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女频频道> 重生阁主有病> 第168章 番外(七)

重生阁主有病

第168章 番外(七)

作者:时微月上      类型:女频频道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光从不会停歇,转眼间距离苏家收留惜儿已然过去了三个月,或者说惜儿成为苏家小觞儿的童养媳也已经三个月了。三个月不算长,可对惜儿而言,这三个月她所得到的比之三年也要多的多。不再担心醒来就要面对那凶神恶煞的女人,等待她的也不再是无尽的饥饿与责骂。

  四月份是草长莺飞的美好时节,纵然是被寒冬笼罩了一个冬季的豫州,到了此时亦是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当春日融融暖光投到城内时,苏家已然从静谧中苏醒。清晨沙沙响声传来,是府内小厮开始清扫院子了。

  在东边的小院内,一切动作都被放轻了,只因着他们的小主子此刻正在安眠之中。小孩子总是需要更多的睡眠的,这可不能打扰了。

  屋内一张柔软榻前,摆放着两双小鞋子,并排放在一起,看起来小巧可爱到了极致。而在软榻上,被褥隆起一个小丘,两个小小的脑袋露在被子外面,其中一个已经睁开了眸子,大大的眼睛并没有初醒时的朦胧,看起来灵动而漂亮。她安静地躺着,眸子滴溜溜地盯着身边还未睡醒的人,眼里的欢喜似乎要满溢了出来。她并非是做梦,已经这么久了,每次醒来都能看到小觞,当真是开心极了。

  虽然再也不需要天微醺便起床干活,可是长久以来的习惯无法立时便改了,心头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也一时难以祛除,以至于她初时来苏府时,几乎到了卯时便会惊醒,等到反应过来不需要挑水劈柴,也睡不安稳了。

  因着她睡不踏实,苏流觞一直便陪着她睡,对她总这么早醒,她很是不开心。一本正经蹙眉道:“娘亲说了,小孩子不好好睡觉不但长不高,还会变笨。若你日后变得矮笨了,就不能做我童养媳了。”

  一句话说的惜儿惶恐不安,眼里都含了一包泪,嗫嚅着道:“我不是故意的,往日他们要我早起砍柴火,不然不给饭吃,我……我还改不过来,我一定努力改,你别不要我。”

  苏叶和闻冰秋原本被自家宝贝逗笑了,可听到惜儿的话,心头却是心疼不已。苏流觞也没料到会把人惹哭了,有些无措地看着自家爹娘,随即忙过去给惜儿擦眼泪,嘟囔道:“你别哭,我吓唬你的,不会变矮笨的。”说罢又咬了咬唇,小声道:“就是变矮笨了,我也要的。”

  惜儿听了睁着眼看她,眼睛虽还是红的,却止住了泪水,乖乖点了点头。

  苏叶和闻冰秋听的哭笑不得,这孩子,哄人简直比大人还厉害,这要是男孩子,长大还了得。

  思绪至此,醒着的小人儿,嘴忍不住咧了咧,露出缺了颗牙的门齿。虽然她年幼,对所谓童养媳了解并不透彻,可是她也晓得是一种很亲密的羁绊,大概是要一辈子待在一起的,如同爹娘一般。一想到她愿意让自个儿一直陪在她身边,惜儿便开心得不得了。

  她觉得小觞是她见过的最可爱,最好的人,当真是小神仙一般。

  一边的苏流觞到是睡得香甜,小孩儿被她养了三个月,原本骨瘦如柴的小身子长了一圈,虽然还有些瘦弱,可独属于小孩子的柔软已然具备,抱在怀里香香的,闻着一股奶味,虽然她自己也是奶味未退,可是她却很喜欢这股气息。抱着睡觉时,小孩也乖的很,窝着一动不动。

  许久后苏流觞微微轻哼了声,慢慢睁开了眼,脸颊因着刚睡醒泛着红,看到已经醒了的惜儿,她揉了揉眼:“你又醒的比我早,可睡好了?”

  惜儿忙点了点头:“我睡好了,只比你早醒一点点,睡得不少。”她一直惦记着睡少了会变的矮笨,忙表明自己睡的够了。

  苏流觞笑眯了眼,揉了揉她软乎乎的脸:“嗯,那今早奖励你一笼小笼包。”

  惜儿听了颇为羞涩地抿了抿嘴,虽然如今吃穿都颇为精致,可是她最爱的还是小笼包,大概是那天眼前这人喂给她的小笼包太过美味,让她分外留恋。

  苏流觞利落的下了床,苏叶虽宠她,但却从不会惯着她,因此晨间洗漱穿衣都是她自己来。

  两个小人穿戴完毕,出门便看到侯在外厅的奶妈和紫菀。

  奶妈看到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都穿戴整齐,显然自己已然洗漱过了,顿时喜得眉眼都眯了起来:“小小姐和惜儿真是乖巧,这都自个儿打理好了啊。”

  苏流觞点了点头:“爹说了,得自己起床洗漱,不许奶妈和菀姐姐帮忙。”

  奶妈拢了拢眉,替她理了理衣襟,又给惜儿整了下领子:“不妨事,你们还小,奶妈就乐意帮着,莫怕你爹爹。”

  苏流觞甜甜笑了笑,略带撒娇道:“奶妈,觞儿饿了,今早可以吃小笼包么?”

  闻言一旁的惜儿也是仰着头,乖乖的看着她。在苏家养了三个月,原本干瘦的小孩如今已经长得白嫩嫩的了,大大的眼睛水灵的不行,加上那精致小巧的五官,也是让人疼到心里了。从小看着自家小主子长大的奶妈,对小孩毫无抵抗力,尤其是两个都可爱漂亮的小家伙这般巴地抬头看着她,心头萌化了。

  摸了摸两人的小脑袋,忙不迭道:“可以可以,肚子饿了啊,奶妈马上就让她们去醉合楼买。”

  苏流觞开心得直点头,看了眼惜儿,想到今早说的话,慢吞吞伸出三根小手指,小声说:“菀姐姐,今早可不可以买三笼小笼包?”

  紫菀看她打商量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要知道自家小主子颇为钟爱小笼包,虽不是娇生惯养,却也颇为挑食,经常早膳只吃小笼包,其他的都不大动。

  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主子和夫人自然不许她贪嘴吃太多,因此小笼包也是有严格限定的。惜儿来了后,发现这个小家伙也是爱吃的很,而且看起来瘦弱,却是比小主子还能吃,因此小主子的小笼包从一笼变成了两笼。

  紫菀蹲下身子,忍不住逗她,为难道:“可是往日里都只有两笼,主子都规定好了。小主子,今早为何要三笼?”

  苏流觞蹙了蹙小眉毛,随后认真道:“我答应惜儿,奖给她一笼小笼包的。而且爹说了,不可以食言而肥,他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紫菀不为所动:“小主子许下的诺言自当兑现,你可以将你的小笼包给惜儿的。”

  苏流觞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是这个结局,她张了张嘴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看着有些呆的惜儿,低下头,再抬起时眼圈都委屈地红了:“好吧,那我就不吃了。没有小笼包,我就只能喝粥,还只能喝下半碗,上午还要同先生习课,肯定会饿,学不好,先生会打我手心。我挨打,娘亲一定会心疼,定会问我缘由,到时候她知晓了……”

  紫菀原本有些后悔,都把人逗委屈了,结果这鬼灵精,说了一大通拐着弯在威胁她。哭笑不得地打断她的话:“好好,小祖宗,我错了,给你三笼小笼包,可好?”

  苏流觞满意地点了点头,拉着惜儿径直朝小厅内走去。

  两人坐在小桌子旁,看着紫菀将冒着热气的小笼包端上来,眼睛都亮了。苏流觞开心地踢了踢腿,突然想到什么,清了清嗓子,对着脸红扑扑的小孩道:“惜儿,先生探亲回来了,今日你便要陪我一起上学了。我昨日教给你的那篇文你可会背了,先生可是要抽查的。”

  惜儿听的紧张不已,捏了捏手指,磕磕巴巴道:“会……会背了。”

  “嗯,那好,你先背给我听,说好了,错了一处我便要扣你一个小笼包哦。”苏流觞眨了眨眼,笑眯眯道。

  看到惜儿错愕的模样,紫菀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碰到小主子这个坏心眼的,惜儿也是可怜。

  那边格外紧张的惜儿开始背书,这厢苏流觞正襟危坐,听地时不时点头,那模样十足一个小夫子,场景有些好笑,却让人觉得心里柔软不已。

  遇到背错了的,苏流觞也不留情,用筷子将小笼包拨走,说一句:“错了。”

  惜儿如临大敌,目光如小狗般落在小笼包上,嘴里兀自努力背着书。眼看着小笼包一个个被拨走,她的眼神越发可怜急切。

  “已经错了六处了,再错,你原来的一笼也没有了哦?”苏流觞悠悠吐出一句话,惜儿顿时结巴了几句,到最后看着面前可怜的四个小笼包,抬眸看着苏流觞,眼神湿漉漉地,看起来可怜的不行。

  苏流觞却是摇了摇头:“吃吧,你还需得再温习几遍。”

  惜儿听她这么说,有些忐忑,害怕她嫌弃自己笨,之前她也背了的,没这般差劲,今早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原本分外诱人的小笼包也没了诱惑力,她低着头眼睛忍不住发涩。

  紫菀不比苏流觞,立刻察觉到她不对劲,轻轻戳了戳自家小主子。苏流觞看她垂头盯着包子也不吃,微微愣了愣,似乎意识到不对了,趴过去发现她眼睛红了,忙凑过去道:“我逗你玩的,不会只给你四个小笼包,这些都是你的,你别哭啊。”

  说完她赶紧将小笼包拨回去,小孩还是低着头不吭声,她又赶紧夹了包子,分开一半,嘟着嘴吹了吹,塞进她嘴里:“不哄你,都给你吃好不好。”

  小孩腮帮子塞的鼓鼓的,红着眼看着她,含糊不清道:“我有认真背书,昨天背了没那么差,你别嫌弃我笨。”

  苏流觞连连摆手:“你不笨,我刚学时错的还多呢,当初娘亲一个小笼包都没给我剩呢。”

  伸手给小孩蹭干净眼泪,她急急道:“我是怕你当着先生面背不好,他会打你手心,先生可凶了,打的很疼的。”

  小孩眨了眨眼,将口里的包子咽下去,皱眉道:“先生还会打你么?”

  “嗯,有一次我忘了背他教的那篇文,被打了好几戒尺呢。”

  小孩眉头又拧了拧,似乎在想什么,随后认真道:“那以后打我便好了,我骨头硬。”那女人打她时,总说她骨头硬,打的她自个儿手疼。

  苏流觞怔了怔,摇了摇头:“先生只打手心肉多的地方,不打骨头的。”

  小孩脸红了红,嗫嚅道:“我皮也挺厚的。”

  “噗嗤”苏流觞忍不住笑了起来,捏了捏她的脸,又掐了掐自个儿的:“哪里厚,我倒觉得我的厚一些,你太瘦了。”

  紫菀看着闹地开心地两个小孩,想着小孩之前的话,忍不住感慨,两个都是稚嫩天真的年纪,说的话却最能戳人心窝子。自家夫人身子受损,只能有小主子一个孩子,如今得了那个可爱的孩子,也算是上天给小主子的伴儿。

  用过膳两人结伴去书房,那个姓傅的先生也正在侯着。闻冰秋和苏叶一大早便去了商行,中午便赶回来陪两个小家伙用午膳。

  闻冰秋站在院子里等着她们下课,将傅先生送走,转头看着自家女儿拉着小媳妇般的惜儿,不禁有些好笑:“觞儿,是不是又在欺负惜儿,你看她小脸红的。”

  苏流觞有些不依:“娘亲,我才不会欺负惜儿呢。”至于今早那事,她只是逗她,不算欺负她。

  “哦,那惜儿怎么这个模样?”闻冰秋一手牵着一个小人,脸上满是温和笑意:“惜儿,觞儿若欺负你,尽管跟娘亲说,我给你做主。”

  惜儿脸越发红,嗫嚅道:“小觞不会欺负我的。”

  苏流觞很是满意,看了眼自家娘亲,笑眯眯地。

  一旁不知在回想什么的紫菀忍不住笑出声,在看到闻冰秋看过来时,忍不住笑道:“夫人,是方才傅先生问起惜儿。小主子童言无忌,颇为正经对傅先生道,‘先生,惜儿是我童养媳,以后要陪我一起上课的’,傅先生当时那表情,实在是……”

  闻冰秋一愣,哭笑不得,难怪方才傅博欲言又止。

  苏流觞虽听不大明白,却也察觉到她们的意思,伸手拉了惜儿,撇了撇嘴:“白纸黑纸,签了字据的,断无更改,她就是我的童养媳,长大了也是我媳妇。”

  闻冰秋有些愕然:“觞儿晓得什么是童养媳了?”

  苏流觞有些莫名:“晓得啊,不是娘亲你跟我说的么?而且方才先生说,童养媳长大了就是媳妇,如果长大了不当媳妇,便不能说是童养媳,那惜儿长大了也得当我媳妇才行。”

  闻冰秋听的无可奈何,如果傅博知晓她家女儿是这般理解他的话,他会是什么表情。看着两个感情越发好的小孩,闻冰秋眼神越发柔软,童言无忌也罢,懵懂无知也好,如今他们一家,幸福得紧。这些小孩子的纯真,随她们便是。

  然而世事无常,如今的闻冰秋无法料到他们一家最后遭遇的苦难,也无法想到她放到心间上疼的宝贝日后会遭到怎样的磨折。可当时一家人的心善与豁达,终究是为他们的孩子留下了一抹绚丽,成了她坎坷一生中最割舍不掉的温情和甜蜜,无论是否符合伦常,终究是难以艳羡的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是打算重新开一个番外,结果发现晋江抽抽太难搞,就省事放这里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