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蝶入你心里> 第七章

蝶入你心里

第七章

作者:颜依依      类型:都市言情

    沐浴完,聂湘蝶偷偷地进裴慕昂的卧房,想确定一下他有没有空,怎知房里头没人,她正想出声唤喊,裴慕昂刚好从盥洗室走了出来,她整个人呆傻的定在那儿,他……

    “小蝶。”裴慕昂轻喊,瞧她发愣的直盯著他看,他会意的指指自己赤裸的胸膛,“我刚洗好澡。”坐上床缘,他迳自擦拭起濡湿的头发。

    瞧他这个样子,她当然知道他刚洗好澡,问题是……

    “小蝶?”没听到她的声音,他停下擦发的动作,只见她仍站在原地,傻傻地睁望他。

    “你……”她指著他,舌头有点打结。

    “我有穿休闲裤。”他打趣的拉拉自己的裤子。

    “可是你没穿衣服。”见他黑发淌著水滴,她坐近他,拿过他手上的毛巾帮他擦头发。

    “所以让你看我看得发呆?”他促狭地笑说,伸手拉下她的小手,好让他能不受阻挡的看她。

    “因为姚院长没寄过你裸露的照片,所以我从来没见过你现在这个样子啊!”

    他壮硕的肌肉线条好匀称,仿佛雕像中那种力与美的协调感觉,让她完全忘记少女该有的矜持,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住视线。

    “姚院长寄我的照片给你?”他的惊讶一如今天听见她是SECOND饰品设计师时,一样震撼。

    “对呀!你的照片都是姚院长寄……”呃,糟糕!“没有啦,我是说……”天!道该怎么蒙混过去?

    “把话说清楚。”他伸指拨开她含咬的红唇,固执的凝视她。

    敌不过他黑眸里的认真,她只得略垂眼睫,撒著谎,“其实……应该说那些照片是寄给我爸的,因为他一直想和裴氏合作,可又没时间回台认识你,所以就请姚院长寄些照片到美国,我才会看过你的照片。”

    事实上是因为她在美国看不到他,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拜托姚院长跟他要些照片寄给她。

    “原来,我还奇怪姚院长怎么会向我要照片,不过姚院长也真奇怪,这种事直说就好,为何要说那些照片是用来作纪念的?”

    当然!因为那些相片是她要当作纪念的呀!“啊!这里有水滴。”纤指一伸,她轻轻画抹他由发梢滴落胸膛的水珠。

    裴慕昂敏感一颤,“小蝶,别碰。”

    他忙拉下她在他胸膛上轻画的玉手,托异自己对她竟如此的无免疫力!

    “可是……哎呀!滴到腰了。”她不假思索的举起另一只手往他腰腹摸去。

    “老天!你──”

    腰腹随著她的轻触隐隐一抽,他模糊嘎吼,忽地俯下头,密密地封住她的小嘴,将她压在身下,情难自抑的吻著她……

    空气中炽烈的喘息逐渐转浓,一串突兀的敲门声冷不防地响起──

    “少爷、少爷?”

    房内吻得浑然忘我的两人,所有被激情撩烫得迷恍的神智,倏地全部回笼。

    聂湘蝶慌张的想撑起身,一双有力的臂膀轻柔的拉扶起她,她顺势的往他怀里钻埋。

    “磊叔,什么事?”微清喉咙,裴慕昂提高声音回应门外的孙磊。

    “岳妤小姐来电,说她在餐厅等你。”

    岳妤?“我知道了,我待会儿过去。”

    “是。”孙磊转身往楼下走去。

    没再听见磊叔的声音,聂湘蝶松了口气,还好他没开门!

    “你和岳妤有约?”揪著衣襟,她忸怩的离开他怀里,心跳得狂乱不已。

    “今天离开公司前,岳妤突然跑来跟我说她想提前过生日,要我这个老朋友捧场替她庆祝,结果我忘了。”他移不开视线,此时的她好性感、好妩媚。

    “怎么可以忘?岳妤一定是生日当天有事没办法庆祝,才会提前请你替她庆祝,你赶快去。”她腾出一只手推他。

    “陪我一起去。”没被推动分毫,他伸指拂理她微乱的秀发。

    “我?”她半怔,随即摇头,“岳妤没邀请我,你去就好。”

    “你要是不去,我怕……”手指轻挲著她的脸,他双唇魅惑的凑近她耳畔,“我怕我会不想动,只想像刚才那样碰你。”

    他赤裸的坦白让她的心漏跳一拍,小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连揪著衣襟的小手辈蛔跃醯卮著羞意的收紧。“好……我、我跟你去。”

    宽敞清幽的高级西餐厅里,灯光格外柔和,搭配上缓缓流泄的轻柔拉丁音乐情歌,有种说不出来的迷炫气氛。

    坐在餐厅一隅的岳妤,从头到脚都经过精心的装扮,她就不信裴慕昂不会多看她一眼,她与裴慕昂可是有著多年的情谊,看她聂湘蝶怎么掠夺!

    自得的想著,她唇边起泛的笑容在瞥见不远处相偕而来的一对人影时,猝然敛下。

    是聂湘蝶?!她一身雪白长袖洋装,长发垂肩,脂粉未施,宛若清池中不惹尘埃的白莲。

    “嗨!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裴慕昂微带歉意的说。

    “我没请你,你来做什么?!”岳妤将所有的不满忿声抛向聂湘蝶。

    “我……”聂湘蝶顿觉尴尬的瞥向裴慕昂,岳妤似乎很不欢迎她。

    故意忽视岳妤令人不舒服的诘问语气,裴慕昂将聂湘蝶按坐入椅中,再落坐她身边。“是我邀小蝶来的,多个人替你庆祝生日比较热闹。”

    岳妤尖锐的矛头依然对著聂湘蝶,“就算要庆祝也轮不到她,我们半点交情也没有,她跟来凑什么热闹!”

    除了难堪,聂湘蝶没有半丝怒意。“不好意思,那我……”

    “是我要你陪我来的,要走我们一起走。”裴慕昂截断她的话。

    岳妤讶然反弹,“裴慕昂,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的是你。”他刚到时的轻快心情到此已全部飞散,“小蝶又没得罪你,而且是我要她陪我一起来帮你庆祝生日的,你有必要这样咄咄逼人吗?”

    “别这么说,你陪岳小姐吃饭,我到车里等你。”她实在不想气氛因她而变得如此紧绷。

    “没必要。”错的人根本不是她。

    岳妤气妒得浑身发颤!她总算看清裴慕昂对聂湘蝶的感情。

    “慕昂,别说多年老友没提醒你,感情和生意可是两码子事,别因为人家拿五亿投资公司,现在又可能将银饰代理权交给裴氏,你就投桃报李的对人家好。”

    “你在胡说什么?”他不悦的看著岳妤。

    “有个不请自来的人在,我也没心情吃这顿饭,先走了,下次再补请你。”就算她再不情愿,岳妤还是以退为进的离开,将质疑和猜忌留给聂湘蝶。

    碍眼的家伙!有她在,她倒要看看聂湘蝶如何轻松获得裴慕昂的爱!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跟来就没事。”聂湘蝶无奈的望著岳妤远去的背影,不明白她为何会那么不喜欢她,还有……

    “别胡思乱想。”他轻托她下巳,将她扳向他,“我对你的喜欢和利益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懂不懂?”

    她讶异的睁大眼,他竟然看透她的心思?

    “要真是如岳妤所说,那你问我可不可能娶你时,我直接答应娶你不就好了!别乱想,嗯!”

    她轻轻点头,释怀的挥去心中阴影,“现在呢?我们该怎么办?”她向他比比朝他们走近的服务生。

    “既然来了,就吃顿丰盛的烛光晚餐吧!”给她一记带著疼宠的温柔笑容,他接过服务生手中的菜单,心里有了另一层决定……

    按照往常一样送行程表进总裁办公室,看见反常地对她行注目礼的裴慕昂,精明的岳妤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是总裁今天的行程。”她故意佯装不懂,像往常一样的报告。

    “能跟你谈谈吗?”没去理她摆上桌面的卷宗,裴慕昂沉稳的说。

    胸中的排斥感顿时汹涌而上,她岂会不明白他想谈的是“她”的事!

    “裴总裁有话就说,身为下属的怎敢说不?”暗讽的话里有著她的挑衅。

    裴慕昂不受激惹,平静的道:“以后在小蝶面前,希望你别像昨晚那样,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总裁言差,我说的是实话。”他那声亲匿的小蝶,教她觉得刺耳得紧。

    “为什么对小蝶存有敌意?以前我身边有女伴时,也不曾见你这样。”

    岳妤暗暗咬牙,她能说是因为她直觉他对聂湘蝶的喜爱远胜于以住的爱恋,封她有莫大的威胁吗?

    “岳妤,我和你一直是相交多年的老友,别模糊我们的定位。”

    她禁不住满眸惊愕,“你知道我……”

    “只是感觉。”略微摊手打断她的话,裴慕昂低调的说。

    “这么多年来我不记得有给过你任何暧昧的暗示,甚至碰到商场上一些优秀人才,我还常从中牵线,我们是合作无间的事业伙伴,是谈得来的好朋友,没有其他,也不可能有其他,我的态度向来很明确,不是吗?”

    “就因为聂湘蝶,所以你把话说得这么绝?”岳妤激动的反驳。

    “别又将事情归咎在小蝶身上,你应该很清楚,就算没有她,我们之间也不可能。”他试著好声好气的和她说,不想用吵嚷解决问题。

    “为什么?既然感觉出我对你的好感,为什么你始终不曾向我表白?”

    “没有特殊感情,又傍来表白?”岳妤是真不明白,还是执意走入死胡同?

    “对我没特殊情感,对聂湘蝶就有?!”

    “没错。”他不闪不避的迎视她眼中的怒火,“感情事勉强不来,我的确是对小蝶动了情。”

    “裴慕昂,你怎么这么残忍?就算是虚情假意也不能哄哄我?”她气怨的拍著桌面。

    “虚情假意?”他黑眸一凝,声音变得寒冽,“我裴慕昂是那种滥情的人吗?”

    岳妤倏地僵住,由他凛冽的眸里知道自己把话说偏了,至情至性的他怎可能花言巧语,昧心假情的待人?

    尽管如此,心意不被接受的难堪与愤怨,让她不服输的尖锐反击,“你可别忙昏头就胡乱对人家动情,别忘了还有个孙棠在。”

    “阿棠?”他眼皮一跳,蓦地记起孙棠说过他“好像喜欢上”小蝶的含糊语句。

    “如果我没记错,聂湘蝶是亲热的喊孙棠‘孙大哥’吧!她和孙棠谈得来的程度恐伯不亚于你──哦!对了,一直没跟你说过,人家孙棠和聂湘蝶可是一起亲密的喝过咖啡,这你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而且还记得孙棠那晚伸手碰了小蝶的脸!

    满意的察觉他眉峰微蹙,岳妤继续煽火,“从国外回来的人可是开放大胆得很,你最好先确定她不是脚踏两条船的滥情女人,再考虑对她动情,否则一旦发现她只是个专门戏弄男人的花蝴蝶,受伤的可是总裁你呐!”

    “请注意你的措辞,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裴慕昂著实反感岳妤明显贬损小蝶的口吻。

    “难听?但我说的都是实话不是吗?告诉你,孙棠今天傍晚就会回来。”

    他一讶,“你怎么知道?”阿棠并没通知他。

    “孙棠昨晚打电话跟我说的。”孙棠要回来就回来,也不晓得他干么事先跟她报告,不过……“人家孙棠摆明是为聂湘蝶迫不及待地赶回来,我还真替你担心,等到今晚他们一见面,还有你动情的余地?”

    裴慕昂突然间觉得胸口一阵窒闷,孙棠这次当真是为了小蝶而回来?

    今天聂湘蝶本来要跟慕昂到公司,可又怕岳妤一见她就不高兴,便留在家里。

    下午她拨了通电话回美国,将慕昂猜测左莺莺想仿造SECOND饰品的事告诉爸,让爸有所防备后,她就待在客房里,设计这季新款的银饰。

    傍晚她心血来潮想到育幼院找姚院长,怎知院里的人说姚院长赶到南部照顾跌伤腿的小孙子,她只得再绕回裴家。

    然而她始终没发现,当她走出“宽容育幼院”时,开车路过的左莺莺正好看见她,而且在她之后,进了育幼院。

    当她一踏进裴家大门,就听见春霞婶的声音。

    “小蝶,回来啦!来,看谁来看你了?”

    季春霞一见说要出去走走的聂湘蝶回来入夭得阖不拢嘴的拉她进厅里。

    “春霞婶怎么这么高兴?是谁……啊!”疑惑的问句骤然间只剩一声惊叹,外加一只伸出去指点的小食指。

    孙磊和季春霞教她这可爱的反应惹得相互一笑,厅里那个被指著的人更是忍不住爽朗的笑出声。

    “‘啊’得这么大声,不认得我?”

    “孙大哥──”

    聂湘蝶像见到亲人一样开心的跑上前抱住他,“上次你回大陆时我刚好到台中去出差,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怎么突然回来?”

    “想你啊!”孙棠轻抱著她说,没发觉大门外恰好走进两个人。

    “我也很想孙大哥,不过你要回来也不说一声让我去接机。”

    “怕你有事忙,就自己叫车回来啦!”他轻捏一下她的俏鼻,姚院长拜托慕昂让小蝶住裴家的事,他回来时听父母提过。

    “就算再忙,我也会去接孙大哥呀!哦,你真的很见外。”

    聂湘蝶伸出食指轻点著孙棠的胸口,那副稚气模样惹得他哈哈大笑。

    一旁的孙磊和季春霞也是满脸笑容,老实说,儿子回来他们两老就放心了,这几天他们总觉得慕昂和小蝶很亲近,感觉像情侣一样,问题是小蝶可是他们的“准媳妇”,他们两老免不了会为儿子著急。

    “孙大哥的笑声好宏亮。”教人也感染一身的轻快愉悦。

    “看到你开心嘛!”孙棠率性的揉揉她发顶。

    “开心就开心,你要搂小蝶搂到什么时候!”

    一声沉问倏地传入厅里,孙棠视线往门边望去,准确的对上裴慕昂不满的眼神,一并将一旁岳妤眼里的窃喜与得意,瞥入眼底。

    “慕昂,我正想打电话告诉你孙大哥回来的事。”聂湘蝶说著就想迎上他,哪知孙棠又将她揽回去。

    “我和慕昂感情好得很,不用说他这不就像有感应似的提早回来,不过还真要谢谢慕昂,帮我把小蝶照顾得这么好。”

    “那当然,慕昂向来是可以托付重任的人。”岳妤心机深沉的搅和。

    裴慕昂绷著脸上前就从孙棠手里拉过聂湘蝶。“不好意思,我和小蝶还有投资合作上的问题要谈,麻烦磊叔你们大家离开裴家。”

    此话一出,不仅搞不清状况的聂湘蝶一头雾水,连孙磊夫妇也迷惑不已。

    孙棠当然了解裴慕昂的意思,“恭昂和小蝶有极机密的大生意要谈,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否则到时要是有什么差错,我们可负不起责任。”他边说边推著父母。

    可他也没忘掉杵著不动的岳妤,“你也一样不能留在这里,公司极机密的案子有时连贴身下属也不得透露,你是个尽职的秘书,不会不明白这层规定吧?”

    所有话全教孙棠说去,原想赖著不走的岳妤还能说什么?

    “你真的很多嘴。”嘟哝一句,岳妤倒也干脆的转头就走。

    极机密的案子?哼!孙棠和聂湘蝶亲密相拥的情形裴慕昂可是看得一清一森疋,这下看为人一向正直的他,如何继续对他“好友的意中人”动情!

    “小仙女,你和慕昂慢慢谈公事,我再找时间带你去逛街。”

    “哦!磊叔、春霞婶,再见。”

    聂湘蝶摇著小手和孙棠一家道别,等他们走后,她回过头,只见裴慕昂一脸凝重的定站在原地。

    她不知道的是,裴慕昂原就已经够烦乱的心情,因为刚才孙棠对她的邀约,更加不快,连孙棠临离开时回望他的一抹饶富兴味的眸光,都没察觉。

    当大厅里只剩他们两个时,裴慕昂不说话的牵著聂湘蝶上楼,直走到他的卧室里,才放开她的手,然后便默默地坐到沙发上。

    “慕昂,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她纳闷的走近他。

    今天一整天他心里老挂念著孙棠回国的事,无法集中精神工作,连岳妤有意制造嫌隙,故作好心的鼓吹他提前回来欢迎孙棠回国的提议,他完全没细想便接受,岂料匆匆赶回家,会正好撞见孙棠抱著小蝶那一幕。

    “我想你啊!”一想起孙棠对小蝶的低诉,他无论如何就是无法释怀,胸中的抑闷怎样就是难以散去。

    孙棠当真假戏真做,喜欢上小蝶?!

    “慕昂。”聂湘蝶狐疑的往他大腿上坐,大眼圆溜地瞅著闷不吭声的他,“是不是你说的合作案子有困难?没关系,我们可以再讨论看看,再不然,我也可以请我爸提供意见。”

    “你和阿棠很合得来?”

    “对呀……咦?”反射性回答后她才发觉不对的说:“怎么扯到孙大哥?我们要谈合作案子不是吗?”

    “你对阿棠印象很好?”胸中的疙瘩仍搁著,他闷闷地又问一句。

    心想他大概还不打算谈公事,她顺著他的话尾点头,“因为孙大哥很亲切呀!”

    “就因为孙棠亲切,你就让他碰你?!”

    “啊?”聂湘蝶因他眼里的锐利愣住,他在生气?

    “为什么让孙棠搂你、捏你的鼻子还摸你的头?”他耿耿于怀的圈紧她的细腰。

    她回想一下,才会过意的说:“你是说在楼下厅里……”

    “对!就是那个时候!你们有说有笑,你还抱著他!”压不下内心的不痛快,他一古脑的低吼。

    聂湘蝶微怔,没想到他真的在生气,“我会抱著孙大哥是因为看见他回来心里很高兴,而且孙大哥摸我的头也没什么,上回有一次吃饭,孙大哥还用手帮我抹掉嘴巴旁的菜渍啊!”

    “该死!”他俯下头重重地吻上她的唇瓣。

    她竟然连只属于他的小嘴也让孙棠碰?!

    “慕昂,你……”他温润的舌尖侵入她嘴里,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更别提问他那句“该死”的意思。

    他的吻带著怏意,用力吮索,啃啮著她,吻得她小脑袋昏沉沉地只能凭著本能回应他。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