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蝶入你心里> 第二章

蝶入你心里

第二章

作者:颜依依      类型:都市言情

    “要回来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一声?这么见外?”裴慕昂瞥眼右座的人,含笑戏谵,二十分钟前还是岳妤打电话要他到机场接机,他才知道好友已从大陆回台。

    孙棠不以为然的回瞟他,“你才见外,公司出了事吭也不吭一声。”

    裴慕昂淡笑,“我该想到岳妤会告诉你的,如果不是你身高够高,在人群中够显眼,恐怕我到机场还不知道要接的是哪位‘贵人’!”岳妤只是神神秘秘的说要他接位“贵人”,并没明说是谁。

    “什么身高够高?是帅得惹眼好吗!不过我很明白你压根不想找我帮忙,因为你铁定会说我大陆的事业刚起步,如果将资金抽借给你,会影响我全力发展事业,是吧?”

    “既然知道,你还回来干么?”裴慕昂慢条斯理的说著。

    “去你的!”孙棠赏他肩头一拳,“我回来度假探亲不行吗?不过我本来以为会是岳妤来接机,没想到她却跑回台中老家,唉!我失望得心都碎了。”他摇头叹气,将手捧在胸前,捧得真像那么一回事。

    裴慕昂受不了的白他一眼,“再发神经,小心我踹你下车。”

    “你这个老是一板一眼的总裁,还真是没有幽默细胞。”啐他一口,孙棠敛起嘻皮笑脸,正经的问:“说真的,你公司周转金的事怎么办?”

    “托姚院长的福,在她美国一位朋友的投资帮忙下,迎刃而解了。”

    “真的?”慕昂和姚院长像亲人般的交情,他们这些好朋友都知道。

    “嗯,昨天傍晚的事。”

    毫无预警的,聂湘蝶娇俏的容颜就这么闪入他脑海,从她在裴家水池边张望开始,到她酡红著一张粉嫩小脸,慌张的离开裴家,一幕幕,无比清楚的在他脑中放映。

    他好像还是头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可以脸红得那样迷人可爱!

    “喂!想什么?”这家伙嘴角的笑,温柔得很可疑!

    “没什么。”裴慕昂重新专注在车况上。

    咦?那不是聂湘蝶?怎么在那里来来回回地踱步,口中还好像念念有词……

    “喂喂!你在干什么?要撞上人家的车啦!”孙棠大喊著,急忙攀过身抓住方向盘,将车子稳住。

    裴慕昂及时回过神的踩住煞车。

    “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我才刚回来你就想谋杀我?”孙棠忍不住数落,这个开车向来比谁都谨慎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又因聂湘蝶闪了神,可是……看向窗外,发现那抹纤细身影仍在,裴慕昂动作比脑子反应还快的开门下车,“你等我一下。”

    孙棠完全处在状况外的愣看著他跑开。

    主动示爱,第一句开场白应该说什么?

    聂湘蝶想了一整晚,就是想不出来,最后决定来书局买书参考,可是来到书局前,她却犹豫了,若照著书上说的来做,感觉就不像她的本意,好像有点失真。但是……

    “你好,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很老套。

    “要不要去看场电影?”

    没创意。

    “可以跟你聊聊吗?”

    不行!就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还聊?

    要不然怎么办?在美国有人追她时,都是这样邀她的啊!

    虽然人家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是她又没追过,怎么知道怎样追?

    于是一个头两个大的她不知不觉就在骑楼一隅喃喃自语的来回踱步,连成了路人好奇打量的目标都不自知。

    直到一位好心的小姐拍她肩膀,“小姐,你没事吧?”

    她猛然发觉自己将大街当成自家客厅的出糗表现,尴尬不已的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在等人。”霎时,她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

    不意她偏偏没留意的撞上一堵结实的肉墙。

    “Sorry,不好意……”道歉随著抬起的视线顿住,她愣了几秒,“啊!你全看见了?!”

    一般人绝对听不懂她这突来其来的问句,但裴慕昂就是知道她指的是她低头来回走动,小嘴念念有辞的情形。

    “你怎么会在这里?”感觉她像是颇为介意他的“全看见了”,他淡淡的一语带过。

    他这样问是表示有没有见到她刚刚的呆样啊?“我……想买书。”惨了!慕昂要是看见她刚才像个傻子在那儿兜著走,对她的印象会不会又大打折扣?

    “是不是忘记带钱才没进书局?”他猜测的问。

    “不是,是……我忘了要买的那本书的书名。”她说得心虚,可是这个借口荃少可以稍稍替她刚刚“不正常”的行为作个解释吧?

    原来她刚才在那儿走来走去是在想书名?她的反应让他联想到小孩,一样的单纯。“急著买吗?还是回家慢慢想,说不定很快就可以想出来。”

    “是……吗?那我回家想好了。”自己起的头,这时候也只能顺著他的台阶下。

    深望他一眼,她有点不情愿的转身,虽然她还没想好如何跟他作爱的告白,可是其实她好想多看看他,多跟他说说话。

    “你上哪儿?不是要回姚院长家吗?”

    “是啊!我是要回院长家。”反射性的回完话,低著头的她又撞上一道“阻碍物”,她只得抬起头,“慕昂?”

    裴慕昂不由得在心里笑叹,像她这种低头走路的方式,只怕每走两步,就会撞到人,拉著她往路旁站一些,他才开口问:“不是说要回姚院长家?怎么往反方向走?”

    “反方向?”抬头朝四周环视一遍,她一脸茫然,“是反方向吗?可是我记得刚刚好像是这样走来的,这里的建筑和街景,看起来都差不多……”

    她没再说下去,小手却倏地捏紧,完了!她在他面前的不聪明表现,好像又多了一样──路痴。

    裴慕昂嘴角的弧度不自觉地缓缓上扬,她偷觑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头的反应,还真是出奇的可爱!

    “走吧!我的车就在前面,我送你回去。”大手一捞,稳稳地牵起她的小手,姚院长家离这里虽说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但他怕对台北不熟的她迷了路。

    聂湘蝶双眼直瞅著牵著她的那只温暖大手,一颗心狂跳不已。

    慕昂主动牵她耶!这是不是表示,她在他面前失常所表现的“挫样”,他都没记在心上?

    “这位小姐是谁,作个介绍吧。”

    突来的询问让聂湘蝶惊愕地往前望去,只见一位高大魁梧,有著古铜色肌肤的男子就站在她和慕昂前面。他是在跟慕昂说话吗?

    裴慕昂点头回应她投望的疑问,“我朋友孙棠,刚从大陆回来,我刚刚才去接机;这位是聂湘蝶,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姚院长那位出资投资裴氏的朋友的女儿。”他简单为两人引介。

    孙棠一副了悟神情的长“哦”一声,视线始终停在聂湘蝶姣好秀气的脸上。

    其实他早已下车,也早注意到这女孩,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让慕昂开车开到差点出车祸的“罪魁祸首”,居然是个女孩子?

    而且令他眼睛险些瞠凸的是,慕昂到最后还牵起人家的纤纤玉手?对,就像现在,那只大掌仍然将人家的小手牵得紧紧的,他可从来不知道他这个对男女感情一向淡然,对女人始终保持彬彬君子风度的老友,何时也会干起偷吃人家豆腐这种风流事来?!

    “你好,小仙女。”心里的疑窦泡泡冒归冒,孙棠倒满喜欢眼前这个大眼眨呀眨看著他的标致女孩。

    “小仙女?”不止聂湘蝶,连裴慕昂都一起发问。

    “对呀!这么漂亮的俏姑娘,就像童话故事里的仙女一样。”孙棠冲著聂湘蝶爽朗一笑,“幸会啦!小仙女。”他朝她伸出友谊的手。

    聂湘蝶不觉地跟著弯起小嘴旁的笑弧,伸出手和他交握,“很高兴认识你,孙大哥。”

    孙棠回握得由衷,只不过眼角不动声色的瞄向慕昂的手……嘿!

    真是天大的奇迹!他和聂湘蝶握手大半是出自真诚,但也有“暗示”慕昂他一直牵著人家的小手,想不到他居然一点“警觉”也没有,依然很自然的牵著小仙女?这个头脑清晰的裴总裁今儿个是犯了什么胡涂?

    “有什么话到车上再说。”向孙棠使个“大家都在看他们”的眼神,裴慕昂轻拉著手心里的小手跨步。

    盯著眼前那两只交缠的手,一个连孙棠自己都觉得有趣的念头突如其来的冒出来,“小仙女,回裴家帮我个忙吧!”

    看见意外出现的儿子,刚从南部探亲回来的孙磊和季春霞,简直笑得阖不拢嘴。

    “你这孩子也真是,回来就自己搭计程车回来,还要麻烦少爷去接你?”季春霞笑著数落儿子。

    “有什么关系?这种小麻烦慕昂才不会在意,是吧?”孙棠将问题丢向一旁和聂湘蝶说著悄悄话的裴慕昂。

    裴慕昂笑道:“我常要磊叔和春霞婶别这么客气,他们就是不听。”

    孙磊夫妇已在裴家帮忙十几年,裴慕昂拿他们当亲人看,也和孙棠成为情同手足的朋友。

    “话不能这么说,你是少主子,我和阿霞总不能太逾矩。”忠心的孙磊固执得很。

    “这位小姐是?”终于发现还有一位娇俏女子在,季春霞和丈夫同声问道。

    “她是从美国回来投资裴氏企业的股东──聂湘蝶。”

    听见裴慕昂的介绍,聂湘蝶心头滑过一股失落,好实际又好生疏的称呼!至少,慕昂可以喊她一声小蝶嘛!

    “磊叔、春霞婶,您们叫我小蝶就好。”压下心底的怅然,她还是礼貌的打过招呼,孙磊夫妇在裴家帮忙的事,裴慕昂刚才和她稍微提过。

    “那怎么成,你可是少爷事业的合作伙伴……”

    “妈,你和爸别凡事都照规矩来,小蝶就是小蝶,多好听。”孙棠出声打岔,而后将聂湘蝶轻拉到父母面前,“你们总不能见外的称呼我的女朋友吧?”

    一句出其不意的话,让厅里其他四人全部怔住。

    首先有反应蹙下眉峰的是裴慕昂,他怎么也没料到孙棠一路上隐瞒不说,要聂湘蝶帮的忙居然是这件事。

    “阿棠!”他不赞同的喝睨他。

    “干么?替我高兴也不用喊这么大声。”孙棠轻松以对,接著,附在一脸茫然的聂湘蝶耳边悄声说句,“拜托,就帮我这个忙。”然后老神在在的任他那笑得眼睛都眯成一直线的父母,直拉著她往厨房走去。

    “原来你和我们阿棠早就认识?老伴,赶紧切个水果招待小蝶,对了,还有我们带回来的糕点……”

    面对季春霞夫妇热情的款待,聂湘蝶根本不知该说什么好,孙大哥请她帮忙?可是她不是他女朋友啊!这个忙,怎么帮?

    接收到她投来的无措眼神,裴慕昂直想上前替她解围。

    “你做什么?”他不满的瞠视压制住他肩头的家伙。

    “我哪有做什么?只是好不容易逮到免于听我爸妈在我耳边碎念什么时候带女友回来的机会,你可别坏我好事。”孙棠压低声音,末了还示意他小声说话。

    裴慕昂不甘愿的低声道:“要找人假扮女友也别找小蝶,她什么都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反应才亲切自然啊!”要硬拗还不容易?不过这家伙喊小蝶喊得很顺口哩!

    “你──”

    “安啦!”孙棠皮皮地抢话,“你没瞧见我爸妈那副开心样?你忍心泼他们冷水?”

    孙磊和季春霞的欣喜模样裴慕昂看见了,可他更没遗漏聂湘蝶小脸上那为难又不忍的神情,以及频频觑望他的无辜眼神。

    “你不该不说一声就拖小蝶下水。”早知道他就直接载聂湘蝶回姚院长家!

    “我只是临时起意,而且小仙女刚好在嘛!放心,我会找时间好好谢谢小仙女,不会得罪你的‘工作伙伴’的,你就安心坐著休息吧。”

    孙棠有意无意的将“工作伙伴”拖长声音,硬是将视线锁在厨房那头的老友按坐入沙发。

    是他太久没跟慕昂联络吗?他记得这家伙向来不会干涉他人的私事,而且对朋友也有情有义,这会儿他不但对他找人当假女友的“私事”有意见,还不打算帮他的忙直想拆他的台?

    嗯,他得找机会好好研究研究!

    岳妤由台中老家直接赶至公司,还没上总裁室问裴慕昂孙棠帮他解决公司周转金问题没,倒是先震惊地看见他带著一位从来没见过的漂亮女孩来到她的秘书室。

    “她是裴氏企业的新股东?”在听完裴慕昂说聂湘蝶的出资刚好足以化解裴氏被亏空公款所引发的问题,岳妤讶异不已,除非这年轻女子有慕昂过人的能力才干,否则她怎么也不相信她拿得出那么多钱!

    仿佛看出她的疑问,聂湘蝶轻声地说:“若要说真正的股东,应该是我父亲,我只是代替工作繁忙的他来台湾一趟。”

    哦!富家千金,难怪!“你会在台湾待很久吗?”岳妤突然迸出一句。

    震愕了一下,聂湘蝶只能含糊回答,“我父亲是希望我能尽快回去。”至于她,得看和慕昂的发展……

    “那就应该没问题。”岳妤忽然又冒出一句语焉不详的话。

    “什么有问题没问题?你放假放过头啦!净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以朋友的口吻数念几句,裴慕昂立即切入正题,“将早上的工作行程往后延,我要先跟聂小姐解说公司相关的发展计画,还有公司各部门的简介请你整理一份给聂小姐。”

    正经得一丝不苟的语气,正是他们裴总裁开始投入公事的标准态度,这么多年的秘书可不是干假的,岳妤马上起身抽拿资料。

    此刻的裴慕昂,是她从没见过的,聂湘蝶不禁拿眼角瞟视他。

    一样像雕匠精心雕琢出来的完美侧脸,不同的是,退去平时的柔性气息,多了一股认真,还有自然散发的王者之气,此时的他,一样撼动她的心弦。

    隐约感受到她的注视,裴慕昂微转过头,恰好撞见她慌张收回视线的小动作。

    又出糗了!聂湘蝶直盯著自己的鞋尖在心里哀叹,她怎么这么不灵光,连偷看也会被抓包。

    “有事吗?”裴慕昂忍不住问,为何好像有心事的她常不敢直接发问。老是用偷瞄的?

    “呃,没事。”总不能告诉他,她就是老不由自主地受他吸引吧?

    “聂小姐,这是各部门的资料。”岳妤将资料交给聂湘蝶,喉底搁著困惑,她没听见聂湘蝶开口,他们裴总裁怎会突然问她有事吗?

    “那么你忙你的,有需要我再通知你。”没有多余的交代,裴慕昂随即领著聂湘蝶回他办公室。

    因为裴慕昂公事公办的反应完全和他平时一样,岳妤很快就将刚才那一闪而过的质疑抛到脑后。

    “安心工作吧。”低喃著,她开始敲起键盘。

    这一刻在裴慕昂面前的聂湘蝶,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专注而专业,该是对企业没什么概念的她,竟会对商业领域有如此深切的敏锐度以及认知。

    印象中老是有些像稚气孩子显出慌张神情的她,竟也有此刻的沉稳内敛,教他忍不住猜想,她是否还有其他令人惊叹的风貌?

    “明天要开会呀?那这些公司拟定的发展计画,我拿回去再详细研看,到时若有问题或意见,再在会议中提出来讨论。”既然已成为裴氏企业的股东,那么得赶快让自己进入公司的状况中。

    “相信以你的专业,到时一定能听见你提出极为中肯的建议。”

    他这是在夸她吗?聂湘蝶顿觉不好意思起来,“你过奖了,这些年我是待在我爸身边学习不少有关商业上的知识,但离专业还有很大的距离,不过我会继续努力,以便有朝一日……呃,没什么。”

    她浅浅一笑,低头收拾桌上的资料,掩饰自己差点说出有朝一日能帮他的不自在。

    但是,她所有的努力确实都是为了他!为了有天能成为慕昂事业上的得力助手,她在养父的公司,也吃了不少苦头。

    裴慕昂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著她,有朝一日?她突然打住没说完的话是什么?他暗自讶异自己竟有股想追问她的冲动。

    “那个……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犹豫许久,聂湘蝶抬起头问。

    “什么问题?”他看著她细致眉宇间又浮现他不陌生的慌张讯息。

    “你有女朋友吗?”像是怕自己的勇气一溜烟又会缩回去,她一口气的问,搁在大腿上的小手抓得紧紧的。

    虽讶异她突然的提问,但裴慕昂仍旧坦白回答,“没有。”

    小手稍微放松,然后忽地抓得更紧,她一双水眸颤动的瞅著他,鼓起最大勇气,“你有可能娶我吗?”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