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变身小魔女> 第五章

变身小魔女

第五章

作者:湛亮      类型:都市言情

    哥:

    高大哥请我去他的公司打工,虽然不知自己行不行,但我答应了,心中有点不安与惶恐,但更多的却是开心。

    你知道的,我从小身体不好,动不动就迟到、早退、请病假,甚至还曾因出席率不足而留级过一年。相处时间的缺乏,让我和同学从来就不熟,有时身体状况好些了,终于可以去学校上课,但看著身边的同学们彼此热络融洽地打打闹闹,只有我一个人陌生得无法融入,心中总会感到既失落又羡慕。

    高大哥说他公司都是又疯又有趣的人,而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机会与人疯的,所以我好想尝尝那种滋味,就算只是身处其中,觉得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那也就够让我开心了。

    希望未来能交到许多新朋友,认识更多有趣的人,请祝福我!

    妹

    今天,“快跑老爹”公司内弥漫著一股很不一样的气氛,几乎只要稍有空闲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往美术部门去溜达个一圈,名为讨论公事,实则偷看据说是来打工的清纯美人,若有机会,还会藉机上前去攀谈个几句,满足大大的好奇心。

    什么?问他们为什么好奇?当然是因为清纯美人是顶头老大带来的女人啊!

    开玩笑!老爹耶!那个以沧桑见长,多年来没绯闻,身边也没见过有女人的老爹第一次带女人,而且还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进公司,当然会引起大家强烈的八卦欲望了。

    “为什么我觉得今天美术部门特别拥挤?”利眼横扫周遭一圈,高大丰似笑非笑,用膝盖想也知道那些挤在美术部门假装讨论公事的贼人们的心思。

    “会吗?我觉得还好啊!还挺空旷的,再挤个十来人也没问题。”假装不知情,艺术总监装无辜,马上得到一干同事暗暗点头赞同。

    哼!这些贼人倒是挺团结的!

    也不知该高兴公司众人上下一条心,还是该气这些人正事不干,全跑来这儿装忙碌,高大丰实在好气又好笑,最后也懒得理会了,迳自对艺术总监询问——

    “你觉得怎么样?”

    “画功不错,风格也很特别,满有创造力的。”翻阅著素描簿,艺术总监连连点头,说出衷心评论。

    这、这话的意思是说她的画真的受到专业人士的欣赏了,是吗?

    一旁,从被高大丰带进公司就一直受众人注目,搞得她不由自主紧张起来的林怀筠,听闻艺术总监的话后,终于露出羞怯笑容来。

    “哈!”得意大笑一声,高大丰满脸拽样。“我就知道我的眼光错不了。”

    “只要是有关电玩的事,你向来有著敏锐嗅觉,简直像狗一样!”艺术总监笑著夸奖的同时也不忘损人一下。

    “喂!”不满抗议,高大丰笑骂。“夸人要甘愿一点,又褒又损的,更没诚意!”靠!真是么寿,怎么公司里净出这种人?

    就算被抗议,艺术总监也只是耸了耸肩,反正有意没意调侃一下老板已经是公司的风气,改不了啦!

    “既然你也觉得不错,那我就把人交给你了!”高大丰满意点头。

    “没问题。”比出OK手势,艺术总监笑得很邪恶,迫不及待地催促赶人。“美丽的小姐自有我们美术部好好疼惜照顾,你可以闪了!”

    “靠!你们这群比阿兵哥还要饥渴的男人,不准给我乱来,怀筠是我‘罩’的,听懂了没有?”气急败坏地特别在“罩”字加重音,高大丰暗暗向众人宣示林怀筠是他的目标,警告别人不准出手来乱。

    此话一出,就见大伙儿暧昧贼笑,一脸的皮相,没人肯出声答应不来乱,惹得高大丰脸上一阵青、一阵绿,虽明知众人是故意捉弄,绝不可能真心搞破坏,可他还是有点后悔把林怀筠带进一群恶狼中了。

    马的!他不是冰雪聪明,而是百密一疏啦!

    不知他所谓的“罩”是在向众人呛明她是他要追的女人,林怀筠单纯以为他只是在表示她是受他照顾的人,不准别人欺负她,心中有些感动,不过更怕别人认为她有靠山,不好相处,当下小脸都急红了。

    “高大哥,不要这样!我会很努力,一定可以和大家相处愉快的。”林怀筠急急表示,不想被“罩”得变成没人缘。

    愉快?他确定他们一定可以相处的很愉快,就怕太愉快了,会让他忍不住咬著手帕眼红啊!

    “我当然知道你们绝对可以相处得很愉快,只不过……”顿了顿,高大丰两手往她粉肩一搭,表情严肃。“你要记住一点,只要这些人说我什么坏话,肯定都是捏造的,不过若是赞美的话,那就绝对是真的了……”

    “去!你够了没?回去你的办公室,少来妨碍我们工作。”笑骂打断他的话,艺术总监受不了他了,赶苍蝇似的把人赶出美术部办公室。

    咧嘴一笑,知道众人确实会好好照应她,高大丰朝她挥了挥手才迈步离开。

    目送他高大背影消失后,林怀筠这才收回视线,却发现众人已不知何时全围了上来,让她不禁吓了一跳。

    “大、大家好,以后就麻烦你们了!”她深深一鞠躬,露出羞怯又惹人怜的甜美笑容。

    然而,就在娇美笑颜一展,当场有人仰天狼嚎——

    “嗥——太可爱了……”狼嗥不绝。

    “没天理啊!这样的佳肴,竟然让老爹抢了先……”捶胸顿足。

    “太奸诈了!唾弃老爹……”怨恨。

    呃……发、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被众人突如其来的呼天抢地给弄傻了,林怀筠只能愣愣的瞪著他们,不知该做何反应才算适当。

    “这个部门常有人发神经,别理他们,习惯就好!”将她带离发神经的一群疯子,艺术总监找了张没人使用的办公桌给她。“来!以后这就是你的位置。”

    “谢谢!”微红著脸微笑道谢,她有些不安的询问:“请问我要做什么呢?”

    “别急!工作的事先缓缓。”一脸的和蔼可亲,艺术总监笑眯眯的。“来!先告诉我,你和老爹是怎么认识的?”

    呵呵!果然上行下效,有什么样的头头,就有什么样的下属,美术部门八卦风气盛,完全是有脉络可循的。

    ☆☆☆net☆☆☆net☆☆☆

    一整天下来,每隔个一小时,高大丰就忍不住跑去看林怀筠适应得好不好,由于次数实在太频繁了,惹得众人终于受不了地在美术部门外贴上一张“老爹与狗不准进入”的牌子,将他列为不受欢迎人物。

    然而,距离上一次被轰走才隔一个小时,高大丰又忍不住了,再次偷偷摸摸接近美术部门,但马上被眼利的艺术总监发现,当场毫不客气赏他两颗白果眼,以手指偷偷比了比正低头认真进行草稿手绘的林怀筠,表示没问题,然后马上用唇诺无声送出“滚”字,要他别来打扰。

    这些贼人,到底谁才是老板啊?竟然一个个都爬到他头上!

    瞪著艺术总监一脸要他滚的凶恶样,又看看门口那张“老爹与狗不准进入”的牌子,高大丰好气又好笑,不过倒也不敢真引起众怒,看了看神色沉静的林怀筠,确定她真的可以适应后,这才转身嘀嘀咕咕地离开。

    “算了,去上个厕所好了……”他咕咕哝哝地喃喃自语,转身往洗手间而去。

    不一会儿,当他解放完,正在洗手台前洗手时,却见有人顶著一头金发、手持清洁用具进来了。

    “不错嘛!还以为你第一天就会‘落跑’,没想到还有乖乖来报到,不错!不错!”搓著下巴连连点头,高大丰调笑不已。

    “要、要你管!”结巴怒吼,阿金没想到会在洗手间遇到他,当下瞬间涨红脸,觉得非常没面子。

    可恶!原本他也是想说拿到“圣甲魔盔”就闪人,打死也不再来自投罗网,谁知小林却又拿新的游戏试玩引诱,害他……害他受不住诱惑,沦落到像个瘪三般乖乖来报到的下场。

    呦!这臭小子挺倔的嘛!

    “小子,扫干浮点!”留下一句调侃,像拍小狗似的拍了拍金色脑袋瓜,高大丰笑眯眯地迳自走人。

    “马的!当在拍狗啊?”觉得受到侮辱,阿金气得直跳脚,奈何吼归吼,人家却懒得理他,留他一个人边刷厕所边咒骂。

    ☆☆☆net☆☆☆net☆☆☆

    “小林,那小子如何?”一进办公室,高大丰就找“牢头”询问“囚犯”的表现。

    “还算乖,只是嘴硬而已!青少年嘛!谁不是这样?磨一磨就导回正途了啦!”笑嘻嘻回答,首席动画师兼牢头——小林可是过来人。

    “你感触很深喔?”高大丰调侃。

    “去!”白眼笑骂,小林不客气赶人。“闪啦!我现在忙著做新的动画场景设定,少来烦我!”

    这、这、这……天地反了吗?他是老板,为什么却到处受唾弃,被员工像赶狗似的赶来赶去?

    心中好生悲凉,正准备到程式部——至少在那儿,他会比较受欢迎——去寻求安慰时,却忽然听到门口处传来一阵喧哗骚动。

    他回头一看,就见衣著、打扮都很光鲜入时,手中皆提著专业公事包的几名男女走进公司,而负责广告宣传的老张,已经带领自己的组员上前接洽。

    突然想起老张曾说过今天“亚美广告”要来公司做提案简报,高大丰搔了搔头,瞧著对方一群人中带头的精明干练的女人,心中犹豫了下,最后决定……算了!还是别打照面得好,正所谓相见不如怀念。

    心中想定,正想乘机掉头闪人时——

    “高大丰?”忽地,干练女人看到他了,下意识脱口惊呼。

    “咦?蔡组长认识我们总经理吗?”听她叫出上司名字,老张直觉问道。

    糟!闪得太慢了。

    知道避不了,高大丰暗暗叹了口气,转身咧笑打招呼。“嗨!宛菁,好久不见!”

    确定真的是他,蔡宛菁脸色忽白乍红又转绿,怎么也没料到昔日被她兵变的前男友,如今竟然是“快跑老爹”的总经理,也是公司目前急欲拉拢的广告客户。

    这……这若他挟怨报复,故意刁难,不将广告给她,她回公司就难看了。

    想到这儿,她心神不宁,不过不愧是职场历练多年,她很快地挤出笑来。“是啊!真的好久不见了。”自从兵变后,两人就没见过面了。

    一旁,老张得知两人是旧识后,很自然地问道:“老爹,你要不要一起来听提案简报?”

    “不用了!”连忙摇手,高大丰干笑不已。“我说过了,你自行决定就好!”话落,又对蔡宛菁点头致意,随即飞快遁入自己的办公室,打死也不出来。

    靠!真是有够尴尬,幸好他以前也只交过这么一个女友,不然三不五时出现这种状况,他可别扭死了。

    看著他消失的身影,蔡宛菁神色不定,不过很快地镇定心神,在老张的带领下,迅速走进会议室,专心于广告提案简报。

    ☆☆☆net☆☆☆net☆☆☆

    一个小时后,正当高大丰专心于新游戏的测试大业时,内线电话突然“嘟嘟嘟”地响了起来——

    “喂?”他顺手接起话筒夹在耳边,注意力还留在萤幕画面上。

    “老爹,‘亚美广告’的蔡小姐要求和你谈谈,不知你见不见?”柜台行政小姐甜美的嗓音从话筒中传来。

    蔡宛菁要见他?为什么?想叙旧啊?

    高大丰一愣,虽然觉得两人应该是没什么好谈的,但既然人家要求了,拒绝的话反而显得自己小家子气,当下只好道:“请她进来吧!”

    “好的!”轻快结束内线电话。

    缓缓放下话筒,不到半分钟,高大丰还在猜测蔡宛菁找他的原因时,敲门声已经轻轻响起——

    “叩叩!”

    “请进!”下意识地正襟危坐起来。

    “老爹,蔡小姐来了!”轻快开门请客人进入,柜台行政小姐很快地退出去,顺手将门又轻轻阖上。

    “请坐!”看著蔡宛菁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仍旧步履坚定地来到自己面前,高大丰搔了搔头,不知该说什么话好,只能干笑地请人落坐。“想喝些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摇头拒绝,蔡宛菁缓缓落坐,一双勾勒描绘完美的明艳眼眸直勾勾凝著他,一瞬也不瞬。

    这么多年过去,他竟然成为知名电玩科技公司的老板。当初,若没有离开他,她如今也许早就是豪宅华服样样不缺、人人称羡的总经理夫人,哪需要到现在还在公司中汲汲营营的求生存,只为领那一个月几万块的死薪水过日子。

    她错了!错得离谱了!早知道,当年就不应该舍弃他,选择跟了那没良心的男人,落得如今人财两失,就连大把的青春岁月也没了……

    “咳咳!”清了清嗓,被她沉沉瞅凝的目光给盯得乱不自在的,高大丰索性率先打破沉默。“请问有什么想谈的吗?”

    “我们……好多年不见了!”嗓音微窒,蔡宛菁挤出笑来。“没想到这些年来,你创业有成,事业如此成功,真是恭喜了!”

    “哪里?不是什么大事业,混口饭吃而已!”被她赞美,高大丰反倒吃惊,神情显得有些尴尬。哦喔!他没听错吧?她竟然在赞美他?想当初,她老是骂他不求上进,整天只会沉迷电玩,以后肯定没出息,能混口饭吃就该偷笑了。

    闻言,想起当年骂他的一些话,蔡宛菁只觉脸上一阵热辣,心中羞耻万分,老半天说不出话。

    “呃……我没有其他意思,你不要误会!”见她神色窘迫,高大丰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当下连忙解释,就怕她误会自己在讽刺人。

    “我知道!”知他并非刻薄的人,蔡宛菁尴尬苦笑,好一会儿后才收整情绪,回复惯有的冷静干练。“大丰,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不过你应该不会公私不分吧?”

    “当然!”一听就知她未臻之意,高大丰瞬间涨红了脸,嗓门不自觉提高。“我不是那种人!”靠!他高大丰会是那种被兵变就怀恨在心,挟怨报复的人吗?他没那么没品!

    事实上,当年兵变发生,他其实并无太大的伤心感,反倒是军中同袍知道后,情绪比他还激动,开口闭口就骂女人不可靠,弄得他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谁被兵变了?

    “是吗……”喃声低语,她随即很快振起精神。“那就好!谢谢你答应不干涉。”

    “我本来就不可能干涉!”广告宣传的事,他一向是全权交给老张负责的。

    “大丰,你真是个好人!”微微一笑,蔡宛菁沉凝著他,眸底闪著奇异光芒。“我当初真不该放掉你的!”不知现在后悔来不来得及?她可以再如当年那般,将他追到手吗?

    呃,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愣愣瞪著眼前的认真神色,不知为何,高大丰莫名打起寒颤,还未想通话中之意时,就听她又开口了——

    “愿意赏睑一起去吃顿饭吗?”

    ☆☆☆net☆☆☆net☆☆☆

    呃……为什么她会被拉来当陪客?

    灯光美、气氛佳的西餐厅内,林怀筠吃著生菜沙拉,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她只记得高大哥突然冲进美术部,匆匆忙忙地拉著她一面往外跑,一面对艺术总监嚷嚷著她今天提早下班,然后她就被塞进车子里,什么都还搞不清楚,就成了陪客了。

    “大丰,你和林小姐似乎挺熟的?”本以为他会单独赴约,没想到竟有年轻女子陪著一起来,蔡宛菁心中惊讶,暗暗猜测著两人关系,经过简短的互相介绍后,终于忍不住强笑问道。

    “怀筠是我楼下邻居,也在我公司打工,我们当然熟了!她爸妈早上把她交到我手上,我晚上就得亲自把她完好无恙的交回去,所以只好带她一起来用餐,希望你不要介意才好。”笑笑的回应她的明显探问,高大丰很给面子的回答。事实上,他是推拒不了邀约,只好抓人来作陪。

    好啦!他承认自己别扭,想到要单独和昔日女友用餐,就浑身乱不自在的,根本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至少抓林怀筠作陪,她可以分散掉他大部分的注意力,让他不会有如坐针毡的感觉。

    “当然不介意,多个人一起吃饭也热闹些。”连忙表示没关系,蔡宛菁笑得有些勉强。

    “高大哥,你说得好夸张,我也可以自己搭车回去的!”知他夸大,林怀筠笑著直抗议。

    “我当然知道你没问题,不过你让我表现一下绅士风度是会怎样?”故意瞠眼责怪,高大丰怪她不给表现机会。

    林怀筠被逗得开怀直笑,倒是对面的蔡宛菁见两人言笑晏晏,不想被排挤在外,当下连忙开口——

    “不知林小姐在‘快跑老爹’内帮忙些什么?做了多久了?”有意将话题引开,蔡宛菁笑笑询问。

    “我今天才第一天去,在美术部门画一些图,没帮到什么忙啦!”有点不好意思,林怀筠脸都红了。才第一天,她是被指导得多,受益良多。

    “第一天的心得如何?开心吗?”高大丰对这个比较在意。

    “开心!”重重点头,她兴奋得眼睛都亮了,脸蛋笑得红扑扑的。“大家都很照顾我,也教了我很多,我觉得好棒,高大哥,谢谢你!”她好感激高大哥愿意给她机会,让她认识许多有趣的新朋友,接触新的事物。

    “谢什么?你开心就好!”满意点头,高大丰亲昵地拍了拍她的头。

    没想到他会对自己做出这种温馨举动,突然间,林怀筠觉得自己像个小女孩般被人疼宠,白皙嫩颊更加涨红,心儿莫名地怦枰乱跳,觉得好害羞,但却又忍不住欢喜。

    怎么办?她好喜欢高大哥这样碰她的感觉喔!总觉得好温暖、好雀跃,让人也好想伸手碰碰他的脸……哎呀!她在想什么?好羞人!

    突然意识到自己奇怪的想法,林怀筠只觉颊上蓦地一阵热辣,羞得捧脸直摇头,像似要甩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思绪。

    “怎么了?”见她突然像嗑了摇头丸般猛摇头,高大丰觉得奇怪,不知她在想什么,否则恐怕早就乐得飞上天,自动凑上来让她“上下其手”了。

    “没、没什么……”细声否认,她羞窘地垂下头,突然间,不敢迎视他的眼睛,就怕被看穿自己的“好色”心思。

    见他们一个突然脸红,一个关切探询,好像她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似的,蔡宛菁万分不是滋味,正想再次打岔时,三人的主餐刚好送上来。

    等服务生摆好退下后,她才笑笑的开口——

    “林小姐看起来挺清纯的,请问以前从事什么行业?”

    “我明年要复学继续念大学,以前没工作过……”林怀筠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念大学?”故作惊讶,蔡宛菁不太礼貌地继续追问:“林小姐几岁了?”

    “我、我二十五岁了……”结结巴巴说道,不知为何,林怀筠突然觉得她的惊讶让人很不舒服。

    “二十五岁了还在念大学?”蔡宛菁扬眉,明艳眼眸隐隐有丝鄙夷,直觉认定她若不是大学联考重考好几次,就是学分老被当,耗了好几年还毕不了业。无论是两者中的哪一种,都可归纳出一句——她是个笨蛋!

    “是、是啊……”声音越来越细,林怀筠越发尴尬。

    好奇怪!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会觉得蔡小姐的声调隐含著讽刺味,甚至……甚至散发著一股敌意?

    “怀筠以前身体不好,难得调养好身子,还有心复学念书,这样很好啊!”同样听出她略带恶意的询问,高大丰连忙打圆场,表面不好发作,心中可真对蔡宛菁暗干连连。

    靠!有没有搞错?几岁念大学干她屁事?新闻不是有报导,人家老阿公活到老学到老,七十岁了还不是照样上大学念书。

    都过了这么多年,蔡宛菁还是没变,一样用她那套功利标准在判断人。

    察觉到高大丰的强烈维护,像似意识到什么,蔡宛菁心下一惊,深沉眸光若有所思地瞅著两人……

    难道她的后悔已经慢了?不!应该还不慢!看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应该还没到成熟的阶段,可能只是刚刚要开始萌芽而已。

    初生的新芽,要折断是很容易的。这么多年来,她受够自己不断折腰,汲汲营营于职场,就只为了那份微薄薪水。

    够了!她受够了!锦衣华服、豪宅名车的生活才是她想过的。以前,她选错了人;如今,她不想再错失,为了自己优渥的下半辈子著想,亲手摘下一株嫩芽绝对是必须的。

    思及此,艳红朱唇不由得弯起一抹美丽弧度,她笑笑的没接腔,动作优雅地切著牛排慢慢吃著。

    见状,高大丰也懒的和她多说,不过对身旁人儿倒是细心照料,吃了一口自己的羊小排后,觉得味道很不错,马上切下一块送到林怀筠的盘中。

    “厨师手艺很好,处理到完全没腥味,很不错,你吃吃看。”他强烈推荐,好东西和心上人分享。

    “可是我吃不了这么多……”看看羊小排,又看看自己点的牛排,林怀筠一睑为难。

    “是吗?那牛排一半给我好了!”话落,他马上动手切下一半,放到自己盘中。

    “谢、谢谢!”愣愣的看他动作俐落地完成“分赃”,林怀筠除了谢谢,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见状,蔡宛菁艳丽一笑,闲话家常似的提起往事。“大丰,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很会照顾人呢!记得当年我们在一起时,你也常这样,好吃、好玩的绝对不会忘了我。”深水炸弹——发射!

    “在一起?”林怀筠愣住,直觉脱口疑问。

    “是啊!”微笑点头,第二枚深水炸弹发射。“当年,我和大丰可是男女朋友呢!”

    男、男女朋友?

    像似被一记重棒击中,林怀筠一时呆愕住,不知该说什么,莫名地,心口像似被人突然狠狠揪拧,只觉得好难过……好难过……

    “早分手了!”怕被误会,高大丰赶紧澄清。“怀筠,我目前是孤家寡人一个!听清楚了没?孤家寡人啦!”

    靠!被摆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