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玄幻奇幻> 魂梦九天阙> 第五十三章 冲动的后果

魂梦九天阙

第五十三章 冲动的后果

作者:提笔莫言      类型:玄幻奇幻

    鉴于客栈是锦衣卫和官差大力排查的地方,我当天出宫便没想过继续去住客栈。

    我端着酒杯看着夜幕下的秦淮河,这儿的环境可比客栈舒服多了,服务内容也是客栈没法比的。

    恩,你们猜的没错,我目前住的地方是青楼,并且是之前的那家,漪香楼。

    “风公子,您醒了吗?”

    听到敲门声我忍不住揉了揉额头,也不知道是我男装扮相实在太帅,还是我出手比较阔绰的缘故,这漪香楼的老鸨实在是太过热情了。

    当然,我觉得主要还是银子的缘故。

    示意雪儿隐了身形,我整了整衣服起身开了门。

    老鸨冯妈妈手里捏着把扇子,笑的跟朵菊花似的正站在门口,见我打开门一双三角眼便直朝屋里瞅,我不动声色的挡住她的目光笑问:“妈妈有什么事吗?”

    我话音刚落冯妈妈就用手里的扇子轻轻在我胸前拍了一下笑道:“哎呀风公子,我们纤巧姑娘这可是头回接客,我这不是怕她伺候的不好,败了公子的兴致,特意来问一问嘛!”

    看着老鸨笑的花枝乱颤的脸,我勉强压下恶寒,尽量装出一副嫖客的样子道:“纤巧不错,伺候的很好”

    言罢我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扔给老鸨,吩咐她:“本公子今夜还留纤巧姑娘伺候,请妈妈去准备些酒菜送来吧!”

    老鸨接了银子立刻笑的见牙不见眼,“哎呀,能遇到公子这么一表人才的郎君,还真是咱们纤巧姑娘前世修来的福气呢!公子稍等,这酒菜一会儿就给您送来”说着朝里面张望了一眼道:“只是咱们纤巧姑娘虽伺候的好,但我这个当妈妈的少不得还得嘱咐她两句,务必让她把公子伺候的更尽兴喽!”

    虽是头回逛青楼,不过这老鸨的意思我却听懂了。

    这地方除了靠着楼里姑娘们的身体赚钱外,最大的收入便是捆绑消费,茶水酒菜要比外头贵的多,这老鸨八成是要嘱咐纤巧继续提高我的消费水平。

    我侧身朝床的方向指了指,笑道:“纤巧昨夜累坏了,还没醒,妈妈先去准备酒菜吧”

    老鸨朝床上看了眼,立刻拧着眉道:“哎呀,这小妮子怎么自己还睡着呢!”说着便要进屋。

    我忙侧身将她挡住,笑道:“昨夜是我折腾的狠了点儿,妈妈可不能怪纤巧,让她再睡会儿吧!”言罢我装作不好意思笑了笑。

    自来了这大明王朝,我感觉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丧心病狂的话说了,没想到这会儿连这种话我都能说的出口了,真是罪过啊!

    老鸨听了我的话,那双长三角眼朝我下半身打了个转,然后便捂着扇子笑道:“真想不到凤公子人长的俊俏斯文,那儿倒是一点儿都不含糊呢!”

    我:“……”

    好吧,谁让咱逛的是妓院不是书院呢,这种荤话就当是鸡鸣好了。

    将老鸨打发走,刚关好门就听雪儿问:“姐姐,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看着雪儿单纯可爱的小脸,我咳了咳故意板起脸道:“小孩子家家别瞎问”

    雪儿嘟了嘟嘴,看了眼躺在她旁边的女孩儿,道:“她好像快醒了”

    我走到床边探身看了看,小姑娘确实快醒了,便对雪儿道:“等下你去街上看看官府和锦衣卫是不是还在搜查,若是已经不查了今晚咱们就离开这儿”

    躲到这地方实属无奈,这都找了三天了,若是那位皇太子找不到人放弃了,我得赶紧离开这地方,不然身上的钱就快用完了,而且我也怕再待下去把雪儿这个给带坏了。

    见雪儿点了点头便准备隐身,我忙叮嘱:“小心点儿,看清楚就赶紧回来”

    雪儿咧嘴一笑:“姐姐放心”说完便隐了身形,房间的门打开又关上了。

    在桌旁坐下,我倒了杯茶喝了两口,又忍不住开始犯愁。

    自从那个梦后,穆辛他们算是彻底没了音信,我开始有些怀疑那个梦会不会只是一个梦罢了!

    如果那个梦真的只是一个梦,我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呢?

    真是愁死我了!

    “公——公子”

    听到声音我转头一看,小姑娘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双眼含泪怯生生的望着我。

    纤巧便是上次被嫣红带过来的那个小姑娘,刚开始我本想点嫣红的,但当天夜里我来的时候,小姑娘正被逼着接客,我便点了她。

    只是小姑娘并不知我的想法,三天前被点中时当场就哭了,被老鸨狠狠喝骂了几句才战战兢兢的留了下来。

    此刻见她又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说实话我看着,心中很不是滋味儿,便准备安慰安慰她。

    只是不想我刚起身,小姑娘含在眼里的泪顿时就掉了下来,浑身也止不住的开始颤抖,估计是以为我要对她做什么。

    我只得叹了口气重新坐下,安慰道:“你别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小姑娘听了我的话愣愣看着我,眼里的泪却还在往下掉,很是可怜。

    “别哭了,这几晚你只是跟以前一样睡了一觉,我并未对你做什么,所以你真的不用怕”

    听了我的话小姑娘仍是一副愣愣的表情,不过眼泪倒是慢慢停了。

    见状我松了口气,为了缓解她紧张的情绪,我试着跟她聊天,“你是本地人吗?”

    好半天小姑娘才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是,我是通县人”

    “通县?”我愣了愣,那不是在京城附近吗?怎么会被卖到这儿来?

    “那你怎么会被卖到南京呢?”

    小姑娘听了我的话又开始掉眼泪,边哭边道:“本来我是跟着爹娘和弟弟去乐安看望姑姑的,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匪贼,爹娘被杀了,那些人把我卖到了这里,弟弟也不知道去了哪儿?还活没活着?呜呜……”

    原来是被拐卖的且全家都糟了难,真是够可怜的。

    可如果他们是在去乐安看望亲人的路上被劫掠的话,那些贼匪怎么不就近把她卖到济南府或其他地方,而是大老远卖到了南京呢?我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了问。

    小姑娘哽咽道:“路上的时候,我听那些人说乐安周边最近查的严,他们怕被官府查到,所以把我和劫来的几个女孩子都卖到了南京”

    乐安是汉王朱高煦的属地,突然开始严查八成是因为这位汉王正策划谋反的缘故。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了朱瞻基,不知道对于我告诉他的那个消息他怎么看?现在还在不在南京城了?若是他离开了南京,那外面的搜查是不是也快停了?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盼着雪儿快点回来,好问问外面的情况。

    正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和老鸨的声音,“风公子,酒菜给您备好了,妾身这就给您送进来?”

    我一听忙快步走到床边,压低声音对小姑娘道:“一会儿冯妈妈若是问你,你什么都别说,只有这样你才能继续留在这儿,知道吗?”

    小姑娘看着我愣愣点了点头,看到她脸上的泪痕,我叹气给她擦了擦再次保证:“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没人敢把你怎么着,我也绝对不会伤害你”言罢在床上坐下,我把她搂到怀里,扬声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老鸨手里拿着个白瓷酒壶,看到我和纤巧此刻的样子,顿时笑道:“哎呀,看来公子跟咱们纤巧姑娘还真是恩爱呢!”

    闻言,我抬手扶了扶小姑娘头上的银簪子,漫不经心笑道:“东西搁桌子上吧,有劳妈妈了”

    “哎呀,风公子真是客气”老鸨看了眼僵硬的靠在我怀里的小姑娘,笑道:“公子喜欢咱们纤巧是她的福气,不过公子也该让咱们纤巧姑娘换身衣服歇息一会儿不是?”

    我怕再阻拦引起老鸨怀疑,便放开小姑娘道:“也好,那就去换身衣服再过来伺候吧”言罢在小姑娘脸上轻抚了一下,笑道:“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小姑娘神色间带着些惊惧,怯怯的看着我点了点头,下床走到了老鸨身边。

    老鸨看着我笑道:“可要妾身另找个姑娘伺候公子用饭?”

    我淡淡扫了老鸨一眼道:“不必了,我有些累了,正好歇歇”

    听了我的话,老鸨笑着说了几句便带着人出去了,等门关上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我看起来有那么饥渴吗?!

    “姐姐”

    雪儿的突然现身着实吓了我一跳,我拍了拍胸口忙问:“外面怎么样了?”

    “官府的人都撤了,锦衣卫还在暗中探查,城门和码头那边也查的很严”

    看来这位皇太子还未死心,已经从明察转为了暗访,看来今晚还得留在这儿。

    “先吃饭吧”

    饭后大约过了快一个时辰,却仍不见那小姑娘过来,我有些奇怪,叮嘱雪儿呆在房间别乱跑,便出门准备找老鸨问问。

    现在已是八点多,楼里已很是热闹,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并未看到老鸨,我只能拽了个端着酒菜的小丫头询问。

    小丫头听我问老鸨微微皱眉道:“妈妈这会儿不在房间,正在二楼安抚客人呢”说完又嘀咕了句:“纤巧那丫头真麻烦”

    “纤巧?”听到小丫头的嘀咕声我忙拉住她问:“你方才说纤巧?你可知她现在在哪儿?”

    小丫头听了话抬头打量我一眼,突然瞪大眼睛道:“你就是买了她初夜的那位公子啊?”说着抿嘴一笑道:“怪不得陈公子和张公子出十五两银子,那丫头都死活不愿意伺候呢!”

    听了这丫头的话我忍不住皱眉,“什么陈公子张公子?纤巧现在在哪儿?”

    小丫头却眨着眼睛看着我抿嘴笑道:“小公子长的这么俊俏,要是我也不愿意伺候那两个家伙”

    我心中突然觉得不安,猛的捏住这丫头的肩膀急声问:“纤巧现在在哪儿?快说!”

    “啊!”小丫头被我捏痛轻叫一声后忙道:“在三楼的销魂阁”

    闻言,我忙甩开她急步朝三楼跑去。

    销魂阁是三楼拐角的一间屋子,我还未走到门口就听里面传来一阵哭声和男人的喝骂怪笑声,心中顿时一紧,顾不得其他上前一脚踹了开来。

    待看清里面的情形,我只觉得血流加快,涌起一阵从未有过的愤怒。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