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玄幻奇幻> 魂梦九天阙> 第二十一章 假象

魂梦九天阙

第二十一章 假象

作者:提笔莫言      类型:玄幻奇幻

    魂魄归体,我转头朝会场看了看,笼罩在周围的那层淡红色还在,我起身走过去用手指碰了碰,那层淡红色看着稀薄,触碰时却犹如实质,我忍不住问:“这是你设的结界吗?”

    玄辰点了下头,我曲起手指在上面敲了敲,虽没有声音却有种敲在硬物上的感觉!我想起穆辛设的结界,几乎是无色透明的,而我所张开的结界一般都是淡淡的蓝色。

    我记得穆辛曾说过,结界的颜色是所修术法的一种体现,但具体怎么个体现法却没细说。

    重新走回琴旁坐下,我对玄辰道:“把结界撤了吧,戏还没演完呢!”

    虽然出了这么一出意外,但还是要善始善终,毕竟大家为这一出戏付出了许多。

    红色薄雾消散,琴声再起,悠悠旋律,一息相错,一切皆无异样,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小时候看神话,总想着自己要是也能与众不同拥有法力该多好,腾云驾雾幻化万千,然而此刻看着台下这些年轻的脸上轻松的笑容,我突然觉得做个普通人其实才是最好的,体味喜怒哀乐,过平淡正常的生活。

    虽然后半场我有些走神,但演出还是挺成功的。

    谢幕时,观众的叫好欢呼和掌声持续不断,更有学弟学妹们跑上来求合影,一时场中热闹的堪比真正的剧场,老张自是乐的合不拢嘴。

    琳姐带着朱朱小蓉过来方才将我从几个大一学弟学妹的各种拍照中解脱出来,刚被琳姐老鹰捉小鸡般拉到身旁,后背便挨了朱朱一记铁砂掌,我没任何防备,顿时踉跄着朝前冲了两步,却正好撞到了面前之人的胸膛上,鼻子一阵发酸,眼泪差点儿下来。

    “没事儿吧?”

    我一直觉得玄辰的声音很特别,磁性中略显低沉,轻言慢语时会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这像现在,他扶着我的肩膀垂头询问,我竟有种被宠溺呵护的感觉。

    “哎,那个啥,一时没掌握好力道,抱歉抱歉!”

    我揉着鼻子看着嘴里在跟我道歉,眼睛却始终盯着玄辰的朱朱,有些气愤,“我才是受害人好吧?!你看着他干嘛?!”

    朱朱不仅毫无愧意,还瞪了我一眼,做淑女叉腰状(你确定淑女会做这个动作吗?!)伸出兰花指隔空朝我点了点娇嗔道:“笨样儿,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你!”我指着她一时竟无言以对!

    就在我的无言以对中,玄辰伸手在我头顶近乎抚摸般的轻轻拍了两下,彬彬有礼的如是道:“风儿性子直率懵懂,谢谢你们平日对她的照顾!”

    你听听你听听,这简直就是我老爹的口吻,还真把自个儿当我家长啦!我刚要怒起反抗,却听琳姐道:“客气了,筱筱这孩子还是很懂事儿的!”

    这是要干嘛?开家长会吗?!

    就连一向是乖孩子的小蓉也在一旁帮腔附和:“是啊,筱筱是非常好相处的女孩儿呢!”

    虽然每一句话都是在夸我,我听着却只想翻白眼,“我说,咱能说点儿别的吗?”

    没想到这句话倒是得到了这三女的积极响应,琳姐说:“筱筱,给姐妹们介绍一下吧?”

    朱朱:“就是,上回都没给人家介绍!哼!”

    我抖了抖鸡皮疙瘩,就听小蓉轻声细语道:“尽量详细点儿!”

    果然交友不慎啊!我在心底哀叹一声,指了指笑的一脸温和的玄辰道:“玄辰,一个刚认识的朋友”

    话音刚落头上便挨了一记,我立刻捂头朝祸首怒视,祸首却笑的一脸温和,一把将我拉到了他的身旁。“平时被我宠坏了,让各位见笑了”玄辰垂首看着我,伸手将我脸颊上的碎发绾到耳后道:“玄辰,我是风儿的男朋友,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咳咳咳……”情急之下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周围突然安静不少,当然除了我恨不得把心肝肺咳出来的呐喊声。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耳边的声音是那么温柔,然而此刻听在我耳朵里却像魔音灌耳一般!后背拍抚的力道也是那么轻柔,此刻于我而言却像铁锤一般,几乎震碎我受惊的心脏!

    你说我能舒服吗?!

    “不好意思,风儿不太舒服,我先带她回去,麻烦几位帮忙收拾下她的东西,改日我请客”

    我想说不,但喉间的痛痒却越来越厉害,只能不停的咳着看向琳姐她们。

    可惜面对我泪眼朦胧的求助,这三个见色忘友的女人很是高兴的朝我挥手告别,丝毫没有要帮我的意思。

    我泪流满面的被玄辰半搂半抱着拖出了会场,咳嗽也越来越厉害,这口口水的威力还真是不小啊!裙摆太长,一路走的磕磕绊绊,我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戏服没来得及换,刚准备让玄辰带我回去换个衣服,脚下却突然失重。

    我一惊,刚想问问怎么回事儿,眼前顿时闪过一道白光,脑袋跟着一阵眩晕。

    我还来不及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双脚却又一沉,重新站到了地面上。再看周围环境,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我竟已回到了玄辰的公寓,雪儿从沙发上跳下来摇着尾巴正朝我跑来。

    我想问问是不是又有妖怪来袭,胸口处却传来一阵血气翻涌的剧痛,喉间涌上一阵腥甜,我一张嘴顿时有什么东西从口中喷了出来。

    看着雪儿雪白的绒毛上沾染的一片猩红,我顿时大惊,双腿一软跌跪在了地上。

    不过是呛了口口水,这怎么还吐血了呢?!

    身体一轻,玄辰将我打横抱了起来,我想问问究竟怎么回事儿,张嘴却又吐出一口血来,瞬间在玄辰的白衬衣上留下了一片刺目的鲜红。

    “别说话!”玄辰沉声说着抱起我飞身上楼进了房间,我听到身后传来雪儿焦急的叫声,不禁生出一个自己怕是命不久矣的可怕念头。

    虽然我没再说话,但血还是一口一口吐个没完,很快枕头便被氤湿了一大片,体内也是一阵阵的剧痛传来。我觉得再这么吐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血尽而亡了。

    玄辰在我身体四周摆放着什么,我勉力一看竟然是一株株金色的曼珠沙华。

    “你去外面看着!”

    雪儿趴在床边睁着那双黄宝石般的大眼望着我,眼神中满是焦急。

    见雪儿不肯走,玄辰沉声喝道:“快去!”

    雪儿嘴里呜呜叫了几声,终究摇了摇尾巴跑了出去,门应声合上。

    我感觉脑袋里的眩晕更厉害了,应该是失血过多引起的,但体内的剧痛却让我始终不能彻底晕过去了事儿。

    胸口突然一凉,我费力睁眼一看,脸上顿时一红气血上涌,下意识挣扎着便要坐起来。

    “别乱动!”

    我怒,别乱动的人应该是你吧!

    我还欲再挣扎,却见玄辰手指突然朝着我微微一点,身体顿时被定住动弹不得。我心中大急,却也只能边吐血边含混不清的询问:“你——你——想做——做什么?”

    原该是义正言辞的责问,此刻断断续续的说出来,再加上嘴里还吐着血,根本没什么威慑力。

    玄辰的手仍按在我胸口,闻言抬起头竟带着几分似笑非笑道:“你觉得我想做什么呢?”

    还有没有人性啊?!但我这会儿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眼神谴责他,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做神马?!啊?!

    玄辰的手指飞快在我胸口几处点过,眉头紧锁,口中却慢悠悠道:“放心,这会儿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什么叫这会儿!难道过会儿还想做些什么不成?!我紧张的看着他的动作,却看到随着他手指的点击,放在我身体四周的花朵竟散射出了金色的光芒,并源源不断的朝他点击之处汇聚。

    光芒逐渐连成一朵金色花形时,华煦的手指终于离开了我的胸口,而那朵金光聚成的花朵也从一开始的含苞待放,随着玄辰不断变换的手势,逐渐伸展绽放,等到花朵完全绽放的瞬间,金色光芒刹那耀眼夺目,令人无法直视。

    而与此同时,胸口的剧痛竟蓦然消失了,喉间也不再血气翻涌。

    我赶紧睁眼去看,金色花朵仍停留在我的胸口上方,并渐渐朝着我的胸口缓缓落下,花朵接触到皮肤的时候,我心中一紧,却听玄辰轻声道:“别怕”

    可能因为体内的剧痛消失了,这一刻我的心竟真的随着这两个字平静下来,即使最后花朵逐渐隐没在胸口,我也不曾害怕,只是有些震惊。

    我用手摸了摸花朵隐没的地方,并没有任何异样,似乎方才亲眼所见不过是我的幻觉,忍不住又在花朵隐没的地方按了按问道:“刚才的花究竟是什么?”

    没有听到回答,我抬头看去。

    玄辰正饶有兴趣的盯着我手指所按的地方。

    如果说刚才他解开我衣服的时候,我心里更多的是紧张羞涩以及疑惑的话,那么这一刻我已经恼羞成怒了!

    “去死!”

    如果没有结界,怕是整座公寓的人都得被我这声狮子吼震醒!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