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网游竞技> 《天才的自我拯救》> 第131章

《天才的自我拯救》

第131章

作者:煎饼卷馒头      类型:网游竞技

    在虞卒的率领之下,十几个妖兵头领已经团团把虞卒围住。

    虞卒愕然瞧来,夜君已经一刀搠到。长刀扑出之时,一道劲风袭出。灌注了妖力的长刀锋锐处,一片幽光交亮如新。正吞噬着与它交击的对方灵力。

    “啊,吸灵之刃。”

    虞卒大为吃惊,对方居然有针对性地找到了这一把可以吸取对方灵力的神兵。

    这可是仙界的法宝,不管是谁使用它。都可以把敌人的灵力给吸纳过来,继而转为已用。而吸纳的多少。则要看施用者的心法境界有多高明。小至一成,大至三五成。一瞬间的时间就把对方的灵力仙法吸个干净,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因此对方用出此神兵之时,虞卒才知道夜君为了准备这一役费了多少的功夫。

    “你果然聪明,吸灵之刃,专门用来对付你这样的高级仙者的。虞卒,受死吧。”

    大刀吸取了少量的灵气之后,其透入刀体的灵气和夜君身上的妖力纠缠在一起。以更大的狂暴速度向虞卒扫至。两股力量即矛盾又统一,催发着无与伦比的劲力。狂风斩落叶一样地袭到了虞卒的近身处。

    此刃即是自己的兵器之克星,虞卒立即收起了灵力长剑,转而把目光放到了身边几十个虎视眈眈的妖兵身上。

    这些妖兵或者刀剑,或者刀枪,人人手持利刃,个个目光凶恶。只要夜君一声令下。他们不管能不能歼灭敌人。都会义无反顾地扑上来。即使是立即被杀,也绝不会后退半步。虞卒早已经领教过这些妖兵的厉害。但除了拼命之外,妖兵好像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死守有余,变化不足。

    不然的话,夜君也不会对风月城两得两失。继而又屡败屡战,攻城不绝。

    以虞卒之能,要抢夺一把兵刃,当然是可以轻松办到的。

    他相中了其中一个妖兵手中的一杠长枪。

    只见红樱之下,枪身发出一道亮光,那是良好的玄铁打造出来的神兵利器。本属于天界之物。不知道为何落入到了这些妖兵之手。

    与此同时,向虞卒攻来的夜君也把握到了对方的主意。他决不允许让已经收起了兵刃的再得到任何的补充。

    大刀紧握在手,吸灵刃发出了阵阵恶灵般的吼声,刀背上的十个铁环,就是名扬天下的吸灵咒的催发者。在主人把妖力注入到它体内的时候。此物立即会产生一道拉扯之力。将任何有仙法或者是灵气之人给吸住。

    一股莫名其妙而来的吸扯之劲顿时到了虞卒的身上,他躲无可躲,大为吃惊。夜君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弱点。故意有针对性地展开了进攻。吸灵刃刀不离手。向虞卒挥来。

    急智攻心之下,虞卒立即把其中的一个有妖力的妖兵给抓在了手中。向吸灵刃“献祭。”

    “咔嚓。”那妖兵被夜君一刀两断,同时阻绝了它再次吸取虞卒身上的仙法灵气的目的。不过片刻的时候。一把铁枪就已经到了虞卒的手中。由此刻开始,那一把专一对付他的吸灵战刃再也发挥不了独到的作用。成了一把凡品。

    夜君大为吃惊,他失落地望了手中的武器一眼。再瞥瞥与他对眼而视的虞卒。立即扔了吸灵刃,将腰间的软鞭子给抽了出来。

    “啪。”一声破空声响,虞卒左身处顿时闪现出了对方的软鞭。幸好没有让它抽中,不然鞭痕在身。一辈子都别想让它消失。

    夜君这一条鞭来得大有名堂,在妖力的控制下。凡是被他抽中的人身仙体。都会留下鞭痕。而且永远清除不掉。正因为有此特性,世人才给此鞭起了一个追魂鞭的名字。

    只见追魂鞭在夜君的手上,被使用得如臂指使。成了于是手臂的天然延伸。指哪抽哪,虞卒被其追得团团转。差一点连自己此行的任务都忘记了。

    “撞门车。”

    虞卒大吃一惊,“轰。”

    撞门车已经撞击在了西城门上。

    第一次用它之时,破了一层城门。不知道后边的情形怎么样。

    以夜君老奸巨猾的心性来预测,他极有可能又在已方的猛烈攻击之下,又将这宝贝得不行的撞门车给抽退至后。再用其它的方法来对付城门。

    总共设置有五道的城门,被撞碎一道,被火烧一道。剩下不足四道。危险重重,城门随时有被击破之虑。

    随着夜君的逼近越来越紧,虞卒不得不游走而回。向城墙上攀附而上。足下连环踢出了十几脚,顿时流云飞舞般上到了城关之上。

    他脚还没有立定,立即就有一把海魂叉送到了面门之上来。敌人武器忽左忽右扑了过来。情势危险至极。

    “找死。”

    虞卒灵力长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握在了手中。向对方的海魂叉斩去。

    “哧。”

    一道元气之力发出的劲光顿时送出强大的反击力量,将海魂叉给击得为之一荡。顿时偏移出去。同一时间,虞卒也把对方的视野纳入眼中。原来却是贼心不死的尸鬼统领中的老大又捡便宜来了。

    “哈哈哈哈。”虞卒大笑一声,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刚才到城楼下去打撞门车,他没有讨到便宜。这回总算是可以拿敌人之中的头领之一的尸鬼出一口气了。

    “呼。”灵力长剑还着霸道的劲气,在弹开了对方的兵刃之后,立即扑向了尸鬼统领的胸口处。

    尸鬼虽然诡异至极,有着多出常人的手脚。但其头只有一个,其胸也只有一个。与人类的头脑比起来。它的胸口更要重要一些。

    因此虞卒这一剑,实是灾难之剑。对尸鬼来说,胸口无疑就是自己的软肋之所在。

    此时摆在了尸鬼大统领面前的只有一条路,要么被杀,要么弃城关而下。遁入自己的攻城部落下面去。

    要被虞卒斩中的话,恐怕是夜君也帮他复活不了。因为灵力长剑在盛怒之下,其力量足可以斩钉截铁。一般的石头硬物更是不在话下。尸鬼大统领自问其身体没有石头硬。只得乖乖地从哪里来回哪里去。顿时自由落体,在对方的长剑送到之前的一刻,飞身向后遁去。

    “咻。”尸鬼大统领摔倒在地,一阵叽叽喳喳,口齿不清地乱骂着。又随在了万千攻城妖兵们的身后向城关上攻来。

    虞卒两次受挫,气得不轻。立即到处拿攻上了城关上的敌方统领撒气。

    四尸鬼全都上了城关,大尸鬼已经被击下城去。剩下的三只,被虞卒寻上门来。一剑一个,顿时像白菜一样被切成两半。从十几仗高的城墙上落了下去。

    “轰。”

    尸液满地,尸鬼暴亡,与火油混在了一起的尸体已经烧了起来。空气之中充斥着一种恶臭味。

    转眼间虞卒就干掉了三个尸鬼,而城楼下的尸鬼统领见到老二,老三,老四全都一一掉落下来。个个气绝身亡。哇哇大叫,气得仰天狂啸,双眼之中身天关之上状如天神的虞卒射出了复仇的焰火,久久不能熄灭。

    “怎么样了。”虞卒和剑傲天从城墙的两边杀到城门之上的城头时,问剑傲天战况道。

    “哎,到处都是敌人。最紧要的是门不要攻破。虞卒,你呢,刚才成功了没有。”

    “轰。”

    一阵城砖动摇的声响传来。虞卒大为尴尬,只得道,“再想办法吧,我一定会把它给破除的。”

    剑傲天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我相信你。”立即带兵沿原路返回,杀敌保城去了。

    爵浪和小雨,还有段天红三人此时也已经慢慢地摸到了这边来。三人一身疲惫,全身是血。特别是爵浪和段天红。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干净的。

    爵浪喘气着道,“妖兵实在是太能战了。要不是我们准备充足。这一点可能都坚持不了这么久。眼看敌人攻上城头的越来越多。我们应该怎么办。”

    虞卒也是十分的情急,向段天红道,“你的意见呢。”

    段天红一向对战场的情势观察力十分的敏锐,但面对如此恶劣的情形。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一时间里说不上话来。

    虞卒大喝一声,道,“狭路相逢,勇者必胜。我们的战士们都不是泥塑木雕的,他们比妖兵们更加的勇敢和能战。兄弟们,如果大家相信的我的话。就主动地打开城门。等敌人放入到一半之时。再以猛火油把门给封了。然后组织起城中的老百姓和守军们一起。先把内城的敌人给干掉。而后再来攻灭城头上的敌人。你们看如何。”

    爵浪道,“此计好虽然好,但太过冒险。上次一试,差一点没有把风月城给毁灭了。现在想起来都还历历在目,教训非常之深刻。”

    段天红却反对爵浪道,“大凡战略战策,无不是险中求胜。哪有不冒险就取得成功的。夜君不是弱手。在此之时,我们的勇气犹为重要。我造成虞卒将军的计策。我看,就由我去组织百姓们一同参战的好。”

    虞卒点点头,殷切地道,“段天红将军,此事就交给你了。你放心,我会在城关上为你把好准绳的。差不多之时,我会百分百地保证敌人不能全数入城。到时候关门打狗,就会容易得多。”

    段天红向虞卒抱抱拳头,立即准备去了。

    爵浪和小雨则随着虞卒,在城关之上接应守城军兵,将越来越多的妖兵给斩落下城去。

    由于护城河早就已经被移为平地,填满了泥水。现在城外一片平直。敌人的战车也好。战马也罢,全都可以直溜地奔到城墙之下,展开激烈的城头争夺战。

    风月城的守军们粉碎了敌人的一波又一波的大规模的攻击,留下了许多的尸骨,上百计的战车破碎不堪,无数的断箭残枪,刀片如麻。

    而此时先前与段天红所约之事也已经进行到了尾声之处,只见城门在敌人的撞门车的巨力撞击之下,轰地一声应声而开。无数的敌人疯狂地涌了进来。但此次却是好事连连。攻入了城中的妖兵们发觉没有像上次一样遇到风月城守兵们的火油攻击。

    城门一开,就如同河里面起了一个巨大的无底洞。旋涡把兵丁们给全数卷入了进来。就当夜君下令全军出击,全数入城之时。在城门外不断运动的妖兵却越来越多。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

    “怎么回事。”虞卒持刀而来,厉声喝问道。

    “尊者,不好了。我们的人马进入了三分之一左右。城门就被重新封上了。城头上扔下了大批的火油。弓箭,石块,器械等物。我们寸步难行啊。”

    夜君吃惊道,“不可能。”

    妖兵们顿时让出一条道来,只见城门处,巨大的甬道上的确是空洞的。但是却看不到从这边望去的城内的光亮。此时攻城战正酣,到处火光,到了处一片杀声震天。如果此门内外是相通的话。那应该能够即时听得到从内城之中传出来的激战之声的。

    夜君的怀疑顿时被落实了,只见又有探子来报道,“尊者,不好了。我们的三万多人马。一进入到了城内。其中大部分被歼灭。只有少部分不顾身死地向城头处杀到。有的因为打怕了,居然一路拾梯而下,逃回了城头下的大军之中。”

    夜君怒喝道,“什么,胆敢有后退者,杀。”

    站在城头之上的虞卒哈哈大笑一声,向夜君示威道,“夜君,数数你手上的兵。有用之兵还有多少?今次,你定然会像上次一样满载而来,空手而归了。哈哈哈哈。”

    夜君一声令下,战鼓交鸣,顿时大军撤退。暂时压下了心头怒火。不得已之下,只好退兵。

    风月城上顿时沸腾起来,经过了无数时间的准备和无比激情的决战。他们总算是再次守住了风月城。

    这次的大胜来得不容易,要不是虞卒胆大决策。也许还不会有聚歼三万妖兵的胜利。

    可是再看西门城关,被战争所摧残的城墙,的确是损伤太大。有几处都已经从外城而内,变成了阶梯状。如不很快修复好。敌人便可以拾级而上。杀入城中要大大地方便得多。

    虞卒立即向属下们命令道,“工事兵统领,让他立即来见我。”

    “拜见虞卒将军,剑傲天王者。”

    虞卒道,“我来问你,今天一战。风月城城墙损伤如何。”

    “回将军的话,西门城墙处,破损大大小小三十多处城墙。大者共五处,小者不计其数。最危险的是离左边城墙处大约两百米远的一道缺口。已经被敌人给掏空了大半,下次攻城,就算敌人不用云梯。也一样可以爬上来。实是我们西线防线中的一处致命的缺口。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整修啊。下官请命,立即合城老幼一齐出力。有一的捐钱,有力的捐力,将这些破败了的缺口给堵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虞卒点点头,道,“知道了,你先退下。”

    剑傲天一片忧虑,向虞卒道,“你怎么看。”

    “我想先听听你们众人的意见。”

    段天红一脸的黑迹,血汗已经像一道疤一样紧紧地贴在脸上。可见当时带领着老百姓和守城将士们拒敌于城内,是一次多么惨烈的较量。幸好这一次的较量,以风月城以微弱的胜算取得了对敌之战的胜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风月城已经打疲了,虞卒将军,我们现在都成了疲兵。再这样打下去。我怕风月城是要守不住了。”

    此言一出,举坐皆惊。已经有人开始指责起段天红来。

    “段天红将军,太危言耸听了吧。我们大胜一场,又何来的败战之忧。”

    虞卒罢罢手,道,“大家且听听他有什么意见。”

    段天红向虞卒拱拱手,再转向大家道,“各位,这一次城内作战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是因为我们的百姓们配合。城中的守军,本就已经不够。百姓们托家带口。拿着原始的农具,家中的菜刀出来儿战。已经是极为的难得。更为让人忧虑的是,风月城经此一战。百姓们死伤大约两万余人。再加上我们城墙上的死伤的战士。人数不下于三万。而敌人呢,明明知道是坚固的城池,支持决战的百姓,他们偏偏要硬攻。损失去总体上比我们小。如此个打法,再坚持下去。我怕风月城早晚有一天会……会被攻破。”

    段天红摆出事实,用数据说话。将他参与的这一场围歼战中的惨烈情况一介绍。顿时整个风月城的统治层立即禁声。这是实情,所以大家都沉默下来。看虞卒如何对此作出决策。

    “剑傲天,你是王者。在人间征战多年。攻城略地无数。定然有高明的远见。不知道你意下如何。风月城又应该如何才能够守得住。”

    剑傲天横剑城墙,大手一挥,道,“各位,你们看。”

    此时已经潮水般退去的妖兵大军,又像是满血复活一样,在下午时分开始向西门推进。这一次,他们推出来的居然是全新的战车。其战车的高度,质地,都与之前大为不同。而投石机则仍然一动不动地躺在远处的战场上。只是又变得更加的绵密一些。可见其数量已经大为增加。

    如此一来,不用想也知晓此物必将对城墙造成更大的损毁。

    虞卒一指对方排成了一排排的投石机,道,“这些东西不毁灭掉。敌人必将用此物把我们风月城给砸成粉碎。”

    剑傲天严重同意道,“理是这个理,可是如何毁灭它,如何干掉他,摆在我们面前的。可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虞卒微微有些苦恼地说道,“经过上次一战后,夜君学乖了,他居然用生牛皮把所有的战车全部蒙住。如此一来。不管我们用什么办法,火箭也好,火油也罢。都干不掉这些战车。”

    剑傲天也有点哭笑不得,道,“可是这又是不得不跨越的一道坎,否则的话,风月城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兵临城下的夜君攻破。”

    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爵浪和小雨,还有身材雄伟的段天红也在想主意。

    “剑傲天王者,虞卒将军。我有一个好办法,就是不知道时间还来不来得及。”爵浪疑惑了一会,立即眉毛一挑,眼睛一亮,向众人推介道。

    “有什么办法快快说来。”

    爵浪向前一步,当着虞卒和剑傲天两人的面,一指脚底下道,“我的方法就在这里。”

    “这里,脚?什么意思,臭死鱼,你不要耍我们。”与他青梅竹马的小雨嗔道。

    虞卒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抱上爵浪的肩头,道,“你们还真别说,我的这个兄弟,不要看他平时的时候粗心大意,关键的时刻,还真能派上用场。他现在处在这个主意就当真非常之好,我看可以马上施行。”

    剑傲天尴尬地道,“请恕我鲁莽,到底是何主意。”

    爵浪也怔怔地道,“虞卒大哥,你真的听懂了,我所说的意思吗。”

    “这还有假,地道吗,陷车坑吗,是也不是。”

    爵浪默默无闻,竖起了大拇指。他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一切,虞卒的确是能够做到举一反三,爵浪只想到了以地道来把对方的投石机给陷下去。而虞卒则在此基础之上,把思维成果进一步扩大化,联想到了本是用来陷马的坑却当成陷车坑用。如此机巧,非有智慧之清醒者,绝难想到。

    众人对虞卒的大为佩服,可虞卒面有忧色,他知道此计虽好,却是知易行难。得有这方面的专家特长者才可以组织去实施。

    “大哥,你是不是在担心时间不够。”

    虞卒点点头,道,“这是必然的。现在敌人已经退却,却又开始蠢蠢欲动,夜君只是受到小小的打击,他一定还会再来的。风月城就像是发出了香气的一只烤鸡,对他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即便是战火分飞,已经把风月城给烤成了焦土。夜君还是不想放弃这处重要的战略要冲。”

    “咚咚,咚咚。”

    一通鼓响,敌人的骑兵和步兵又开始展开双翼,缓缓地向风月城推进。

    此时天色已经到了傍晚时分,离天黑不足两个时晨。天天出的太阳也非常懒惰地钻入了山下。一抹夕阳射出。整个战场都被笼罩在一片玄黄的血光之中。那火红色的阳光,就像是无数的将士和已经死亡的妖兵们的血染的。非常耀眼。

    而已经得令下城,从内城开挖地道的爵浪,却在一个时晨之后一脸无奈地跑向城头来向虞卒诉苦。原来他遇到困难了,内城之下,但有地基者。都是以巨石铺成。而巨石底下的积岩又厚。寻常的兵器工具铲子,根本就撬不动。几万人的队伍,工事兵全部开动,半个时辰居然只挖了几米的距离。

    (本章完)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