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变身小魔女> 第三章

变身小魔女

第三章

作者:湛亮      类型:都市言情

    妹:

    先前跟你提过的变态欧吉桑,其实是老哥误会了,对方原来不是变态欧吉桑,而是六楼那个帮你抓抢匪的新邻居啦!不过你放心,老哥早上有遇见他,已经先跟他道过歉了。大丈夫勇于认错,没啥大不了的。

    对了!你相信吗?那个新邻居才三十二岁,可那张脸却有够沧桑的,难怪绰号叫老爹,真的是太符合他的形象了。

    虽然笑人是不道德的,但是我笑了!

    老哥

    晚上八点,门铃声准时响起,沙发上期待已久的男人马上像被火箭炮炸到似的跳了起来,眨眼间已冲到门边去开门。

    “高大哥,你好。不好意思,我来打扰了!”门一开,林怀筠就绽开甜美笑容,礼貌问好。

    “不会!不会!”咧开自认最和善的笑容,大冷天的,高大丰竟然紧张到手心微微冒汗,忙不迭侧身请人。“快请进!不管你何时想来找我,我都非常欢迎。”

    “谢谢!”又是灿烂一笑,随著他的脚步,林怀筠进了屋,一双水灵灵的眼眸好奇地四处瞧。

    “你先坐一下,我倒杯饮料给你。”暗暗拭去手心热汗,高大丰一古脑往厨房钻去。“你要不要吃巧克力还是饼干?蛋糕呢?蛋糕要不要?还是奶酪?我这儿还有从台南宅配送来的奶酪布丁,味道很浓郁,挺好吃的,吃一个好不好……”问话声不断从厨房方向传来,看来是打算将冰箱内好吃的全搬出来讨好佳人。

    怎么高大哥的冰箱内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吃的甜食?

    愣了愣,觉得有些好笑,林怀筠连忙道:“高大哥,你不用忙……”

    “不忙!不忙!”终于从厨房转了出来,高大丰在她对面落坐,将手中一堆甜食一一摆放在桌子上,热烈讨好,“来!想吃什么,自己拿,不要客气。”

    看他一脸的希冀,不吃好像很对不起人家的好意,林怀筠只好拿了一个刚刚他极力推荐的奶酪布了,才吃一口,水灿的眼眸登时亮了起来。

    “好好吃!”禁不住捧著腮颊赞叹,林怀筠就像一般的女孩子,喜爱甜食,却也对甜食有一定的挑剔。而这奶酪布丁,不仅味道浓郁香醇,口感细腻滑嫩,而且奶味极重,入口即化,和一般市售的布丁完全不一样呢!

    觉得实在太好吃了,她忍不住又吃了好几口。

    “好吃吧!”很开心她喜欢,高大丰讨好道:“喜欢的话,我冰箱里还有不同口味的,等会儿全拿回去吃,改日我订购时,帮你多订几盒。”

    林怀筠羞窘地红了睑。“高大哥,这太不好意思了,我不是特地来吃你的布丁的……”

    “不要不好意思,你喜欢吃,我才高兴呢!”瞧著她羞涩娇颜,高大丰有些看傻了眼,只觉心口又开始怦怦乱跳,脸皮也微微发红。

    嗷呜——她脸红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好想扑上去咬一口。挺住!挺住!千万不可狼性大发扑上去,把她给吓坏啊!

    发现他瞅人的眼睛湛亮炽热得有些异常,莫名的,林怀筠只觉胸口如小鹿乱撞般失了序,不由害起臊来。

    “高大哥,你、你为什么这样看我?我脸上沾了奶酪了吗……”结结巴巴细声询问,下意识地摸著发烫脸颊,她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办?他的眼神让她莫名的心慌意乱啊!

    “对!有奶酪。”不要脸的谎言脱口而出,高大丰这才发现自己有够卑劣,当下真恨不得吐口水淹死自己,但是更令人唾弃的是,他竟然……竟然不后悔自己的卑劣!

    呜……高大丰,你这个色胚,干得好!

    “啊!是吗?”没想到自己吃得像个小孩般把食物沾上了脸,她尴尬地更加涨红了睑,急忙拿面纸往脸上擦,嘴里还不停直问:“还有吗?还有吗……”

    “有!”不怕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他再次扯谎,为了一亲芳泽,完全将人格丢进马里亚纳海沟去,弃之不顾。“不要动,我帮你擦!”话落,可耻的大掌已经迅速地抽了张面纸,往那白里透红的柔嫩脸蛋轻轻拭去那根本不存在的奶酪,还色心大发地以指腹滑过凝脂肌肤,偷吃人家的嫩豆腐。

    嗷呜——果然如想像中那般又嫩又滑,如玫瑰花瓣细致,让人……让人简直想兽性大发的冲上去蹂躏一番。

    呜……高大丰,你果然是色胚,克制住啊!

    “谢、谢谢!”没料到他会动手帮自己擦拭,林怀筠有些吓一跳,但随即窘红著嫩颊道谢。

    呜……太单纯了!被吃了豆腐还道谢,真是……真是让人看不下去啊!

    想到她这么简单就被吃了豆腐,高大丰这才担心起来,语重心长问:“怀筠,你怎么就这样让我随意动手碰你?独自来找我,不担心我故意占你便宜、对你不利吗?”她到底有没有防人之心?有没有危机意识?

    “啊?”呆了呆,顿了一秒后,意识到他话中意思,林怀筠这才憨甜笑了起来,盈满信任的清亮眼眸一瞬也不瞬的瞅凝著他。“不担心!高大哥,你是个好人,不会害我的。”

    呃……他是不会害她啦!不过却偷占了她便宜,吃了小小一口嫩豆腐耶!

    被她充满信任的单纯眼眸一瞅,高大丰心虚地飘移开视线,羞愧到不敢招认自己的卑劣,随即想到她这样单纯,若遇上心怀不轨的坏男人,那可就不好了,当下又把目光转回她小脸上。

    “怀筠,你这样不行,很容易被拐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该小心提防……”殷殷切切叮咛。

    “噗!”忍俊不住的噗笑声打断了叮嘱声,林怀筠有趣笑道:“高大哥,你和我哥哥真像,我哥以前也常对我这么说。”

    闻言,高大丰一阵无语。靠!他和她那个嘴坏的双胞胎哥哥像?真倒了八辈子楣了。

    抿唇一笑,林怀筠继续道:“高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才敢自己一个人来找你,别人我就不敢了,所以你不用替我担心。”

    好人?怎么她老说他是好人?从哪儿看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其实我是个十大通缉要犯,打算等一下就把你先奸后杀,再载到深山里去弃尸,你认命吧!嘿嘿嘿……”装出淫邪恶脸,笑得好阴气森森。

    如果他是要吓人,那么林怀筠确实是被他突然转变的奸恶神情给吓著了,但当再次与他的眼眸对上时,她却安心地笑了出来。

    “咦?你还笑得出来?真不怕我先奸后杀?”表情挤得更加狰狞,打算好好给她一次教训,要她谨记在心,随时要有防人之心。

    “哈哈……高大哥,你不要再挤了,太辛苦了啦!”清甜笑声不绝,林怀筠直言戳破。“我知道你是故意吓唬我的,不要再装了。”

    “耶?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凶残表情敛去,高大丰纳闷的直搔头,想不通自己哪儿被抓包了。奇怪!连续剧上的淫贼不都是这种表情吗?他应该模仿得不错啊!

    “眼睛!”微微一笑,清澈的眼眸真诚瞅凝。“眼睛是骗不了人的!高大哥,你有一双正直又温柔的眼睛。”

    拥有那种眼神的人,不可能会是坏人的!

    “眼睛?你就凭这个断定我不会伤害你?”当场傻眼,高大丰突然觉得头很痛,不知该庆幸自己拥有她这么大的信任,还是该担心她纯真过头?

    “当然不只是这样!”羞怯笑了,她细声补充,“昨天,你抓到那两个青少年劫匪,虽然教训了他们一顿,可是却没把他们扭送警局,我想你一定是希望他们能改过自新,不想让他们因年少不懂事而留下案底。

    “会这样替人著想的人,一定是个心地柔软的好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做坏事伤害我的。”

    没想到自己被评价得这么高,高大丰生平第一次有种害躁的感觉,脸皮都涨红了,不过心中却挺乐的,飘飘然地几乎快飞天。

    “高大哥,你不好意思了吗?”好奇询问,觉得好有趣。呵呵!没想到高大哥听人家赞美他,竟然会害羞睑红耶!

    “我、我只是血气太足,往脸上窜而已!”打死不承认自己犯臊。

    是……这样吗?有些质疑,可是看他一脸尴尬,林怀筠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就怕他血气继续往上窜,会有脑溢血的危险。

    “对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窘红著脸飞快转移话题。

    闻言,这才想起自己来拜访的目的,林怀筠微红著脸瞅著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请求。“高大哥,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帮得上忙,绝对没问题!”他拍胸脯挂保证。

    “真的?”水眸一亮,她欣喜笑道:“那可以请你当我的模特儿吗?”

    “模特儿?”他愣住,奇怪瞪著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重复一次。“请我当模特儿?”

    “是啊!”满脸开心,林怀筠的语气难掩兴奋。“我喜欢画画,我想画你!”

    “画我?”不知为何,脑袋自动往裸体模特儿那个方向想去,高大丰瞪著她,表情有点严肃。“你要不要等我去健身房练一个月后再来?”

    “呃……为什么要等你去健身房?”陷入五里迷雾中,不解话题为何跑到健身房去了?

    “虽然我现在体格也很赞,但是去健身房练一个月后,保证会更健壮、更有看头!”装模作样比出健美姿势,高大丰非常认真。

    “噗!”再次被逗得噗笑出声,林怀筠整张脸都红了。“我、我不是要你当裸体模特儿啦!”连忙澄清,觉得有点尴尬,但是又忍不住好笑。

    怎么……怎么高大哥会想到裸体的去呢?就算他真想脱光让她画,她也没胆看啊!

    用膝盖想也知道她没那种胆,会这样说只是开她玩笑,高大丰故作失望。“真不要?不要后悔喔!”

    “不要!”强忍笑意地连忙摇头。

    “可惜了!”一脸惋惜,又惹来她一阵笑后,高大丰这才纳闷问道:“那你想画我哪里?”

    “你的脸!”水眸又亮了起来。

    “我的脸?”滑稽挑眉,怀疑自己听错了,直觉脱口叫了出来。“我的脸很老气耶!”见鬼了!他可是拥有一张公认的沧桑脸皮,她竟然会想画?

    “高大哥,你不老的!”紧盯著他,林怀筠有些羞涩却又真诚解释。“你的五官各自分开来看,其实好漂亮的,组合在一起却又有股特殊的味道,真的很特别呢!”

    “我、我的五官漂亮?”险些被口水给呛著,下意识地摸了摸脸皮,强烈怀疑她的审美观出了问题。

    不过,想到自己在她眼中竟然是好看的,高大丰只差没乐得跳起来大吼一声“YES”,不过嘴角还是咧到耳根去,满脸的傻笑。

    “高大哥?”犹疑轻唤,老半天没得到肯定的答案,林怀筠担心他不愿意。

    “没问题!”终于从傻笑中回神,高大丰满口答应,一副自以为是大卫雕像般地挺起胸,觉得她果然是慧眼识英雄。“千里马也得有伯乐赏识,我的俊俏也只有你才看得出来,尽管画!就让我的帅气流芳百世,与大卫一起名扬千古,受后人的赞叹膜拜吧!”

    “噗!”看著他故意摆出的夸张姿势,林怀筠捧著肚子笑倒在沙发上,被他逗得好开心……好开心……

    呵!高大哥真的是个好好玩的温柔好人呢!

    看她笑得开怀,高大丰更加卖力地又连续摆了好几个逗趣姿势,直到好一会儿后,两人约好作画的时间后,林怀筠才噙著笑意起身告辞。

    “等一下!”要她稍等,高大丰冲进厨房,随即提著一个塑胶袋塞给她。“里头是你刚刚吃的奶酪布丁,有不同口味的,拿回去吃。”

    “谢谢!”没想到他还记著这事,林怀筠颊生红晕,心口似有一股暖流缓缓滑过。

    “没什么!你喜欢吃就好了。”搔了搔头,高大丰帮她开门。

    踏出门外,正想道再见,林怀筠突然想起一件事,神色有些迟疑又问:“高大哥,你……见过我哥哥了,是吗?”

    “是啊!”微眯起眼,高大丰探问:“他向你提过我了?”可不要是说他坏话,不然下次见面就给那家伙好看。

    “嗯。”轻点了下头,她心中似乎有事想说地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咽了回去,转而代兄道歉。“我哥误会你是变态欧吉桑的事,请你不要见怪,他个性就是那样,其实人很好相处的。”

    “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会介意的!”他挥挥手,不忘展现开阔胸襟。

    “还有……”她咬了咬唇,有些忍笑。“他嘲笑你的绰号的事,真的很不应该,我替他跟你道歉。”

    瞪著她忍笑的表情,高大丰心中一阵悲凉。“他连这事也跟你说了?”

    “嗯。”点头,继续忍笑。

    可恶!她知道了!知道他那只有欧吉桑才会有的外号了!呜……他努力想在她面前塑造的形象,毁了!全都毁了!

    如丧考妣地继续瞪她,高大丰已经自暴自弃了。“你想笑就笑吧!不必忍了,会内伤的。”

    “噗”地一声终于笑了出来,毕竟是同出一胎,林怀筠骨子里和她双胞胎哥哥一样坏。

    ☆☆☆net☆☆☆net☆☆☆

    “叮咚!叮咚!叮咚……”

    就在林怀筠告辞离去的半个小时后,门铃声再次响了起来,而且是一声接著一声,未曾停歇,显示出按电铃之人的“没品”,也吵得在电脑前和程式码奋战的高大丰满肚子疑惑与不爽。

    靠!又是谁来了?怎么他才搬来没两天,访客就一堆?最好不要是十二少他们那群损友,不然绝对给他们死!

    “叮咚!叮咚!叮咚……”

    “靠!来了啦!别吵了!”吼著粗话大骂,踩著飙怒步伐前去开门,哪知门一开,他霎时一愣,但马上很快的反应过来。“林怀圣,是你!”

    “嗨!”举手招呼,身上套著宽松大外套的林怀圣,笑嘻嘻地斜眼睨人。“太粗鲁了你!我们这栋大楼,住的不是老师就是医生,大家都很有教养的,你再这样三句不离‘靠’,小心被住户们集体抗议,联手把你给轰出去。”

    “放心!我的水准绝对比你高,既然你没被轰走,那我也绝对没问题。”反唇相稽,只要不是林怀筠,高大丰说话就不客气了。“有何贵事,说!”

    “找你打电玩啊!”灵活贼眼直往里头瞄。

    “没空!”不给面子拒绝。“你可以滚回家去了。”

    “是吗?”林怀圣耸耸肩,一脸的不在乎。“那好吧!我回家去告诉怀筠,说你凶神恶煞似的把我轰走,一点也不懂得敦亲睦邻……”边说边转身就要走,摆明赶著回家跟妹妹说坏话。

    “你给我站住!”一想到他要在林怀筠面前破坏自己形象,高大丰心一急,大掌直接揪住他后领,把卑鄙小人给拖进门,直接把他往沙发上丢。

    “咳咳咳……”被猛然揪紧的衣领给勒得咳声连连,好不容易终于顺过气来,林怀圣嗔怒叫骂:“欧吉桑,你搞谋杀啊?”

    “不要叫我欧吉桑!”悲愤狂吼。

    看他一脸悲壮,同样一张沙发椅,前后只差半小时,这回却换双胞胎哥哥窝在上头捧腹狂笑。“哈哈……抱歉!抱歉……我该改口叫你老爹的……”

    厨房那把西瓜刀不知够不够利?瞪著笑得不知节制的人,高大丰开始考虑杀人灭尸的可行性。

    “老爹,干嘛脸色这么‘青笋笋’?我只是在家无聊,所以才来找你玩嘛!”察觉有人目露凶光,极有可能干下喋血惨案,林怀圣这才急忙收敛笑声,努力挤出最诚恳的表情。

    冷哼一声,高大丰白眼骂人。“你当我很闲啊?我忙著改程式,现在真的没空。”

    “那给我一台电脑和一个帐号好了,我自己上线去玩。”林怀圣也很阿沙力,绝不为难人。

    这家伙耍小白,故意装不懂人家的拒绝,是吗?

    无语瞪著厚脸皮之人,在对方回以嬉皮笑脸后,高大丰终于挫败认输。“滚进我的工作房吧!”话落,迳自迈步走人。

    呵呵一笑,林怀圣跳起来跟上,然而当踏进他所谓的工作房时,马上啧啧有声地赞叹起来。

    “哇——老爹,你做什么的?”瞧瞧,小小的空间就塞了三台主机、四个液晶萤幕,还有一面墙做成书柜,上头摆满程式书籍、电脑杂志和游戏光碟,其他拉拉杂杂的周边配备也一堆,显而易见,工作房的主人一定是从事电脑相关行业。

    “电玩游戏设计!”笑瞥一眼林怀圣惊讶的表情,高大丰没想要隐瞒。

    “真的?”惊喊询问,林怀圣眼睛都亮了。“你在哪一家公司?”

    “‘快跑老爹’。”等著看他反应。

    “快跑老爹”?

    瞠眼瞪人,林怀圣突然想到他的外号也叫老爹,当下嘴都张大了。“请问……你的‘老爹’外号,和游戏研发公司的那个‘快跑老爹’没什么关系吧?”

    “那个啊……”笑著直搔头,高大丰干笑不已。“其实‘快跑老爹’是用我的外号取的。”

    想当初,他找沈隽一起出钱创立游戏研发公司时,想了半天仍无法决定要取什么公司名,最后问沈隽的意见,沈隽却马上丢出“快跑老爹”这四个字。

    顾名思义就是——他这个法律界叛徒如今还搞起电玩公司,肯定又会勾起熊老大和十二少的唾弃和怨恨,一场可预见的追杀是免不了的,还是快跑吧!老爹!

    于是,这不伦不类的名称就真的被他拿去注册成为公司名了。

    用他的外号取的?

    嘴巴张得更大,林怀圣捧著脸变成世界名画中的“呐喊”。“难道你是‘快跑老爹’的老板?”

    “半个老板!”马上纠正。他和沈隽合伙,各占一半股份,只不过沈隽是个只出钱、不管事的股东,实际上由他高大丰经营公司。

    没想到他还真的是电玩公司的老板,林怀圣瞪著他,眼睛越瞪越大,目光火热如炬,甚至还控制不住地兴奋发抖……

    “给我‘天之冰钻’!”冲上去抓著人猛摇,林怀圣激动地向他伸手讨“快跑老爹”所推出的线上游戏——“堕天”中的梦幻宝物,据说市价可以卖到一万块。

    “靠!你想得美!”嗤笑的将他推开,高大丰白眼叫嚣。“自己到‘冰雾森林’找吧!”

    “‘冰雾森林’那么大,而且到处都是高级魔兽耶!闯进去的玩家,非死即伤,根本找不到……”抱怨。

    “不然怎么会叫梦幻宝物?”哈哈大笑,得意至极。

    “真不给?”再问一次。

    “不给!”坚决。

    “好!帐号给我,我自己去玩!”眼神含怨,心生复仇之计。

    没有多想,高大丰很快地登入一个自己平日上去溜达、测试游戏的帐号给他,随即便忙著修改程式去了。过了会儿,没听见任何声响,他很自然地又瞄了林怀圣一眼,这才觉得有些古怪。

    “你不脱外套?”虽然是冬天,但是现在人在屋内,又不是在冷飕飕的外头,他干嘛还穿著那件黑色大外套?

    “不脱!”像似被螫了一下,林怀圣猛地转头狠瞪著他,一双手紧拉著身上的宽松外套,一副誓死护卫的模样。

    靠!只是问他要不要脱外套而已,干嘛反应这么大?这家伙有恋物癖不成?

    觉得莫名其妙,只当他有怪癖,高大丰也懒得理会,继续忙自己的工作了。

    直到许久、许久过去,专心工作的人被一旁由小而大、越来越嚣狂的笑声给引去注意,当下觉得有些古怪,悄悄来到他身后一看——

    “靠!你竟然到处乱砍人,把我的帐号玩成人人追杀的罪犯,我现在就给你死……”

    雷霆怒吼骤然响起,一记爆栗毫不留情兜头敲下,虚拟世界中被众玩家追杀,现实世界中,另一场追杀也在吼声与笑声中展开。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