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变身小魔女> 第九章

变身小魔女

第九章

作者:湛亮      类型:都市言情

    哥:

    高大哥虽然已经知道了,但是他说他还是喜欢我,对我的感情一点也不会变,我好感动也好开心,所以你不用帮我找更好的男人了,因为高大哥就是最好的了。

    还有,高大哥说他没有吃回头草的兴致,也不想旧情复燃,所以那位蔡小姐是没希望的,高大哥是我的。

    嗯……说高大哥是我的,让我觉得有点害羞,但是我却觉得这样讲,心里真痛快!

    高大哥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呵呵!说越多次,心情就越开心呢!

    哥,你不要笑我不知羞,我也只敢对你这样说了。

    妹

    自那日后,林怀筠照样每天到“快跑老爹”打工,至于“厕所事件”,高大丰对公司众人一律以两女情绪失控、起了冲突来带过,并未将她的双重性格对外宣扬。

    这些日子来,两人感情因为彼此更加了解而与日俱增,不过说也奇怪,自“厕所事件”跑出来作乱过后,林怀圣的人格便再也不曾出现过,让一直很想找他“聊聊”的高大丰,还真有些想念起他来了。

    这日午后,高大丰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把一直归小林看管的阿金叫进办公室。

    “干、干嘛?”结巴询问,阿金表情别扭又紧张。

    老实说,他现在街头不混,不良少年也不干了,整日就在公司里东钻西窜的,哪儿有事,哪儿帮忙去,没事就缠著小林教他一些动画设计的东西,若不是晚上没有睡在这儿,几乎是要以“快跑老爹”为家了。

    若要认真说起来,他……他是爱上“快跑老爹”的气氛了,舍不得走。

    “你紧张什么?”横眼笑骂,高大丰自抽屉取出一个黏得紧密的信封给他。“喏,拿去!”

    “什么?”疑惑接过,发现摸起来有一点厚度,阿金纳闷不已。

    “你这段时间的工资。”笑笑解释,高大丰可没要人做白工的习惯。

    “我……我也有钱领?”瞪著手中的薪水袋,阿金嗓音微颤,神情非常惊讶。

    “当然!”扬起眉,高大丰笑道:“你这些日子很乖,整天在公司帮忙当跑腿小弟,我很清楚,这是你该得的。”

    “哦!”愣愣应了声,第一次拿到自己赚的钱,感觉……很不赖!

    “傻笑什么?不会说声谢谢啊?”看他傻愣愣的,高大丰心中好笑,一记如来神掌毫不客气地就往金色脑袋瓜巴了过去。

    “很痛耶!”终于被打回神,阿金涨红脸叫骂,气得直跳脚。可恶!这个欧吉桑老爱打人,总有一天,他要到法院去按铃控告。

    “回神就好,说谢谢!”高大丰的脸高高抬起,等待谢恩。

    吼!哪有这种人,竟然自己讨道谢的,有够不要睑!

    心中暗自嘀咕,他还是红著脸,似有些不甘不愿、又有些害羞地结巴开口了。“谢……谢谢啦!”

    “很好!”高大丰满意点头,顺便教导一下。“做人就是要有礼貌,懂不懂?”

    “懂啦!”别扭应声,阿金忍不住在心中碎碎念……有没有搞错?动不动就动手揍人的人,竟然还要求别人要有礼貌,可不可耻啊?

    “靠!你在偷骂我?”看他表情,高大丰就知这家伙心底在暗干,当下指关节压得僻哩啪啦作响,笑得非常凶残。

    “没有!我没有!”早已领教过他扁人的厉害,阿金见状马上猛力摇头,打死也不敢承认自己确实在偷偷骂他。

    “没有就好!”收拳,高大丰在心中暗笑,不过脸上倒是装得很严肃。“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你要赶我走了?”以为自己终于要被赶了,阿金眼眶霎时一红,赌气怒吼:“我在这里又没惹麻烦,为什么要赶我走?如果是因为要付我薪水,那我宁愿不要!”话落,薪水袋往桌上用力一摔。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要赶你了?”啼笑皆非,高大丰好气又好笑。“只不过你不会那么没出息,想在我这儿干一辈子的跑腿小弟吧?”

    阿金窒言,闷了好一会儿后,像似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嗫嚅地说出心愿。“我……我对电脑动画很有兴趣,有空会请小林哥教我……”话声一顿,想到什么似的,慌张地又急忙澄清。“你放心!我都是在小林哥有空时才去麻烦他,你不要误会小林哥偷懒……”

    “我知道!”挥了挥手,高大丰并不在意,咧嘴笑得很贼地又问:“那小林愿意教你吗?”

    “愿意是愿意,不过他老骂我软体上的英文看不懂,能学个屁?他没时间当英文老师一个一个帮我翻译,要我再去念书进修,至少……至少要把英文学好一点……”阿金羞耻垂头,声音越来越小,年轻脸庞涨得通红。

    “哦?”眉稍高扬,高大丰继续追问:“那你觉得呢?”

    “我……我想再回学校念书,一方面充实自己,一方面利用课余时间来这儿帮忙兼打工,可不可以?”一鼓作气地,阿金大声问出口,随即紧张地盯著他,就怕会被拒绝。这件事,他其实已经在心底想了好几天了。

    “啪啪啪啪……”蓦地,一阵掌声骤然响起,高大丰用力拍手,不吝啬给予赞赏地猛点头。“很好!很好!逃学的不良少年终于迷途知返,想要认真向学了,这个社会未来有希望了……”佯装感动,夸张拭泪。

    “你、你很-嗦耶!”被“亏”得很尴尬的阿金老羞成怒,忍不住又吼了起来。“到底我可不可以利用课余时间过来这儿混啦?”可恶!答不答应一句话而已,欧吉桑干嘛不干脆一点,气死人了!

    盯著年轻不安的脸庞嗤嗤笑好一会儿,满足吊人胃口的瘾头后,高大丰才懒洋洋宣布,“可以!”

    “耶!”兴奋振臂欢呼,随即发现自己的失控惹来一记调笑目光,阿金当下通红著脸丢下一句“谢谢”后,便飞快退了出去。

    然而,就在办公室的门板才关上,一串兴奋尖叫便猛然窜起,一路往动画设计部的方向狂飙而去,想来是要去向他的“牢头”——小林报喜讯的。

    啧!叫成这样,被奸啦?

    摇头讪笑,高大丰正在嘲笑某个不良少年时,忽地——

    “嘟——嘟——嘟——”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老爹,‘亚美广告’蔡小姐想见你,你要见吗?”柜台行政小姐甜美的嗓音刻意压低询问。哎呀呀!“厕所事件”早已经传遍公司了,“快跑老爹”上下一条心,全体站在老爹表明要“罩”的林怀筠这边,对蔡宛菁自然刻意防范了。

    蔡宛菁又想找他干什么?

    高大丰一怔,随即心想和她把话挑明也好,免得日后又出乱子,当下回应道:“好!请她进来吧!”

    “老爹,你确定?”小姐的嗓音依然压得很低。

    她声音压这么低干什么?莫非是从事谍报工作的长江一号不成?

    好气又好笑,高大丰兴致一来,陪柜台行政小姐玩起谍报游戏,也故意压低嗓子。“长江一号小姐,我确定!”

    似乎被逗得很乐,柜台行政小姐笑声不止,挂下电话后没多久,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赶忙收敛笑意,沧桑脸皮端正神色,态度严谨。“请进!”

    话声方落,就见蔡宛菁推门而入,明艳的脸庞有丝窘迫与不安。

    “请坐。”请她坐下,高大丰只是定定的看著她,也没想开口问她来见他的目的。

    被瞧得心底发慌,蔡宛菁勉强挤笑。“大丰,好些天没联络了,刚刚恰巧路过,所以就转进来和你叙叙旧,说不定等会儿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用晚餐……”纵然经过“厕所事件”后,她依然没打算放弃眼前这块肥肉。

    看著她,高大丰突然叹了口气。“宛菁,我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但是我想我们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本来,他是觉得分手多年后再相遇,也许红颜知己谈不上,但君子之交还可以,然而她却明显的想旧情复燃,甚至还因此伤害了怀筠,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为什么?是因为那位林小姐说了我什么难听话吗?”像似被人给戳中痛处,蔡宛菁猛地跳了起来,拔高嗓音尖锐质问。

    “怀筠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出手打了人,还企图影响我和她的感情。”难得板起脸,高大丰沉声挑明:“宛菁,不管是不是我厚脸皮地认为你想挽回我,也许你根本没那个意思,但是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跟你说清楚……”

    “我们的事早过去好几年了,永远不可能了,这样你明白吗?我有我自己要追求的幸福,请你不要造成我的困扰,好吗?”

    “你要追求你的幸福?那我呢?我也想追求我的幸福啊!”抓著他的衣袖,蔡宛菁狂乱叫道。幸福?难道她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吗?是!当初是她先舍弃他,但如今她后悔了,想重新追回他,不行吗?

    她的幸福关他什么事啊?两人都分手这么久了,难不成她还想赖他?靠!难道交往过就要包吃包住一辈子?有没有搞错啊?

    被她理所当然想赖上自己的说辞给搞得啼笑皆非外,高大丰还隐隐有些火气,当下沉著脸扳开她的手,强忍不悦道:“你的幸福不是我!”

    “我认为是!”执拗坚持。他事业有成,功成名就,可以提供她奢望的一切,当然是她想要的幸福了。

    “那是你自己认为。”眉头紧拧,高大丰觉得她实在不可理喻,当下厉声道:“我们分手这么多年,我不相信你这些年来心中还一直想著我,我想,若不是前阵子我们又碰面了,也许再过几年,你根本就忘了有我这个人了。”

    “根本就已逝去的感情,为何才见过一、两次面,你又突然觉得我是你的幸福了?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不是吗?”总不能说她被雷打到,突然觉醒吧?毕竟这阵子台北天气很好,半滴雨都没有,更别说雷声了。

    “我……我……”被厉声怒喝给吓得窒言,想到自己这些年来在职场上求生存,好不容易攒得的一点积蓄又被没良心的男人给拿走,登时悲从中来,“哇”地一声放声大哭起来。“我都三十多岁了,只是想找个好男人依靠,这也错了吗?我错了吗?你告诉我啊……”

    没料到她会不顾颜面地突然放声大哭,高大丰吓了一跳,生平就怕女人掉眼泪,再大的不悦也在瞬间消失无踪。“宛菁,你……你别这样……你想找男人依靠也没错,只是……只是我不是可以让你靠的那个人。我相信,以你的才貌,一定很快就可以找到能当你避风港的好男人……”

    “哇——大丰,我好苦!真的好苦……都是那个该死的男人……”干练外表褪去,泪水像溃堤的黄河般,她将心中压抑许久的苦楚一古脑宣泄出来。

    见状,高大丰也只能聊表一下心意地在一旁递面纸,不过……很抱歉!胸膛坚决不借靠。

    许久许久后,像似把心中所有的怨愤全都藉由泪水清光了,蔡宛菁突然觉得心情变得好轻松,这才慢慢止泪,开始知道不好意思了。

    “大丰,我很抱歉!”赶紧擦干泪水,她红肿著眼道歉,知道他刚刚的指责并没有错。

    “没关系!”尴尬一笑,高大丰也不知该怎么回应才好。

    “你真的认为我可以找到好男人吗?”她想,她需要的是信心,一个被没良心的男人击溃的信心。

    “当然!”连忙点头,高大丰清楚她其实并不坏,只是想法有时较为功利而已,但那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不是吗?毕竟每个人想法不同,但绝对都是认认真真在过自己的人生。

    “谢谢你给我信心!”闻言,蔡宛菁笑了,总算恢复干练精明的形象。“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又何必执著你这条小鱼?算了!放你一条生路,我会钓条大鱼来给你瞧的。”明白自己已是无望,索性干脆放弃,潇洒转身离去。

    呵……那些还没被钓走的肥嫩大鱼,她蔡宛菁来了!

    很开心她终于想通了,高大丰微笑目送那恢复信心的干练身影离去,好一会儿后,他看了下时间,发现已是过了下班时间,当下飞快收拾东西,往美术部方向飞奔而去,一路开怀地哇哇叫嚷——

    “怀筠,下班了!走,我们上阳明山吃土鸡约会去……”

    ☆☆☆net☆☆☆net☆☆☆

    阳明山麓,某家专卖山野美味的淳朴农园内,到了晚上依然热闹滚滚,客人络绎不绝。

    只因这儿不仅空气好、景观美、人情味浓,野菜小炒更是美味可口,成为爱好美食的饕客“呷好道相报”的好所在。

    带著林怀筠一来到,高大丰熟门熟路地和老板夫妇打招呼,想来也是这儿的熟客,才会那么熟识。

    等寒喧完,老板夫妇笑呵呵地特别找了张视野特佳的位子给他们,招待的小菜更是一道接著一道送上来。

    “高大哥,你交游真广阔。”嘴里吃著美食,林怀筠忍不住佩服。哎呀!看老板夫妇的欢喜兴奋样,直埋怨他好久没来,就知高大哥和他们情谊不浅。

    “还好啦!”耸耸肩,高大丰眨眼贼笑。“到处骗吃骗喝罗!”

    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知他就是爱逗人,林怀筠正想与他说笑抬杠,然而眸光一抬,突然发现有三个相貌不同、气质相异的男人,和一名看起来已怀有身孕的娇小女子正缓缓而来。

    三名男人中,其中一个看起来很威严沉稳,另外一个却是一脸轻佻,还有一个根本就像是角头老大,至于怀有身孕的女子,却是出乎意料的天真憨甜,其组合实在让人猜不出身分来历。

    呃……高大哥认识那些人吗?感觉那些人是直直朝他们而来的耶!

    愣愣的看著三男一女来到高大丰背后,林怀筠正想出声提醒时,就见那名眼神轻佻的娃娃脸男人,突然冲著她一笑,随即大掌迅速扬起又重重甩落——

    “啪!”一记功力十足、练到炉火纯青的如来神掌巴上了某人的后脑勺。

    “噗!”一口热茶全喷了出来,高大丰险些没被呛死,气得转头狂吼,“谁偷袭……咦!十二少?”吓到,定睛往后一看,更是失声叫了出来。“熊老大、沈隽、茵茵,你们怎么都在?”

    当下,就见三男一女冲著他咧嘴一笑,随即——

    “老爹,很行嘛!”一肘子勒住他脖子,外号十二少的安子彦淫笑不已。“上回找你要庆祝乔迁之喜,你说感冒好后再找我们拚酒,谁知我们等啊等的等不到你半点消息,原来是忙著泡美眉来著!”好个重色轻友的老爹,太令人唾弃了。

    “什么美眉?没礼貌!”挣脱钳制,高大丰横眼叫骂后,这才帮林怀筠介绍。“怀筠,他们是我大学时期到现在的损友。”

    “淫笑娃娃脸的那个叫安子彦,以后喊他一声十二少便可以了;另外这个长得凶神恶煞样,看起来就像是角头老大的男人叫熊翼,外号熊老大;还有,看起来最沉稳的这个名叫沈隽,也就是‘快跑老爹’另外半个只领分红不管事的老板,旁边被搞大肚子的可爱小女人就是他老婆,宁茵茵。”

    话声一顿,转头又朝三男一女慎重介绍,“各位,这位漂亮美女是我未来要拐来当老婆的女人——林怀筠。”

    “你们好!”听完介绍,林怀筠微红著脸,赶紧点头微笑问好。

    要拐来当老婆的?

    三个男人互觑一眼,随即笑开了脸,热络地和林怀筠点头招呼的同时,调侃笑声也纷纷响起——

    “老爹,以你这张沧桑脸皮,竟然能拐到这么漂亮的美女?说!你是不是使了什么下流手段?”怀疑质问,安子彦已经掏出名片塞进林怀筠手中。“林小姐,这是我的名片,只要老爹对你做出什么卑鄙事,尽管来找我,我帮你告死他!”

    “还有,这是我的!”第二张名片也塞了去,熊翼咧开凶残微笑补充,“十二少若败诉,那就来找我,我打官司的功力绝对比他好。”

    “喂!你哪儿比我好了?熊老大,你少在那儿往自个儿睑上贴金,有够不要脸,论缠讼,我绝对比你行……”专业受到侮辱,安子彦不满抗议。

    “你比我行?我呸!”唾弃兼藐视。

    “马的!要来打一场吗……”

    当下,就见两个男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起来,吵得不可开交,让一旁的林怀筠简直看傻眼,手拿著两张名片,愣愣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她惊愕,气质沉静的沈隽微笑开口,要她不用介意。“那两人时常这样闹,越吵越开心,别理他们!”

    “对!别理他们!”高大丰附和,不忘再夹一块土鸡肉到她碗里。“来,快吃!”

    回过神,林怀筠羞涩一笑,觉得他的朋友都好奇特也好有趣。

    “沈隽、茵茵,要不要坐下来一起用餐?”高大丰笑眯眯地热情邀约。

    “老爹,我吃饱了,小贝比也吃饱了,要运动!”摸著隆起的肚子,宁茵茵言谈举止纯真得恍如孩童,一双湛亮眼眸则不停地往林怀筠脸上瞧去,似乎对她很感好奇。

    察觉到她有些不寻常,林怀筠下意识抬眸看去,正好和那双天真无忧的眼眸对上,登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羞涩一笑,哪知却马上得到宁茵茵更大、更亮的粲笑回应。

    当下,就见两个女人相视笑得挺开心的,对彼此都留下了好印象,想必未来也会因为彼此身边男人的关系而成为好友。

    “不了,我们才刚吃过,正要离开时,刚好看见你们,所以便过来打声招呼。”微笑婉拒,沈隽若有所思地瞧了林怀筠一眼,心中恍然了。

    呵……前阵子,突然有位林姓知名心脏科医生透过关系向他打探老爹,而且问得巨细靡遗,简直就像是在帮女儿探问其交往对象的底细。

    当时他还觉得奇怪,不过,那位林姓医生素来正派,他也就不以为意,大略说了些老爹的好话,如今……呵呵,他想,他应该私底下可以向老爹讨个媒人红包了。

    “林小姐的父亲是林正安医生吗?”沈隽微笑想确认。

    “是!林正安是我父亲。”吓了一跳,林怀筠惊讶他怎会知道?

    “哇!沈大律师,你鬼谷子啊?这么神机妙算,竟然连这个也知道。”高大丰也被他骇著,从不知他还会未卜先知。

    果然!

    诡异一笑,沈隽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撂了句“你该感谢我的”之后,便牵起神情天真的妻子的手,柔声微笑,“茵茵,我们去散步看夜景吧!”

    “好!”兴奋点头,宁茵茵的小脸红扑扑,笑得像无邪的孩童般,没顾虑到自已是有身孕的人,依然一蹦一跳地直拉著他要往外走。

    “小心点,别摔跤了!”唯恐她跌跤,沈隽连忙扶著她细心嘱咐,随即又转头喊人。“十二少、熊老大,该走了!”话落,已被迫不及待的妻子给拖了出去。

    “老爹,总算有女人要你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好好加油!”笑嘻嘻调侃一番,安子彦迅速追随沈隽夫妻俩的脚步离去。

    “老子不当电灯泡,下回有空再找你拚酒,拜!”丢下话,熊翼也迅速闪人。

    这些损友,简直像龙卷风似的,无预警地刮过来,挥挥衣袖又刮走,实在是……

    猛摇著头,高大丰好气又好笑,不过最纳闷的还是关于沈隽的那句话……

    见鬼了!为什么他要感谢他?还有,那个大律师真有神通不成,怎会知道怀筠的父亲是谁?

    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实在百思不解,他决定放弃不想了,偏首见林怀筠还一脸愣愣的,他尴尬地笑了。“我那些损友就是这样,十几年的交情了,一见面就爱亏来亏去,彼此漏气求进步,你没被吓著吧?”

    “没有!”连忙摇头,林怀筠觉得挺好玩的。“高大哥,你的朋友都好有趣!”

    “有趣?你觉得他们有趣?”捧著心口,他故作震惊。“怀筠,难道……难道你想移情别恋了?”

    “我、我才没有!”瞬间涨红睑,她又羞又窘又急地慌张否认。“我最喜欢高大哥,怎么……怎么可能会移情别恋……”

    “哈哈哈……”发现她急得说话都结巴了,高大丰不禁哈哈大笑,没料到她竟然当真了。

    “高大哥,你又逗我!”警觉到自己受骗上当,林怀筠嫩颊火红一片,羞赧娇嗔地直抗议。

    可恶!高大哥好讨厌,明知她很容易当真的,竟然还老是故意这样逗她,好过分!好过分!

    “哈哈哈……我没想到你真的当真了。”爽朗笑声依然不绝。

    “我……我就是容易当真!”懊恼。

    “好好好,我道歉!这样好不好?”见她羞恼了,高大丰这才急忙忍笑致歉,心底真觉得她好可爱。

    一看就知他肯定还在心底偷笑,林怀筠决定赶紧转移话题。“那位沈先生似乎很疼爱他的妻子呢!”口吻隐隐有著欣羡,觉得方才沈隽对待宁茵茵的样子,好似她是易碎的搪瓷娃娃,神态好温柔。

    “沈隽确实很疼惜茵茵!”点头附和,又见她眼露羡意,高大丰马上拍著胸脯调侃笑道:“怀筠,你不用羡慕,我会比沈隽疼茵茵还疼你,绝对不输人的。”

    “我、我才没羡慕!”羞窘否认,嫩颊却红得几乎快烧了起来。

    “真没有?”他恶劣地再次笑问。

    作贼心虚,她这回不肯回答了。

    见她低垂著热烫的脸,嘴角却逸出一抹羞赧笑花,高大丰简直心痒难耐,一时色心大起,咧开淫邪恶笑地捧起她的脸蛋,一寸一寸逼近正准备夺吻时……

    “欧吉桑,你想干什么?”蓦地,不爽的嗓音阴阴凉凉地自粉嫩红唇吐出。

    “呃……”淫笑顿止,沧桑脸庞硬生生停在她眼前一寸。“怀圣?”不会吧?

    “答对了,欧吉桑!”林怀圣咧嘴一笑,将他近在咫尺的脸庞粗暴地往后一推,嫌恶叫骂:“靠这么近,恶心死了!马的!趁我不在,又乱吃豆腐……”忍不住搓搓手臂,鸡皮疙瘩爬满身。

    “为什么你要挑这种时候出现啊?”跌坐回椅子上,高大丰掩面悲凉狂吼,险些飙出愤慨男儿泪。

    呜……他和怀筠的缠绵热吻,赔他啦!呜……

    “干嘛?你不是要找我吗?我出来了,你又鬼吼鬼叫,抱怨一堆,有毛病!”横眼骂人,不客气地一手拿筷、一手拿汤匙,风卷残云地大快朵颐起来,嘴里还不忘称赞几句。“嗯……好吃!好吃!这家厨师手艺不错……”

    “我是要找你,不过你就不能挑别的时间出现吗?”悲愤怒叫,高大丰好想把他吊起来痛挨一顿……

    啊!不能揍!不能揍!身体是怀筠的,揍了他会心疼的。

    “就是要挑这种时间才有丰盛大餐吃啊!”耸耸肩,林怀圣冲著他咧嘴笑得好故意。

    他是故意的!怨愤怒视,高大丰非常确定,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瞪著他“豪迈”的吃相,忍不住偷偷流泪……

    呜——他的怀筠是那么斯文秀气的女孩子,结果男性化性格一出现,一切全变了。

    “喂!找我干什么?”林怀圣边吃边问,一脸满足。

    他不是怀筠,他是怀圣,不是怀筠……

    嘴里念念有词,高大丰决定催眠自己,把他当林怀圣来看待,这才板起脸质问:“怀筠说她没有你出现时的任何印象,可是你却有她的记忆,是不是?”

    林怀圣蓦地停下进食动作,朝他诡异一笑。“当我想特别知道时就会有,怎样?”

    “那么你也会有不知道的-?”高大丰焦急追问。

    “嗯……可以这么说吧!怀筠意识清醒时,我的意识不一定是沉睡状态,而是隐于深处,她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感觉到;当然,有时我也会选择陷入深眠状态,那么在怀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就不会知道了。”

    “也就是说,你可以决定到底要不要感觉怀筠的一切了?”高大丰急迫逼问。

    “要这么说也可以。”林怀圣邪邪贼笑,挑眉反问:“怎么?你在担心些什么?”

    确定他是可以选择陷入深眠的状态,高大丰哼哼冷笑了。“林怀圣,我警告你,以后我和怀筠亲热时,你就给我闪去睡觉,不准偷看!”

    哼!照这家伙的说法,他简直就像是躲在阴暗小房间用针孔窥视的变态,要让他无法偷看,唯一的办法就是关闭电源。

    “如果我不要呢?”他就是要偷窥,怎么样?

    “不要?”冷笑不已,高大丰也有办法治他。“那你就准备享受被男人强奸的滋味吧!”

    “靠!你这是什么意思?”差点跳起来,林怀圣哇哇大叫,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

    “你知道的,总有一天,我会和怀筠发展到亲密阶段,到时你若不识相,想当针孔偷窥让我知道了,我就在你出现的时候,把你绑起来奸上那么一回,反正既然你爱看,我就让你亲自感受。”高大丰凶残威胁。

    “靠!这种不要脸的话,你说得出口?”瞠眼怒吼,林怀圣简直不敢相信。“奸辱男人,你干得出来?变态!你对得起我妹吗?”

    “为什么干不出来?”阴阴凉凉反问,高大丰笑得宛如世纪淫魔。“反正不管怎样,那都是怀筠的身体,不是吗?技术上来说,我没有‘背叛’她。”

    一阵无语,林怀圣窒言。

    “怎么样?我和怀筠在一起时,你要不要关闭你的偷窥针孔?”高大丰残笑继续逼问。

    “……”

    “说!到底怎样?”

    “不看就不看!你以为你们卿卿我我的很好看吗?肉麻死了!”怒声叫道,林怀圣发泄攻击桌上食物。

    吃吃吃!我吃吃吃!吃饱了赶快闪人去,欧吉桑根本就是个死变态,再斗下去,只有吃亏的份,还是赶紧闪人要紧。

    “很好!”满意点头,高大丰得意狂笑。

    哈哈哈……想和他斗?门儿都没有!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