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科幻灵异> 剪魂劫> 第一百七十章 司映(下)

剪魂劫

第一百七十章 司映(下)

作者:沐绾心      类型:科幻灵异

    司映回到离南,每一日里都没有了她,日子过的浑浑噩噩的。

    司映倒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床顶,心思却不知飘在了何处,勾唇笑了笑,司映想着,只要她过的幸福,这样就可以了,他也……幸福了。

    他知道凤倾心的死讯是在半个月以后才知道的。

    告诉他的人是陈三。

    “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是骗我的,这才几个月的光景,我走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司映抓着他的衣领,狠狠地捶了他一拳,他怎么可以这样诅咒她,他不相信,他不相信,倾心,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陈三被他一拳打的仰面躺在地上,眼里也是悲戚,同事了五年,他们之间也是有感情的。

    “是真的,我在锦华城有认识的人,我曾拜托他关照凤捕头,只可惜,他说,凤姑娘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司映的头脑中轰的一声,大吼一声扑过去,恶狠狠在扯住陈三衣襟将他提了起来:“你说她在锦华城,葬在了锦华城?”

    陈三点了点头,抹掉眼角的一滴泪,道:“青华山下,听说,是陈子夕为他们落得坟墓?”

    “他们?”司映摇摇欲坠。

    “是……青云公子,他为凤捕头殉情了。”

    司映身子不停的向后退,面色煞白,嘴唇颤栗不已,半晌才挤出颤抖的声音。

    “他,她竟然为她殉情了。”

    难道,青云真的爱她,爱到连性命也不要,与她合葬在一起?

    司映不信,他要去找她,他要看看,倾心究竟是怎么死的。

    青华山下,阳光金灿灿的,凤倾心的墓碑被日光渡的有些耀眼,灼的他的眼生疼。

    “倾心,对不起,我来晚了。”司映缓缓跪坐在地上,泪水从眼角不住的涌动。

    “倾心,你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在等等我,我连你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见,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我。”司映哭的撕心裂肺,他恨,恨自己那时为什么要把她推给青云,若不是他的放手,也许,她也不会死。

    “司映,你来了。”陈子夕从身后缓缓走了出来,看着垂泪不已的司映,摇了摇叹息道:“也许,这个结局对凤姑娘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有公子陪着她,想来,她也圆满了。”

    司映忽然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陈子夕跟前,倏地就扬起了拳头,陈子夕身子微微一侧,便躲开了他的攻击。

    “你在做什么?”

    “我呸你的圆满,人都死了,还圆满什么?”司映又抬起一拳去打他,陈子夕抬起一掌便勾住他的手臂,将他桎梏住,冷眼睨着她道:“他二人都是心甘情愿赴死的,他们真心相爱,生不能同床,死为同穴,难道这个结局不好么?”

    司映忽然便瘫软在地,那句话狠狠地砸在他的心口,他们真心相爱。

    是啊,他们真心相爱,他何尝不知道,他永远都是最多余的那个。

    司映任凭陈子夕将他拉回房内,丢在椅子上,陈子夕看着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摇了摇头叹息着离去。

    司映却在身后一把抱住他,哭的一个伤心欲绝:“她走了,她走了,我一个人该怎么活,怎么活!”

    泪水夺眶而出,他眼中滚下混浊的泪来,他无限悲戚的哽咽着:“子夕,从今往后,我就一个人了,一个人了!”

    陈子夕拍了拍他的后背,叹息道:“罢了,司映,你还有你自己的生活,忘了她,重新开始吧。”

    重新开始,说的容易,可若要放弃一个在血肉里的人,又该有多难!

    司映打算在青华山多住些时日,多陪陪凤倾心,可陈子夕却翻脸不认人,好在容十三与她同一战线,他们一起从山上拉开木头,要搭一个屋子,也不难。

    “司大哥,你的手真是巧。”容十三看着已经搭成一半的房子,不由得赞叹道。

    司映摆了摆手道:“一些皮毛,不足挂齿。”

    司映看的出来,容十三喜欢陈子夕,而陈子夕这个木头脑袋,其实也是在乎她的,当时他们在王府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

    司映忍不住想到,陈子夕这个冷冰冰的人以后若是拖家带口的样子,便不由得觉得好笑,随后眉眼又黯淡下来,这世上终究还是他自己一人。

    没用多久,木屋就建好,容十三高兴的去找了陈子夕,他围着木屋转了几转,不由得挑眉看着他道:“没想到,你的手也没那么笨。”

    “那是。”司映冲他挑眉。

    本以为这日子就这样消磨,可以陪着凤倾心一同过下去,可第二日,陈三就来了。

    司映看着他转身就走,他知道,这是父亲找来的说客。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陈三忽然拉着他道:“司大人病重,希望你能回去。”

    司映立刻僵硬在那,一颗心被缴的痛,父亲,他这一生,就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

    当即,他匆匆与陈子夕和容十三告别,便离开了青华山。

    一路快马加鞭,司映跑的匆匆,他不想与倾心的遗憾发生在父亲身上,他一定要见到父亲。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踏进县衙,就被陈三安排在一间客厅里,他急得抓住他的手臂道:“你让我来这干什么,我要去见我父亲。”

    陈三抿了抿唇,有些为难,想了想他道:“其实,就是司大人吩咐,让你在这等着的。”

    “父亲?”司映一脸惊疑,皱眉问道:“父亲不是病重么?”

    “是啊。”陈三眨了眨眼,道:“那一场风寒的确很吓人。”

    “什么!”   司映立刻跳起脚来,心里慢慢的回过味来,嚷道:“只是风寒!”

    “你这个不孝子,难道真的盼我死了么?”

    听见父亲中气十足的声音,司映立刻觉得他上了当,当即转身就往外走。

    “去哪儿啊,见了人怎么也不叫一声。”司北门立刻沉下脸。

    司映不由得回头,见京部侍郎王锦荣缓缓从门口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

    司映此时就算是再傻也看的出来,这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相亲。

    当即冷下脸道:“爹,你这是什么意思?”

    司北门也怒上心头,若不是有外人在,他非得抽他一顿不可。

    “王世伯来我们离南做客,映儿不得无礼,还不赶紧拜见世伯。”

    司北门的话里透着无奈,司映心头顿时就软了下来,父亲终究是为他好,他纵然百般不愿,可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父亲留的。

    “小侄司映拜见王世伯。”司映微俯身作揖,恭敬道。

    王锦荣看着司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满意的笑了笑,拉起身后的女人,满脸笑容的道:“这是小女卿心,快来拜见司家兄长。”

    司映一听见女人的名字,只觉如遭电击:“你,你说她叫什么,倾心?”

    王锦荣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是小女王卿心。”

    “哪个倾心?可是一见倾心的倾心?”

    王卿心上前一步,对着司映微微俯身施礼,司映瞧着她,虽不是有着倾国倾城姿色,但也是凤眉丹目,分明一个清秀佳人,更难得的,她气质娴雅,有种可亲可近的亲切之感,就连声音也婉约的:“小女,乃是言浅意深,卿可懂我心,的卿心。”

    司映身子僵硬下去,垂下了手,低低笑了笑,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就算她是一见倾心的倾心二字,又当如何,这世上,只有一个她。

    “妹妹好。”司映随意的招呼了一句,便抬手对王锦荣拱手道:“世伯一路劳顿,应当多做注意,我还有些事便不奉陪了,在下告辞。”

    说罢,起身向外离去。

    风吹在脸上柔柔的,也凉凉的,他伸手一抹,原来,是泪水。

    这世上美人千千万万,可哪一个都不是她。

    只是,那个叫做卿心得女人却缠上了他,每每见到他,总是弯唇轻笑:“我知道,你心里喜欢一个叫做倾心的女人,我也知道,她已经不在了。”

    司映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却见她又弯唇笑了笑道:“司哥哥,我不急,人在心爱之人离去的时候,心里总是伤心欲绝,可时间会治愈好一切,等你从她离去的伤痛中走出来,我希望,你抬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

    “你,你……”司映说不出话来。

    “司哥哥相不相信,这世上有种缘分叫做一见倾心?如果我说,我对司大哥一见倾心,你又当如何?”

    司映仍说不出话来,王卿心笑得越发灿烂,竟然此那日头还是生辉。

    “我可是倔强的很,我认定了的人,死都不回松手,司大哥,你我来日方长。”

    司映看着她笑得如花一般的容颜,竟逃也似的离去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逃,只是,觉得她的眉眼和笑容,总是有那么一抹的倔强,就像他心里的那个女人。

    时间也许真的会治愈好一切,可终得需要时间的,或长或短都留给时间自己吧。

    至于,他的终身大事,就交给缘分吧。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