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玄幻奇幻>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一章 天琅皇子

排名第一千的神

第一章 天琅皇子

作者:小笔尾      类型:玄幻奇幻

    南昊明趁着孟婆还未酒醒的时候便入了轮回,临走前留下了一缕自己的本命火焰,孟婆可以凭借这缕火焰在茫茫鬼魂中找到自己,也可以帮自己收集灵髓。

    与六道轮回盘万千生灵居于一盘所不同的是天下生灵在这里被分之为六道,天人道(化生)、人道、畜牲道、阿修罗道(魔)、饿鬼道、地狱道(化生),所有生灵命数的衰亡只要魂魄不灭便可在此轮回,一切都被记录在了生死簿上。

    当然南昊明这般强行闯入轮回之中的人例外,唯一相同的便是修为被封印,法力尽失。

    人黄历五三零年,孟云国王后诞下了第二子,天琅皇子,孟云国国姓慕容,慕容天琅。

    据国都百姓传言,天琅皇子出生之日红霞满天,异象漫天,天际更有星火降下,更为惊奇的是天琅皇子出生便可言,落地便可行,国师言之乃天人下凡,吉星降世。

    王大喜,举国上下除死刑以外尽赦,赋税减半三年,普天同庆。

    这一世,南昊明便是天琅皇子,只可惜他带着前世记忆。

    世上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格外新奇,看惯了神界的冷清,容身在这繁华喧嚣的凡间也是别有滋味。

    宫中都流传着这样的消息,天琅皇子一岁不到便可读文识字,一手行书更是令书法大家啧啧称叹,天资悟性极高,半岁入学,一岁便令当朝太傅汗颜,“徒至此,愧为师。”

    不过真正负责天琅皇子起居的近侍却从天琅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哀伤,天琅皇子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极为懂事,除了日间学习之外,便是会遥望天际,尊敬长辈,带人亲和,不嘻不闹,若不是亲眼见到从王后体内诞下,定要以为是那返老还童的仙人。

    天琅皇子也成了孟云皇帝最为开怀的事情,皇室中也是早早定下了下一任继承人。

    可是在此之前,已有了太子,皇帝的长子云邪皇子,今年已是十之又五,勤勉好学,为人谦恭,略有薄名,只是与天琅皇子一比便有些相形见绌了。

    孟云国太子府。

    年仅十三,略有政绩,稍有薄名,本应是顺理成章继承帝位的太子坐在座位之上,他一身紫衣马褂,剑眉星目,肤泽如玉,单模样倒也算得上是世间美男子,一杯杯品着那如血的美酒,神情恬淡看不出丝毫波澜。

    “殿下,如今可是大事不妙了啊。”座下是一名花发须白儒生,只是看其眼神阴翳,面相悭吝,一看便是沉迷权柄之人。

    “岳父大人此言差矣,这江山向来都是能者得之,既然我二弟小小年纪便如此出类拔萃,为兄也是深为之折服,只要他一心为民,这太子之位让之亦无妨。”慕容云邪并不为意,只是淡然一笑。

    “邪儿啊,你这宅心仁厚的性子实在是得改一改了,天下数百年奇人无数,不过你可曾看见如此惊才绝艳之辈?说实话,老夫不信。如今天下纷争不断,我孟云国凭着合纵联横在各国夹缝中生存,谋得发展之机,此刻已是引得各国虎视眈眈,你可要知道如今乱的不只是人啊,还有妖魔纵横。我可是听说有借尸还魂之术。”

    “辅相大人。”慕容云邪忽然开口了,并未唤岳父大人,而是直呼官位,他双手抚案,定定地看着他的岳父大人,“慕容天琅乃舍弟!慕容天琅乃皇家子嗣!慕容天琅乃是我孟云国的二皇子!”

    孟云国的辅相,当今太子的岳父大人,三朝元老,无人质疑的皇亲国戚,廖应臣,忽然不敢作声了,举国上下尽知当今太子的仁义,但却少有人知当今太子的威严。

    如今已是颇具帝王之象,也正因为如此廖应臣才会全心辅佐,倾朝堂之势力为之造势,甘为扶龙之臣。

    这一切本应是顺理成章,慕容天琅的出现却将一切都改变了,前朝努力付之东流的端倪已是显现了出来,他们岂能不寝食难安。

    “不过再过两个月便是天琅两岁的生辰,我还需要仔细替我二弟选上一份礼物,岳父大人可有主意?”慕容云邪转口问道。

    廖应臣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这倒是个难题,我还记得上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明明才不过一岁多,眼神中的沧桑却是常人所不能及,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竟是有一种看破红尘之感。要说世上有他喜欢的东西,难。”

    慕容云邪也是点了点头,“我这二弟岁不过八载,心智却是无比成熟,一般的俗物恐怕是入不了他的法眼。”

    沉吟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诗云,去把松阳上人留下的惊龙木拿出来。”

    “不可啊,不可啊,这惊龙木乃是松阳上人算定了你是这孟云国未来的帝王才留下壮你龙运,你如今将它送出,不妥,不妥。”廖应臣连连摆手,态度坚决。

    “区区方外之人,不足为信,若这惊龙木真如传说那般神奇,也正好看看这二弟如何的惊为天人。”慕容云邪微微一笑,似乎对廖应臣的话并不太在意。

    廖应臣又欲开口,太子招了招手,一杯茶堵住了他的话头。

    天琅立于殿门前,他天赋异禀,落地能言能行,更是未经母乳,奈何牙口不齐,只得流食,衣食住行全以成人之态行事,皇帝本欲赏赐府邸,念其年幼便赐予一殿而寝。

    太和宫,正是天琅的行宫,他拒绝了父亲赐予的数十位奴仆,只留下了两三人,在整个皇宫之中也可算得上冷清。

    这一世他是二皇子,有着父皇母后的疼爱,有着一大群人伺候,只是有些人自以为掩藏起了眼中的恶意便可以欺瞒于他,他们永远也想不到他也在欺瞒着这个天下。

    他虽从未涉足凡尘之事,但是所学所见已将让他明白了什么是杀人诛心,皇家无手足,他的大哥无论如何的温文尔雅,看向他的目光之中总是掺杂着几分不屑以及敌视。

    这一世,何时才是一个头呢?

    月上梢头,寒蝉凄切,又是一年悲凉时。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