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蝶入你心里> 第八章

蝶入你心里

第八章

作者:颜依依      类型:都市言情

    “我的天!小蝶,你还是个……你怎么没说?我还以为……”

    天!他差点就冒失的夺去她最珍贵的纯真!

    他懊悔的语气令她毫无保留的芳心一抽,虽然身体已没了方才的痛意,可酸楚的泪意偏偏不争气地直逼她眼眶。

    “你庆幸没要了我?因为我是个处子,要了我你得负责,是吗?”她撑坐起身,强忍著不让眼泪流下来,原来他不是真心喜欢她的?

    “不是那样!”

    他心惊的搂住曲解他心意的她,“我是怕你后悔,怕你后悔呀!”

    望进他眼底深处的怜惜,她胸中的酸楚全教感动取代,悸动的抱住他。

    “我不会后悔。”她主动在他唇上印下无悔的深情,“永远都不会,因为要我的──是你。”

    “小蝶。”他心情激荡的吻住她。

    他要她!

    这个痴傻得让人无法不心动的小女人,他的身心,都想要她!

    “在我吻遍你全身之前,你还有时间反悔。”他重新将她压在身下,在她耳畔暧昧的说。

    她小手紧紧攀住他的肩膀,酥颤的承受他教人心悸的占有。

    “如果不舒服要告诉我。”他轻抚她发烫的红颊,低柔的说。

    “嗯。”眼眸半眯的迎望他的呵疼,在他另一波炽热的占有里,她情不自禁又逸出欢愉的呻吟,本能的弓起身子迎合他。

    他微扬唇角,凝锁著她娇媚的迷乱,继续温柔缱绻的要她……

    从梦乡中醒来的聂湘蝶,静静地凝望裴慕昂熟睡的脸庞,她唇畔有抹满足的笑。

    她是不是有点傻?他都还没说爱上她呢,她就这样毫无保留的给了他?

    可是……除了他,她不想将自己交给其他人,毕竟她从还是个黄毛丫头时就认定了他啊!

    “嘿!你的小手又调皮了。”

    微哑的嗓音响起,她在他漂亮五官轻画的小手被抓个正著。

    “你……不是在睡觉?”望著他深邃如海的俊眸,她的心卜通卜通的跳。

    “原本是啊!谁知道被只不安分的小手吵醒。”他笑著轻啄她皙嫩掌心,她不知道她的碰触多具扰人的魅力!

    “我才没不安分。”她脸红的抽过小手,教他凝望得羞赧地直往旁边挪,怎知他手臂一伸,一把将她捞回他赤裸的胸怀里。

    “别乱跑,这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他轻柔的宣示他的所有权。

    “原来一向温柔的你,也有这么霸道的时候。”她心里甜甜地娇嗔。

    裴慕昂微微一怔,霸道?他好像只有对小蝶会如此,霸道的想将她占有己有、霸道的想将她拥在怀里、霸道的想呼吸她呼吐的如兰气息……

    “原来你会让人变得霸道。”他俯首轻挲她微翘的俏皮鼻尖。

    “什么?”她的国文造诣不够好?不然怎么不懂他的话?

    “没什么。”他笑答,认真的望著她的眼问:“有没有后悔?”

    她愣了半晌,而后垂眸遮掩眼里的羞意,小鸟依人的埋首他胸怀。“一点也没有。”

    唉!他轻逸喟叹,撼动的搂紧她,胸间盈满难以言喻的柔情,她知不知道她的义无反顾,多么令人心折!

    “我没有兄弟姊妹,从小就很羡慕有哥哥姊姊的人。”突地想起他今天的不高兴是因她和孙棠而起,她贴著他的胸膛,柔柔地说。

    “嗯?”他抚著她的背,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开口说这话。

    “第一次遇见孙大哥时,我就有种‘哥哥’的感觉。”她纤纤手指无意识地在他心口轻画,“孙大哥很亲切也很幽默,虽然他要我帮忙假扮他女友,但我一直拿他当大哥哥看,你别误会。”

    “我知道……小蝶,别在我胸口画圈圈。”他暗喘的握住她磨人的小手。

    她柳眉不由得一皱,“你好小气,借人家碰一下也不可以?”

    嘟起小嘴,她孩子气的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撩画更大的圈圈,还淘气的往他腰侧画去。

    “老天!”他倒抽口气低吟一声,忍不住心中欲望,俯身轻吮她香软的唇瓣,恣意探抚她未著寸褛的身躯。

    向来清心寡欲的他,唯独拿小蝶没有办法!

    “慕昂,你……”他熨贴她肌肤的柔魅温度让她的心跳乱了节奏。

    “你的司碰一下”,会让我直想碰你全部,你明不明白?”他气息紊乱的在她耳边呢喃,大手已恋上她傲然直挺的双峰,爱恋的揉捏起来。

    “我……嗯……明、明白了,你──”

    她没机会把话说完,他已俯身吻住她,翻身将她压覆身下,对她进行教人脸红心跳的挑逗。

    浑身失去力气的她,只能心醉神迷的陷入他带给她的另一场激情缠绵……

    孙棠好笑的望著一反常态,垂头丧气准备出门的父母,“如果累,今天就别到慕昂家帮忙,反正慕昂也没要你们天天去。”

    “什么话?我和你妈可是在裴家帮忙了十几年,怎么可以无故休息?”

    “就是!你这个害妈平白损失个可爱媳妇的罪魁祸首,罚你今天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听见没?”

    孙棠啼笑皆非的目送对他喝喊完便到车库开车的父母,看样子他昨晚的“实话”,对他们的冲击很大!

    无奈的摇头看父亲将车开出家门,他正想偷懒地看份报纸,一辆熟眼的轿车恰好从他家另一侧的路口驶进来。

    “大忙人怎么有空来?”站在门边的孙棠笑脸迎人的说。

    裴慕昂可没半点笑意,满脸凝肃的站在他跟前,“我要你马上跟磊叔他们坦白你和小蝶不是男女朋友的事,还有,如果你不是拿小蝶当妹妹看,以后请你离她远一点。”

    唷!好冲的语气。“为什么?”他问得好困惑。

    “因为我不会把小蝶让给你!”

    孙棠满眸精光,忍住笑意道:“进来再说吧!站著腿可是会酸的。”他率先坐入沙发里。

    裴慕昂只得跟进屋里,随他坐下,但脸上的神情依旧严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好歹也大你四岁好吗?”孙棠一副轻松样。

    “没头没脑的,你说什么?”他不禁皱眉,他在说正经事,阿棠还跟他说东扯西?

    孙棠仍然一派悠哉,“年纪大,阅历自然比较多啊!上次回台你居然为了小仙女差点载著我撞车,我就觉得你对小仙女很不一样。”

    “很不一样?有吗?那时小蝶才出现不久而已。”裴慕昂不觉喃喃低语,莫非打从见到小蝶的第一眼起,他心里某个部分就已经沦陷?

    “所以要适时给你刺激,才能让你这个对感情一向不热中的人积极点。”

    裴慕昂一顿,“你的意思是,你是故意要小蝶当你女朋友,好刺激我?”

    “也不尽然,我爸妈三不五时便对我疲劳轰炸交女朋友的事,有小蝶‘充数’,我耳根能清净许多,所以就来个一石二鸟之计喽!不过小仙女是真的很讨人喜爱……”

    “小蝶只拿你当大哥哥看。”裴慕昂不想再听地打断他的话,双拳暗握,不知道孙棠对小蝶的心意如何?

    他扯唇而笑,“放心,我一直拿小蝶当妹妹看,昨天你满脸不高兴,我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回来后我把一切都老实的招出来,被我那中意小蝶中意得不得了的爸妈狠狠地数落一顿,不过谁教你也像是他们的另一个儿子,我爸妈也只能祝福你和小蝶。”

    “这么说,昨天你当著我的面搂小蝶,是故意的?”

    “脑子终于清醒啦?”孙棠不客气的揶揄,“我这次回台是之前就排定好的空档,而且我也想回来看看你和小仙女的发展,想不到你居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动心,真是不可思议。”

    “感情事,谁能料得准?”他平静已久的心,是否就为等待小蝶的撩动?

    可不是?感情事,难料啊!“你喜欢小蝶,那岳妤呢?”

    “别说得好像我辜负了岳妤一样,你明知道我跟她根本没什么,而且我已经跟她把话说清楚了。”

    “我知道你只把岳妤当普通朋友,问题是,岳妤不这么想。”

    孙棠唇边。,抹若有似无的苦楚,让裴慕昂看见了。“阿棠,你还是喜欢岳妤?”

    三年前孙棠在他公司遇见岳妤,便对她有好感,他替孙棠制造过许多机会,不过始终没见他们有进一步的发展。

    “喜欢也没用,岳妤只把我当朋友,当初说要追她,她还笑骂我无聊,开这一点都不好玩的玩笑,感情这档事就是磨人啊!”说到最后,孙棠不由得摇头叹气起来,这几年他身边不是没女伴,但心里最惦记的,总是那个没将他心意收入心底的岳妤。

    “你对岳妤的感情不浅。”裴慕昂眼光深邃的盯著他。

    “是啊!”孙棠自嘲一笑,不改戏谵的口吻道:“不过我在想,或许我该改变心意,跟你抢小蝶。”

    “你当真?”裴慕昂柔和的脸部线条瞬间刷下。

    “喂!冷静点,假的啦!”爱情还真是会令人昏头的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让我妈损失小仙女这么优秀的媳妇,你可脱不了关系,所以我妈要我将屋里打扫干净的处罚,你也有份。”

    “你想得美,故意拿话激我,昨天还对小蝶又搂又摸,想要我帮你打扫房子,你慢慢等吧!我还有事要忙,先走喽!”

    瞧他走得这么潇洒一点同情心也没,孙棠只能笑叹。

    爱情这会让人变得小气又记仇的玩意儿,还真是碰不得。

    不过啊!真羡慕小蝶和慕昂,心心相印真好。

    聂湘蝶刚从书局出来,才走没几步,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下,“咦?左副董?”

    “我正打算办完事到裴氏企业找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方便吗?到对面茶艺馆坐坐?”左莺莺微笑的说。

    聂湘蝶不知道左莺莺找她有什么事,不过反正她也想坐著休息一下,索性就跟她进入茶艺馆坐坐。

    “小蝶……呃,上回我听见裴总裁这么喊你,我能跟著这样喊吗?”

    “我们并不熟。”左莺莺想利用裴氏仿冒银饰的事上让她对她没什么好感。

    “是吗?”左莺莺面露哀伤的低下头,“我想,这也许是我的报应。”

    “报应?”这没头没脑的话让她一头雾水。

    “都怪我当年逼不得已的将你留在育幼院,所以才会落得现在连你的小名都不能喊的地步。”她微垮双肩,颓丧的说。

    聂湘蝶斟倒水果茶的手一颤,险些将整壶茶打翻。

    “你刚刚说什么?”育幼院?是不是她听错?

    “我年轻时不懂事,胡乱跟了个男人,怎知才生下女儿,对方就抛弃我们母女……我身无分文,自己糊口都困难,又怎么照顾繦褓中的女儿?不得已,我只好狠下心将她放在育幼院门口……”

    “哪家育幼院?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她情绪激动的问。

    “当时我也没为女儿取什么正式的名字,只是随口帮她取个‘小蝶’的小名,至于那家育幼院,我无论如何也记得,就是宽容育幼院。”

    聂湘蝶只觉脑子轰然乍响,她的确从小就听人叫她小蝶,爸也是依著她“小蝶”的小名,才帮她取名为“聂湘蝶”,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确实是在宽容育幼院被领养的。

    “那日听裴总裁喊你小蝶,我的心情起伏不已,直想著难道你是我那无缘的女儿?我满怀希望的跑到育幼院询问,才知道你的确在院里待过,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呢!小蝶。”

    她喊得好热络,聂湘蝶却有股好陌生的感觉,这个人真的是她的生母?

    左莺莺有些意外她无语的反应,急忙抓住她的手,“当年我也曾想过将你领养回去,只是靠著替人打零工过活的我,怎么忍心让你回来跟我过有一餐没一餐的苦日子?你要原谅妈妈的苦啊!”

    “既然多年没音讯,为何突然想认我?”她不习惯的抽开自己的手,事情太突然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如果这辈子妈没碰见你,我们母女或许就只能无缘到底,但是妈现在遇见你,你以为妈能绝情的不闻不问?”左莺莺眼眶泛红的说。

    聂湘蝶的心因她一声声高亢激昂的妈,旋起混乱又自责的涟漪。

    有朝一日寻得生母是她的梦想,那么现在呢?自称是自己亲生母亲的人已经出现,她怎能这样无动于衷?

    “妈明白相认的事太过突然,但母女天性是怎么也断不了的,难道你不想认妈?”左莺莺问得委屈又心急。

    “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聂湘蝶整个心混乱不已。

    “当然。”左莺莺高兴的又抓住她的手,“只要你不拒绝妈,什么都好。”

    聂湘蝶这回没抽开手,犹豫半刻,她低低地道:“这件事可不可以请你先别告诉慕昂?因为上回……”

    “我知道,等你自己想通再跟他说。”上回才在裴慕昂面前出过丑,这回要认女儿的大事,还是节制些比较保险。

    “那……我先回去了。”说不上来的不自在感觉,聂湘蝶只想离开。

    左莺莺没留下她,微笑的目送她走出茶艺馆。

    当聂湘蝶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外,她嘴角的微笑,忽地咧大为奸诈狡猾的弧……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