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恶男大失宠> 第二章

恶男大失宠

第二章

作者:晓叁      类型:都市言情

    一整天从早到晚的行程让骆杰根本忘了吩咐助理的事,尤其记者一直追着他问绯闻的事。

    直到晚上结束最后一个工作回到公司,打算去开自己的跑车时,才听到小洪问起—

    「骆杰哥,是不是要把木瓜拿到你车上?」他心里虽然好奇骆杰要买木瓜的理由,却不便追问。

    要往跑车走的骆杰这才想到这件事。今天媒体一直追着他,若再扯上小男孩的事,问题会更多。「不用了,今天我开你的车。」也正好顺势避开守在公司外头的那些媒体记者。

    原本要将车上的木瓜搬到骆杰车上的小洪只得交出自己的车钥匙,然后接过骆杰递来的钥匙交换。

    骆杰于是开着小洪的车离开公司,至于小洪则负责开他的跑车先行引开公司外头的记者。

    离开经纪公司,骆杰才想到这会儿都已经七点多,小男孩的家人应该已经回去,因而犹豫是否要过去。

    然而想到小男孩昨天哭得唏哩哗啦跟热切的态度,他便不想让事情一直这么悬着,毕竟木瓜都已经买了,最后还是决定过去给了木瓜就离开。

    骆杰将车停在小男孩家巷口,临下车前,不忘先戴上口袋里的墨镜,这才提起后座那一大袋木瓜下车。

    沿着昨天的楼梯上到公寓加盖的六楼顶楼,想到等会儿小男孩家人见到他的兴奋反应,他不免有丝心烦,只是人都已经到了这里也不可能就这么回去,索性一鼓作气上前敲门,打算在门口应付一下便离开。

    一会儿,骆杰听到里头传来声音,「请问找谁?」是小男孩。

    「是我。」他习惯性的回答,向来周围的人对他的记忆总是特别鲜明。

    「请问你是谁?」

    骆杰这才记起小男孩的年纪,忙补充一句,「我是昨天的叔叔。」心里也庆幸不用应酬他的家人。

    几乎是话刚落下,就看到小男孩热切地开门出来,「叔叔!」一脸开心的表情。

    见到小男孩诚挚欢迎,骆杰提起手上的袋子,「这给你。」

    「木瓜!」小男孩开心地惊呼。

    看着他欢喜的神情,骆杰知道自己做对了,只是几颗木瓜就能让个小孩打从心里开心起来。

    「要给我的吗?」

    见小男孩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骆杰只道:「拿去吧!」

    小男孩惊喜之余不忘请他帮忙,「叔叔可不可以帮我拿进来?我拿不动。」

    的确,骆杰这才想到,虽然累了一天不想再应酬小男孩的家人,可还是帮忙提了进去。

    以为进门后会见到小男孩的家人,骆杰勉强自己打起精神准备应对,却发现屋里根本没有其它人。

    「家里没人在吗?」他将那袋木瓜放到客厅桌上后问起。

    「妈妈去上班。」

    上班?应该是加班吧!发现小男孩上班跟加班似乎老是分不清楚。

    「所以家里就你一个人?」

    「对,可是现在还有叔叔。」

    骆杰这才理解为何小男孩刚才见到他时开心的神情,心里忍不住要怀疑是什么样的父母会把小孩一个人留在家里,尤其都已经是晚上了。

    接着,他注意到小男孩渴望地盯着桌上的木瓜。「想吃吗?」

    「想。」

    骆杰奇怪小男孩虽然这么回答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直到听到—

    「叔叔可不可以帮我切?」

    他一怔,没有预期到小男孩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因为妈妈说不可以拿刀子。」

    这点倒是没有错,再看着小男孩热切盼望的神情,最后骆杰只得认命地拿起颗木瓜走到厨房。

    从头到尾小男孩都开心地跟在骆杰身旁,直到骆杰切好木瓜端出来放到客厅桌上。

    「吃吧!」真怀疑自己这堂堂的大明星是怎么了,居然降格当起小孩的保母来。

    小男孩开心地要吃起木瓜时,注意到骆杰还站着,「叔叔不吃吗?」

    「你吃吧,我还要去吃饭。」打算就此离开。

    「叔叔还没有吃饭吗?那我帮叔叔泡面。」

    骆杰没有想到会听到小男孩这么提议,「不用—」直觉要开口回绝,小男孩已一古脑地跑进厨房,热切的态度像是希望能多留他一会。

    骆杰只得跟着进厨房,看到他已经从餐桌底下拿起一碗泡面,跟着拉过一张椅子站上去,因为热水瓶就放在桌上。

    见到骆杰跟进厨房的小男孩热切地表示,「叔叔再等一下就好,我很会泡面喔!」说着一边爬上椅子。

    骆杰虽然想再开口拒绝,但是看小男孩恳切的模样,只道:「算了,我自己来吧!」反正他家人不在自己也不赶时间,于是上前将小男孩从椅子上抱下来,接手泡面的工作,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上回吃泡面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最后堂堂大明星骆杰就坐在陌生人家的客厅里吃泡面,至于小男孩则开心有人陪地吃着木瓜。

    骆杰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吃泡面的时候,他顺口问起小男孩,「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会回来?」

    前一秒还一脸高兴的小男孩神情一黯,才回答,「妈妈早上才会回来。」

    「早上?」骆杰感到意外,直觉要问起小男孩的父亲才想到,从昨天起就只听他提起自己的妈妈,这才慢半拍反应过来小男孩刚才神情黯然的原因,敢情是单亲家庭。

    「所以你今天晚上要一个人在家?」

    「因为妈妈要上班。」

    小男孩乖巧的回答却让骆杰不以为然,怎么说也不能将幼儿园的小孩一个人留在家里,尤其还是晚上,难怪小男孩会寂寞需要人陪。

    小男孩突然想起地提议,「叔叔晚上可以住在我家,妈妈不会回来。」

    冷不防听到这样的话,骆杰一时没有想法。

    「叔叔可以睡在我的房间,我睡妈妈的房间。」

    异想天开的提议让骆杰直觉想说不。

    「好不好叔叔?我一个人会怕。」

    话到嘴边又停住。骆杰不难理解,换做是自己在他这样的年纪应该也会害怕,不禁怀疑是什么样的女人会这么不负责任,把小孩一个人留在家里过夜?

    明知自己没理由蹚这浑水,但是看着小男孩哀求的神情,他就是硬不下心来。反正那女人明天才回来,自己留下来住一晚其实没有太大的问题。

    「就一个晚上。」打算明天起就跟小男孩划清界线,毕竟他可没有多余的心思一天到晚跟个小鬼搅和。

    「耶!好棒。」小男孩顿时开心地欢呼。

    骆杰这时候才想到要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好歹都已经要住下来,也不能说完全不认识。

    「士宇,孙士宇,妈妈都叫我小宇。」

    看着小男孩欢欢喜喜地自我介绍,骆杰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跟个幼儿园的小鬼搅和在一块?

    拖着工作了一晚的疲惫,孙怡娴如常地在早上九点左右回到家里,已经吃过早餐的她,刚将包包放下,就看到客厅桌上一大袋的木瓜。

    尽管感到奇怪,但是因为儿子这时间已经到幼儿园上学,她便决定等他放学回来再问个明白。

    她回房拿换洗的衣服,打算洗个澡后就去睡觉。

    因为对家里的情况习以为常,她并没有先到儿子房里去看一下,以致并不知道儿子房里这会儿正睡着个陌生男人。

    她进浴室洗澡后不久,睡在孙士宇房里的骆杰手机响起,是小洪打来叫醒他的电话。

    结束通话后,骆杰随手将手机搁到床上,面对陌生的房间怔愣了下,才想起昨晚睡在小男孩家里的事。

    伸了个懒腰,习惯睡名贵大床的他有些腰酸背痛,身子左右转动了下,才下床走出房门。

    他走向浴室打算上厕所,因为平常家里这时间并没有人,因此孙怡娴并没有锁门。

    洗澡洗到一半的她乍见一个陌生男人推门进来,「啊—」大吃一惊放声尖叫。

    骆杰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耳朵听到女人的尖叫声,接着莲蓬头的水就对着自己洒了过来。

    「变态!大变态!出去,你快点出去!」

    冷不防的突袭让骆杰根本反应不及,只能在女人拚命赶他出去的声音中狼狈地退出浴室。

    原本脑袋还有些混沌,这会儿让莲蓬头的水一浇,他完全清醒过来,最先意识到的是自己一身的狼狈。「靠!搞什么鬼啊?」一早睡醒就被人这样招呼。

    浴室里的孙怡娴尽管惊魂未定,不明白家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个陌生男人,仍是在男人出去后连忙关上莲蓬头的水,没有时间穿好贴身衣物,便匆匆套上衣服跟裤子,跟着抓起一旁的马桶刷冲出浴室。

    骆杰刚咒骂完不久,就整个人呆住,只见刚刚那女人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手上握着支马桶刷对着他咆哮。

    「你这变态,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既然认定是变态,自然是来偷窥,但情急的孙怡娴还是这么追问。

    听到女人这么称呼自己,骆杰忍不住扬高声调,往前跨出一步,「妳说谁变态了?」他要为自己的名誉辩驳。

    她一惊,抓着马桶刷喝止他,「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到底谁才该对谁不客气?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喷得他一身湿,他都还没有跟她算帐,现在居然反过来要对他不客气?

    「妳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

    以为男人变态的行径被发现后应该会产生惧意,甚至是落荒而逃,结果却反过来理直气壮地质问她,让孙怡娴不禁更加使劲地握紧手上的马桶刷。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