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变身小魔女> 第七章

变身小魔女

第七章

作者:湛亮      类型:都市言情

    哥:

    我今晚好开心,真的好开心!高大哥说他喜欢我呢!

    你吓一跳了,是吧?我也好惊讶,可是却又忍不住欢喜,我想,我是真的喜欢高大哥的,所以才会那么在意他和那位蔡小姐的事。

    高大哥说我是在吃醋,吃醋呢!没想到我也会吃醋呢!

    不过,我现在不用吃醋了,因为高大哥说他喜欢的是我,说我们要成为男女朋友谈恋爱……

    怎么办?告诉你这些事,让我好害羞,可是我还是想把我的喜悦心情让你分享,希望你也能为我高兴。

    妹

    “叮咚!叮咚!叮咚……”大清早的,门铃声再次以吵死人的凶狠气势,一声接一声轰炸著屋内昏睡的人。

    “靠!肯定又是那个王八蛋!”清眠再次被扰,高大丰从来不曾词穷的粗话,源源不绝自口中流泄而出,火大怒吼一路飙到他奋力拉开大门时仍未停歇。“林怀圣,你就不能找个正常一点的时间来拜访吗?”

    马的!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何每次出现的时间都这么异常?

    “干嘛?六点不正常吗?难道你要我半夜三点来拜访才正常?”火气也不小,林怀圣满身怒火地揪起他胸前衣襟,一路把他推进屋内,口中不住愤怒叫嚣,“你这个色胚,看我妹单纯,竟然敢占她便宜!不要脸的混帐王八蛋……”

    “靠!你在说什么?”一把将手拍开,高大丰皱眉,不解他在吠些什么?

    “说什么?你还死不认帐?”心火更加狂燃,林怀圣气急败坏怒吼。“你敢说你没吻我妹、吃她嫩豆腐?”

    靠!不会吧?连这个他也知道?

    “怀筠告诉你的?”沧桑脸皮瞬间涨红,高大丰不敢置信。不可能!怀筠那么害羞的人,怎么可能把两人的亲密事告诉别人?就算是感情最要好的双胞兄长,也应该不可能啊!

    “白痴!她怎可能告诉我这种事!”林怀圣唾弃怒骂,觉得宝贝妹妹以往被家人保护太过,性子太单纯,才会被这么蠢的男人给拐了。

    耶?既然怀筠不可能说,那这家伙会知道,难道是……在他家偷装针孔摄影机?高大丰直觉怀疑。

    一眼看穿他的心思,林怀圣火大又吼,“你白痴到家啦?我在你家偷装针孔干什么?看你裸体跳艳舞不成?”

    “那你怎会知道?”高大丰反驳质问。

    “呃……”莫名的,林怀圣突然有些心虚,随即又虚张声势吼了起来。“我就是知道,不用你管!”

    有问题!不搞清楚的话,以后若拐怀筠上床,又被他突然跑来说“我就是知道”,那他以后岂不心理障碍重重?

    不行!不行!若因为这样而“不举”,那他未免也太惨了,一定要逼问出来。

    “说!你怎么会知道?是不是装了针孔?”高大丰凶残逼问。

    “装你的大头鬼,说没有就是没有!”不退反进,欺身上前揪住人,美丽中透著狠戾的脸庞直逼至他眼前一寸,林怀圣眯眼残笑,“警告你,想追我妹可以,不过你若敢打歪主意,伤害我妹,小心我阉了你!”

    咦?这香味……不甩他的威胁,高大丰嗅闻到他绑起来的长发所散发的淡淡清香,当下不禁怔了怔……靠!竟然和怀筠的发香同样味道。

    “林怀圣,你不只有恋物癖,而且还好娘!”高大丰忍不住讪笑椰榆。

    “我什么时候有恋物癖了?我又哪儿娘了?你给我说清楚!”林怀圣怒吼,男人雄风,不容诬蔑。

    “你每次都穿著身上这件黑色大外套,打死也不脱,不是恋物癖,不然是什么?”指了指他身上的黑色外套,高大丰摇头取笑。“还有,都几岁的大男人了,竟然还和妹妹用同样的洗发精,搞得自己满头花香味,可不可耻啊?”

    市面上一堆男性沐浴用品,他不买来用,偏让自己花香满身,还敢说自己不娘?

    “我不脱外套自然有我的理由,要你管!”像怕被发现什么似的,连退好几大步,林怀圣涨红著脸,惊怒叫骂不断。“你这死变态,闻什么发香啊?总之,不准乱吃我妹豆腐,不然我阉了你喂狗!”凶狠撂下话,迅速退场闪人。

    “靠!搞什么啊?”瞪著他气势十足的退场背影,高大丰啼笑皆非,觉得自己未来将有这么一号姻亲,日子可热闹了!

    不过……谁管他!和怀筠谈一场甜蜜热恋,以后拐来当老婆暖床,顺便生几个小家伙来玩,那才是王道啊!

    ☆☆☆net☆☆☆net☆☆☆

    “快跑老爹”橘红色的企业标准字,今日依然闪著湛亮光芒,公司内,仍旧处于轻松中带著紧凑忙碌的气氛。

    不过,有个沧桑男人自从听说“亚美广告”今天会有人前来讨论进一步的提案确认时,便一整天窝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不肯出来,就怕又和昔日前女友碰了个正著,那就大大不妙了。

    就在他龟缩在办公室的同时,蔡宛菁果然是代表“亚美广告”前来了,和宣传部的老张开会讨论完,结束所有工作后,她急忙到化妆室去补妆梳理,让自己看起来更为明亮美艳。

    她心想等会儿可以藉机再见高大丰一面,顺势邀他一起去吃饭约会,好制造旧情复燃的机会。

    想到这儿,看著镜子里的明艳女子,彷佛已经瞧见锦衣华服、名车豪宅的未来优渥生活在向她招手,蔡宛菁忍不住笑了。

    “哗——”

    一阵冲水声骤然响起,女性化妆室内的某间厕所门缓缓开启,林怀筠来到洗手台前想洗手,这才发现对著镜子补妆的女人竟然就是蔡宛菁,而很显然的,对方也同样在看她。

    “林小姐,我们又碰面了。”没用正眼瞧人,看著镜子里的年轻脸庞,蔡宛菁眼底隐隐有著妒羡。

    果然年轻就是本钱,不必上妆,脸色看起来就是红润有光彩,真令人羡慕啊!哪像她,年纪渐大,鱼尾纹、细斑开始冒出来,如今不上妆还真不敢出门。

    “蔡小姐,你好。”点头示意,林怀筠有些无措地低头洗手,只想快快整理好自己,早点离开,免得徒增尴尬。

    看著她低垂脸蛋,蔡宛菁却很有闲聊的意图。“对了!林小姐,我看你和大丰似乎交情不错,是吗?”她用“交情”却不以“感情”来形容,自然是对高大丰有所企图,尚不愿认输。

    她和高大哥感情不只不错,还好到成了男女朋友呢!

    心中暗忖,林怀筠只是“嗯”地轻应了声,想起高大丰厚脸皮地迳自宣布他们是男女朋友的景象,粉嫩唇瓣不由漾起一抹甜蜜的笑痕。

    见她笑得如此甜美,一看便知是陷入爱河中,蔡宛菁心中一凛,想到她和高大丰可能已有新的进展,当下急了,口气不由得尖锐起来,刻意提起过往情事。

    “对了!想当年,我和大丰恋爱时,可也是人人称羡的一对呢!大丰对我可好了,就连半夜两、三点,我要他买消夜来给我吃,他也从没拒绝过,大家都很羡慕我交到这么听话的男友……”

    “既然高大哥这么好,你为什么要舍弃他,选择别人呢?”柳眉微蹙,林怀筠真不明白。

    就因为她自觉遇到了更好的男人,所以才抛弃高大哥的,不是吗?为何现在又赞起高大哥来,说起他们的恋爱情事给她听呢?

    闻言,蔡宛菁像似被狠刺了一针,脸色难看至极,“是大丰告诉你的?就算当年是我抛弃他,但我如今后悔了不行吗?我想重新追回对我好的男人,不行吗?”

    原来她后悔了,想再次回到高大哥身边啊!

    恍然大悟,终于证实自己先前隐隐感觉到她散发出的敌意并非错觉,林怀筠向来柔和的脸庞难得严肃起来。“蔡小姐,你和高大哥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过去又如何?你没听过旧情复燃吗?我既然能追到大丰一次,自然就能追到他第二次,你不要来碍著我就好了。”冷笑警告,蔡宛菁豁出去了。

    “不可能!”拧著眉,林怀筠也隐隐动了气,执拗坚持。“高哥说他现在喜欢的是我!他喜欢我,不可能再接受你!”

    什么?高大丰向她表白,他们已成定局了?

    蔡宛菁又惊又怒,原本还算好看的五官瞬间扭曲变形。“你是在炫耀吗?炫耀你比我年轻、比我还受男人欢迎吗?你炫耀什么?炫耀什么?”

    宛如泼妇骂街似的,尖叫怒骂惊天骤起,想起那个抛弃自己、把自己钱财全数卷走的男人,和他身边的年轻狐狸精,蔡宛菁更加怨愤激动,一时情绪失控,失去理智地大手一扬——

    啪!

    清脆巴掌声蓦然响起,一记热辣耳光已送了出去,就见林怀筠连躲都来不及躲,人已经被那猛力的巴掌给甩得往旁一摔,头撞到墙角,整个人瘫软在地,昏了过去。

    ☆☆☆net☆☆☆net☆☆☆

    刷刷刷……

    我刷刷刷……

    我刷刷刷刷刷……

    “哇哈哈哈哈……”一阵诡异大笑声蓦地自男厕响起,金发少年环顾周遭,看著被他刷洗得亮晶晶的洗手间,简直是得意透顶,鼻腔喷气。“哼!扫厕所难得了我阿金吗?看我刷得多亮!哇哈哈……”

    武林魔头式的狂肆大笑震天价响,已在“快跑老爹”刷了好一段日子的厕所的阿金,如今不需要人家诱惑便会自动跑来。

    因为在这儿混久了,对玩游戏的热情,早在不知不觉间转换成对研发游戏的好奇,甚至还会不时跑到研发人员的身边问东问西,顺便帮点小忙,成了道道地地的公司跑腿小弟。

    “对了,昨天小林哥答应要教我如何设计简单的动画,还是赶快把东西收拾干净,快点过去他那儿……”阿金嘴里不自觉地叨念心中记挂之事。

    他才将刷洗用具收拾好,却听见隔壁女厕内忽然爆出一道尖叫怒骂,随即就听到“砰”地一声响,像似有东西摔落在地。

    咦?隔壁发生什么事了?

    微微一愣,也没意识到自己是男的,直觉就往女性洗手间奔去,哪知一进去,就见地上倒了个女的,而另外一个女的则瞠大了眼,吓呆在原地,面无血色地直瞪著地上昏迷的女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也有点被吓到,阿金结巴问道。

    “不……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倒下去撞到的,不关我的事啊……”抓著阿金,蔡宛菁慌乱尖叫,急著想推卸责任。

    呜……怎么会这样?她只是……只是一时情绪失控才动手,没想到却……如果对方有了什么意外,她岂不是要负上法律责任?不!她不是故意的啊!

    “喂!你不要抓著我,不关你的事,难道就关我的事了……”阿金也被她搞得紧张兮兮的,慌得哇哇大叫。

    “哇——不关我的事……”

    “不要抓我,放开我啦……”

    就在两人慌乱地拉拉扯扯中,倒在地上的林怀筠终于缓缓转醒过来,瞪著那两个不知救人,还在那边你拉我扯、你叫我吼的白痴,她慢慢站起身,提气大喝一声——

    “你们两个白痴给我差不多一点!”一掌重重刮向金色脑袋瓜,顺便用力把他往后拉,将他扯离歇斯底里女人的魔爪范围,迅速解除他们“难分难舍”的状态。

    “马的!谁打我……”阿金吃痛,转头正要开骂,然而话才出口,马上被一张神情肃杀的脸庞给吓住。

    哇——这女人的眼神好利,杀气好强,好……好MAN哪!妈啊!她真的是他以前抢过的那个女人吗?脸孔一样,身形一样,可是神态、气质却是南辕北辙,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你、你没事?”瞪著她逼至面前,蔡宛菁脸上有丝慌乱,总觉得她神色有异,和先前的模样迥然不同。

    “没事?”挑眉反问,林怀筠森冷残笑,恶狠狠地揪起她胸前衣襟,迥异于平日温顺的性子,吐出连串粗暴咒骂,“你他马的敢赏我妹耳光?若不是有不打女人的原则,我早把你揍成猪头,让你躺在医院三个月下不了床!干嘛?以为我妹单纯好欺负吗?你这死三八,下次敢再动我妹一根寒毛,我就破戒揍你,让你毁容见不了人……”

    “你干什么?放开我!杀人啊……”被那凶残神色吓得花容失色,蔡宛菁不懂林怀筠为何突然间性情大变,以为自己真会被她给怎么了,当下只能不断挣扎地尖叫呼救。

    “死三八,你现在就会喊救命了?刚刚打我妹时,怎么就不喊了?你喊啊!你再喊啊!信不信我拿针缝了你这张烂嘴……”她凶狠咆哮。

    “哇——对不起!我错了,饶了我吧!哇——”受不住惊吓,蔡宛菁竟然喷泪哭了。

    “怎么回事……”

    “打架了吗……”

    “阿金,你闯进女厕当色狼被抓了吗……”

    忽地,一群人被连串的尖叫与吼声给吸引了来,团团围住他们三人,纳闷疑问声此起彼落。

    “哇——救命啊……”见有人来了,蔡宛菁凄厉哭喊求救。

    “哭?被打的人都没哭了,你还好意思哭?哭个屁!”林怀筠唾弃叫骂,不屑地松手放人。

    一得自由,就见蔡宛菁连滚带爬的躲到众人身后寻求掩护,再也不敢靠近她。

    呃……这是怎么回事?

    林怀筠迥异于平日温婉性情的凶残粗暴模样,让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完全傻眼。

    “阿金,到底怎么回事?”同样飞奔而来的高大丰,率先质问事发见证人阿金,看著林怀筠的神情,不禁打脚底窜起一股冷意。

    “我、我也不清楚啊!我当时在隔壁男厕刷洗,突然就听到女厕传出争吵声,然后我过来一看,就见她……”阿金右手指著林怀筠,继续接著说:“……昏倒在地上,然后她站在那儿,抓著我猛喊说不关她的事。”左手迅速指向蔡宛菁。

    “然后她就突然爬了起来……”右手再次比向林怀筠,阿金善尽说书人义务,左手又往蔡宛菁方向画去。“……气冲冲抓起她,凶狠撂下一堆狠话,就是这样!”耸肩,解说完毕。

    呃……这种解说,让人有点懂又不太懂,不过大概可以猜出应该是两个女人有了争吵,发生冲突了。

    众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目光全往一脸漫不在乎的林怀筠射去,眼底满是惊奇。

    哇,黑矸那装酱油——无底看!瞧她平日温柔甜美,真看不出还挺凶悍的!

    大伙儿不禁暗暗赞叹,然而高大丰却瞪著她,脸色惨澹,冷汗直冒……

    长发……确实飘逸!

    身材……依然曼妙!

    嫩肤……掐得出水!

    所有的一切都是怀筠的样子,但是……但是那张相同的脸庞,甜美温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剽悍锐利,简直就是……就是……

    “怀圣?”他无法相信,却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嗨!欧吉桑老爹,你认出我啦?”林怀筠——或者该说是林怀圣,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

    不——会——吧——

    瞪著那张爽朗笑脸,高大丰只觉眼前一片发黑,完全说不出话来。

    ☆☆☆net☆☆☆net☆☆☆

    “到底是怎么回事?”开车往回家方向疾驰,高大丰绝望狂吼,由于受到太大的打击,至今还没恢复过来。

    呜……为什么他甜美、可爱、羞怯、温柔的怀筠,莫名其妙变成了粗暴的怀圣了?为什么?谁来告诉他啊?

    “老爹,你现在心情太激动了,开车很危险喔!要不要换我接手?”笑嘻嘻的,林怀圣好心建议。

    “不用!”转头又吼,瞪著眼前这拥有林怀筠形貌,可神态、气质却是属于林怀圣的“阴阳人”,高大丰有种想哭的冲动。

    呜……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快错乱了!

    “说!你到底是谁?”悲愤逼问,他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这问题嘛……”故作神秘地顿了顿,林怀圣笑得好诡异。“我是林怀圣,同时也是林怀筠,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你在和我说什么疯话?”觉得自己被当傻子耍,下意识就当他是林怀圣了,高大丰毫不客气,大掌直接就往他后脑勺狠狠巴了过去。

    “马的!你打我?打我等于是打我妹,你知不知道啊?”吃痛惨叫,林怀圣愤怒控诉。

    对喔!这个身体根本是怀筠的。

    惊觉自己打的是心爱的女人,高大丰慌张直道歉,“怀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疼不疼……”心疼地伸手直摸著林怀圣刚刚被巴了一掌的脑勺。

    “我又不搞同性恋,手给我拿走啦!恶心死了……”飞快打掉抚摸著自己的大掌,林怀圣嫌恶叫骂,差点没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著他厌恶的表情,高大丰悲愤无语,简直想飙泪。呜……明明是怀筠,却又不是,他……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为何交个女友、谈场恋爱也能遇到这么“玄妙”的事情?

    “你和怀筠是同一人?”堕入无底深渊,他绝望地再确定一次。

    “可以这么说!”不否认。

    “那么这个身体到底是?”十指紧抓方向盘,高大丰胆战心惊地等答案,好怕会听到他冒出一句“男的”的话来,因为那代表……怀筠从头到尾就是个男的。

    若真是这样……不——他老妈会跳河自杀的。

    仿佛看出他的心思,林怀圣嗤嗤直笑,终于良心发现地安慰,“放心!这身体是怀筠的,怀筠是货真价实的女人,我以前老穿著大外套就是为了遮掩身材,才不是你说的恋物癖!”

    幸好!

    终于松了好大一口气,高大丰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回想方才一番言谈所透露出的讯息,他归纳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

    “你和怀筠,其实就是双重人格吧?”肯定就是这样,错不了了!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不过我觉得另外一种说法更恰当。”耸耸肩,林怀圣不置可否。

    “什么?”还有什么比双重人格更猛的吗?

    “附身!”林怀圣笑得很乐,丢了一个非常劲爆的答案。

    “吱——”

    就在劲爆答案一出后,高速行驶的车子立刻失控地往旁冲去,紧急煞车声尖锐地画破空气,久久不绝于耳……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