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微酸恋人> 第十章

微酸恋人

第十章

作者:子萱      类型:都市言情

    冯小怜知道,她这次是真的激怒向擎了。

    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向擎便撤走对冯氏所有援助,包括之前提供的技术及资金。

    冯氏好不容易从劣势扭转形势,成功转型为潜力无穷的新产业,如今却在一夕之间受到重挫,再次跌入谷底深渊!

    为此,冯令祥气到再度心脏病发入院。整个冯氏上上下下人心惶惶,股票更是因风声走漏导致大惨跌。

    冯小怜明白,向擎之所以如此绝情,完全是针对她而来。

    对于他翻脸无情的作为,她心里一点也不感到怨恨。只因……如果没有向擎,冯氏早在几个月前就垮了,何以残喘至今。

    对她来说,纵使两人之间曾经相爱,她也无权拿自己的感情,去换取这些对她一点意义都没有的外在价值。更何况,现在两人已分道扬镳,甚至,闹到连朋友都做不成的窘境。

    而今,向擎只是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当然不会傻得去帮助和自己毫无相关的人。

    他的决定,合情合理,冯小怜更能为此松口气。毕竟这份沉重的人情压力,不是她此生所能偿还得了的。

    现下这情况对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若要说她心里面是否还有任何亏欠或遗憾的话,便是对冯氏那些可怜的员工感到抱歉,以及……始终看不开的父亲。

    事情爆发之后,幸好还有母亲在旁支持着她,不但在父亲面前为她说话,还苦口婆心地劝自己丈夫看开些。

    “小怜,又在烦恼你父亲的事吗?”

    已经下班好些时候了,向靳臣见冯小怜还在位子上,并且一副烦心的模样,他走近关心道。

    他已经知道小怜为了自己去找过向擎,以及冯氏遭受牵连的事,为此,他内心愧疚不已。

    于是这几天来,一种驱使自己和向擎间做个了断,及帮助小怜的念头,逐渐在他心里成形。

    “向先生你还没走啊?”冯小怜蓦然收回神思。

    “下班之后就叫我向大哥吧。”向靳臣摸摸她的头,淡笑道。

    因为她和向擎曾有过的关系,及这些日子来的相处,向靳臣早就把她当成亲生妹妹般照顾了。

    “家里面都还好吧?”

    “嗯,我父亲的病情已经稳定多了,经历这么多风雨,随着体力的不堪负荷,我父亲也不再那么执着了……”

    “很抱歉拖累了你。”向靳臣由衷感到抱歉。

    “向大哥你千万别这么说,是我自己不好,不但把事情搞砸了,还加深你们彼此间的误会。”冯小怜觉得自己好没用。

    “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事怪不得你,我跟向擎之间的恩怨,应该由我这个做大哥的自己处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他这句体贴的话,让她感到一阵释然。

    “倒是你,我不明白你们之间到底怎么了?可以告诉我吗?小怜?”向靳臣紧接着问。

    冯小怜闻言,鼻头一酸,看着向大哥真诚温暖的眼睛,竟和向擎有些相似,一股熟悉的感觉直涌心头。

    向靳臣对自己的照顾,她一直铭记在心。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也早将他当成自己大哥般看待,因此面对他的关心,她感到相当温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在他面前,毫无顾忌地说出心事。

    于是冯小怜便把自己和向擎认识的经过,及之后所发生过的事情和误会,向他娓娓道来。

    “没想到你们之间居然发生这么多事。”听完他们的故事后,向靳臣不禁感叹道。

    “不过既然你们彼此相爱,为什么还要相互折磨?”

    “向擎真正爱的人不是我,他只是把我当成别人的影子而已。”冯小怜说完,神情一阵落寞。

    别人的影子?

    向靳臣忽然想起自己在见到小怜的第一眼时,那曾带给自己的错觉……

    “难道你认为向擎对你好,只是想在你身上找寻羽凝的影子?”他直觉脱口而出。

    “难道不是吗?”冯小怜反问。

    “依我对自己弟弟的了解,我认为不是。”向靳臣斩钉截铁说道。

    “向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冯小怜感到一头雾水。

    “原本我也认同你的看法,不过仔细深思之后,向大哥可以跟你保证,向擎对你的感情,绝对不仅止于移情作用这么单纯。”

    “我还是不明白……”

    “向擎天生个性淡漠,除了家人,谁也无法多得他的一分关心及注意。在你出现之前,我还不曾见过他为了哪一件事、或人,如此费尽心思。”

    想起向擎先前曾为了小怜,无条件资助冯氏一事,让向靳臣更加确信自己的看法。

    “我从来不知道他是性情淡薄的人,我所认识的向擎,可说是全世界最温柔的男人。”冯小怜感到讶异。

    至今,每每想起他对自己的宠爱及呵护,冯小怜更是情不自禁深陷其中。

    “那就对了!唯有你,才能看到、甚至引发出向擎不为人知的一面。”向靳巨实在无法想像,当向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为了心爱女人展现出难得的柔情时,究竟是什么模样。

    “是吗?”冯小怜猛然一颤。

    这句话,就像一颗石子,轻易地在她自持冷静的心潮表面溅起阵阵涟漪。

    “你真不简单,连我这个做大哥的,都不知道自己的亲弟弟,也有如此体贴温柔的一面。”向靳臣感到莞尔。

    “那么,他以前是怎么对舒羽凝呢?”冯小怜感到十分好奇。向擎对待舒羽凝的态度和自己一样吗?

    即使觉得自己这么问很自私,毕竟那是过去的事了,而且对方还是向大哥最牵挂的人,但,她就是无法克制自己想要知道答案的冲动。

    “羽凝是第一位令他心动的女人,不过即使在我跟她的事情爆发开来后,他出乎意料地不但没对我恶脸相向,也不曾主动挽回羽凝,他只是选择默默退出。”向靳臣释怀地据实以告。

    “他的离开,其实是为了成全我和羽凝。”向靳臣顿了下才缓缓地说。

    语毕,冯小怜心一紧,为向擎感到好心疼。

    “向擎之所以心甘情愿为了你资助冯氏,而后又因为失去你做出报复的行为,我想,这全都是因为他太在乎你了。”向靳臣最后试着点醒她。

    此时此刻,冯小怜早就震惊地说不出话了。

    从向靳臣嘴里所吐出的一字一句,就像当头棒喝敲醒了她,也同时拉扯着她的心。

    由于自尊心作祟,导致她所有的判断,全被嫉妒及自卑蒙蔽了,更致使自己一再地狠心糟蹋向擎的真心。她不禁为自己的愚蠢感到后悔莫及……

    “小怜,有件事,向大哥希望你能答应我。”向靳臣郑重其事地道。

    “向大哥你尽管说。”

    冯小怜闻言,毫不豫地答应。

    “让我帮助冯氏重新站起来。”

    “向大哥我不可以——”冯小怜急忙想婉拒他,话语未竟,却被打断了。

    “你和向擎之间的误会,也算是因我而起,这件事,就当成是向大哥对你的补偿。”

    “可是……”

    “放心吧,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及安排。”向靳臣以不容推拒的口气说道。

    jjwxcjjwxcjjwxc

    “听说,冯氏的千金又替她老爸找到一个新的背后金主,冯氏很有可能因此再次起死回生……”

    “据可靠消息指出,向腾贸易的总裁,也就是向弘集团的继承人,向靳臣,打算以其家族庞大势力介入,并买断冯氏的经营权……”

    “根据内幕消息,向靳臣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和其同父异母的胞弟,也就是之前帮助冯氏的向擎一较高下……”

    “冯氏千金的交际手段还真高明,竟能让商场上的两大钜子为了她,不顾兄弟亲情反目成仇……”

    一个多礼拜来,无数的谣言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即使公司里的人再怎么消毒阻挡,依旧不免落入当事人之一的向擎耳里。

    面对这些不堪入耳的传言,向擎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持及冷静,也终有瓦解的一天。

    尽管他表面不动声色,像是一点也没有受到谣言影响,实则他内心早已波涛汹涌,震怒不已。

    他双眼深沉地盯着电脑荧幕上的股市行情,一双拳抡得死紧。

    姑且不论那些传闻的可信度有多高,冯氏这几天光是靠着这些“内幕消息”及传言,股票便不断暴涨——

    向靳臣根本无须动用一分一毫,只消放话出去,便可同时激怒自己,以及挽救被自己所整垮的冯氏。

    思及此,一股名为不甘心的怒火,凶猛地窜上他心口——

    向擎简直忍无可忍了,他霍然站起身,正要找向靳臣摊牌之时,门板正好传来一阵剥啄声——

    向擎还没开口应门,大门便被自动推开来。

    “擎,好久不见了。”

    门边这位不请自来的人,正是向靳臣。

    “你来的正好,省得我多跑一趟。”向擎冷声道。

    一见不速之客自动送上门来,向擎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但他旋即敛起内心怒火,英俊的脸上恢复为惯有的冷漠。

    “你的脸怎么还是这么臭。”向靳臣不怕死地挑衅。

    直到现在,他仍是对于小怜那句“向擎是全世界最温柔的男人”抱持着高度怀疑。

    “我的脸,绝对不及你嘴巴十分之一臭。”向擎毫不客气地反击。

    就这样,两个气势不凡、相貌堂堂的成熟男人一见面,便以与其形象十分不搭轧的言语,互相激怒。

    此刻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根本教人看不出眼前这两个男人,是从小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亲兄弟。

    现下这情况,反倒像是两个幼稚的小男孩,为了夺得某样心爱的东西,彼此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哈——”凝窒的空气中,忽然爆出一声爽朗的大笑。

    “你还是一样没变,尽管心里面气得咬牙切齿,表面却硬是故作镇定。”向靳臣忍俊不住。

    “如果这是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那你可以滚了。”向擎沉着脸赶人。

    向靳臣迅速收回笑脸,变脸速度之快,并不亚于自己的胞弟。

    “事实上,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向靳臣沉稳地开口,眼中所流露出的光芒再真诚不过。

    再次见到向擎,他内心依然满是歉疚,方才那些玩笑话,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

    “不必了。”向擎怔愣了会儿,才冷酷地道。

    “这份迟来道歉,是我欠你的。”向靳臣仍是坚持。

    “擎,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当年那些该死的行为,千言万语,也抵不过我此刻内心的歉疚。”

    “那些事我早就忘了,你的道歉我无福消受。”向擎转身背对他,不愿看到他那双充满愧疚的眼。

    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事实上,他早就不计较了。

    而且,他也不会傻得去和自己的亲哥哥计较。

    自从母亲在他七岁那年去世后,孤苦无依的他,直到向靳臣的母亲从孤儿院把他领养出来后,他才得以重享家庭的温暖。

    当年大妈不计较他私生子的身分,甚至牵着他的手走进向家大门,还当着他的面,教眼前这位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孩,从今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的亲弟弟。

    那刻起,他便发誓,只要有人敢欺负他的家人,他就和谁为敌。

    从小,向靳臣什么事都让着他,当他被人讥笑为私生子时,向靳臣更是为他挺身而出和人打架。

    曾经,向擎坚信他们之间的手足之情,是任何事、任何人也打不破的。直到舒羽凝的出现,这一切才全变了样。

    当他知道舒羽凝曾经是大哥的女朋友,而他们依旧彼此相爱之时,他便萌生退出的念头。

    奈何大哥当年坚持割爱,硬是把舒羽凝让给自己。

    这段爱恨纠葛的三角习题,唯有一方主动退出,才能获得彻底解决。

    因此为了三人都好,向擎选择默默退出。

    然而当初促使他断然离开向家,其实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

    已经成年的他,明白自己欠向家太多恩情了,因此他想要靠自己的双手出人头地,教那些瞧不起他的向家亲戚们,个个跌破眼镜,无话可说。

    事过境迁,往日的风风雨雨,他早就释怀了。

    只不过他已离家那么多年,与大哥因时间、距离所产生的生疏及心结,教他拉不下脸重回向家,才造成如今这番僵滞的局面。

    “这么多年了,你仍不肯原谅大哥吗?”见他别过头,向靳臣心情沉重不已。

    “别再跟我说什么原不原谅的,我说过,这些狗屁倒灶的陈年旧事,我早就忘了。”向擎被他逼得暴怒起来,口气显得相当冲。

    即使是-句轻松“我早就原谅你了”的话,也会被他说成夹带脏字并且容易令人产生误解。

    “你的意思是……”向靳臣闻言,愣了好一会儿,而后才咧开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大哥不会再为难你。”他故作失望。

    “去你的,你听不懂人话是吗?”向擎受不了地转过身,一拳重重地顶上向靳臣的胸口。

    又口出秽言了,他知道,向擎这家伙向来吃软不吃硬,瞧他恼羞成怒的模样,一定是不好意思承认。

    “呃——还说早忘了,我看你根本就是在借机泄恨——”向靳臣故意吃痛地哀号,其实他内心可是心甘情愿挨这几拳。

    “去你的!”语落,向擎再度补上好几拳……

    jjwxcjjwxcjjwxc

    济东医院

    “爸,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记得有空多起来运动运动啊。”冯小怜临走之际,不忘再三交代。

    “知道了,真是烦死人了。”冯令祥赖在病床上,没好气地说着。

    自从接二连三地一再进出医院,冯令祥才彻悟出,名利地位不过是身外之物。

    想到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的老婆,以及乖巧孝顺的女儿,说真的,他冯令祥这一生,夫复何求?若说还有什么缺憾,便是女儿为了自己,一再错失幸福了……

    望着女儿的背影,他深深的叹口气,不禁为她感到心疼不已……

    冯小怜关上门后,远远地,在长长的回廊末端,一抹颀长的身影不客气地夺走她瞬间的呼吸。

    他……终于来找自己了?!冯小怜心一紧,眼眶立刻盈满泪水。

    只见他深情款款望着她,眼中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当两人四日相交的那瞬间,冯小怜想也不想地即刻跑上前,狠狠地冲进向擎张开双臂的温暖怀抱里。

    “不要再误会我好吗?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任何人的影子,自始至终,我爱的人就只有你,冯小怜。”向擎轻柔地吻去她颊边泪痕。

    向擎赤裸裸的告白,字字句句撼动她的心。

    “那你也不要误会我,我之前说的那些话,也都只是为了气你而已。”冯小怜紧紧抓着他不放,害怕他随时会离开自己。

    “我相信你。”向擎看着她晶亮无邪的眸瞳道。

    就算大哥从未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对小怜一点邪念也没有;从未以自己的生命发誓,小怜爱的人绝对只有他一人,他也会相信,眼前这和自己一样爱面子的小女人。

    “我们差点就因为彼此的不坦率及自尊心作崇,再度失去对方了。”冯小怜嘟着嘴道。

    “对不起,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好好补偿你。”向擎深情地望着她保证。

    说完,他低头吻住她,以一记热情又缠绵的深吻,证明他的爱。

    今生今世,他再也不会放开她了。

    一完一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