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妻子变女佣> 第九章

妻子变女佣

第九章

作者:艾佟      类型:都市言情

    何谓一夕变色,乔亦敏终于体会到了。早上醒来遇到黎子跃,她满怀期待像往常一样―他拉着她闪到角落来个深情的晨间吻,再甜甜蜜蜜道一声早安,可是今天他的反应出奇的冷漠。

    “妳的演技好精湛,了不起,我甘拜下风!”

    她真的一头雾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接着他的话更教人不解。

    “妳的底已经被我掀开来了,妳再演下去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我到底在演什么?”她赶在他转身走人之前迸出这句话。

    “乔亦敏,乔氏医院的千金。”

    “……没错,我是乔氏医院的千金,可是那又如何?”虽然不解她的身份为何曝光,可是眼前她更急于知道他鄙夷的眼神从何而来。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妳还有办法装模作样,真不是普通的厚脸皮!”

    “我知道自己很厚脸皮,可是你总要让我知道,我到底做错什么事情?”

    “够了,我不想再看妳演戏了!”

    她到底在演什么戏?

    这个问题她真的很好奇,可是他不说清楚,她找谁问呢?

    黎子跃变得其名其妙八成跟老爷子有关,可是找上老爷子,她和黎子跃的关系可能会因此曝光,这可怎么办呢?

    还好老天爷待她不薄,没有让她伤太久的脑子,一个小时之后,她家爷爷出现在黎家,她机灵的脑袋瓜虽然无法立即联想到发什么事情,但是不难猜想爷爷的出现跟黎子跃的反常有关。

    “老爷子好像认识我爷爷,我可以请教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她不自觉绷紧神经,感觉好像要上战场。

    “丫头,先坐下来。”

    没错,她需要坐下来,冷静的面对接下来要听到的事情。

    “妳指腹为婚的对象就是黎子跃。”乔老爷子答复。

    怔了半晌,乔亦敏把目光转向爷爷,他点点头,她再把目光转回黎老爷子,他也点点头再一次确认此事。很好,关键点出来了,整件事情的轮廓也出来了,她是黎子跃的“未婚妻”―从来不被他认可的未婚妻,而他显然对她的这个身份非常反感,不过……

    “黎子跃不接受这门婚事,我可以理解,可是他说我在演戏,这什么意思?”

    “他以为妳参与我们的计划。”

    “计划?”这两个字听起来就是让人毛骨悚然,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计划让妳在这里当佣人,好让妳和黎子跃有认识相处的机会,最近看你们两个的感情越来越好,我想可以跟妳爷爷报告好消息了,没想到不小心被那个小子给听见了,他误以为妳也参与我们的计划,虽然我向他解释了,他还是不相信妳跟他一样被蒙在鼓里。”黎老爷子干脆把整件事情交代得仔仔细细。

    她终于沉不住气的站起来,走过来又走过去,看得出来她很浮躁。“老爷子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妳问。”

    “老爷子一直暗中监视我和黎子跃的一举一动吗?”

    “我都活到这把年纪了,看到你们之间的眼神交流就可以掌握你们的进展,我不需要搞监视那套把戏。”他没有,可不表示其它的人没有,良管家自从发现他们之间不太对劲,就暗中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不时将发现的事情向他报告,不可否认,他刻意利用良管家的不知情,以良管家当眼线。

    “我们不会在大家面前眉目传情。”她要抗议。

    “丫头,恋爱中的男女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你们两个有没有眉目传情,我们旁观者看得比你们当事者还清楚。”黎老爷子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他还发现他们两个的脚老在餐桌底下“勾勾缠”,如果不是他这个老头子见过的世面太多了,他一定会按捺不住的弯下身子,研究桌子底下的游戏有什么乐趣。

    是啊,有些时候确实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从黎子跃跟她在一起之后,孩子气的举动处处可见,他们总以为那些小动作没有人发现,说不定别墅所有的人都看见了。

    “这是谁想出来的馊主意?”当她接收到爷爷投来的瞪视,她已经知道答案,果然只有乔家的人才会动这种歪脑筋,这会儿她被黎子跃误会,那还真是活该!

    “丫头,我和妳爷爷背负着对另外一半的承诺,我们也是被迫采取这种方式处理你们的问题。”

    经过一分钟的沉默,乔亦敏像是做出什么决定的道:“爷爷,您要求我以一年的劳力交换终身大事的自由权,这还算数吗?”

    乔老爷子忍不住又瞪她一眼。“爷爷不会开空头支票!”

    “那好,我会继续执行任务,解除这门婚约。”

    “什么?妳要继续待在这里当佣人?”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已经很习惯这里的工作了,为什么要放弃属于我的权利?我这个人不喜欢半途而废,有开始,当然就要有结束,这不就是爷爷从小教导我的『有始有终』吗?”

    “难道妳要放弃黎子跃?”乔老爷子担忧的看了好友一眼,黎老爷子已经紧张得眉头都打结了,他可是超级喜欢这个孙媳妇。

    “这是两回事。”开玩笑,轻言放弃可不是她的作风。

    “丫头,妳真的不会放弃我家孙子?”原本忧愁的脸庞瞬间亮起来。

    “不会。”她可是向他承诺过,不管将来遭遇什么困难,她都不会放开他。

    “妳也知道那个小子很难沟通,妳打算怎么办?”

    “现在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也不清楚该如何,让我再想想吧。”虽然很想立刻找黎子跃说明白,可是单就此事来说,连她都觉得自己好像参与计谋的一份子,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相信她的清白,这真的很头疼!

    “原本想等你们感情好到分不开,最好妳肚子有了小宝宝,再找你们两个说清楚,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是我的疏忽,我很抱歉。”

    脸儿瞬间翻红,她又羞又恼瞪着双眼。骗人,还说没有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根本是躲在房门外偷听!

    黎老爷子视若无睹,自顾自的说:“今天妳大概也没心情工作了,我给妳一天的休假,妳先出去散散心。”

    奇怪,为什么她的休假会多出两个“拖油瓶”呢?“

    为什么妳们两个今天同时打电话约我出来吃饭?”乔亦敏的眼睛在霍希妍和单贝贝之间来回移动。刚到黎家的时候,她们偶尔会打电话给她,可是每次讲不到三分钟,她就急着挂电话,霍希妍的婚礼结束后,她们连电话都不打了,只用简讯问候她,这会儿两个人竟然同时蹦出来,这不是很稀奇吗?

    “我们好久没见了。”霍希妍好像很不舒服的换了一个坐姿,可是手上的叉子一刻也没有停下来,一下子番石榴,一下子西红柿,一下子奇异果,最近她特别喜欢饭店的吃到饱,一次把多种水果一网打尽。为了肚子里面的小宝宝,孕妇就是要这么拚命!

    “没错,总要看一下妳是不是还完好如初。”单贝贝柔弱无力的掩着嘴打了一个哈欠,瞧她的样子好像严重睡眠不足。

    这两个女人以为她头脑简单吗?“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妳们两个的动机没有那么单纯?”

    “……我接到乔爷爷的电话。”霍希妍还是一吐为快。要求一个孕妇把事情憋在心里,那会影响心情,对胎儿不好。

    “乔爷爷认为妳现在很需要人家陪在身边。”单贝贝很乐于不再装模作样。

    “爷爷以为我会想不开吗?”她还以为自己表现得很好,好像事情很快就会尘埃落定,没想到爷爷已经察觉到她内心隐隐浮动的不安。

    “乔爷爷只是要我们陪妳聊聊,没要我们寸步不离的盯着妳。”

    “乔爷爷还要我们尽情吃喝玩乐,今天全部由他买单。”

    乔亦敏听了应该很感动,可是她却忍俊不住的笑出来。爷爷总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挥霍,就要耕耘,换言之,爷爷是那种很爱计较的人,这会儿竟然为了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他一定心痛死了……想到爷爷收到今天的账单,那张脸扭曲变形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妳在笑什么?”她们两个不解的瞪着她。

    “没什么。”摇了摇头,她抛下脑海里面的杂念,正经八百的道:“好了啦,妳们还是直截了当好了,我爷爷到底跟妳们说了什么?”

    两人互看了一眼,单贝贝率先说出自己的想法。“那种是非不分、没办法沟通讲道理的男人,不要也罢!”

    霍希妍懊恼的捣住她嘴巴。“敏儿,妳别听她胡言乱语,最重要的是妳的心,如果爱他,不管多苦都要坚持到底,总有一天他会看见妳的心。”

    单贝贝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手。如果不是看在她是孕妇的份上,真想狠狠敲她脑袋瓜,哪有人家胳臂往外弯?“如果那个家伙爱敏儿,他自然会回到敏儿身边,妳要搞清楚,敏儿又没有错,干么教敏儿委屈自己向他低声下气?”

    “严格说起来,黎子跃也没有错,那是很合理的怀疑。”

    “不管他的怀疑是否合理,他不分清红皂白误会敏儿,这就是他的错。”

    “如果发生在妳身上,当下妳也会觉得自己被大家连手设计了。”

    单贝贝恼问:“我像是这么没脑子的人吗?”

    “面对爱情的时候,脑子不管用啦。”

    “霍希妍,妳到底是谁的好朋友?.diva87.cn制作”

    “任何人在爱情面前都是平等的,我只是陈述自己的经验之谈。”

    “我看妳是来添乱子!”

    “Stop!”乔亦敏一只手一边,示意她们两个别再争论了。“我不会放弃。”

    “妳至少应该给那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单贝贝看似柔弱,好像很容易商量的人,其实她超有个性,绝不容许自己吃亏。

    “我承认被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指控,多少有点伤心,难道我在他心目中是那种喜欢耍心眼的女人吗?可是就像小希说的,当下那一刻谁都会有那种反应,也不能完全怪他。”

    “我看妳根本无药可救了。”单贝贝忧心的摇了摇头。

    “当妳遇见爱情的时候,妳就会明白我的心情。”霍希妍立刻点头附和,“没错,妳应该让恋爱滋润一下了。”

    柳眉轻蹙,她柔弱的摆了摆手。“我现在只想从流放的岁月活下来。”

    “流放?”另外两个同时睁大眼睛。

    “我爷爷说再不磨练我,我会变成美食世家单家的耻辱,所以从这个月开始,我被流放到『御家食堂』天母馆,接受巫婆馆长的严格教育……妳们看看我,不过是几天,我已经被操到老了好几岁。”单贝贝摸着明显憔悴许多的娇颜。

    “我看妳再怎么磨练都是白费力气。”霍希妍真的很不给面子。

    是啊,她这个人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天份,可是被人家批评还是很不爽。“妳等着瞧,我会成为美食专家。”

    “如果妳变成一个挑嘴的人,那反而不好,妳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食物只有

    冷热之分,没有好坏之分。”

    “我也很想保持原来的样子,食物不过是为了满足生理层面的需求,何必在乎好吃或不好吃,我可以下咽就好了……等等,我们今天不是出来陪敏儿聊聊吗?”

    这个话题扯得未免太过遥远了。“没关系,我也很想知道妳们的近况。”

    “当然没有关系,妳正好不用听人家唠叨。”

    “那妳就不要唠叨了。放心,我不会苦苦哀求他,何况现在恐怕连见他一面都很困难。”叹了声气,乔亦敏双手时撑在桌上支着下巴。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充满了无力感。此刻此刻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了,因为气她,更因为爱她,看着她,非要狠狠伤害她,却又同时让自己心痛难过。

    “那个家伙难道跑去躲起来吗?”

    “他不回家,我根本没办法见到他。”

    “他又不是抛下家人一走了之,他总会回家吧。”

    对吻!她怎么没想到呢?他终究要回家,而她迟早会见到他……说不定过个两天,他冷静下来就会回家了。

    重燃斗志,她应该开始积极盘算下一次两人面对面时,采取何种策略回应。

    不知道是哪来的规矩,心情不好的人总会企图用酒精麻醉自己,以便忘记某个人或某件事,可是当酒精在身体里面燃烧之后才发现,喝酒根本不能解决问题,痛苦依旧存在,然而如此,手还是离不开酒杯,酒精还是一口接着一口的灌进喉咙。

    “够了,你不要再喝了,就算醉了,这个世界还是按照原来的轨道在运转。”

    梁俊介再一次试着从黎子跃手上抢下酒杯,可是他真的很厉害,看似醉了,手上的酒杯却握得牢牢的,不教别人有机会得手。

    “我知道,所以更生气。”他的脑袋明明快爆炸了,那女人的影像却没有消失的迹象,这怎么不教人生气呢?遇见她之后,他果然变笨了,而且笨得无药可救!

    梁俊介闻言开心的笑了。“这是好事。”

    “好事?”黎子跃的脸都扭曲了。这小子是不是欠扁?

    “你这个人在情绪方面向来很迟钝,这会儿知道生气,当然是好事。”他承认自己比较喜欢这个充满人性化的黎子跃。

    “我以前不知道生气吗?”他又不是机器人,怎么可能不会生气?

    “你回想一下,最后一次生气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生气……仔细回想,他真的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生气的情绪,就是跟爷爷闹得非常不愉快的那段时间,他也可以让心情保持冷冷淡淡……等等,乔亦敏刚刚来到黎家的时候,她就让他气得想讽脏话。回想起当时的点点滴滴,他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真是奇怪,她怎么可以轻而易举的逼他破功?

    梁俊介突然整个人靠过去,两个人的脸相隔不到三公分,他唇边挂着若有所思的贼笑。“如果我猜得没错,上一次让你生气的对象也是同一个人。”

    他一把推开那张令人不自在的脸。“男男授受不亲,不要靠得那么近,你到底想说什么?”

    “太不可思议了,原来你这个人也会耍幽默!”梁俊介笑盈盈的把屁股重新黏在椅子上。“我就直截了当的说了,你啊,已经栽在那个女人的手上了!”

    “然后呢?”

    “既然栽了,她又是你原本要结婚的对象,那不是很好吗?”

    斜睨了一眼,黎子跃冷冷的道:“你这么快就被收买了。”

    “我没有这么廉价,这是正常逻辑。本来嘛,你爱的人就是你要娶的人,那就不用担心家庭革命的问题,所有的麻烦都免了,每个人的反应都会很开心啊。”

    “我的私事传得可真快,是哪个家伙这么大嘴巴向你做了报告?”即使面对最要好的朋友,他也不会轻易开口吐露心事。

    “你在办公室住了一个礼拜了,知道此事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身为你的妹婿总不能漠不关心,我老婆就很积极的冲回娘家查明真相,然后向我详细报告。”

    “你家老婆未免太闲了!”虽然办公室设有休息室,他从来不在这里过夜,一来这里缺乏私人空间,二来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不管工作多晚,他必定开车回家睡觉,这是他周围的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些天他如此反常,难免引来议论。

    东窗事发之后,他不确定敏儿是否结束任务回家,只好暂住办公室的休息室,他承认自己在她面前就像个没大脑的男人,全凭感情行事,见到她,难保他不会失去理智扑倒她。

    “你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吗?”

    “我妹妹现在由你负责,你关心她就可以了。”

    “没想到你也会装模作样,我说东,你扯西,你真的不关心她的死活?”

    “……她的生命力很旺盛。”

    难得有机会逗他,梁俊介实在很想陪他兜圈子,可是想到老婆千叮咛万嘱咐,教他扮演好和事佬的角色,他还是别玩了。

    “据说,她决定留在黎家完成跟她爷爷之间的协议!工作一年,结束你们的婚约,以后你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嫁娶,这下子你对她也没什么好抱怨了。”

    黎子跃不自觉的皱起眉头。难道她和她爷爷之间真的有协议?

    “她短时间之内不会离开黎家,你躲得过今天,避不开明天,还是回家吧。”

    “我没有躲着她。”这句话听起来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你是没必要躲着她,如果她真的对不起你,她应该没有脸见你。”

    略微一顿,他转动高脚椅面向好友。“你在暗示我,她没对不起我吗?”

    梁俊介急忙的摇头摇手。“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完全根据常理判断,她是主动参与计划,还是在不知情的状况被扯进计划中,她自己最清楚了,如果她心虚,当然没有脸见你啊。”

    他想起那天早上,她看起来是那么茫然不知所措,难道她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扯进来吗?

    这时手机响了,他漫不经心的取出手机一瞧,一看到来电显示“育幼院”,他立刻按下通话键接听。“我是黎子跃……院长,小伦出了什么事……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过去。”

    结束通话,他立刻跳下高脚椅,边挥手走人边交代,“我有事先离开,今晚的酒钱就交给你了。”

    “……”

    不知道梁俊介在后头叽哩呱啦说些什么,他满脑子只想快一点赶到育幼院。

    这阵子他所有的心思都在亦敏身上,已经好久没去看小伦了,说不定他就是因为太想念爹地,才会生病发烧……记得爷爷曾经问他,他真的认为自己有能力担当父亲的角色吗?

    很奇怪,这一刻他似乎明白爷爷的想法,爷爷不是不同意他领养小伦,而是认为结婚之后,有了家庭,他比较能够胜任这个角色,毕竟小伦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们之间没有血缘连系,如果他没有认清楚一个父亲应该付出的心血,很难成为一个好爸爸。

    如今重新看待爷爷的计谋,不再是“罪不可赦”,而是“用心良苦”,是他太过偏执了,爷爷不曾叫他招惹敏儿,更不曾叫他爱上她,当初是他执意抓住她,这会儿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否定他们之间的一切呢?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