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恶质上司> 第十章

恶质上司

第十章

作者:晓叁      类型:都市言情

    打从那天离开永璐家后,罗瑜湘一直在等,等永璐跟贺正巽分手的消息传来。

    今天却从母亲那里听说贺妈妈有意让他们两人结婚的消息,让原本怀抱着期待的她顿时错愕。

    在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之后,依然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她终于决定亲自找上贺正巽,让他明白所有的真相。

    从内线电话里得知罗瑜湘造访的消息,贺正巽不无意外,他以为这号人物早该不存在才是,但基于礼貌他仍同意见她。

    倒是这会也在办公室里的永璐,对罗瑜湘的到来感到些许不安,猜想她仍未放弃贺正巽。

    留意到她不安的神情,贺正巽的脸上染上了笑意。看来这罗瑜湘的造访,意外引燃了她对自己的重视。

    “不需要想太多,你才是我要的。”

    永璐被他语气里的暗示给逗羞,心情也因此得到安抚。

    罗瑜湘进来时看到她不无意外,原以为会跟贺正巽单独见面,心里因而产生迟疑。

    倒是贺正巽先问出口,“罗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开门见山的态度让罗瑜湘有了决定。既然唐永璐也正好在场,她索性就当面把所有的真相都说出来。

    念头一定,她不再迟疑,“今天来是希望能当面告诉贺大哥,虽然你对我并不算认识,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

    贺正巽挑眉意外她的直接。

    不可讳言的,比起母亲之前介绍的那些对象,她虽然同样是大家闺秀,却是勇于表达自己的感受,这点倒让他不失欣赏。

    只是就算是这样,她依然不见得适合他,他要的是能让他感到有趣的女人,正如同身旁这个。

    看到永璐因为罗瑜湘的告白而皱起脸来,贺正巽的眼底染上了笑意。

    “谢谢。”

    以为起码会得到什么回应的罗瑜湘,听到贺正巽只是简单的一句道谢,心里不无失望。

    “贺大哥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我吗?”她自信自己的条件并不比唐永璐逊色。

    没打算让罗瑜湘有残存的希冀空间,贺正巽直截了当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要的一直只有永璐,我爱她。”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永璐感到惊喜。虽然她明显感受得出来他是喜欢她的,却也没有想到会听到他亲口说出来。

    同样的话听在罗瑜湘耳里却是失落,她视线扫向永璐。真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吸引他?尤其她还欺骗他!

    “就算是她另外有交往的对象,你也还是无法接受我吗?”她没有搬弄是非的意思,只是想为自己争取最后一丝的机会。

    乍听她这话的永璐不免诧异,而一旁的贺正巽,则是在留意到永璐的反应后转为平淡。

    “不可能。”

    他回答得既直接又果断,这让想要开口澄清的永璐因而打住了话,为他对自己的信任,感觉到自己更爱他了。

    听到贺正巽如此毫不怀疑的信任,让罗瑜湘冲动的想要揭穿永璐的真面目。

    “是真的,我亲眼看到她跟那个男孩子在一块,就在我们相亲的隔天。”

    等不及永璐反驳,竟又听到她接着说道:“她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欢你,她是为了钱才跟你在一起,她妈妈还收了我五十万,答应要她跟你分开。”

    永璐到嘴的反驳因为她未了的那句话而转为错愕,“你胡说什么?!”

    以为她想狡辩,罗瑜湘指证道:“你们明明就收了我的钱,银行也有支票的交易往来记录。”

    信誓旦旦的指称,让永璐一时无从辩驳,她下意识的转向贺正巽,“不是这样的,我真的没有……”

    对于罗瑜湘的说法,贺正巽看得出来她并不像是平空捏造。

    再将永璐的反应看在眼里,虽然还不清楚事情的详细经过,他仍是当机立断的表示,“罗小姐,你走吧!”

    乍听到他对自己下的逐客令,罗瑜湘不禁感到诧异。

    永璐也没有想到他会是这么反应。

    “可是……”罗瑜湘还想说什么。

    “你说的事情我会弄明白的,但是不管结果如何都希望你明白,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他斩钉截铁的说词让她怔住,“为什么?她明明就……”

    “不送了。”

    贺正巽的态度让罗瑜湘终于不得不死心。她清楚的明白,不管事情如何发展,他都没想过要接受她。

    明白再待下去已没有意义,她颓然的转身离开。

    看着办公室的门被重新带上,永璐情急的回过头来辩驳,“我不知道钱的事,真的。”

    贺正巽只问:“那男孩子是怎么回事?”

    “什么?”以为他要追问的应该是钱的事。

    虽然对自己有自信,贺正巽仍决定将事情弄明白,尤其罗瑜湘说的时间点,想起那天早上永璐在接到一通电话后便匆匆离开。

    “那通电话是他打的?”

    电话?什么电话?

    永璐跟着才想起罗瑜湘说的相亲隔天。难道她是看到自己跟永律在一块?

    “是永律。”她脱口说道。

    听到居然真是个男孩子,贺正巽就想将事情问个明白。

    她已主动解释,“他是我弟弟,小我两岁,那天他从学校回来,我们约了去吃饭。”没想到会正巧被罗瑜湘撞见。

    以为这么说应该已经解释清楚,却听到贺正巽计较起来,“就为了你弟弟把我一个人丢下?”

    如果不是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快,她肯定会笑出来,为他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小心眼。

    不过比起这事,永璐并没有忘记,“刚才她说的钱……”

    “那些事不需要知道,你不用烦恼。”既然选择了她,对于她的个性他自然有一定的了解跟把握。

    “可是……”

    贺正巽直接低头封住她的唇,不让她再为那些事情心烦。

    被吻住的永璐只能无奈的暂时将问题抛开,心里的角落却依然明白,自己不能将事情当作不曾发生过,她要弄清楚。

    ***bbscn***bbscn***bbscn***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罗瑜湘口中收钱的人是谁,永璐心里已经有底。

    今天她特地跟公司请假,为的就是要当面跟继母问个明白。

    “是你收了五十万?”

    永璐心里才在奇怪,这些天杨彩华居然对她不闻不问也不找她麻烦,原来是做了亏心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心虚的神情让永璐更加确定了,“对方已经到公司找过我们,说你收了她五十万元。”

    见事情东窗事发,杨彩华索性承认,“是我拿的又怎么样?你这死丫头脑子不灵光,我可不像你,送上门的钱还不晓得要。”

    虽然早在开口之前永璐便已经猜到,但这会亲耳证实,她仍是忍不住失望。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还随便答应她要我分手?”

    杨彩华丝毫不见反省,“你这死丫头,特地请假在家是想跟我吵架是不是?”

    “是你收了别人的钱!”否则她根本不需要来质问她。

    “收都收了,不然你想要我怎样?”

    “把钱还给人家,那根本就不是我们的钱。”

    她一听,拔高了音调骂,“你疯了是不是?好端端的,我干嘛把拿到的五十万还回去?”

    为了让杨彩华把钱交出来,永璐试着跟她说理,“你平白无故收了别人五十万能够安心吗?”

    “你有良心?那好啊,反正我五十万收也收了,你直接跟外头的男人分手不就得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难道在继母眼中,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幸福?

    “我这么说错了吗?也不知道是哪个瞎了眼的男人会看上你,居然还有女人为了那种男人送钱来给我花。”

    刻薄的话让永璐再也忍不住大吼,“你到底有没有当过我是你女儿?”

    无预警的吼声让杨彩华也不免吓了跳,回神过来后,也不客气尖酸道:“就凭你这死丫头也想当我女儿?当初要不是阿良护着你这拖油瓶,老早我就把你丢出去外头等死了。”

    虽然早就知道她的心态,永璐还是无法相信会有人像她这样狠心。

    “为了永律我一再的忍让,难道你眼中都看不到我的付出?”

    “少说得那么好听,要不是那死女人生了你这贱种,我们一家三口到现在都还快快乐乐的过日子,永律那里也不需要你多事。”对于儿子老帮她说话,她心中早就有怨气了。

    明白再多说也是无益,永璐只说道:“那五十万不是我们该拿的钱,如果你不希望永律以后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就把钱拿出来还给人家。”

    “我听你在说什么鬼话,你少给我扯上永律,要有本事你就自个去赚钱来还,要我把钱还回去,你别作梦了!”

    杨彩华说完不再理睬她,转身便要出门,永璐虽然想拦阻却是无能为力。

    气冲冲拉开门的杨彩华见到一名妇人站在外头,心里虽然诧异却也没有心思去理会,甩头便迳自离去。

    倒是身后的永璐见到突然造访的贺母,脸上的表情明显感到诧异。

    原来贺母因为决定让永璐跟儿子结婚,才想说要登门过来看看,哪想到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传来的争执声。

    “伯母……”

    永璐不知道贺母是什么时候来的,担心她也许将自己与继母之间的争执全听进耳里,表情显得有些难堪。

    贺母脸上的神情让人看不出她是否听到刚才的争执,“刚才那是?”

    听到她问起继母的身份,永璐直觉感到为难,没有意图要隐瞒,单纯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介绍杨彩华的身份比较贴切。

    毕竟就像继母说的,她根本不当她是她女儿。

    最后,永璐选了个客观的说法介绍,“我弟弟永律的妈妈。”

    贺母听完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表示知道。

    她跟着才想到,“伯母怎么会来?”

    本意是来拜会永璐父母的贺母,现在也不认为有这个必要了,“没什么,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今天我请假。”

    “那跟我回去学插花吧!”

    什么?永璐一怔,怀疑自己所听到的。

    直到稍后跟贺母一块坐在车上,她仍不明白贺母今天为什么会专程过来,而且才不相信贺母是特地来叫她去学插花的。

    在车子行经一段路后,她竟听到贺母无预警的冒出一句——

    “有缘的话就当母女,要是没有缘份,就当是自己弟弟的妈就行了。”

    永璐一凛,倏地偏过头来看贺母,身旁的她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

    一瞬间,她的心中一暖,眼眶跟着泛红。

    接着听到贺母不甚自然的表示,“哭什么?让你到家里陪我就这么难过?”

    只见永璐连忙摇头,跟着扬起感动的嘴角。

    ***bbscn***bbscn***bbscn***

    校门口,贺正巽开车跟永璐载着唐永律回来学校。

    下车后的唐永律忍不住再次对姐姐感到抱歉,“对不起姐,我不知道妈会那么做。”

    “都说了不准你放在心上。”

    知道姐姐不想让他感到自责,但他心里却无法对母亲的行为释怀。

    “妈那里我一定会说服她把钱还出来,姐不需要担心。”他不想姐姐再背负这笔债。

    “这些事你不用管,只要记得把书念好。”

    唐永律还想再说什么,贺正巽在这时将他的背包塞到他手上同时说道:“那笔钱我已经还回去了。”

    “正巽!”

    “姐夫!”姐弟俩同声回过头来看他。

    “就像你姐说的,只要记得把书念好顺利毕业。”

    永璐看在眼里心中非常感动。

    唐永律则是显得相当自责,“对不起姐夫,那五十万等我以后赚钱一定会还给你。”

    “我没打算让你还。”

    “可是……”

    “但也不是白白送给你。”

    贺正巽的一句话让原本坚持的唐永律顿时打住,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

    “那笔钱就当作是你姐姐的聘金。”

    “什么?!”永璐诧异。

    唐永律则是一脸惊喜,“姐夫眼姐求婚了?”

    “所以说,那笔钱本来就是要给你们的。”

    姐弟俩听完心里都明白,贺正巽为他们找了个最能解决他们心里负担的说法。

    “谢谢姐夫!”唐永律将他的这份心意放在心里。

    “知道谢我就把书念好。”

    “我会的姐夫。”

    “那还不进去?”

    唐永律在跟两人告别后才转身进学校。

    待弟弟离开后,永璐对身旁的贺正巽说道:“谢谢你。”

    贺正巽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却故意曲解,“谢我答应娶你?”

    “臭美啊你!”永璐啐他,跟着还是忍不住说:“其实永律心里比我更介意,是你让他觉得不那么有负担。”

    他正色道:“是你的弟弟当然也是我的弟弟,妈已经告诉我,你和你继母之间发生的事,她要我将这件事速战速决,看来你这阵子在她那里学到的规矩让她非常满意,她已经认同你了。”

    “我不知道你妈……”她讶异的捣住嘴,心里非常感动。伯母在她面前老是一副不满意她的样子,没想到她会在私底下要贺正巽帮她。

    这让她想到那时贺母来她家找她,却撞见她和继母起争执,在车上时对她说的话,忍不住的,她鼻头一酸。这么多年下来,她再次感受到母爱。

    “该改口叫妈了。”见她一脸娇羞,他接着认真的问:“有一件事我一直要问你,那天你无故喝醉,脸上又有明显红肿,是不是你继母打你?”说着不舍的抚上她的粉脸,想到那天她脸上的红肿,他的心就泛起一股疼痛,也为她长久以来的坚强心疼。

    永璐咬着唇点头。她没想到在发生那么多事后,他还一直记得这件事,足以明了他对她的用心。

    贺正巽不舍的吻了她曾被打的脸颊一下,深情的看着她,将心里想对她说的话一次说出口,“以后有我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再独自一个人默默承受,你的生命里已经有我,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

    她开心又感动的红了眼眶点头。

    他则用力的抱了她一下,笑说:“哭什么?傻瓜!”

    永璐心中动容,觉得自己好幸福,可以遇见他。

    突然,她想到什么似的,嘟着嘴表示,“刚刚的求婚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跟我求婚了?”

    “不想嫁给我?”

    “总得要考虑考虑。”

    她故意拿乔,却听到他老神在在的表示,“你以为自己还有拒绝的权利?别忘了,你已经收了卖身钱喽。”

    永璐瞪大眼。这个老奸巨猾的男人!

    先是利用自己脱他衣服的事情提出交往,跟着又假藉逮着她偷窥的名义顺势将她给吃了,现在居然奸诈的连求婚都要省,害她刚刚还感动得要命,简直是太过份了!

    瞪视着眼前这个笑得跟贼一样的男人,永璐怀疑自己:她怎会被他给骗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