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蝶入你心里> 第五章

蝶入你心里

第五章

作者:颜依依      类型:都市言情

    接过岳妤送来需审理批阅的卷宗资料后,见她没退下的意思,裴慕昂不由得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你昨天带聂湘蝶到中部出差?”岳妤直接明了的问。

    “阿棠告诉你的?”他想就知道。

    “昨晚孙棠临时接到大陆那边的急电,说有紧急合约要他回去签办,不找你送他去搭机却来拜托我,你以为你瞒得住?”她的表情有点冷。

    “瞒?”裴慕昂挑眉,“你用了一个很怪异的字,身为公司总裁没有权利自我作主带公司股东去谈生意?还是得召告公司上上下下?”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你从没带其他人跟你去谈过生意,为什么这次偏偏带聂湘蝶去,而且连我这个机要秘书也没通知一声?”她努力压抑情绪,没说出他这个总裁要出差,随行的人怎么说也该是她这位专属秘书才合理。

    “聂小姐所提的厂房扩建计画很独到,带她去向徐董解说细节是临时起意,再说这趟行程来回不会花太多时间,我也就没特地交代你。”完全公式化的回答完,他低头翻开待审的卷宗。

    岳妤心中仍有不满的气泡在冒,“看来你很称赞聂湘蝶的能力,而且对她这位才新上任的股东似乎很器重?”

    “你的能力也很强,是位很称职的秘书。”他口心一致的说。

    怎奈岳妤听得火气上升,对他而言,她只是个称职的秘书?因为她总是尽职的帮他挡退一干爱慕他的女人吗?他当真以为她纯粹是在尽她秘书的职责?

    “你该不会看上聂湘蝶了吧?”心念乍起,她眸光精锐的审视专注于文件上的他。

    微抬起头,裴慕昂眸光深沉的回看她,从容平静的道:“什么时候你也学会八卦?何况感情事端看缘分,你毋需像老妈子一样关注我的事,还是放宽点底限,早点把自己嫁出去,请我这个朋友喝杯喜酒吧!”

    没让她有开口的机会,他气势一转,凝肃的道:“如果没别的事,请岳秘书你退下,我还有事要忙。”

    一句不容妥协的岳秘书抛来,岳妤明白他不想再让人打扰,工作时间她是下属,也只好听令离开他的办公室,只不过她心里的不快,仍然回绕著。

    他竟然当她刚才的气问像老妈子似的关注?请他喝喜酒?那岂不表示他们之间永远也不可能?这么多年来,难道慕昂只当她是好朋友、好下属?

    “你和慕昂到底在搞什么啊?”

    一声含带不敢置信意味的叹问,响自宽容育幼院院长室里。

    “我们哪有搞什么?”聂湘蝶无辜的望著姚-卿,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那为什么你说和慕昂一点进展也没有?难得两个人一同到中部出差,按理应该会趁这个机会擦出什么火花不是吗?”哪里知道她兴匆匆地追问,她的回答竟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聂湘蝶一脸颓丧,“既然只是按理,表示就有例外呀!”

    “但那份例外不该落在你和慕昂头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真是教人著急!

    “问题出在慕昂不喜欢人家主动示爱。”

    “什么意思?”

    她垂垮的肩头又降下一些。

    “其实前两天我就跟慕昂表白过我爱他,可是他不但不相信,而且还不太高兴,后来我才从他秘书好友口中得知,他讨厌人家主动示爱。”

    “别这么泄气,慕昂不是对你很好吗?说不定他是喜欢你的。”姚-卿拍著她沮丧的肩头打气。

    聂湘蝶挤不出笑来,慕昂是对她很好,可大概只是看在她是院长朋友的女儿的份上吧?

    “干脆直接告诉慕昂你从小就喜欢他的事吧!”不忍见她垂头丧气,姚-卿提出最直接的建议。

    她慌忙抬头,连连摇首,“坦白示爱已经吓到慕昂,如果再说出我从小就喜欢他的事,只怕他会被我吓得再也不想见我。”

    “要不然怎么办?院长实在不忍心见你被这份暗恋继续折腾下去。”疼惜小蝶之余,她忍不住要怪起慕昂,怎么掌理起庞大公司行事漂亮又不延看的他,单单对感情的事,温吞得这样教人心急?!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哎……现在也许只有等,才是最保险的方法,反正我都等了十九年……”

    看著在那儿说著傻话自我安慰的丫头,姚-卿不由得跟著低叹,看来她得想想办法,帮帮小蝶!

    审阅完几宗急件,裴慕昂端著提神的玫瑰花茶,起身踱到大片落地窗前透气。

    不一会儿,桌上他开放给父母以及重要朋友专用的外线电话响起,他缓步上前,按下免持通话钮直接接听。

    “回来啦?还以为你会在台中待上几天呢!”毫不客套的声音率性的传来。

    果然是阿棠的作风,“之前到英国时耽搁了不少工作,要不然可能会在徐董那儿待上几天。”

    “谈生意就谈生意,手机干么不开?”

    “没电了,怎么?回去谈大生意的你,还有时间管我手机开不开?”

    “要找你帮我照顾小仙女,当然要亲自打电话给你。”

    他就口的茶杯一顿,直盯著电话道:“你说什么?司帮你”照顾小蝶?”

    遥远那方的孙棠因裴慕昂微变的语气,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小仙女是我女朋友,我人不在台湾,当然要托你照顾她。”

    什么话!

    将杯子放在桌上,裴慕昂一把抓起话筒,没好气的说:“擅自作主把小蝶拖下水当你假女朋友的人,少在那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而且你说过,等你回大陆后会跟磊叔和春霞婶说你和小蝶感情告吹的事,现在你还敢打电话来要我照顾你‘女朋友’?”

    “没办法啊!因为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小仙女了。”

    一股不舒服的紧窒感霎时揪住他的心,孙棠喜欢上小蝶?!.

    嘿!这家伙没声音了!“做什么?我喜欢小仙女让你吓得说不出话来啦?”

    “你要胡闹找别人去!小蝶是无辜的,你别瞎搅得到时让她进退两难。”

    唷!听这小子说的!竟把他这个老友的喜欢说成胡闹?正常人应该是替他高兴才对吧?

    “好啦好啦,跟你开玩笑的,不过你暂时别说破我和小蝶的事,我想多让我爸妈高兴些时候,总不好意思我和小蝶只谈几天恋爱就散了,我爸妈会很难过的。”

    什么叫做“跟他开玩笑”?

    “阿棠……”

    “你不是有很多事忙?我也还有生意要谈,我们改天再聊,拜托你的事麻烦你喽!Bye-bye。”

    “可恶!”裴慕昂用力挂上被切断的电话。

    说话不算话的孙棠!他还要他跟小蝶替他瞒磊叔和春霞婶多久?

    不悦的这么呕想著,电话钤声忽地又响了起来,他不禁眯起双眼,才挂他电话,现在又打来?耍他啊?

    无奈终究狠不下心不接电话,在铃声响得教人心烦时接起,想不到竟是姚院长的来电。

    “我还以为你开会去了。”姚-卿温蔼的说。

    “抱歉,是我接迟了。”陪上歉意,裴慕昂在心中暗啐,该死的阿棠!“院长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院长女儿一家傍晚会从新加坡回来,要待在台湾陪我几天,我怕小蝶感到不自在,所以在想,这几天可不可以让小蝶到裴家住?”

    他还没回应,电话那头倒传来另一个声音──

    “院长……”听来像是无意中听到姚院长话的慌喊声,“院长女儿一家要回来?那没关系,我、我可以去住旅馆,您别麻烦慕昂。”

    “台湾旅馆有些不是正派经营,院长怎么放心你一个女孩子去住?再说慕昂怎么会觉得麻烦,举手之劳而已。”

    “可是我不想他更讨厌我,我住育幼院好了。”

    裴慕昂听了一惊,他何时讨厌过她?

    “裴家很大,客房很多,你就住进来,让姚院长放心吧。”奇怪,他究竟何时表现出半点讨厌她的意思?

    低沉好听的嗓音由电话里传来,聂湘蝶猛然发觉她刚才的话全透进话机里,糟糕,她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他不想听的话?

    “你看,慕昂一点也不觉得麻烦。”姚-卿带笑的说。

    是啊!因为裴家很大,客房很多,不差借她一间房住,失望在心里,聂湘蝶仍旧朝著话机道:“谢谢你,那么今晚我就到你家叨扰。”

    “别这样说,等会儿我去接你。”他很自然的脱口而出。

    “公司忙,你就别再多跑这一趟,晚点我会送小蝶过去,到时要请你多多照顾她,院长这就不吵你了,再见。”

    结束通话,姚-卿嘴角满是笑意,让“男女主角”同住一个屋檐下,一点也没进展的感情,总该会有些发展吧!

    看见聂湘蝶住进裴家,最高兴的莫过于孙磊和季春霞夫妇。

    “我和阿棠的爸老念著你呢!”

    “可不是,阿棠要是能早点认识小蝶,我们两老的头发可以少白好几根。”

    对聂湘蝶这个未来儿媳妇愈看愈满意的季春霞与孙磊,一人端一盘水果进厅里,又一人插一块水果要给聂湘蝶。

    “磊叔、春霞婶,让小蝶自己来吧!你们这样,她会觉得不自在。”瞧见聂湘蝶脸上的窘促,裴慕昂不忍的替她解围。

    孙磊和老伴相视而笑,“也对,我们两个这样——唆唆,只怕小蝶要嫌我们烦。”

    “磊叔别这么说,我只是不习惯。”她以前又没当别人假女友的经验。

    “没关系,久了就习惯。对了,今晚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季春霞亲切十足的拉起她的手,虽然他们夫妻在裴家帮忙多年,但晚上他们向来是回自己的家。

    “回去?”聂湘蝶一脸迷茫。

    裴慕昂倒是很进入状况,“小蝶住这里,如果我有合作上的事或者姚院长要找她都比较方便,我看还是等下次有机会,春霞婶再邀小蝶到你们家作客。”对春霞婶和磊叔宛若将小蝶当成孙家儿媳妇的明显态度,他胸中就是有几许的不是滋味。

    “老伴,少爷这么说也对,小蝶是裴氏的股东,而且又是姚院长拜托让她暂住在这里,我们还是等下次再带小蝶回家。”

    聂湘蝶松了口气,她是很喜欢慈祥的孙磊和季春霞,不过面对他们,总让她多了分别扭,若是没有慕昂在,要她单独和磊叔和春霞婶相处,她想她一定会感到很不自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可以跟春霞婶他们说,她不是孙大哥的女朋友?

    聂湘蝶不断的为自己鼓舞加油,她下定决心,今晚再赌一次!

    说来也巧,今天慕昂带她到二楼挑选客房时,她竟然会挑到他卧室斜对面的客房,他现在应该在房里吧?

    怎料她的敲门声迟迟得不到回应,略微犹豫,她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空无一人,不过,她喜欢这个她头一次进来的房间,所有的摆设有条不紊,原木橱柜朴实而高雅,整间淡色系列为主的格局布置,给人十分干净清爽又温和如风的感觉,一如这房间的主人。

    睡在这问房里,一定很温暖。

    “小蝶?你怎么会在这里?”

    循声转过头,聂湘蝶惊诧地看著不知何时进房的裴慕昂,而后她脑子迅速翻跳著岳妤曾说过,富家千金上床诱惑他的事,她开始慌了,“对不起,我是因为有事想找你,你不在,所以我才进来……”

    呃,不对!人家不在,她怎么可以进来?

    “我是说,我有敲门,可是没听见你的声音,所以就自己开门……”

    天啊!她又在说什么?没听见人家的声音还自己开门?

    “对不起!我就是进来了。”双肩一垮,她说出再老实不过的实话。

    裴慕昂静静地看著她,没有半丝她“擅闯”他卧房的不悦,倒是教她又好笑又让人不舍的慌张神情惹出嘴角浅扬的弧线。

    她还是老样子,总在他不期然的情况下,慌得楚楚可怜。

    “找我什么事?”他低声的问。

    “我……”

    “少爷?”门外突来的敲唤盖过她的回答。

    是春霞婶?聂湘蝶几乎是反射性的退到衣柜边,这是慕昂的房间耶!要是让春霞婶发现她在这里,她会怎么想?

    瞥眼藏身角落的她,裴慕昂没有异议的前去应门,别让春霞婶看见小蝶也好,免得衍生不必要的误会。

    “春霞婶。”门半开,裴慕昂故意将身体挡在门口。

    “少爷,我和你磊叔要回去了,刚才我敲小蝶的房门,没有回应,我想她大概在洗澡,也就没进去吵她,毕竟我们两老今晚已经让她陪我们够久了,就请少爷等会儿再跟小蝶说一声。”

    “好,春霞婶要磊叔车开慢点。”

    “我知道,不过回去前,有件事想麻烦少爷。”

    “春霞婶又跟我这么客气?”他微笑的说。

    季春霞回以一笑,“阿棠好不容易交了女朋友,我和他爸高兴得不得了,阿棠和少爷感情一向要好,比起我们两老的唠叨,你说的话,他比较听得进去,所以春霞婶想请少爷找个机会跟阿棠说说,要他赶快把小蝶娶回家,也好了却我和老伴一直搁在心头的事。”

    聂湘蝶惊愕不已,要孙棠娶她回家?她这个女朋友可是冒充的耶!

    正迟疑著该不该出面跟季春霞说个清楚明白,另一道声音冷不防像利剑一样刺向她──

    “我会找时间跟阿棠说。”

    慕昂明明知道她不是孙棠的女朋友,可他却当著她的面这样说,这代表什么?

    震惊、心慌、无助、伤心……一并如乌云罩顶的压上她,聂湘蝶直觉得快喘不过气来,眼睛酸涩的抚著心口。

    如此大方轻松的为她作嫁?这就是慕昂对她的暗示?

    “春霞婶已经离开了。”没看见衣柜那头的人儿出来,裴慕昂逐步走近她,“找我有什么事?小蝶?”看她奇怪的低著头,他狐疑地低喊。

    聂湘蝶迅速伸手往脸上兜抹一下,“没事,我回房去了。”没抬头,她快步走过他身边。

    没事?刚才那抹脸的动作,还有这哽咽的声音……裴慕昂一把拉住她,不意教她顺著脸颊滑落的泪滴惹得心头一窒。

    “为什么哭?”他将她扳向自己。

    “我去住旅馆。”她现在只想离开。

    “小蝶!”他忙将推开他跑往门边的她拉回来,摸不著头绪的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掉泪又为什么突然说要去住旅馆?”

    心一痛,强逼回去的泪意又泛上眼眶,她难过的说:“我收回来,全部收回来。”

    “什么?”不懂她没头没脑的话,他硬是让她满眶的泪雾揪得心疼,想伸手碰她,她却退开,猝然落下教他怔住的语句──

    “我爱你。”

    小手用力紧握著,她极力忍著不让眼泪掉下来,“如果这句话让你反感,造成你的困扰,我现在收回来,你就当我没说过,不用急著将我推给孙大哥,要他娶我,我会马上离开裴家,让你眼不见为净!”

    她认了!爱他的话她可以收回来,只要留著一颗爱他的心就好了!从头到尾都是她一相情愿,她真的认了!

    裴慕昂犹如挨下一记闷棍,恍然顿悟,她误会了!

    “等一下,小蝶!”

    他心急的拉住欲转开门把的她,“听我说,我没那个意思,阿棠不想这么快让磊叔他们的希望落空,所以打电话要我暂时别说破你假扮他女友的事,我刚刚只是顺著春霞婶的意思说,你别误会。”

    “无所谓,反正结果都一样,不论我提起再大的勇气、下再大的决心跟你表明我的心意,你就是没感觉,就是不会喜欢我……”伸手擦去不争气滚落的眼泪,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裴慕昂投降了!

    凝看著她一脸的深情和脆弱,他再也无法忽视自己胸中的悸动。

    这些日子以来能左右牵动他沉稳情绪的,也只有她!要他此时再如何否认、如何自欺欺人!

    带著怜惜与不舍,他托起她滑细的下颚,俯身轻轻吻上她的红唇。

    聂湘蝶一瞬间恍若电影停格画面般呆怔住。

    “你……你吻我?!”她杏眼圆睁的望著他噙含温柔笑意的眼,眼泪因极度震讶而忘了流。

    “不行?”他嘴角半扬的与她对望,突然间更加确定自己的心意。

    “不是不行,而是你、你什么也没说,怎么突然就这样吻我?”她仍旧睁著水眸呆望他。

    “我说了,在这里。”他好笑的点点她柔软的朱唇。

    “啊?什么?”她完全无法意会。

    “也许是我说得不够清楚,我再仔细说一遍好了。”

    小脑袋赞同的猛点著,她专注认真的等著,怎知他半句话也没说,只是笑得很迷人的往她靠近、再靠近……

    结果她什么事都没弄清楚,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在他怀里,他的唇覆著她的,他热烫的舌头,在她嘴里……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除了他醉人的气息,有力的拥抱,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次,你明白了吗?”贴著她的唇嘎哑低问,裴慕昂惊觉她芳美的滋味比他想像中还要香甜百倍。

    “完全不明白,你根本什么也没说。”软倚著他,她本就纷乱的思绪教他猝然的深吻打得更乱。

    莞尔著,他附在她耳畔,一字一字的说:“我喜欢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