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蝶入你心里> 第三章

蝶入你心里

第三章

作者:颜依依      类型:都市言情

    你有可能娶我吗?

    空气突然间停滞,飘浮的全是这句话。

    裴慕昂怔愕的定住,而后他听见自己挤出不可置信的声音,“你说什么?!”

    聂湘蝶不由得又暗自深吸了一口气。不能退缩!好不容易逼自己说出口,现在就只有坦白一途,何况嫁给他可是她从小的志愿!

    “我说,你有没有可能娶我?”她小手抑不住的直发抖著。

    裴慕昂傻眼,他没听错,她说的是他有没有可能娶她!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他真佩服自己,居然能问得这般镇静?

    “因为……因为……”聂湘蝶一颗心怦然直跳,紧张得指甲几乎深陷掌心,“因为我爱你。”

    裴慕昂心下猛然一震,“你、爱、我?”他一字一字的问。

    “没错,我爱你。”颤然的告白里,是她十九年来的执著坚决。

    望进她坦然直视又暗藏娇羞怯弱的眸底,裴慕昂心底某处被轻轻扯动著,他眉头一皱,回避她的视线站起身,往他办公桌走去。

    “慕昂?”他的反应让她错愕,心慌的跟著站起来。

    “我没想到聂小姐这么有说笑的天份,原来在国外你们都是这样将爱挂在嘴边,好捉弄他人达到在枯燥工作中提振精神的目的?”摊开桌上卷宗,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聂湘蝶急了,“我不是在跟你说笑,我是认真的……”

    “我还有事忙,没时间听聂小姐说些无关紧要的题外话,对公司如果还有任何问题,你可以去找岳秘书,她会跟你做详尽的解说。”他头也没抬的打断她,不明白她怎会突如其来扯上爱?

    聂湘蝶的心紧紧一揪,全身微微震颤著。

    她挣扎许久,总算鼓起勇气向他示爱,他却当成是无关紧要的题外话,不但对她下迂回的逐客令,甚至连看也不看她?

    她忽然觉得他们的距离变得好遥远,遥远得她的心隐隐作痛!

    “我……”小嘴微张,怎奈不知该说什么,眷恋又黯然的再望他一眼,她抱起一叠资料,悄悄离开他的办公室,此时此刻她待在这里,怕也是多余的吧!

    听见关门声裴慕昂抬起头,如他所想,没看见聂湘蝶的人影,然而他的视线忽然就那样出神的定在门板上,脑中不受控制地不断跳窜著她夹杂惶急语意的话语!

    我不是在跟你说笑,我是认真的……

    心情低落的走进敞开门的秘书室,聂湘蝶冷不防教一连串不悦的声音吓一跳!

    “裴总裁不在!就算他在也没空应付你的邀约,我们总裁可是个大忙人,哪有美国时间陪不相干的人喝咖啡,丁小姐找别家公司总裁陪吧!”

    “喀嚓”一声,电话毫不留情的挂断。

    “真是的,这些人都没事做?成天只想著钓凯子……聂小姐?”无意间瞥见站在门边的聂湘蝶,岳妤的碎嘴叨念转为一声讶喊。

    聂湘蝶向她微点个头,“不好意思,我拿之前各部门的简介资料来还你,门没关,你又在讲电话,所以我就直接进来了。”

    岳妤不介意的耸耸肩,“像刚刚那种电话不讲也罢。”

    “你是指找裴总裁的电话?”

    “正确来说应该是在打我们裴总裁主意的求爱电话,我这个总裁的好友兼秘书,每天不晓得要帮他拒绝几通这种无聊电话。”

    “原来你们总裁这么受欢迎。”语毕,她才觉得自己说的傻,以裴慕昂出众的外表和傲人的身分条件,青睐他的人又岂可能会少?

    “受欢迎得很!我记得……大概一年半前吧?有位老是晃到公司缠我们总裁的大胆花痴女,有天竟然偷溜到总裁休息室,脱得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想引诱我们总裁。”岳妤嘴角挑著鄙夷。

    聂湘蝶听得震惊,裸体相诱?这……

    “只可惜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打错如意算盘,她的下场只有被我们总裁怒吼著撵出去的份,没被告得颜面尽失又身败名裂,她还得感谢我们总裁高抬贵手呢!”

    不是她这个秘书多嘴,她拉拉杂杂说这些,也有几分提醒聂湘蝶的用意。

    “你们总裁是个坐怀不乱的君子。”聂湘蝶由衷佩服,若换作其他男人,美色当前,只怕早把持不住。

    “这点倒是,但也只能怪那些有钱的富家女自讨苦吃,以为每个男人都喜欢交际应酬、逢场作戏那套?偏偏我们裴总裁最讨厌人家主动示爱,他讨厌看那些表面倾慕,实则攀金觊银的庸俗嘴脸,懒得回应那种与交易无异的无聊游戏……”

    耳际一轰,聂湘蝶不知道岳妤后来又说了什么,也不记得自己怎么走出秘书室,她只知道自己脑子里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回荡著教她心颤的话──

    “裴总裁最讨厌人家主动示爱,他讨厌看那些表面倾慕,实则攀金觊觎的庸俗嘴脸……”

    一瞬间,她明白了自己主动示爱却得不到半句回应的原因!

    才踏进家门,裴慕昂的去路便被人挡住。

    “怎么只有你一个?小仙女呢?”

    裴慕昂眉头一皱,睨了眼莫名其妙向他要人的孙棠,不想回话的跨步就走。

    孙棠又移身挡下他,“干么不理人?你忙到超过晚餐时间才回来,不是因为和小仙女谈公事吗?我爸妈本来还想你会带小仙女一起回来吃饭呢!”

    “你够了没?拖小蝶下水已经很不应该,你还想逼她来陪你用餐?”

    “喂!什么逼?不说小仙女当我假女朋友的事,我爸妈是真的很喜欢她,想跟她吃顿饭聊聊,没什么吧?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一回来火气就这么大。”他狐疑的溜望一向好脾气,今晚没有半丝笑意的裴慕昂。

    裴慕昂眉心微凝,抿唇无语。

    打从他“请”她离开办公室后,他的心便开始莫名的烦乱起来,原本以为她会待在岳妤那儿研看公司决策资料,岂知她早已离开公司。

    说不明白他当时的心情,只是他一整天下来老是闪神的想起她、想起她突然而来的问语──你有可能娶我吗?

    “你今天真的很反常。”盯著若有所思的他,孙棠下了个很慎重的结论。

    “你才不正常。”回啐一口,裴慕昂推开挡路的他正要上楼,迎面碰上从厨房出来的季春霞,“春霞婶。”

    “少爷回来啦!小蝶呢?有跟你一起回来吗?”她含笑问道。

    “在公司忙完,小蝶就回姚院长家了。”昨天磊叔和春霞婶已经从聂湘蝶口中知道她是姚院长朋友的女儿。

    “这样啊。”季春霞脸上有小小的失落,不过随即又唤向儿子,“阿棠,妈烤了糕点,你送些去给小蝶尝尝,顺便跟小蝶约个会,你们平时一个在大陆,一个在美国,要把握难得的相处机会。”

    “你要说的是赶快把人娶回家吧?”孙棠心知肚明的走向母亲,不意接收到一道由母亲身旁射来的犀利眸光。

    呃,他说错什么话惹到他了吗?

    “知道就好,要不是你说和小蝶感情才刚起步,我和你爸还真恨不得马上飞到美国向小蝶父亲提亲呢!你等会儿,妈去拿糕点。”季春霞说著迳自走回厨房。

    “你想将事情搅得一团乱是吗?居然跟春霞婶说你要娶小蝶?”裴慕昂心里不禁有气,孙棠明知道自己父母一心希望他尽快成亲,他还提这个?

    “别冤枉我,我刚才是说把人娶回家,又没说是小仙女,放心啦!让我爸妈高兴的作作梦,等我过几天回大陆,再找机会跟他们说我和小仙女吹了,不就得了?”孙棠一副没问题的保证语气,禁不住在心里好笑的嘟哝──

    人家小仙女知道要假扮他女友,也只是为难加无奈,半点气也没生,这个不关他事的家伙,打从一开始到现在,意见倒不少。

    “阿棠,要给小蝶的东西,妈弄好喽。”

    “好。”朝厨房应一声,他转向裴慕昂,“一起去吧!顺便请小仙女喝杯咖啡。”

    “我不想跟你胡闹。”裴慕昂举步就往楼上走,经过白天的事,他还不知道再见到聂湘蝶时,他该以何种心情面对。

    “谁跟你胡闹,你今天怪怪的,出去透透气比较好。”一把拽住他,孙棠接过母亲拿来的小篮子,直将他拉出门外。

    最好将慕昂带离裴家,免得他趁他不在,跟他母亲供出他说谎的事,那可一点也不好玩。

    “你真的不下车?”孙棠忍不住又问驾驶座上的人一次。

    “我今天很累,晚上需要足够的睡眠,现在喝咖啡,晚上会睡不著。”

    喷!这家伙的借口,还真是别脚!

    “看什么?赶快下车!小蝶已经在咖啡馆里等了!”裴慕昂没好气的催著拿一双贼眼直盯著他瞧的孙棠。

    孙棠闻言,将头一转,花了点时间才望见聂湘蝶坐在对街的精致咖啡馆里。

    “奇怪!你什么时候看见小仙女的?开车的人该注意的不是路况吗?”

    “你-不-唆!要就下车,不要就回家!”他作势要发动引擎。

    “知道,下车、下车。”孙棠赶忙开门,嘴里仍不住地碎念,“糕点都还没交到小仙女手上就要我回家,你想害我被我妈骂啊?”

    “我只等你十分钟。”放任他的嘀咕由耳旁掠过,裴慕昂丢了句话出来。

    “十分钟?”正欲关车门的孙棠不得不弯身探回车内,“有没有搞错?十分钟咖啡都喝没几口。”

    “你不会喝大口一点?现在已经八点了,你要人家一个女孩子陪你喝咖啡喝到几时?”

    孙棠脑袋一溜,终于明白这家伙原来是在担心聂湘蝶,就像原本他是要约小仙女到另一家以前常去的咖啡屋,慕昂却说不要让人家跑太远,要他约在姚院长家附近的咖啡馆就好。

    他知道慕昂一向细心,对人也总是温和有礼,不过这十分钟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我看你今天回去真的要好好睡一觉。”语意不清的咕哝,孙棠关上门直往对街走去。

    没理会孙棠暗喻他不对劲的低哝,裴慕昂的视线下意识地落在咖啡馆内,那抹他一将车子停在路旁,便望进眼底的纤丽身影……

    看著整齐排放在小竹篮里的别致小点心,聂湘蝶对季春霞的手艺称赞连连,不过她今天一整天没什么胃口,对孙棠要她细细品尝的好意,也只能婉转表示她回家再吃。

    “你看起来有些疲累,没什么精神,是不是第一天到公司了解情况,慕昂就交代了一大堆工作给你?”孙棠关心的问。

    聂湘蝶的心因“慕昂”两个字,颤动了下。“不是,可能是因为昨晚没睡好。”

    是吗?他刚刚好像瞥见她眼里有抹忽闪而过的怅然。“因为我硬请你在我父母面前假扮我的女朋友,造成你的困扰?”

    她赶忙摇头,“虽然孙大哥要我假装成你的女友,有点让我不知所措,不过磊叔和春霞婶人很好,我很喜欢他们。”

    “那么你的无精打采是为了什么?”他打破砂锅问到底。

    她能说她今天向裴慕昂表明心意,却被赶出去的难堪事吗?

    无意识的低头搅动面前的咖啡,她低声轻问:“孙大哥,男人是不是都认为主动示爱的女人很随便?”

    孙棠微讶的放下咖啡,很大方的就男人的心性分析,“也不能这么说,只是男人多多少少都有潜藏的大男人心态,以及狩猎的野性,愈难追上手的女人往往愈能激起他们的占有欲,对于主动的青睐者,男人可能就会比较不珍惜,有些就顺水推舟,来场你情我愿的成人游戏,有些较清高者,可能就会觉得不屑吧。”

    手指一滞,她搅动咖啡的汤匙滑落指间,敲撞杯缘,发出一声清脆的铿锵声。

    不屑?慕昂是否就是这么看待她白天的主动告白?

    “为何突然问这个?”没忽略她的怔忡失神,孙棠的好奇又添一层。

    聂湘蝶连忙抬起头,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也没什么,在杂志上看到这样的报导,突然想到,随口问问。”

    看来她不但犯了裴慕昂讨厌人家主动示爱的禁忌,而且还踩上男人最要不得的自傲地雷,这怎是一个“惨”字足以形容?

    “干么闷闷不乐的?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比你高的人顶著。”孙棠实在纳闷,今晚是怎么回事?慕昂怪怪的,现在连小仙女也怪起来?

    “顶著也没用啊。”她说得有气无力,得不到慕昂的爱,也许被塌下来的天压得失去知觉,还比较不难受吧?

    “喂,说什么?”他伸手轻拍她沮丧的小脸,“有什么心事尽管告诉孙大哥……”

    一串突响的手机铃声硬生生截断他的话。

    孙棠只得接起电话,“喂──”

    “时间到了!出来吧!”

    他一阵错愕,“拜托,也才过五分钟而已?”双眼不由得瞟向对街那头。

    “哦?我的表已经走了十分钟。”裴慕昂有点沉冷的语气,自话筒那端传来。

    “奇怪?你的声音听起来怎么好像比之前更不高兴?”车窗暗暗的,孙棠根本看不到裴慕昂的表情。

    对街这头的裴慕昂对咖啡馆里的一切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孙棠居然摸聂湘蝶的脸?这家伙在做什么?真以为自己是人家男朋友,趁机吃豆腐?!

    “给你一分钟,不出来你就自己走路回去──”他没有妥协余地挂断电话。

    “不会吧?一分钟?”孙棠简直傻眼。

    “有事吗孙大哥?”聂湘蝶不明所以的问。

    孙棠苦笑,“恐怕没办法再和你聊了,我朋友要我马上离开。”还是别说慕昂在外头,要不然还得花时间解释他失礼没进来的事。

    “没关系,我们改天再聊。”事实上聂湘蝶此刻也没什么心情谈天。

    “也只好这样。”

    结完帐,孙棠领著聂湘蝶走向门口,不意巧遇路过的岳妤。

    “孙棠?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呢!”岳妤直抛给孙棠一个“你怎么会和聂湘蝶在一起”的眼神。

    “我女朋友,怎样,有没有吃醋啊?”孙棠似认真又似调侃的说。

    “孙大哥!”聂湘蝶慌窘的喊,她女朋友的身分是假的呀!

    “开玩笑的。”他望著岳妤的眼里却有些让人分不清真假。“回国那天就遇见小蝶,经慕昂介绍,很谈得来,所以约小蝶喝杯咖啡。”他再转向聂湘蝶解释,“因为慕昂的关系,我和岳妤也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

    “那孙大哥和岳妤小姐你们聊,我先回去了,还有,帮我谢谢春霞婶。”

    提高手里的提篮道过“再见”,聂湘蝶没再停留的转身离去,岳妤看她的目光带著质疑,可她实在提不起劲解释,还是先离开的好。

    “美人离开了,你不追?”岳妤斜瞥著孙棠。

    “不必追,你看不出聂美人想成全我和岳美人你谈天吗?我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再说你把我从大陆邀回来,还没作东请客呢!请我喝杯咖啡吧。”

    笑嘻嘻的说著,孙棠一个劲儿拉著岳妤又转身进入咖啡馆里,猛地想起对街还有个限时催他离开的人在,他转头看向店外,可哪还有那人的存在。

    他心底瞬间兜起苦笑,慕昂这小子也未免太不够意思了吧?真的不等他,自己回家了?

    可恶的孙棠,竟然和岳妤进咖啡馆,放聂湘蝶一个人回家!

    在车里看见这一幕,裴慕昂直想再打电话训人,约人家出来的是孙棠吧?怎么说他也该送聂湘蝶一程。

    心里数落著孙棠,裴慕昂的视线却直跟著聂湘蝶走,“她还要上哪儿?怎么往那个方向走?”

    在脑部下达任何动作指令前,他已发动引擎跟上她。

    走在行人不是很多的街道上,聂湘蝶长叹口气。

    怎么办?她的心情还是好低落,带著十九年的痴傻爱恋飞越千里跑到台湾追爱,想不到有生以来头一次对人说“我爱你”,会落得教对方趋赶的下场!

    早知道那天就该进书局买本求爱指南,也不用弄得现在这样进退不得的难堪窘境……

    “唔!”没注意前方,她不小心和人擦撞,手上的提篮掉落,一块小蛋糕滚了出来。

    “槽糕!”她直觉反应的要去捡拾滚向马路的蛋糕……

    “叭──”

    “你在干什么?”一只有力的臂膀在刺耳的喇叭声中将她拉回路边。

    “慕……昂?”她恍如作梦的望著眼前人影。

    “你没看到来来往往的车子?这么不要命的往马路中间冲!”裴慕昂语带苛责,在瞧见她差点被车撞的刹那,他的心脏险些停摆上半好他来得及拉开她!

    “我只是想捡回蛋糕,那是春霞婶特地送我的。”

    瞥一眼那躺在马路中央,早已被压得粉碎的蛋糕,聂湘蝶不禁垂下视线,慕昂说得也是,有谁会为了一块小蛋糕差一点将命葬送在大马路上?

    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扯动他的不忍,不觉放柔声音,“这是意外状况,春霞婶不会怪你的,篮子里其他糕点还在就好。”

    “嗯。”低应声,她忽然想到,“你怎么知道篮子里装的是糕点?”

    那篮子一路“坐”著他的车到她手上,他当然知道!

    “猜的。”既然她不晓得他等在咖啡馆外头,他也不想道破,“这么晚你还要上哪儿去?”

    他成功的转移她的注意力,“回姚院长家。”

    他眉梢轻挑,回姚院长家?这条路?

    “我是不是又走错方向了?”瞧见他的反应,聂湘蝶抬头往四周看去,才发现附近的景致,是好像跟她出来时不太一样。

    “我送你回去。”他想也没想的牵起她的手往他的车走去,心里一点也不客气的叨念起孙棠,这个死阿棠!就说他该送小蝶回家的,台北她本来就不熟,又何况是夜色昏暗的夜晚?小蝶若发生什么意外,看他怎么拿命来赔!

    心跳控制不住地狂跳著,聂湘蝶双眼直瞅著牵著她的大手,这是他第二次主动牵她,而且是在她告白以后,这是表示……

    “你……”

    “嗯?”他转望突然出声的她。

    “没什么。”摇摇头,她终究问不出口──你原谅我的主动示爱了吗?

    还是暂时别问吧!难得能让他这样紧紧牵在手心里,她只想全心全意的收藏住这短暂的幸福,哪怕只是自欺欺人也好。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