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大皇帝小捕快GL》> 64第63章

《大皇帝小捕快GL》

64第63章

作者:对面有个人      类型:都市言情

    第二天代蓁带着青骓和三四个侍卫扮成侍从去了山庄,众人骑马走出好远,总算在那一片草深林茂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山庄,山庄建在树木成荫的地方,大门极不显眼,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就是这里了?”代蓁勒住马,看青骓点头,便驾马向山庄走去。

    “几位是?”山庄里一位管家模样的人接待了几人。

    同为管家的青骓连忙答道:“我们是过路的行商,路过此地,见有一山庄隐在青山绿水之间,家主甚为喜欢,想来贵宅参观一番。”

    “原来是这样,”管家呵呵笑了:“看几位风尘仆仆,想是远道而来,先用过茶后,我亲自带几位参观,来人,上茶!”管家冲旁边的侍从使了个眼色,侍从会意,下去了,而那厢侍女们已把茶水送了上来。

    “几位是从哪里来啊?”管家面容慈祥,让代蓁多了几分好感:“从历城而来,听说阳城药材好,就过来看看。”

    “那几位算是来对地方了,阳城盛产药材,上至珍贵的人参鹿茸,下到普通的半夏金钱草,真是应有尽有、数不胜数啊。”管家看到先前下去的侍从走来冲她点了点头,便知道后院的机关已关,树木也已移位,便冲代蓁说道:“几位请跟我来。”

    “小心台阶——”代蓁带来的侍从都留在客厅,管家小心的带着两人来到后院。

    “真是美极了。”看到树木与花草错落有致,代蓁忍不住赞道,而趁着管家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代蓁身上的时机,青骓仔细观察着四周,忽然,她的目光被地上的一颗豆子吸引了,趁管家不注意,她把豆子捡起来放进了兜里。

    参观很快就结束,看时间不早了,代蓁一行只得告辞,路上代蓁问青骓:“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确实有一个不算发现的发现。”

    “何为不算发现的发现?”

    “就是有一个线索,但却让人摸不着头绪。”青骓把黄豆拿出来:“我在后院看到了这个。”

    “这个?”代蓁接过来,疑惑了:“这不就是一颗黄豆吗,有什么问题?”

    “您仔细摸一摸。”

    代蓁用手指摸着:“有些凹凸,”她把豆子举到眼前,仔细观察:“唉呀青骓你看,这黄豆被人刻了一些东西,不像是字,倒像是符咒之类的。”

    “这就对了,据我推测,道家有撒豆成兵的法术,这应该是一位道士的法器。”

    “可是,这似乎跟我们要查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代蓁苦着脸,“楚夕,你到底在哪儿啊?”

    “您不必担心,吉人自有天相,她不会有事的。”

    与此同时,阳城废公主府的偏院里,一位跛脚的妇人看着院子里的断竹:“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您是说这里夜晚发出的哭声?”身旁的夫人接道。

    “是啊,你看这些竹子,是被人故意砍断的,这样有风吹过的时候,就会发出呜呜的声音,类似女人的哭泣,白天外面很吵,所以大家听不到声音,而当夜晚时分,四周静下来,声音就会传到大家耳朵里,她们这样装神弄鬼不知所为何事,却让愚昧的百姓夜夜战战兢兢,难以安寝。”

    “普通人哪里会想到这一层,能想出来这种法子的人也一定很不一般吧。”

    “怕也是道术中人,小满这个学艺不精的黄毛丫头,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您别太担心了,小满她古灵精怪,就算身处险境,也一定能找出法子脱险的。”

    “我只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算了,回客栈吧,昨夜一无所获,今夜只能再出来试试看了。”

    两人回到客栈,代蓁和青骓正坐在椅子上对着一颗黄豆发呆,这时踏雪走过来,在她们耳边小声说道:“紫骍来了,求见主子。”代蓁和青骓立刻站起来向楼上走去,两个妇人走到她们先前坐着的桌子边,跛脚妇人拿起豆子,眉头不禁皱起:“这个不是——”

    “我好像记得小满身上总是会带着一兜子黄豆的。”

    “是啊,”妇人点头:“你看这上面还有符咒,定是她的没错,刚刚坐在这里的是那个少女,我们去问问她。”

    房间里的代蓁和青骓正一头雾水呢:“什么?你说楚夕带着金牌令箭把阳城将军的职给免了?”

    “是啊,阳城将军很不解,这又不打仗又不剿匪的,来人也没说她犯了什么错,知道我要来阳城,就连夜给我送信,说她正拖着,问我消息是真是假,是真的她立刻交权,是假的她也好便宜行事。”

    “楚夕她不会传这样的消息的。”

    “是啊,”青骓附和道:“恐怕她已经落入敌手了,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认识金牌令箭,想要借它做点事罢。”

    紫骍点头:“我就是怕这一点,才马不停蹄的赶来。”

    “青骓,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皇上认为呢?”青骓有意把事情抛给代蓁,是希望她能独立思考,并且想出行之有效的办法来,是在锻炼她。

    “把那个拿着金牌的人抓过来,然后问她楚夕在哪里。”

    “好,就这么办。”青骓吩咐紫骍道:“你速速给阳城将军送信,把那个拿着金牌令箭的人请到这里来。”

    “好的,还有一事,关于刘文远,属下已经查明,她原是废公主的手下,废公主死后,皇上仁德,并未追究其他人的罪责,若是废公主之后还尚有人在世,那么,这个刘文远想必是有不臣之心了。”

    “不必管她了,她没有兵权,掀不起多大的浪,先把那个人抓来再说。”

    “是。”紫骍走后,那两位夫人敲响了房门,“是你们,有什么事吗?”

    “这颗黄豆,两位是在哪里发现的?”

    “在南郊的一个山庄里,怎么了?”代蓁相当不解。

    “这是小满之物,她应该就在那个山庄里,麻烦你说一下具体地点,我们好去报官。”

    “报官没有用的,这里的官什么都不管,这样——”代蓁看向青骓:“那里离盐城将军的驻地很近,我下一道圣旨,你让踏雪送去,带着两位夫人去要人。”

    “圣旨?”两位夫人顿时瞪大了眼睛,“你是皇上?”

    “是啊,这位就是我们历朝的皇帝。”

    “唉呀老妇不知圣驾在此,冒犯之处,还望圣上见谅。”两人连忙跪下,又立刻被代蓁扶起:“二位不必多礼,在我历朝之地,竟发生如此恶劣之事,实乃朕之不察,该当朕向你们道歉才是,二位不要再耽搁了,看这天色,城门马上就要关了,还是速速出城,尽快解救令嫒才是啊。”

    两人走后,青骓忽然说道:“按说她们的女儿与楚夕是同一日失踪的,你说楚夕她会不会——”

    “你是说也许带走楚夕的,与带走她们女儿的,是同一批人?”代蓁猛然大悟:“那我们也快些走!”

    却说山庄内,名为主人的少女愁眉紧锁,而她身边,是一位同样紧锁着眉的老者,老者思考良久,猛然一拍桌子:“不行,阳城将军迟迟不交兵权,想是心里已起了疑,我们怕是要暴|露了。”

    “那,如何是好?”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只好舍了这座宅子,另谋出路了,我赶快联系买家,把牢里关着的那几个丫头卖出去,得些钱,我们也好远走高飞。”老妇人说完,匆匆而去,居坐在主位的少女瞬间面如死灰,眼里是前所未有的绝望。

    “好困啊——”牢里的小满打了个哈欠:“这里的饭是不是放了蒙汗药啊,怎么每次吃完就犯困?”

    “那也没办法啊,好饿,就算里面有鹤顶红,我也要吃饱了。”颜颜拍了拍肚皮:“好困,我睡了。”

    “两个没出息的家伙。”楚夕对她们刚刚狼吞虎咽的行为嗤之以鼻,抚了抚早已被饿扁了的肚皮,把视线从门口的饭菜上挪走,“等会如果有逃走的机会我才不会管你们呢!”

    “我才不逃呢,这里好菜好饭好床的侍候着,还有颜颜陪着,就算呆一辈子我都愿意,要逃你自己逃。”

    “这可是你们说的,别到时候后悔——”脚步声忽然想起,楚夕连忙在床上躺好,眯上眼睛。

    “都倒了吧?”铁门被打开,走进来三四个人,楚夕估摸了一下她们的身手,还是选择静观其变。

    其中一个人戳了戳楚夕:“肯定都倒了,行动快点,买家等着呢。”

    几人把楚夕她们抬上了马车,在感觉到身边没有人之后,楚夕睁开了眼睛:“喂,醒醒,你们两个醒醒。”她摇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小满和颜颜,两个人全都双眼紧闭,眼见得是叫不醒:“真是两只猪,明知道里面有蒙汗药还一个劲儿的吃,算了,不管你们了!”说完,楚夕伸出手小心的掀开了帘子。

    第二天代蓁带着青骓和三四个侍卫扮成侍从去了山庄,众人骑马走出好远,总算在那一片草深林茂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山庄,山庄建在树木成荫的地方,大门极不显眼,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就是这里了?”代蓁勒住马,看青骓点头,便驾马向山庄走去。

    “几位是?”山庄里一位管家模样的人接待了几人。

    同为管家的青骓连忙答道:“我们是过路的行商,路过此地,见有一山庄隐在青山绿水之间,家主甚为喜欢,想来贵宅参观一番。”

    “原来是这样,”管家呵呵笑了:“看几位风尘仆仆,想是远道而来,先用过茶后,我亲自带几位参观,来人,上茶!”管家冲旁边的侍从使了个眼色,侍从会意,下去了,而那厢侍女们已把茶水送了上来。

    “几位是从哪里来啊?”管家面容慈祥,让代蓁多了几分好感:“从历城而来,听说阳城药材好,就过来看看。”

    “那几位算是来对地方了,阳城盛产药材,上至珍贵的人参鹿茸,下到普通的半夏金钱草,真是应有尽有、数不胜数啊。”管家看到先前下去的侍从走来冲她点了点头,便知道后院的机关已关,树木也已移位,便冲代蓁说道:“几位请跟我来。”

    “小心台阶——”代蓁带来的侍从都留在客厅,管家小心的带着两人来到后院。

    “真是美极了。”看到树木与花草错落有致,代蓁忍不住赞道,而趁着管家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代蓁身上的时机,青骓仔细观察着四周,忽然,她的目光被地上的一颗豆子吸引了,趁管家不注意,她把豆子捡起来放进了兜里。

    参观很快就结束,看时间不早了,代蓁一行只得告辞,路上代蓁问青骓:“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确实有一个不算发现的发现。”

    “何为不算发现的发现?”

    “就是有一个线索,但却让人摸不着头绪。”青骓把黄豆拿出来:“我在后院看到了这个。”

    “这个?”代蓁接过来,疑惑了:“这不就是一颗黄豆吗,有什么问题?”

    “您仔细摸一摸。”

    代蓁用手指摸着:“有些凹凸,”她把豆子举到眼前,仔细观察:“唉呀青骓你看,这黄豆被人刻了一些东西,不像是字,倒像是符咒之类的。”

    “这就对了,据我推测,道家有撒豆成兵的法术,这应该是一位道士的法器。”

    “可是,这似乎跟我们要查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代蓁苦着脸,“楚夕,你到底在哪儿啊?”

    “您不必担心,吉人自有天相,她不会有事的。”

    与此同时,阳城废公主府的偏院里,一位跛脚的妇人看着院子里的断竹:“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您是说这里夜晚发出的哭声?”身旁的夫人接道。

    “是啊,你看这些竹子,是被人故意砍断的,这样有风吹过的时候,就会发出呜呜的声音,类似女人的哭泣,白天外面很吵,所以大家听不到声音,而当夜晚时分,四周静下来,声音就会传到大家耳朵里,她们这样装神弄鬼不知所为何事,却让愚昧的百姓夜夜战战兢兢,难以安寝。”

    “普通人哪里会想到这一层,能想出来这种法子的人也一定很不一般吧。”

    “怕也是道术中人,小满这个学艺不精的黄毛丫头,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您别太担心了,小满她古灵精怪,就算身处险境,也一定能找出法子脱险的。”

    “我只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算了,回客栈吧,昨夜一无所获,今夜只能再出来试试看了。”

    两人回到客栈,代蓁和青骓正坐在椅子上对着一颗黄豆发呆,这时踏雪走过来,在她们耳边小声说道:“紫骍来了,求见主子。”代蓁和青骓立刻站起来向楼上走去,两个妇人走到她们先前坐着的桌子边,跛脚妇人拿起豆子,眉头不禁皱起:“这个不是——”

    “我好像记得小满身上总是会带着一兜子黄豆的。”

    “是啊,”妇人点头:“你看这上面还有符咒,定是她的没错,刚刚坐在这里的是那个少女,我们去问问她。”

    房间里的代蓁和青骓正一头雾水呢:“什么?你说楚夕带着金牌令箭把阳城将军的职给免了?”

    “是啊,阳城将军很不解,这又不打仗又不剿匪的,来人也没说她犯了什么错,知道我要来阳城,就连夜给我送信,说她正拖着,问我消息是真是假,是真的她立刻交权,是假的她也好便宜行事。”

    “楚夕她不会传这样的消息的。”

    “是啊,”青骓附和道:“恐怕她已经落入敌手了,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认识金牌令箭,想要借它做点事罢。”

    紫骍点头:“我就是怕这一点,才马不停蹄的赶来。”

    “青骓,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皇上认为呢?”青骓有意把事情抛给代蓁,是希望她能独立思考,并且想出行之有效的办法来,是在锻炼她。

    “把那个拿着金牌的人抓过来,然后问她楚夕在哪里。”

    “好,就这么办。”青骓吩咐紫骍道:“你速速给阳城将军送信,把那个拿着金牌令箭的人请到这里来。”

    “好的,还有一事,关于刘文远,属下已经查明,她原是废公主的手下,废公主死后,皇上仁德,并未追究其他人的罪责,若是废公主之后还尚有人在世,那么,这个刘文远想必是有不臣之心了。”

    “不必管她了,她没有兵权,掀不起多大的浪,先把那个人抓来再说。”

    “是。”紫骍走后,那两位夫人敲响了房门,“是你们,有什么事吗?”

    “这颗黄豆,两位是在哪里发现的?”

    “在南郊的一个山庄里,怎么了?”代蓁相当不解。

    “这是小满之物,她应该就在那个山庄里,麻烦你说一下具体地点,我们好去报官。”

    “报官没有用的,这里的官什么都不管,这样——”代蓁看向青骓:“那里离盐城将军的驻地很近,我下一道圣旨,你让踏雪送去,带着两位夫人去要人。”

    “圣旨?”两位夫人顿时瞪大了眼睛,“你是皇上?”

    “是啊,这位就是我们历朝的皇帝。”

    “唉呀老妇不知圣驾在此,冒犯之处,还望圣上见谅。”两人连忙跪下,又立刻被代蓁扶起:“二位不必多礼,在我历朝之地,竟发生如此恶劣之事,实乃朕之不察,该当朕向你们道歉才是,二位不要再耽搁了,看这天色,城门马上就要关了,还是速速出城,尽快解救令嫒才是啊。”

    两人走后,青骓忽然说道:“按说她们的女儿与楚夕是同一日失踪的,你说楚夕她会不会——”

    “你是说也许带走楚夕的,与带走她们女儿的,是同一批人?”代蓁猛然大悟:“那我们也快些走!”

    却说山庄内,名为主人的少女愁眉紧锁,而她身边,是一位同样紧锁着眉的老者,老者思考良久,猛然一拍桌子:“不行,阳城将军迟迟不交兵权,想是心里已起了疑,我们怕是要暴|露了。”

    “那,如何是好?”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只好舍了这座宅子,另谋出路了,我赶快联系买家,把牢里关着的那几个丫头卖出去,得些钱,我们也好远走高飞。”老妇人说完,匆匆而去,居坐在主位的少女瞬间面如死灰,眼里是前所未有的绝望。

    “好困啊——”牢里的小满打了个哈欠:“这里的饭是不是放了蒙汗药啊,怎么每次吃完就犯困?”

    “那也没办法啊,好饿,就算里面有鹤顶红,我也要吃饱了。”颜颜拍了拍肚皮:“好困,我睡了。”

    “两个没出息的家伙。”楚夕对她们刚刚狼吞虎咽的行为嗤之以鼻,抚了抚早已被饿扁了的肚皮,把视线从门口的饭菜上挪走,“等会如果有逃走的机会我才不会管你们呢!”

    “我才不逃呢,这里好菜好饭好床的侍候着,还有颜颜陪着,就算呆一辈子我都愿意,要逃你自己逃。”

    “这可是你们说的,别到时候后悔——”脚步声忽然想起,楚夕连忙在床上躺好,眯上眼睛。

    “都倒了吧?”铁门被打开,走进来三四个人,楚夕估摸了一下她们的身手,还是选择静观其变。

    其中一个人戳了戳楚夕:“肯定都倒了,行动快点,买家等着呢。”

    几人把楚夕她们抬上了马车,在感觉到身边没有人之后,楚夕睁开了眼睛:“喂,醒醒,你们两个醒醒。”她摇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小满和颜颜,两个人全都双眼紧闭,眼见得是叫不醒:“真是两只猪,明知道里面有蒙汗药还一个劲儿的吃,算了,不管你们了!”说完,楚夕伸出手小心的掀开了帘子。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