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野男人!> 第九章

野男人!

第九章

作者:湛亮      类型:都市言情

    「皓皓要姓雷也很容易,你嫁给我不就得了!」

    「为什么?」

    「因为皓皓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啊!」

    「很抱歉,本小姐不想嫁你!」

    「啪」地一声微响,电视画面转为漆黑,把遥控器丢回桌上,林炜炜忍不住呻吟哀号。

    这两天,电视新闻每节的整点播报不断播放两天前的画面,把她和小皓皓的长相传遍全台,曝光率比影视红星还高。

    一走出去,到处被人指指点点,就连到便利商店买个东西,都会被收银员以羡慕的眼光对她说「嫁给他吧」,害她到最后根本不敢出门,只能整天抱着儿子躲在家里,连公司也请假没去上班了,只因现在楼下已经守了一堆虎视耽眈的记者。

    呜……到底她是造了什么孽啊?

    「妈咪、蚂咪……」忽地,小皓皓抓着一张报纸直凑到她眼前,肥肥短短的手指指着上头的照片,粲笑询问:「妈咪、爸比、皓皓?」

    扫了眼先前张绮蓝闪过层层记者群偷渡进来的报纸,看着上头刊载着二大一小清清楚楚的照片,林炜炜呻吟得更大声了。

    呜……这两天不只电子媒体不断播放,报章杂志关于他俩的八卦消息也没少过,标题下得一个比一个猛。

    瞧,某报头版就大大写着——

    蓝田虽已早种玉,奈何求婚却被拒!

    搞什么啊?这记者在写七言绝句不成?

    还有,另外一个较八卦娱乐属性的报纸头版标题——

    商界金童被拒婚,身价大跌?

    还故意加上问号,真是够了!

    「是妈咪、爸比和皓皓吗?」没得到母亲回应,小家伙认真地又问了一次。

    「对,是妈咪、爸比和皓皓!」哀怨点头,林炜炜悲愤地抱着儿子哭诉。「爸比坏,害妈咪和皓皓得一直躲在家里,对不对?」

    「对!」根本不懂意思,小皓皓开心点头,笑得如花儿般灿烂。

    「呜……皓皓,你果然是妈咪最贴心的儿子,妈咪最爱你了!」马上奉献热情如火的一吻。

    「爱爱!」重重点头,小家伙热情洋溢地回啵亲爱的妈咪一个湿漉漉的响吻。

    被儿子可爱的言语举止给逗得乐不可支,林炜炜郁闷的心情霎时全消,心花怒放地抱起儿子,「走!我们一起去洗澎澎!」闲闲没事,抓儿子一起洗泡泡浴也是不错的享受。

    「洗澎澎!」一听要洗澎澎,小皓皓知道玩水时间来了,登时乐得手舞足蹈,在母亲怀中不停蹬着小肥腿欢呼。「走走走,玩水水!玩水水……」

    当下,母子俩兴高采烈地冲进浴室脱个精光,在注满热水的浴缸内倒进泡泡浴精,没一会儿,水面便满布细致的白色泡沫。

    一大一小兴奋极了,迫不及待地冲进水中,开开心心边玩边洗澎澎,一时间,泼水声、欢笑声源源不绝地自热气氤氲的浴室内流泄而出,直到一道慵懒迷人的带笑嗓音忽地响起——

    「和儿子共洗亲子浴,嗯?」斜倚门栏笑看浴缸内的娇艳美人,雷煜的眸光炽热,隐隐流转着一抹火热的魅惑神采。

    呵……一进门就听他们母子俩的欢乐笑声,一路循声来到浴室,没想到却大饱眼福瞧见美人香浴图,真是令人心荡神驰啊!

    「哇——」没料到他会突然冒出来,林炜炜惊慌地将整个身子浸入满是泡泡的水面下,只露出一张羞红得快燃起火的艳红脸蛋,嗔怒尖叫,「你……你……你怎么可以偷看人家洗澡?」

    「偷看?」挑眉扪心自问,雷煜笑得极为开怀。「不不不,妈咪,你冤枉我了,我这可是光明正大的看。」现在,他学儿子叫她妈咪叫上瘾了。

    「不要脸!」她气结骂道,要他滚蛋。「你给我滚出去,」

    「出去?」装模作样沉思了好一会儿,他故意问儿子。「皓皓,爸比也和你一起洗澎澎,好不好?」

    「不可以!」尖叫。

    「好!」童音响亮。

    就在两道意见完全相左的嗓音响起时,雷煜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手上迅速脱衣,嘴里则嘿嘿贼笑不已。「抱歉,儿子邀请我一起共浴,当爸比的我实在不忍心拒绝啊!」

    话声方落,全身上下已经剥得精光,如迅猛龙般飞速跳进浴缸里,让某个气急败坏又羞窘的女人连抗议驳回的机会都没有。

    「你、你、你、你……」直觉地抓起儿子挡在身前,林炜炜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

    「我怎样?」大脚丫在水面下偷偷*着她大腿。

    「你无耻!」羞愤怒骂,脚丫子不客气地往他小腿踹去。

    似乎早预料她会使此贱招,偷抠人的大脚丫在得逞后马上缩回,雷煜侥幸逃过一劫,当下不禁又得意大笑,惹得林炜炜更加气愤难当,在水面下连续施展起「佛山无影脚」来泄愤。

    浴缸实在不大,尤其她又伸长腿连续攻击,让雷煜没处可躲,果然被踹中好几下,唯恐她再继续野蛮下去,自己未来的「性福」极可能不保,大掌连忙抓住水面下「造孽」的脚丫子,还色心大发的一路往上摸去。

    「你、你、你……你在干什么?」紧张结巴,察觉到他挑逗意味十足的动作,想抽回脚却被抓得死紧,林炜炜慌了,心跳瞬间如擂鼓,娇艳的脸庞满布红云。「住……住手!快、快给我放手!」

    「住手?为什么?」雷煜绽开一抹既邪恶又迷人的微笑,深黝黑眸燃起火热欲望,大掌一路往上抚摸,来到她敏感的大腿内侧轻轻画圈,感受着那丝滑温润如玫瑰花瓣的触感,他沙哑地笑了。「妈咪,我觉得这样很好,非常、非常的好……」

    唔……他竟然……

    娇躯敏感轻颤,林炜炜险些呻吟出来,只觉浑身热烫得几乎快燃烧起来,得勉强把持才能保住最后一丝理智。「雷……雷煜,你不要……不要乱来,皓皓还在……」呜……可恶!若皓皓不在,她敢肯定,自己一定会被这个技巧高超的色胚给拆吃入腹的。

    儿子在啊……

    沾染着情欲的迷蒙黑眸往下瞟了一眼不知两个大人在水面下搞起的「龌龊事」,依然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的小家伙,雷煜顿时沮丧泄气了。

    唉……他再怎么不良,也不可能在儿子面前乱来。

    暗暗叹了口气,大掌自动缩回,第一次觉得小皓皓的存在让他非常「遗憾」。

    成功「退敌」,林炜炜松了口大气,心知再待下去,若他发动另一波「攻击」,自己一定抵挡不了,当下慌忙地将儿子塞进他怀中,顾不得是否会「春光乍现」,让他眼睛大吃冰淇淋,迅速自温热的泡泡浴中跳了起来,抓起浴袍套上,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就逃难似的往外奔逃而去。

    傻眼瞪着她在三秒钟内完成跨出浴缸、套上浴衣、飞奔逃离的「三部曲」,雷煜看了看空荡荡的浴室门口,随即视线又转回怀中的无邪小脸上,终于忍不住眨眼对儿子笑了——

    「皓皓,妈咪的身材很赞吧!」完全是男人对男人的口吻。

    「嗯!」也不知真懂假懂,小皓皓一律开心地重重点头附和。

    「啧!让你这小家伙占到便宜了。」摇摇头,雷煜边帮儿子洗澡边开始碎碎念。「记住,爸比只能让你享受这福利到五岁为止,知道没……」

    ☆☆☆net☆☆☆net☆☆☆

    呜……她竟然这么简单就被他逗得心慌意乱,实在太可耻了,

    坐在沙发上捧着涨红的脸蛋,林炜炜又羞又赧、又气又恼,觉得自己三两下就被他吃得死死,真是太没用了!

    若不是有皓皓在,她想,她一定会把持不住,在浴室里就和他天雷勾动地火起来。

    「呜……林炜炜,你太久没男人了吗?为什么这么他一勾引,你就有感觉了?没用!没用!没用,真是太没用了!至少要坚持一下,让他好看啊……」

    捂脸哀号,不断唾弃自己的「好色」,她听着浴室那头传来的嬉戏笑声,实在越想越生气……可恶!人家她和儿子的泡泡浴,姓雷的来插什么花啊?害她最后只能「弃子潜逃」,却让他独占了和儿子一起洗澎澎的快乐时光。

    不行!再这样下去,她的地盘会被他给鲸吞蚕食,慢慢侵略光的。

    深深警觉到危机,林炜炜决定今天一定要把他轰出去,于是耐心地等啊等,许久后,终于等到父子俩一身清爽地踏出浴室外,当下二话不说,马上冲上前去抢过儿子,随即玉手往大门方向一指——

    「雷煜,你给我滚回你自己的地方,不准再死赖在我这儿了。」

    雷煜只是好笑地瞟了她气呼呼的小脸一眼,根本不把她的逐客令当一回事,大剌剌地往沙发上一坐,跷着二郎腿拿毛巾擦拭一头湿发。

    「我叫你滚回去,你到底听见没啊?」见他没反应,林炜炜忍不住吼了。

    「不可能!」摇摇头,雷煜自有理由。「外头一堆记者,我滚不出去。」

    「我不管!你既然能够突破记者群进来,自然也有办法混出去!」他不提还好,一提起外面那些媒体记者,林炜炜更加火大。「若不是你带皓皓在媒体前『献宝』,我们母子俩如今会面临这种窘境吗?都是你的错,你还好意思说!」

    面对她的指控,雷煜也有自己的说词。「我这叫一劳永逸。」

    「放屁」两个字差点没冲出口,她气得脸红脖子粗。「什么叫一劳永逸?你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让一堆媒体紧盯着我们不放,这叫一劳永逸?」若这就是他对「一劳永逸」的定义,那她不敢想像他所谓的「麻烦」能恐怖到什么程度了。

    「这当然是一劳永逸!」非常坚持自己的做法没错,雷煜振振有词道:「就算我没让媒体知道皓皓的存在,你以为以现在狗仔的无孔不入,能把皓皓藏多久?与其让那些狗仔整天紧盯不放,倒不如一次满足他们,让他们报导个够,以后自然就没兴趣来挖我们的事了。」

    「那请问他们现在没兴趣了吗?」嘲讽反问,林炜炜觉得他的说法根本狗屁不通。

    「只要我们再做一件事,我保证那些烦人的媒体过不了多久就会失去兴趣,懒得理我们了。」他咧嘴一笑,信心满满。

    「什么事?」林炜炜眯起眼,觉得他笑得很刺目。

    「我们手牵手一起召开记者会宣布结婚喜讯,相信等我们步入礼堂后,那些媒体就会对我们没兴趣了。」拍胸保证,雷煜很清楚喜欢腥膻色的媒体,是对已有婚姻关系的夫妻没兴趣的,除非有人搞外遇。

    「谁要和你开记者会宣布结婚啊?」恼怒发火,林炜炜气得抱起儿子就往卧房冲,「砰」地一声甩上门,再也不想理他。

    为了甩开记者,让媒体失去兴趣而结婚,这算什么结婚理由啊?可恶!

    再次被拒婚,雷煜瞪着紧闭的房门气结不已,然而更令他不满的是,她已经连续好几晚抢走儿子的「陪睡权」了,今晚竟然又被她捷足先登,太气人了。

    不行,今晚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和儿子睡,不然……不然一家三口挤一张床也可以啦!

    ☆☆☆net☆☆☆net☆☆☆

    深夜,夜阑人静,悄然无声中,一条只着内裤的贼影自客房溜出,蹑手蹑脚地来到母子俩的房门前,试探地转动了下门把……哈!没锁!

    贼影窃喜,无声无息推开门板,偷偷潜入房间内,瞧见床头晕黄小灯照映下的两张酣甜睡脸。

    他心中一暖,荡开一抹舒缓微笑,上前至床边帮睡相不佳乱踢被的小家伙重新盖好被球后,这才小心翼翼摸上大床,心满意足地在酣睡女子身旁躺下,健臂轻轻将人拥入怀里……

    「唔……」睡梦中,女人似乎感受到温暖来源,嘤咛地翻了个身,修长美腿跨上他猛地僵直的伟岸身躯,睡颜在他身上一阵磨蹭后又安静了,根本不知自己对贼影无意识的挑逗行为。

    这女人……是故意的吗?

    眸光低垂,看着薄纱睡衣撩人地往上高提,露出的诱人美腿刚好跨在自己的「私人重武器」部位上,雷煜浑身肌肉紧绷,视线悄悄往她脸上溜去,却被因睡衣前襟滑下而露出的粉嫩酥胸给勾去所有注意力。

    唔……该死!这女人睡衣下不着寸缕,连睡梦中都能勾引他,他快要喷鼻血了!

    热血瞬间澎湃,下腹紧绷胀痛,男性欲望完全苏醒,他再也顾不得是否会惊醒睡美人,炙热的大掌探入薄纱睡衣内,在柔嫩的娇躯上游移爱抚,悸动的欲望直往她身上轻轻蹭着。

    该死!这感觉太美好了……

    忍不住呻吟轻叹,雷煜气息粗喘,额上热汗不断,纵然疼痛而不得纾解的欲望已憋得快爆裂,他还是不愿好好「修身养性」停手,痛苦而又快乐地继续偷吃豆腐大业。

    「唔……」嘤咛一声,睡得迷迷糊糊的林炜炜终于被「吵」醒了,意识朦胧中,只觉得似乎有人在碰她……

    慢着!碰她?有人在碰她?

    倏然惊醒,以为有歹徒闯入,她吓得猛一睁眼想喊叫,却在男人盈满情欲的熟悉脸庞映入眼底时愕然止声。

    「姓雷的,你这个色胚在干什么?」美眸燃烧着怒火,林炜炜低声质问,若不是怕吵醒儿子,她早跳起来吼人了。

    这个王八蛋,竟然半夜潜进她的房里,真是太过分了!

    「你认为我在干什么?」热汗滴落,气息粗喘,他沙哑地笑了,大掌炽热覆上丰盈酥胸,挑逗至极地轻扯了下柔嫩的粉色蓓蕾。

    呵……很好!总算她也醒了,没道理只让他一人发情难受,是不?

    「你……唔……」想骂人,却被他情欲十足的动作给惹得倒抽口气,林炜炜禁不住娇吟轻喘,艳颊倏地火红热烫一片,浑身敏感地轻颤不已。

    可恶!这男人太清楚她身体的一切了,懂得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挑起她的激情。

    很好!这女人动情了!

    看着她因被挑起情欲而潮红的脸蛋,雷煜咧开得意又迷人的微笑,赶在她想再次开口骂人前低头封住红唇,火热而纠缠地探索着檀口内的甜美,决心把她吻得意乱情迷,任他摆布。

    登时,就见两人唇舌激情纠缠,火热缠绵至极,直到良久、良久后,他才眸光炽热晶亮地离开被自己吻得肿胀艳红的甜美唇瓣,看着情欲迷蒙的美眸,他气息不稳地沙哑笑了,挺着已然立正敬礼的「私人重武器」直往她身上磨蹭,阳刚俊脸盈满热情的无声邀约。

    娇喘着气,眸光迷蒙地凝着他晶亮的黑眸,林炜炜知道他在邀请她,但是……

    「不要!」红唇微启,与激情神色完全相反的狠心答案抛了出来。

    「为什么?」简直不敢相信,雷煜悲愤低吼。他的私人重武器都已经上膛了,她竟然说不要?妈的!她不怕明天报纸上多了一则因欲火焚身致死的命案吗?

    「你又不爱我!」哼声翻身,她干嘛和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上床。

    「我不爱你?」雷煜气结,恼火地将她翻身转过来面对自己,真想把她掐死算了。「我若不爱你,当初干嘛追你,和你同居住在一起?」可恶!当他不挑食,只要是女人都可以搞在一起的下流男人吗?这女人简直就是生来气他的!

    「当初你不是说我是你花钱包养的情妇吗?」犀利反问,忆起当年往事,林炜炜新仇旧恨全涌了上来,忿忿难消地算老帐。

    终于深刻体会到「各人造业各人担」这句话的真髓,雷煜真是懊悔不已。「那是我一时的气话,不是真心那样想,我道歉,对不起!」

    知这句话伤她很深,让她至今还愤恨难消,他终于拉下脸来,第一次为了「情妇」这句话当面向她认错。

    「我接受!」点点头,林炜炜得到该有的道歉后,终于一吐心中怨气,当下大方接受,不再为难他。

    「还有……」瞪着眼前女人,雷煜难得脸红。「谁说我不爱你?你这女人给我搞清楚,我很爱你好不好!」爱得她离去这些年,他依然念念不忘,无心去交别的女人。

    终于听到他的示爱,林炜炜心跳瞬间加速,胸口如小鹿乱撞,娇艳脸庞情不自禁地绽开一朵又羞又赧、又欢又喜的美丽粲笑。

    其实,她心底清楚他是爱她的,只是非要他亲口承认不可。

    瞅凝着她美丽笑靥,雷煜心神荡漾,忍不住又低头封住红唇热吻,好一会儿后,他才餍足退开,有些哀怨又有些微恼地问:「当初为何不告而别?」

    「谁教你侮辱我,我的骄傲不允许我留下来继续当你的『情妇』。」在「情妇」两个字上特别加重音,林炜炜就算被吻得目眩神迷也没那么简单让他占优势。

    一阵无语,他真是悔不当初。唉……就是一时的气话,竟让他们两个好强倔气的人白白浪费了这些年的时间。

    「那我离开后,你为何不来追我?」这下换她薄恼质问了。

    「谁说我没找你?」说起这个,雷煜就气。「你这女人真够狠心,走得干净俐落,什么线索都没留下。「你初离开的那段日子,我疯了似的到处寻你,只要你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我全去找过,都快把台湾给翻了过来,最后还雇了徵信社打探你的消息。直到一年前,徵信社那儿终于传来你人在美国工作的讯息,怕你不肯见我,我只能连夜派夏特助前去,用挖角的藉口把你拐回台湾,你还敢说我没找你?」

    听他确实找过自己、在意着自己,林炜炜一颗心被欢喜的情绪给涨得满满,明艳脸庞笑得非常开心。

    「那我问你,我不在的这些年,你有没有别的女人?」虽然被哄得很开心,还是要继续逼问。

    再次陷入无语,雷煜瞪着她,考虑着要不要老实招认。

    说实话,肯定长她志气,灭自己威风,这女人绝对会得意得连屁股都翘起来;若故意扯谎,他相信自己今晚别说要犒赏小弟弟这几年的「忍辱负重」了,保证一脚被踹下床,她又会和他火上一年半载。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弃面子保「性福」,雷煜叹气地诚实招认。「没有!这几年,我绝对没有其他女人。」

    果然,听到他的回答,林炜炜霎时笑得灿烂如花,可还是故意道:「那个方总呢?你不是挺欣赏人家的?」哼哼,人家是女强人,她这个被包养的「情妇」比不上啦!

    哇咧——都什么时候了还跟他扯方总!

    如今只要一听她提方总,雷煜就胆战心惊,忙不迭道:「你回台湾都一年了,应该很清楚人家方总早在前两年已经结婚生子,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了,干嘛还跟我扯这事?」真是的!吃醋也不是这种吃法。

    「你敢说你对那位方总没有好感?」凌厉逼问,想起前尘旧事,林炜炜还是免不了醋味四溢。

    「林炜炜,你给我听仔细了,我对方总除了工作之外,从没其他想法,明白没?」斩钉截铁,他不想再莫名其妙被醋坛子给砸得满头包。

    闻言,她笑得娇艳至极,但总算满意了。

    「那你呢?这几年,你有没有其他男人?」转瞬间,换雷煜凶恶逼问,醋劲也不小。

    依她的娇艳美丽,这些年他不在她身边,肯定招来不少狂蜂浪蝶纠缠示好,光想就不爽!

    「我身边带着个小拖油瓶,能有什么男人啊?」她好气又好笑地反问。

    「那可不一定!」他轻哼一声,忍不住嘀咕。「总会有苍蝇蚊子想来沾的。」

    「喂!」娇嗔一眼,她不满抗议。「你当我是粪便还是臭水沟?」什么苍蝇蚊子的,就不能有更好的形容词吗?!

    雷煜微微一笑,挑逗地又往她身上蹭了下,嗓音慵懒迷人,「看来我们两个都禁欲很久了,是吧?」

    被蹭得倒抽口气,感受到他坚挺火热的欲望抵着自己,林炜炜涨红着脸喃喃轻语,「是禁欲很久了……」

    「那么……」扬眉,他微笑求婚。「嫁给我?」

    「为什么?」再次问理由。

    「因为我爱你!」柔声诉爱。

    「好!」漾开姜丽娇笑,她终于等到她要的理由了。

    「既然我们都决定要结婚了,不介意提早过新婚夜吧?」拜托!他忍得快爆炸了。

    「是不介意,不过……」想笑又不好意思笑。

    「不过?」心惊胆跳。

    「皓皓好像被我们吵醒了……」她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会吧……」惨澹着脸转头往儿子瞧去,雷煜差点喷泪。

    「爸比,玩玩吗?」被父母的交谈声吵醒,小皓皓从床上坐起身,带着几分睡意的酣甜笑容往爸比爬去。

    「一刀杀了我吧!」万分无力地趴卧在床上,雷煜沮丧地将自己埋在枕头里,只想大哭一场。

    呜——上天待他不公啊!

    ☆☆☆net☆☆☆net☆☆☆

    翌日,雷氏企业的接待室召开一场记者会,主角同样是那「一家三口」,只是这回没了火爆怒骂,却多了甜蜜相偎。

    「我们要结婚了,一个月后,欢迎大家来喝喜酒!」欢天喜地公布喜讯,雷煜一手抱儿子,一手拥娇妻,心情好得不得了。

    登时,记者群内响起兴奋鼓掌声,镁光灯又此起彼落问个不停,甚至还有人大喊着「永浴爱河、百年好合」之类的恭贺言词。

    一时间,接待室内喜气洋洋,而在一旁看着整场记者会的其中两位人士,在听见记者们的恭贺词后,不约而同喃喃脱口——

    「不可能!」

    「不可能!」

    两道嗓音异口同声响起,张绮蓝转头瞪着身旁的斯文男人,忍不住笑了。

    「夏特助,为何觉得不可能?」她故意询问。

    看了看她,夏之凡有趣一笑。「永浴爱河,可能!至于所谓的『好合』嘛……你觉得他们有可能一直不吵架吗?」

    非常赞同地点头附和,张绮蓝豪爽地拍了拍眼前这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心思的男人,笑咪咪邀请——

    「夏特助,等会儿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火烧冰?」

    终曲

    「姓雷的,你说这个案子有什么不对?你说啊!说啊!」

    「这里、这里和那里,全部都不对!」

    「你这是吹毛求疵,故意找碴!」

    「若是没碴,还怕人家找不成?没能力就直说,回家当煮饭婆去!」

    雷氏企业大楼的总裁办公室内,再次响起隆隆炮火声,外头的秘书群已经习以为常,还有闲情逸致开赌局——

    「赌谁会先冲出来?」有人马上设定赌注内容。

    「我赌林经理,一千!」

    「雷大总裁,一千!」

    「林经理,二千!」

    「雷大总裁,一千五!」

    就在众人热烈的下注中,总裁室的门板突然开启,马上引去众多赌客的视线。

    「爸比和妈咪又在吵架了,我要去找姨姨玩!」六岁的皓皓在众人失望的目光下嘟着小嘴走了出来,决定去张绮蓝那儿溜溜,说不定还有零食吃。

    看着小家伙蹦蹦跳跳走了,赌客们衷声叹气——

    「破局,不赌了!」抽回千元大钞。

    「下回再来!」赌性坚强。

    「呵呵……不会隔太久的。」对那对把吵架当调剂的夫妻很有信心。

    「不如干脆赌他们何时会离婚好了!」老是赌谁会先冲出来也没啥乐趣。

    「竟然诅咒人家离婚,缺德!」唾弃。

    「就是嘛!缺德。」点头附和。

    「缺德!」再加一票。

    「那到底要不要赌?」

    「赌了!」

    「赌了!」

    「赌了!」

    参赌声不绝于耳,雷氏企业的职员都很缺德——

    全书完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