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变身小魔女> 第四章

变身小魔女

第四章

作者:湛亮      类型:都市言情

    哥:

    笑人真的不好,我代你向高大哥道过歉了,但是……对不起!我也笑了,我对不起高大哥,希望他不要介意。

    虽然高大哥的脸是沧桑了点,但是你不觉得他的五官其实很漂亮吗?我就觉得好美、好吸引人,所以我请高大哥当我的模特儿让我素描,而他也答应了,我好开心。

    妹

    快跑老爹——四个橘红色的企业标准字贴在公司大门外,看著那闪亮亮的公司名,曾干下抢案被抓的金发少年在犹豫了几天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来“自投罗网”。

    只是临到虎穴口,他又有些退缩了,来来回回地快将人家门口给磨出一条长沟后,这才鼓起勇气踏进“龙潭虎穴”。

    “我、我找高大丰!”朝柜台行政小姐递出几天前得到的名片,阿金有些紧张,就连嗓门也不自觉提高。

    笑睨一眼,似乎常有这种怪里怪气的人来找自家老板,柜台行政小姐也不-嗦,一通内线电话直叩总经理室——

    “老爹,有个叫阿金的金发少年指名找你,见不见?”笑嗓愉悦,“快跑老爹”的传统公司风气——没大没小充分展现在小职员身上。

    一旁,阿金难掩紧张,见柜台行政小姐“嗯嗯”地回应几声后,便挂下电话,笑眯眯地瞧著他——

    “干、干嘛?”被她瞅得心底直发毛,阿金一脸戒慎。

    “没什么!”笑嘻嘻地,柜台行政小姐心情很好。“你等一下,老爹马上就出来了。”呵呵!有好戏看了。

    老爹?是指那天把他踹得半死的欧吉桑——高大丰吗?

    正当阿金心中猜疑不定时,办公室底端一抹高大身影快速接近,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一记如来神掌便重重的往金色脑袋瓜巴了下去。

    “臭小子,要你来找我,竟然敢拖这么多天才来,找死啊!”吼声如雷,高大丰劈头就骂。

    “你又没说哪一天,有来就给你面子了!”忿忿叫骂,怎么也没想到一来就遭殃,当下气得脸都红了。

    “还敢给我顶嘴?小林?小林?”扭头到处找人。

    “来了!”首席动画设计师——小林笑呵呵跳了出来。

    “押到厕所去!”大掌一挥,喝声下令。

    什么?他要被押到厕所去动用私刑了吗?可恶!早知道这个欧吉桑不会这么好心放过他,他根本不应该来的!

    “马的,你诓我。”心下一惊,阿金怒骂一声粗话,转身就想跑。

    “哪里逃!”哈哈大笑,小林大手一搭一转,瞬间将他的手臂扭至背后,完完全全把人给压制住,嘴里得意哼道:“也不探听探听本大爷以前混哪儿的,想从我眼皮子下逃走?卡早困卡有眠啦!”

    “马的!你们想干什么?”惊怒大吼,手痛得让阿金冷汗直冒,想挣脱却始终无法如愿。

    如来神掌又往金色脑袋巴了下去,高大丰笑得好生凶残。“干什么?你以为落入我老爹手中,还能活命吗?”

    “你……你……台湾没法治了吗?我朋友知道我来这儿,他爸爸是个警察,你最好不要乱来……”真以为自己要被做掉,阿金惊惶吼叫,眼泪差点没喷出来。

    掏了掏耳,似乎没把他的警告听进去,高大丰咧嘴残笑,宛如杀人不眨眼的山大王。“还等什么?押下去厕所伺候!”

    “得令!”配合演出的小林马上应和,押著人往厕所去了。

    一路上,就听少年不断咒骂大叫,而押人的动画师则不断和经过的同事们点头微笑致意,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好不容易,两人身影消失后,现场目击好戏上演的众多同事不约而同爆出哄堂大笑。

    “老爹,你又捡了一个不良少年回来啦?”有人调侃。

    “我想想,上次相同的情景隔多久了……”拧眉苦思。

    “三年前啦!”提供答案。

    “对对对!三年前那个不良少年,如今好像也在厕所……”调侃。

    “经过三年,由囚犯升格为牢头,有人肯定兴奋到发抖,想必会好好磨练那个小金发。”窃笑。

    “唉……就不知能不能磨成器?我可是拥有一颗天下慈母心啊!”听闻众人的大笑调侃,高大丰眨了眨眼,故作忧心地捧心叹息。

    “呕……”当场有人吐了。

    “垃圾桶?垃圾桶呢?”到处找垃圾桶,离大吐特吐也不远了。

    “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自己身处北极……”猛搓手臂,有人“耐呕度”较强,但也不免一阵恶寒。

    “够了你们!”笑骂一声,高大丰打算转回自己的办公室,却被叫住。

    “老爹,等一下!”身型矮胖却对宣传行销很有一套、带领几名员工专门负责公司所有对外广告的宣传部经理——老张突然出声叫人。

    “什么事?”

    “明天‘亚美广告’会派人来公司做广告提案简报,我想你也来听听会比较好。”老张笑道。虽然他可以全权作主,不过这家广告公司极有可能是新的合作对象,还是先知会一下老板比较好。

    虽然大家平时和老爹没大没小,相处时也没有上司、部属之分,但在公事上,大家还是有所分寸,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

    “亚美?”愣了愣,高大丰不解。“我们不是一向和‘钦瑞’合作吗?”

    “‘钦瑞’近期提出的案子,我觉得都不是很有新意,加上‘亚美’也有意争取我们公司的广告业务,提了几个专案来毛遂自荐,所以我想试试和新的广告公司合作,也许可以撞击出不同的火花。”老张解释。

    “了解!”点点头,高大丰向来就是“各司其职、信任专才”的行事作风,当下回应道:“你觉得好就好,不必问我。”研发的游戏程式出问题,要抓虫来找他还可以,至于广告行销之类的事,还是交给专业吧!

    点了点头,老张笑了。他在“快跑老爹”里一待就是好几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喜欢老板不干涉专业的行事风格。

    挥挥手,想到被押去厕所“伺候”的不良少年,高大丰嘴角就忍不住翘了起来,好心情地吹著口哨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net☆☆☆net☆☆☆

    厕所

    “这、这是要干什么?”瞪著手中被塞来的刷子和清洁剂,阿金结结巴巴叫道,满肚子的惊惶与疑惑。

    “你耍小白啊?拿刷子和清洁剂还能干嘛?当然是扫厕所啦!”笑哼斜睨,小林怀疑自己当初也是这么白痴吗?嗯……这需要好好回想一下。

    “马的!我干嘛要帮你们公司扫厕所?我又不是打扫的欧巴桑!”一把将刷子、清洁剂往地上狠摔,阿金气怒吼叫,终于明白自己刚刚被耍了!

    马的!说什么押到厕所伺候,原来就是要他扫厕所!干嘛啊?堂堂一家公司,连清洁的欧巴桑也请不起吗?靠!他一定是哪条神经打结了,才会傻得跑上门来被戏弄。

    “靠!一群神经病,我要走了。”怒声咒骂,转身就走。

    “哦?你真要走?”就在他临要踏出厕所门外之前,小林闲闲凉凉的嗓音追了上来,一副很无所谓的提醒。“我想,你会被老爹召来这儿,肯定是之前干了什么坏事被他逮到,应该还被狠揍猛踹过一顿吧?别怪我没先提醒你,只要你一走出厕所,至少有七、八个人会冲上来围堵你。

    “好吧!就算你真冲过我们公司的十八铜人阵,别忘了还有老爹会在最后一关等你。亲爱的小金发,你应该还没忘记他那双铁腿在踹人时多让人‘哀爸叫母’吧?”唉……想当初,他也尝过那种滋味说。

    吱!

    似乎能听到自己的紧急煞车声,阿金全身僵硬,想到前些天被踹的惨状,瞪著那距离不到半公尺的厕所门外,他的脚却迟迟无法踏出去。

    见状,小林暗笑,威吓后,利诱紧接著上场。“扫完厕所后,若还有时间,你就可以上网去玩‘堕天’,我还会送你一个‘圣甲魔盔’。”

    “圣甲魔盔?”忘情地尖叫起来,阿金不敢置信自己有机会可以得到虚拟宝物,虽然“圣甲魔盔”的希罕性还比不上“天之冰钻”,但是在玩家之间也是炙手可热的,穿上它,战斗力可是双倍的啊!

    如果他拥有这么一件宝物,肯定让其他人羡慕死。

    “对!”点点头,小林辛苦憋笑地道:“怎么样?扫不扫?”

    陷入天人交战中,好一会儿,阿金转身迅速捡起刷子、清洁剂,涨红著脸大叫:“我、我告诉你,我是看在宝物的份上,才不是怕那个欧吉桑,知道没?”

    “当然!我当然知道……”慎重点头附和,小林憋笑憋得快肠抽筋。哈哈……当初,他也是这么死要面子逞强的吗?

    ☆☆☆net☆☆☆net☆☆☆

    “这样好吗?还是那样?慢著!我觉得这个姿势更帅……”晚上八点,高大丰在自家客厅内不断变换动作,企图找出一个无敌霹雳帅的姿势。

    “高大哥……”弱弱的喊了声,看著他不断摆出各种造型动作,林怀筠想笑又不好意思笑。“自然一点就好,不用那么……有意境!”

    “啊?是吗?”收回“沉思者”的姿态,高大丰有些失望。“我觉得我那个姿势很帅呢!你真不考虑?”

    连忙摇头,林怀筠建议,“你可以做自己的事,就像平常一样,当我不存在。”她想画的是他最轻松、自然,且最真实的样貌与神韵。

    当她不存在?这怎么可能!

    搔了搔头,高大丰索性在她对面沙发落坐。“干脆你一边画,一边陪我聊天吧!”

    “嗯。”笑应一声,打开素描簿,林怀筠仔细地看了他好几眼,这才拿起笔开始勾勒描绘起来。

    “你很喜欢画画?”看她低垂著脸专注于手中的描绘,高大丰准备以聊天之名行打探之实。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想追女孩子,自然要将她喜欢的、讨厌的全都摸得一清二楚,这就叫做投其所好,避其所恶。

    “嗯,很喜欢。”柔柔轻应,她又迅速抬头看他一眼,随即继续低头作画,嘴角不自觉漾开一抹清雅笑花。

    “你学画多久了?跟哪位老师学的?”瞧著林怀筠唇畔的美丽笑花,高大丰脸红心跳,心荡神驰地著迷不已,突然觉得上苍待他不薄,赐给他这么好康的差事,既可光明正大的瞧她,又可以和她闲聊一整晚。

    孤男寡女独处,培养出感情是早晚的事,世界上还有哪个男人像他这般好运的?

    呜……老天爷,虽然你给了我一张沧桑脸,但是在这件事上,你还真他马的够意思,下次回南部老家,会叫老妈给你多烧一点香的。

    “我自己画著玩的,没跟老师学过呢!”不知他心思,林怀筠不好意思地承认,脸上满是害羞。

    高大丰非常惊讶,看她下笔迅速俐落,简单几笔就勾勒成形,明显可看出绝不只是她口中画著好玩,而是真有一些功力,当下不禁调笑道:“若你没正式学过,只是自己画著玩的,那些美术系的学生都该切腹自杀了!”

    “我、我没你说的那么好啦……”嫩颊浮上淡淡嫣红,她害臊了。

    “怎么没有?瞧!简单几笔,就把我酷帅的神韵都勾勒出来了。”用下巴点了点她手中的素描簿,高大丰不仅夸她,也不忘自夸一下。

    “噗”地一声笑出来,她忍不住威胁。“高大哥,你不要逗我笑,小心我笑得太用力,手一抖就把你给画丑了。”

    “我这种天生帅哥,要把我画丑也不容易啊!”自恋。

    “高大哥!”抑不住娇笑,她抗议了。

    “好吧!好吧!”举手投降,他禁不住叹气。“唉……这年头,连自恋的自由都没有了!”

    银铃脆笑不绝,林怀筠实在被他给逗得乐开怀。

    就是爱看她笑起来像天使般干净清澈的灿烂笑颜,高大丰心满意足的猛点头,闹了好一会儿才转换话题。“对了!怀筠,你从事哪方面的工作?”他好像从没听她提起过,就连她那老骑著重型机车呼来啸去的双胞胎哥哥,始终也搞不清楚是在干哪行的?

    闻言,林怀筠手中画笔微顿,随即又很快地动起来,淡柔的嗓音隐隐有丝窘意。“我明年才要复学念大三……”

    她还是大学生?不会吧!难道他们两人年纪有差那么多吗?

    想到自己以后可能会被损友取笑老牛吃嫩草,高大丰脸色惨澹,不带任何希望地问:“怀筠,老实说,你几岁了?”

    “我……二十五了!”尴尬涨红脸。

    二十五?还好!还好!和三十二才差七岁,不算多!不算多……慢著!二十五才要念大三?

    “你二十五?”诧异惊问。一般大学毕业生大概都二十二、三岁,她二十五才要念大三?

    “嗯。”点头,似乎明白他心中的疑惑,林怀筠红著脸,不好意思地解释,“我以前身体不好,出席率不足,高中就念了四年,大三那年,身体情况更糟,几乎都要住院,最后只好休学调养身体,不过我明年打算复学,继续完成大学学业。”

    “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关心询问,高大丰知道肯定是病得很严重,才会让她得休学两年调养身体。

    “谢谢高大哥的关心,我现在身体很好,很健康。”她微笑道谢,可笑意却没传达至眼眸,似乎对自己的康复并无任何喜悦,反倒显得有些哀伤。

    隐隐察觉她微妙的情绪变化,见她似乎心中有事却不欲深谈,高大丰体贴地不再继续深问,开朗畅笑地转开话题——

    “原来你现在是一只标准米虫。”揶揄调侃。

    “呃……要这么说也可以!”爆红脸,觉得好羞耻。

    “好!我决定了!”突然想到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高大丰兴奋地振臂大叫。

    “决、决定什么?”吓了一跳。

    “怀筠,复学之前,要不要先到我公司打工?”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整天朝夕相处下,还怕美人心不被他擒获、爱苗迅速滋长吗?哇哈哈……他高大丰真是冰雪聪明啊!

    “到、到你公司打工?”没料到他会做此提议,林怀筠傻傻重复。

    “对!”点头如捣蒜,高大丰热烈鼓舞。“你瞧,一来可以增加工作经验,二来可以打发平日的无聊时间,三来还可以赚外快,不是很好吗?再说,我公司福利很好喔!每天都有下午茶可吃,还有老板可以任员工调侃取笑。”这已经形成公司风气,改不了了。

    “可是我到你公司要做什么?”被蛊惑得有些心动,可却不知自己能胜任什么工作,她难免心怀担忧。

    高大丰取来她手中的素描簿翻阅,发现她不仅会画真人素描,甚至簿子上还绘有许多风格、味道都很特别的卡通造型娃娃,当下眼睛都亮了,强烈感觉自己可能挖到宝了。

    “怀筠,这些都是你画的吗?”

    “嗯。”林怀筠点了下头。她有时看见有趣的人,便会悄悄把对方卡通化的画下来,说起来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有些造型虽有趣却也很吓人。

    得到确定答案,高大丰把素描簿还给她,嘴角已笑咧到耳后。“怀筠,不必担心你不知能做什么,事实上,你绝对会很受我公司那群美术组的尖叫疯子们的欢迎!”

    “啊?”

    ☆☆☆net☆☆☆net☆☆☆

    “打工?”五楼,林家客厅内响起林氏夫妇的诧异疑问。

    “嗯。”重重点头,林怀筠笑得很开心。高大哥问我想不想到他公司打工,我觉得好像很有趣,所以就答应他了。”

    为人母亲的孙淑怡有些犹疑,才想开口,却被丈夫给抢先了去——

    “我觉得挺不错的!怀筠,你若有兴趣就尽管去。”林正安倒是持著鼓励的态度。

    “真的吗?”笑脸亮了起来,林怀筠双颊红润,显得非常愉悦。“爸,虽然我已经先答应高大哥了,不过还是很开心你没反对,谢谢!”

    “瞧你,只不过是去打个工而已就开心成这样!”摇头失笑,林正安催促,“晚了,去睡吧!”

    “嗯。”点著头,欢欢喜喜道了声晚安,她心情很好的回房去了,显而易见今夜肯定会有一场好梦。

    见她身影消失后,孙淑怡这才难掩忧虑的质问:“正安,你怎么会答应?难道不怕……”嗓音一顿,再也说不下去。

    “淑怡,怀筠现在身体很健康,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担心和保护欲而局限了她的生活圈。”笑著拍了拍妻子的手,林正安倒是很看得开。“再说,我们当父母的总不可能护著她一辈子。”

    “但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再次打断她,林正安自有道理。“也许让怀筠多出去和人接触,建立新的生活重心,对她才是一种帮助,你说是吧?”

    知道丈夫说的没错,可身为母亲,孙淑怡还是不免担心,想了想,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只问最后的疑虑。“让女儿去大丰那儿打工好吗?虽然那年轻人曾帮过怀筠,也是同栋楼的邻居,不过认识不深,也不知底细到底如何,我怕怀筠性情单纯,容易被骗……”说来说去,就是担心女儿受骗吃亏。

    “放心!放心!”笑呵呵地连声安抚,林正安倒是胸有成竹。“我托人向认识大丰的人打探过了,据对方说法,大丰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个性直爽,人也朴实,感情生活单纯,就连女朋友也只在大学时交过那么一个,听说也早就分手了……”

    “咦?干什么探听人家的感情世界?”总算听出味儿来,孙淑怡连忙询问。

    “呵呵……你不觉得大丰对我们女儿很有兴趣吗?”他这个当父亲的,当然要先替女儿把关,把对方的底细探听清楚啊!若不是高大丰通过了他这关,他怎可能任由一个野男人接近女儿,是吧?

    “咦?你是说大丰喜欢怀筠?”孙淑怡吓了一跳。

    “嗯。”非常肯定。

    “你怎么知道?从哪儿看出来的?”

    “淑怡,我是男人!男人对女人感不感兴趣,我怎会看不出来?别忘了,我可也经历过脸红心跳、满心满眼都是你的爱恋时期呢!”笑得气定神闲,林正安信心满满,让人无法反驳。

    “讨厌!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个。”老妻难得害羞脸红。

    “哈哈……既然都老夫老妻了,你还害臊啊?”老夫清朗直笑,觉得枕边人的反应实在可爱,忍不住又逗了她几句,惹得老妻嗔骂连连。

    “都几岁了还不正经!回房睡觉了啦!”

    “也好!回房去干那不正经的事去……”

    “正安!”

    “好!不说,实际行动才重要。”

    “……”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