒸蒸日上之景,国力鼎盛远超沧禄。

    逐云日,慕容端国率领百官聚于望云峰峰顶。

    只听三声铜钟巨响,年逾半百的慕容端国身披白色长袍举杯长啸。

    “孟云!吾昌!”

    “天运!吾道!”

    “诸卿!壮我孟云!”

    已显老态的慕容端国言辞慷慨,意气风发,面容潮红,骤然风云动,似乎在响应这一方豪雄。

    天下尽知孟云国有文治贤君,却不知这文治贤君心中也有着驰骋天下的壮志雄心,可是他已经老了,不过他已经看到了今日的昌盛孟云。

    百官也是被慕容端国的情绪带动,那些两鬓斑白,半脚入土的学士文臣随着那武将嘶声喊道:“愿随吾王!壮我孟云!”

    “愿随吾王!壮我孟云!”一声盖过一声,一句更胜一句,直冲九霄,撞破这朗朗乾坤,碧水晴空。

    天琅已是为之震撼,他贵为皇子自然也前来观礼,神仙从来视凡人如蝼蚁,可是他们却永远想不到凡人竟然有着仙人也没有的气魄。

    慕容端国看着台下的百官,眼角竟是不自主留下了泪水,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在内侍的扶持下走下了石台。

    “逐云礼开始!”鼙鼓动天,角声嘹亮,锦旗随风飘扬,四方风云拜服。

    身高八尺七寸的男人踩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登上石台,他袒露着上身,胸口是浓密的绒毛,高高隆起的肌肉好似小山一般,一双手臂足足有寻常人肩宽,腕弓,弓如满月,举箭,箭指苍云。

    伴随着一声清唳,箭若流光,逐云而上,冲散天际的那一抹苍云,浩荡似永不止息。

    群臣皆叩拜万岁,举国皆庆贺来日安顺,欢腾是今日的形容词。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