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迷恋魔君> 第八章

迷恋魔君

第八章

作者:惜之      类型:都市言情

    趁仲墉出差,水水拿着分类广告找工作,凭着不错的英文底子,找到一份翻译外国小说的工作,这工作按件计酬,可以带回家做,也可以一面准备明年的考试,对她来说非常合适。

    为了庆祝找到工作,她邀了若若到麦当劳庆祝。

    若若屁股还没坐稳,就大唱起“牢骚歌”。“水水好小气、水水好吝啬”

    “你再唱一句,烤汁猪排堡餐马上变成儿童汉堡餐,外加附赠玩具-组。”

    “颜箴水,你男朋友是大公司老板呐,这么小气、一点格局都没。”

    “吃个饭关格局啥事?莫名其妙!”水水嘟嘎着。

    “好啦!我认命,我要烤汁猪排堡餐、玉米布丁酥。

    珍珠贡丸场、苹果派和奶昔一杯。快去点餐!“

    “喂!我找的工作是翻译可不是公关,你少趁机敲诈。”

    “至少你现在是‘社会人士’,就别跟我们这种苦哈哈的穷学生计较那么多吧。”刚说完她就像发现新大陆般,对着落地玻璃窗猛拍。

    “拜托,以我现在的身价,还赔不起人家的玻璃窗水水话没说完,若若就往门外冲。

    水水不明所以的也跟着往外跑。还没站定就让季墉一把捞入怀中。

    “水水,你们怎么在这里?”

    “水水找到工作,我们约在这里庆祝!”若若代她回答。

    “我跟巧巧、大哥和大嫂约好吃饭,一起去好不好?”

    “当然好!”若若再度插话。

    “若若!你可不可以尊重一下我的意愿?”她不满地娇嗔。

    “好吧!水水,请问你愿不愿意大发慈悲,带我这个可怜悲哀、身上没几两肉的小女子,去吃一顿比较像话的午餐?我明白你找的工作是翻译不是公关,我明白你吝啬成习的性格会哀悼阵亡的新台币,但眼前这一位帅哥老板会付钱,不会教你这弱女子吃亏,你就大发同情心带我去吧!”她夸张的演技逗得季墉当场大笑。

    没耐心等水水做回应,她声声催促:“走吧、走吧!

    我好久没看到巧巧了,要尊重也尊重过了,面子里子全给你了,可以起驾出巡了吗?“说完,和季墉不由分说地一人一边架起水水就往前走。

    “喂,我又不是妈祖不甩抬啦,我自己走!”她甩脱两人带头往前走。

    ☆☆☆

    “我听若若说你找了一份翻译工作?”季墉问。

    “对!”

    “为什么不到公司帮仲墉的忙?”一直没说话的伯墉问。

    “你不打算继续住仲墉那里了?”织昀也跟在丈夫身后“姐姐,爸好希望你搬回家里住,如果仲墉哥哥答应了,回来好不好?”

    他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问得水水无言应对。

    若若看水水被困住了,立刻发挥“同胞爱”,站出来替她解围。

    “你们真是‘粉’残忍,竟要求水水离开亲爱的阿娜答。巧巧我交代你,回家跟老爸说,等水水想结婚了,就会回家准备嫁妆!至于她为什么不到仲墉公司帮忙,很简单嘛,情侣在同一间公司上班不是很容易起争执吗?

    水水不去代表她体谅老公,连这也要问!“

    她一口气连珠炮般的说出,不理会水水拼命的阻止,这下子不但没帮好友解了围,反而一脚把好友踹入死牢去玩蹲蹲乐。

    “真的吗?我就知道,那次生日会上我就看出你和仲墉之间不寻常,告诉伯墉,他还说是我想太多了,说你们只是小时候的手足之情,哈!我猜对了!”织昀很骄傲的抬头斜扫丈夫一眼。

    “你们弄错了,我跟仲墉哥哥只是好朋友。”她特意加上“哥哥”二字,以示清白。

    “真的?少假仙了!在座的都是叼‘自家人’,安啦!

    没人会绑你票,别再隐瞒身分了。“若若咽下一块虾卷。

    不能怪她出卖朋友,谁要水水那么小气,现在她吃的是那群“自家人”的米粮,总要多少有点贡献。古有圣贤“不为五斗米折腰”,别号墙头草的楚若若,遑论折腰,给她五斗米要她折头、折胸,一路折到屁股她都毫无怨言。

    若若的话把众人目光全往她身上招揽。

    “若若你没骗人!仲墉哥哥是姐姐的男朋友?”太棒了!巧巧好喜欢仲墉哥哥,他要是能变成她的姐夫那就更好啦!

    “你认为呢?人都从苦苦的烂公寓搬到人家的金屋去安身立命,如果没这层关系。孤男寡女同住一个屋檐下不会太奇怪了吗?”她的分析句句精辟,引得大家全往那方面作联想。

    这回季墉百分之百肯定水水就是那个不够漂亮、三围不标准、身高太矮、用十斤威而刚才能把仲墉绑上床的小红帽。不、不、不!她若没嫁成仲墉,就要改名字叫小绿帽了。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了然于胸的奸臣笑意,现在该着手进行的工作是什么?对啦一一一“煽风点火”、是“顺水推舟”。

    水水被他们的眼光搅得心慌意乱,急忙澄清。“一点都不奇怪!我帮仲墉哥哥工作,自然是住在他家里比较方便。”

    织昀找到她话中弊病,马上语带暧昧地说:“公司里上上下下几百名员工,也没见过有哪一个因为口工作便利而搬到他那里去住,他对你好——特——别——喔。”

    “何况你只是个”编制外*的员工。“季墉落井下石,再补一脚。

    “水水,你既然已经在帮仲墉工作了,为什么还要另外找工作?是不是他给的薪水太少?要不要我到会计室帮你查一查,看看仲泳有没有违反劳基法?”对于为老婆帮腔就能逗老婆开心这种小事,伯墉乐意之至。

    “你们……”对他们“一人一问大联盟”,水水早已招架不住,一张脸涨得通红。“你们太多心了,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连上司部属、兄妹关系全都一并否决掉。

    “姐,仲墉哥哥是不是欺侮你?你才不喜欢他?”巧巧不说话就罢了,一开口就让大家喷饭。

    “为什么这样问?巧巧!季墉哥哥欺负你了吗?”水水见风转舵,把矛头指向季墉。

    “姐——”她问的“欺负”只是单纯的欺负,没想到让水水捡起来反口问出马上带了颜色。

    巧巧害羞地低下头,不知怎样回答才合宜。

    季墉及时替她解困。“我有没有‘欺负’巧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决定星期六到你家跟伯父、伯母提亲。”

    “恭喜!恭喜!巧巧我可以当你的伴娘吗?”想到能白食一顿、又有红包可拿,若若的心情飞上树梢头当只雀跃小鸟去了。

    “没问题!”季墉代替巧巧回答。“水水和巧巧是双胞胎姐妹,如果我等二哥回来跟他讨论讨论,说不定我们的婚礼可以安排在同一天进行。”季墉提议。

    “这是个好建议,我举双手赞成。”织昀猛地直拍手,笑脸灿烂。

    “我不会嫁给仲墉,一辈子都不会!”水水恼羞成怒的大吼出声。

    “为什么不会?是仲墉的问题?他还是不肯结婚?”

    伯墉问得犀利。

    “二哥是成年人啦,你不像其他女人可以玩玩就算了,他必须学会负责。水水,你不用担心,我相信爸爸妈妈一定会支持你的。”季墉接着说道。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难道拿把刀子架在脖子上要他负责他就能学会负责?婚姻中最重要的不是旁人的支持,而是当事人的投注啊!

    “对!我们是‘亲水派’,都站在你这条阵线,有我们挺你,一点都不用害怕。”织昀握住她的手,想为她输入勇气。

    她的婚姻为什么要拿来当成一场战争打?她不懂他们到底是想帮她,还是害她?

    “等他一下飞机,我立刻押他回家审问。”伯墉说。

    一时间仲墉成了众矢之的,不在场的他耳朵恐怕痒得很。

    “够了!你们可不可以停止你们的一厢情愿?难道你们真的不明白存在他心底的那个人是谁?难道你们不清楚是谁让他关起心门,宁可流连花丛也要拒绝再爱?”

    水水的问卷调查问出满室沉默。

    原来——他们每个人通通知道,只是故意忽略。

    “既然你们每个人都知道,为什么要去逼他?是不是随便塞个女人给他就万事OK,就可以骗自己他已经转移注意力爱上别人,从此心里不再有愧疚。”水水激动地说道。

    “伯墉哥、季墉哥你们都爱过,应该很清楚如果爱情可以轻易转移,那么它怎么会珍贵、怎么会无价?对不起!若我的言行伤害到在座任何一位,请原谅。也请你们别去伤害仲墉,他有他的难处。对于你们的关心我很感激,但是可不可以把这件事的处理权交给我自己?”

    “水水一一你听我说——”季墉急着发言,却让水水堵了口。

    “季墉哥哥,你对我的好我明白,但是有一点你弄错了,在仲墉心里我和其他女人并没有太大差距。谢谢大家,我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一步,你们慢用。”

    她没留给大家发言空间,随即转身离去。

    “我本想告诉水水,二哥比她所想像的更在乎她。

    不行——事情不能到此为止,我一定要想个办法帮忙敲醒这两个爱情低能儿。“季墉说。

    “姐姐好可怜,她都站在仲墉哥哥的立场讲话,她爱惨他了。”巧巧叹息。

    织昀眼眶微红,哭着倚进丈夫怀中。“都是我的错,当年我不该利用他来试探你的爱,是我害惨了仲墉也害苦了水水。”

    “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现在该想想能为他们做些什么?”祸是老婆闯的,他有义务收抬善后。

    “说得好!能做什么?你们有腹案了吗?”若若喝口龙井慢条所理地说,酒足饭饱后也该略做付出了。

    同学七年,若若怎会不懂,伸出利爪时的水水是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凭借着这些年的交情,她不掺一脚才有鬼,“仲墉什么时候回来?”伯墉问。

    “下星期四的飞机,等班机确定他会再打电话跟我联络,因为他一回来马上要召开企划会议。”季墉回答。

    “不!他必须先开完‘家族会议’才能去开会。”伯墉说。

    “你们打算来个三堂会审?”若若开始同情水水的富翁男友了。

    但是“同情”是一回事,“交情”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她继续落井下石地说道:“可是——他会乖乖跟你们回去开会吗?如果他真像你们形容的那样——跟婚姻有仇的话。”

    “他没有说不的权利!”伯墉肯定地说。

    “我看不出他为什么没有这种权利?要是有人想逼迫我抵死不想做的事,我会塔原班飞机飞到国外躲个一年半载,等你们打消念头时才出现。”

    “依你看?”季墉问。

    “计划机场绑架案比较符合事实需求!”哈利路亚、上帝、阿弥陀佛……她真的不是那么黑心肝的人,虽然她提的建议是肮脏一点点、歹毒一些些、龌龊一丝丝……但这都是为朋友,看在她是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弱女子份上,两肋插刀这种粗重活就免了吧!

    “我同意若若说的!”季墉领头附议。

    接下来他们就开始七嘴八舌地策划起这宗“绑架新郎案”。

    ☆☆☆

    水水把房子刷洗得窗明几净、插了一盆不知哪一流哪一派的鲜花,还摘下来满满一盘淡黄桂花——因为今天仲墉要回家了!

    她换上他送给她生日会上穿的银色小礼服,涂上淡淡彩妆,还把一头长发梳得又黑又亮——因为仲墉今天要回家了!

    拿一本书,选一片柴可夫斯基的CD,让文字和着糖梅仙子的乐意陪伴她等待、等待……

    是的,今天仲墉会回家,会带回三朵紫玫瑰,第一朵代表贺仲墉、第二朵代表颜箴水、第三朵代表他们的爱,他将要回来、捧着他的爱回来!

    这些个他不在家的日子,水水想了好多、好透彻,她不再介意自己是否是他的唯一,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她就心也满、意也足了。

    全世界大概没有人像她,笃定当别人一生一世的地下情妇吧!但是她愿意,她愿意当贺仲墉一辈子的地下情人。

    不知道花这样大的精神去成就一段爱情,究竟值不值得?到头来会不会只剩心碎?她不知道也不想去预设立场,只想卯足了劲,全心全意爱这个男人。就算将来要后悔那是将来的事,就让现在的归现在,至于未来?就让它在“未来”那地方等着吧!

    打开报纸;水水在上面搜寻仲墉的消息。

    又是那位企业千金——林欣仪,她和仲墉一起到美国去了是吗?没关系!她不在乎,仲墉知道她在这里等他和他的三朵玫瑰花。

    报纸说他们在国外采购结婚用品?无所谓!她不怕,仲墉没打电话要她收拾行李离开他的视线。

    报纸说等他们回国就会宣布佳期?不打紧!她不介意,就算新婚后仲墉来找她,她也会开启大门迎接他。

    她再次对自己宣誓,她的爱从没预设过立场,她爱他!不论他是乞丐或王子,不论他是单身或使君有妇,她就是单纯地爱他,不更、不变!

    从中午到黄昏,从心喜到心焦,一方斜阳从窗户的对角线中央照射进来,水水拉上窗帘,拒绝阳光泄露时间的秘密,她不断地安抚白己还早、还早!她努力地帮焦急的心找到定位。

    渐渐地夜色取代夕阳余光,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中,水水的瞳孔慢慢习惯黑暗,花香淡然地在空气间浮游。就这样子坐着不动也不想……她的身体好倦、眼睛好酸,支持她的只剩下那股僵持着不肯动摇的意志。

    打开电灯,亮晃晃的光线照出满室孤寂,少了仲墉,寂寞就偷偷侵袭上来了吗!可是,她必须习惯,既然打定主意当他生命中的“不重要”,既然一意孤掷地选择成为他生命中的百分之一,她就必须学会等候、学会享受孤单。

    泪痕悄然刷过双颊,水水的头靠在墙角,壁面上的指针走过十二点。

    今天已经变成昨天,期望变成失望。突然听见门把转动声,她猛然转头。

    “仲墉——”她惊呼。

    这张日思夜想的面容呵!水水冲上前去,紧紧环住他的脖子。

    他的身体僵立、没有动作。

    等不到回应,水水退却地松开手。

    他眼睛中有着疲惫不堪的红丝。“你累了?我帮你放洗澡水。哦!对了,我摘了一盘金桂花,可以泡桂花澡。”

    仲墉的冷漠显得水水的热切好灾兀。

    “仲墉——你不舒服还是不高兴?”

    “你赢了!”他的声音像冰块,冻的她浑身发颤。

    赢?他们之间她有机会赢吗?她只求不要被判出局啊!

    “如果我被判刑了,可否让我知道我犯了什么罪?”

    她幽幽地说。

    “你真擅长演戏,你敢说所有的事情你全不知情?”

    他是指他和林欣仪的事?他打算和她摊牌了!她看看他的手上,没有玫瑰花,他故意忘记了是吧!那么她猜时了。

    “报上说的都是真的?”水水问得心慌。

    “报纸?”这回换他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你和林小姐要结婚的事是真的?”

    他想起来了,水水说的是欣仪,在飞机上时他还在想该如何向她解释,现在没必要了,反正有没有这道手续,他都“铁定”要娶她。

    “你和林小姐结婚的事情是报章杂志渲染,还是真有其事?”她想从他口中知道事实,不要让媒体来告知她。

    “真有其事!”他故意伤害她,因为他痛恨她耍手段来达到目的,更痛恨那种破别人牵制、不能自主的感觉。

    “报上说的都是真的,现在你得意了吧?不管我爱不爱她都得娶你!”

    “娶我?为什么?”

    “还要装!你敢说你没有对季墉说出我们的关系?

    没有要他请出两家父母亲逼我就范?“仲墉咄咄逼人,高大身形朝她压迫而来。

    隐隐约约中她理出了头绪——他们依然没听过她的请求,一意孤行地为她作主了?手足那么多年,他们难道不明白仲墉是个自我意识多么强烈的人,逼迫只会让他反弹得更强烈,达不到他们要的目标啊!

    “我没有!”水水为自己辩解。

    “没有?你爸爸会气得心脏病发?会让他们联手逼我签下结婚证书?”

    “你签了结婚证书?”她惊讶!他们是花了多大的工夫才逼他就范?她了解他承受多少压力了!

    “没错!等你签好名字,我们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颜箴水你真高竿,利用我出国这两个星期竟策划了这么大的行动。若我出国一个月,你会不会把我的身家财产全数并吞?像你办事效率那么高,不把你延揽入公司实在是我的一大损失!”他冷冷地嘲讽。

    “我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堪!”水水心痛不已的喊出声。

    “我错看人了,我一直以为你和她们不同,是的!你的确不同,其他的女人不像你心机那么深沉。放心!你觊觎的贺太太宝座我会给你,但是你别想得到我的感情,你注定要当个独守空闺的女人。”

    “娶我真的让你那么为难?”她悲伤地问出。

    “是的!我这样回答后,你肯放我自由吗?”他残酷地说道。

    “论背景,她是老板千金,我是个穷学生;论长相她美丽雍容,我寒酸丑陋;论性格她温婉和顺,我心胸狭窄,这样子的我真的不值得让你屈就。配你,我真是高攀了……你该是她的才有天理啊!”水水自言自语地数着自己的不足也数出满怀哀伤。

    她的自卑引起他一阵心悸,仲墉有股上前拥抱她入怀的冲动,但被他咬紧牙关硬生生地抑制住了。

    “你不用再惺惺作态!”他转身欲离去。

    水水在他离去前跑上去,从背后抱住他。“仲墉,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你的爱会让人窒息灭顶!”他冰冷的说。

    “仲墉,你有没有曾经爱过我一点点?”她不死心地追问。

    “你这个‘懂事的女人’怎么变得不懂事了,当了贺太太就该知足,至于我的爱你就不要多想了,总不能全天下的好处都让你一人独占了吧!”他的无情将她刨得体无完肤。当初她口口声声保证不会拿男人的“生物本性”来制约他,现今却利用他不注意时,编出一张大网将他牢牢捆绑。

    “仲墉,这次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会把它处理好,等明天回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她勉强出声。

    “你是说真的,还是在演另外一场戏?我不希望再度被愚弄!”

    “我不会愚弄你。”

    “不会我明天一脚踏进这里,迎接我的是一场婚礼吧?”

    “就算是婚礼,也是你和林欣仪的婚礼。”她看开也想清楚了。

    “好!明天我会回来等你的交代,”

    水水松开手,看着他在视线中逐渐消失……

    ☆☆☆

    水水拖着疲惫的身子返家,一夜无眠,她好想好想休息一下下,但是她想起仲墉在等她的“交代”。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家中。

    没想到,迎接她的是热热闹闹的两家人。

    “姐,你回来了?”巧巧首先发现她,快乐地跑上前抱住水水。

    望见水水手上的行李,季墉出口椰瑜。“若若真是女诸葛,她算准了你要到办嫁妆时才去搬回家住。”

    “水水过来,我们在看婚纱照,你比较看看,着喜欢哪一家的风格?”织昀说。

    “谢谢你们的热心,不会有婚礼了。”水水平稳地说出,心却早已淌血。

    “为什么?那死小子又后悔了?”贺爸爸开始数落起自己的儿子。

    “我们都是成年男女,谁也不必为谁的行为负责。”

    “他毁了你的清白难道不该负责吗?”

    “好!真好!原来我颜在亚教出一个豪放女,我承认我教育失败!”他颓丧地跌坐入沙发。

    “你明知道爸爸心脏不好还气他!”方雯谴责女儿。

    “我早说过,我们的事让我们自己解决,你们的关心只会使事情一团糟,仲墉不爱我,一点都不爱!你们强迫得了他的人,却无法勉强他的心,你们认为这种婚姻真能带给我幸福吗?你们的关怀让我进退两难,现在我连面对他都失去了立场。”

    水水望着在场的每一双眼睛,她叹口气。唉!他们都是为她好,对他们迁怒有失厚道啊。

    “你嫌我们多事害了你?”颜在亚瞠目怒吼。

    “爸——”

    “别这样喊我,我担当不起!”

    水水看着爸爸,无奈地双膝跪地。“爸妈、贺爸爸。

    贺妈妈,求求你们取消这场闹剧。“

    “闹剧?我们处心积虑替你若想,在你心里竟然只是一场闹剧?”

    “水水,我们的出发点都是心疼你,懂不懂?”贺妈妈也加人劝说。

    “我懂但是我不能嫁。”水水坚持。

    “你宁愿当个暖床妓女,也不愿意名正言顺当妻子?”颜在亚气到口不择言。“好!我给你两条路,第一,乖乖嫁给仲墉,婚礼的所有准备我们会处理好不用你插手,而仲墉那一边,我和贺伯伯会再跟他谈一谈。第二。

    你离开这个家,从此以后我当自己只生巧巧一个女儿。“

    “是不是我走了,你们全部都不会再为难他?”此话一出,代表她做下决择。

    颜在亚怒不可遏地上前甩了水水一巴掌。“你走!永远都不要让我看到!”

    水水眼光在众人身上转过一圈,“希望你们言而有信,不要再去为难他了。”

    最后她狼狈地提起行李走出大门。

    “不准去拉她回来!”

    爸爸的声音自身后传出,水水明白,现在她真的是孤立无援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