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迷恋魔君> 第四章

迷恋魔君

第四章

作者:惜之      类型:都市言情

    仲墉投入他所熟悉的声色世界,那里面的男男女女正呐喊狂欢,乐声震耳欲聋。仲墉和老弟一一贺季墉寻个角落,避开正在搜寻猎物的女人。

    他高举酒杯,让金黄液体顺着食道滑下。

    醉人的酒渐渐渗入仲墉的血管,一寸寸将他的神经细胞麻痹。

    “二哥,你看起来很不愉快?”季墉关心的问道。

    他这个二哥向来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老狐狸,想让他心情不愉快谈何容易。

    “我今天碰到一个处女。”酒精让他放松戒备,吐出真言。

    “你不会把人家痛宰了吧!这可有违你花花公子的红颜交友守则。”

    “是又怎样,是她主动的。”他烦闷地仰头将酒一口吞下。

    “噢!小红帽碰上大野狼,从此以后她只剩下一顶小绿帽,可以送给未来的老公戴了。”季墉有些幸灾乐祸的调侃道。这次他老哥总算踢到铁板了,希望仲墉能就此收山,饶了那一大群“蛇放朋友”。

    “闭嘴!”他不耐地叱喝一声。

    “好吧,我闭嘴!但是闭嘴前我再向最后一个问题,你打算娶她吗?”

    “不!”他摇头,十分坚决地否定。

    “唉——可怜的小红帽,怪只能怪我二哥的魅力峰巡极,连乖乖女也会被你迷惑,露出淫荡的一面。”季墉开始同情起那索未谋面的女人。“她长得不够漂亮、三围不够标准、身高太矮……”

    他列举了一堆他“不能‘负责的原因。但是,如果今天和他发生这种”复杂关系“的人是像巧巧那样的超级美女呢?他会不会就乐于负责?

    不!他还是不会,顶多在被押人礼堂时,怨言会少个几句而且。因此重点是一一他现在还没有准备要结婚,谁都别想违反他的意愿强迫他!

    “这样的女人要你在她身上浪费一夜的体力,是勉强了些,那么她是喂你吞下快乐丸、十斤威尔刚,还是干脆一棒敲昏你,把你硬拖上床?”

    不是、不是、都不是!季墉的讽刺让他再也不能漠视自己的措,为自己荒谬的行为找出借口。

    想起之前水水受伤的眼眸、想起她嗫嚅地小心赔不是的神情、想起她总是在众人面前表现得独立坚强。然后在没人看见的阴暗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不断问是不是自己不够好?是不是比巧巧差太多?

    其实她若肯表现出柔弱无助的真实面,也许还会博得别人的同情怜借,可是她偏偏倔强得很,像今晚明明就已经痛得半死,她还硬是不肯让自己失声大喊,明明就受了伤还要装作不在意、竟还搬出一大堆的鬼理论来帮他卸除罪恶感,甚至还谢谢他的“教导”。

    想起今夜,他的头更痛了。

    “二哥,别再喝了,宿醉很难受的,我送你回去。”

    “不!我不回去!”

    “她还在你的房子里?”

    仲墉点点头。

    “那——我们回家?”季墉问得谨慎,却不敢奢求他会首肯。

    自从大哥娶了织昀后,他就不曾踏入家门一步,并不是他恨大哥大嫂,而是像他这样一个好胜的男人,很难去正视自己的失败。

    “好!”仲墉迅速应允。

    仲墉的回应让季墉一时难以消化,看来那个小处女对他的影响力,不会小于织购。

    ☆☆☆

    水水揉搓着发酸的骨头倚门引颈而望,等待仲墉的归返。

    天亮了,他还是没有回来。他是不是要确定她离开了,才肯出现?

    水水把房间整理好,换下被弄脏的床罩。她开启每一扇门找寻洗衣机,然而却在打开书房门时大吃一惊。

    她被他藏书之丰富给震撼!水水咬咬唇克制想往里面冲的欲望,继续未完成的工作,直到把床罩丢人洗衣机后,才快手快脚地跑回书房,满足她那颗早已按捺不住的心。

    看到书,水水的眼睛倏地发光。从小她就有着幻想,希望能拥有像这样的一间大书房,四面墙上都摆满了书,空气间泛着淡淡书香和原木味,然后她会在每个午后手捧一杯清茶、放上古典音乐,让乐声和书香陪伴她度过每个悠闲时光!

    看看腕表,她预估洗床单至少要花掉一个小时,换言之,她会有一个小时可以在仲墉的书房里充分享受。

    水水愉快地从书架上抽出两本书,没想到那个满身铜臭的商人除了商业周刊外,也有不少文学书籍,大概是这些书冲淡他市侩的奸商气质吧!

    走到CD架前,她选了一块韦瓦第的“四季”,让春的交响曲在空气间飘流回荡。

    拉开书桌前的原木椅,尚未坐定,她的视线就被桌上的放大照片所吸引。

    她是……水水在脑中迅速分解组织各种可能性,最后推敲出一个机率最大的答案一一她是仲墉的女朋友。

    蓦然,她恍然大悟仲墉为什么要追求巧巧,照片里的女孩和巧巧有八分相似呵!她一定是他心爱的女人吧!

    既然爱她,那为什么他还要周旋在那群鸳鸯燕燕之中?

    他们分手了吗?是女孩嫁作冯妇?还是仲墉移情别恋?抑或是两人劳燕分飞?

    总之就是有某个原因,让他们形同陌路、不再聚首,从此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所以仲墉便在人群中寻寻觅觅,企图寻找出一个相似的身影。

    像仲墉这样的男人是太无情,还是太痴情?她不敢妄自断言。

    望着照片里女孩姣美的容貌,他真正喜欢的女子就是这样的吧!像巧巧那样,美得清纯、美得毫无暇疵、美得让人没办法移开视线。所以那些涂满颜料的庸脂俗粉,才会无法在他的心底占有任何分量!

    水水摇摇头,何苦嘲笑别人?她不也和她们一样,只是更糟糕的是——她爬上他的床后,还让他避如蛇蝎。

    没心思看书了,趁着等洗床单的空档,她取出抹布、拖把,使劲地擦拭桌椅抹净地板,想借在擦擦洗洗之间,把自己存留在这房里的记忆一并清除。

    离去之前,她对着空气说了声抱歉。因为她不会再帮他追求巧巧了,除了不愿巧巧当个替身影子外,她知道自己必须赶紧找个安全处躲着、窝着,不再见他、不再想他、从心底深处将他的身影彻底拔除,让自己慢慢抚平在他面前极力否认的伤口。

    ☆☆☆

    两个星期!整整半个月,十四天水水没有再出现在仲墉面前,她依约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不是他想要的吗?可是为什么他会感到怅然若失?

    那天回家之后,他发现水水把八十坪的公寓彻头彻尾的刷洗过了,挂在阳台上的被单、床罩散发着柔在精的香味。“这意味着什么她想消除自己留下的痕迹?她要完全放心?抑或是她想撤清什么?

    他猜不透也想不出,她和他以往所认识的女人不一样。水水的遵守承诺让他省去不少事,他们本来就是两条不该有所交集的平行线……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那为什么这几天他的心总是沉甸甸地,像压了块大石头。为什么眼睛一闭,水水瘦弱的身影就会在他脑中盘旋不去。他费解!

    莫非——莫非一一了!他从不苛待别人,尤其是和他上过床的女人,对她们他总是慷慨而大方地满足她们的各项需求。

    那天,他的表现差劲透了,为了怕被缠上,他一点绅士风度都不留,急急忙忙地拂袖而去。所以他才会觉得心底有愧,这一切全是罪恶感在作祟,因为他亏欠了她。

    好了!理出头绪后,接下来他该想的是该如何弥补她。水水会想要什么东西?钻石?房子?不好、不好,水水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她不会喜欢那些东西,那么买一部保时捷给她代步?不好、更不好,她骑脚踏车都会四处撞人了,再给她一部车,下一次见面时,岂不是在医院或是在殡仪馆了。

    啊!对了!水水一直想出国,他可以帮她申请学校在学校附近买栋房子给她、然后再帮她存入生活费和学费,这样子她就可以得偿宿愿,而他也可以放下心中的沉重负担。

    就这么决定,今晚走一趟水水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吧!

    他迫不及待想看到她了!

    这次情形和上次恰恰相反,仲墉在颜家见到颜伯父、颜伯母和巧巧,独独不见水水。意外地,贺季墉也在场,这让仲墉颇感讶异。

    “二哥?你怎么来了?”季墉站起身来迎向他。

    “你是仲墉?你长这么大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呐!”

    颜在亚拍着仲墉的肩膀慨然地说道。

    “听你妈妈说,你把家里的电子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比起你爸爸是青出于蓝。”方雯赞赏地凑到他身边端详着他。嗯!这孩子真的是长大了。“记不记得小时候你老是一副少年老成的酷样子?”

    他们的热情招呼,可招出了他一头的雾水。

    “二哥!颜伯父是我们高雄上家的邻居,这几年才搬到台北来的。”季墉向他解说。

    “邻居?噢!我想起来了,你们家有一对双胞胎娃娃。”世事都是这样了无巧不成书吧!绕了一大圈,水水竟是他的故人?难怪在她身上总嗅到一股熟悉感。

    “是啊、是啊!你看她们都长这么大了。”方雯把巧巧推向仲墉。

    “我记得其中一个常常弄得身脏兮兮,然后跑到我家要我妈帮她洗过后才敢回家。“仲墉想起来了。

    “那是水水!”方雯说。

    “有一次她跑到我们家时,刚好妈妈不在,她在二哥身边缠闹了好久,二哥没办注只好动手帮她洗澡。”季墉补充说道。

    “这件事我记得,那次我正在准备跳级考试,她哭得好大声让我根本静不下心,怎么哄都不行,到最后没办法就只好充当一次保母。”

    “对!那时你还拿自己的衣服帮她换上,可是你的衣服套到她身上像个小布袋,水

    水一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又变成一个小泥人了。”想起儿女旧事、颜在亚笑开了心。

    “她好宝贝那件衣服,十几年都舍不得丢掉,一直保存的很好。”方雯说。

    原来他早在十几年前就看过她的裸体,而且她穿他的衣服也不是第一次,幸好当年的他还是纯情美少男,否则她的处女膜早就留不到现在。

    “要不是妈妈在半路上碰到巧巧,到现在我们都还不知道颜伯父已经搬到台北了。”季墉说。

    当时,贺母对巧巧留了心,是为着她酷似织昀的外貌,为解仲墉的心结,她特别留下电话号码,没想到一联络,竟发现两家是旧识。之后他们极力安排巧巧和仲墉认识,可惜相亲当天仲墉恶意缺席,不得不找来季墉串场,没料到这一串场就成就了这对小儿女。

    “上个月,你生日那天,我们安排你和巧巧相亲。可惜你公司来了个日本客户,临时没办法抽身,有没有印象?当天出发前水水还恫吓我们不准把她小时候的糗事重提。“方雯说。

    那人……他想起来了,他的“日本客户”就是水水,她还吃掉了他一束金莎巧克力。人生的缘分很难说,看着巧巧依偎在季墉身旁的亲密模样,他猜测巧巧已经让小弟捷足先登了,难怪水水要抱怨他动作太慢。

    想到水水,他想起来意。

    “颜伯伯,水水人在家吗?”

    “你要找水水?你们之前见过面?”颜在亚狐疑地望着他。

    “我们是朋友。”他简单解释。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追根究底的探问。

    “姐姐骑车去撞到贺二哥,还把人家大写一顿,幸好贺二哥设生气。后来姐姐气呼呼的离开了,我和贺二哥聊了好久,才把家里的住址给他。”巧巧帮他说“这丫头!整天到晚闯祸!”颜在亚直摇头叹道。

    “颜伯伯你别介意,那是个小误会。”仲墉极力澄清,怕他对水水发怒。

    “你不要替她说话,早告诉她几百次了,教她骑车不要老是横冲直撞,她偏偏不听,哪一次不是撞得人仰马翻。”

    “早叫你帮她买部车,才不会让水水老是伤痕累累的,要不是我们水水皮肤好,身上早就留下一堆坑坑疤疤的旧伤了。”方雯偏坦地说。

    “水水常常摔车?”仲墉问道,心情被撞出痛觉。也许真该帮她买部车,就买部VOLVO好了,那种车比较耐撞。

    “是啊!姐姐老是把脚踏车当战车在骑,好恐怖喔。

    同学给她取个外号叫‘李铁拐’,因为她这两天跛左脚,下星期就换瘸右脚,两只脚轮流受伤。“巧巧说。

    “她就是学不会照顾自己。”方雯叹了一口气。

    “不会照顾自己还天到晚想出国,我看哪,出去没几天就会活活饿死了。”颜在亚的气焰突然高涨起来,口气显得火爆。

    谁都不要跟他讲到水水想出国念书的事,光他自己没事拿出来想想,都会气出一肚子火。

    在-阵对水水的指责声中,仲墉还是没弄清楚她到底在不在家,于是,他清清喉咙再度问道:“请问水水在家吗?”

    他担心他的问题又要被转移方向。

    “她不在家。”方雯摇摇头。

    “她什么时候会回来?”仲墉再向。

    “姐……她……离家出走了”巧巧小小声地说。

    “什么?请你再说一遍!”他瞠目结舌地看向巧巧。

    不会吧!

    “姐姐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

    半个月?那不是从那天开始,她就没再回过家?

    “你们找过她吗?”他突然厉声起来,心中逐渐积聚怒气。

    “姐存心要躲我们,我们一定找不到的啦!”

    这是哪国的烂借口!找不到就不找,那生病不好是不是就搁着不去医它?

    “我去报警!”没关系!他们不找他来找,就不相信警局敢不卖他贺仲墉几分面子。

    “不需要!”颜在亚大喝。

    “她一个女孩子单身在外,你们不怕她碰上坏人?”

    他的音调节节高升,他们真的偏心到这种程度,眼里只看得到巧巧,却不顾水水的安危。

    “她有本事离家出走,就有本事去应付外面的坏人!”颜在亚不满地大声吼道。

    “是呵!贺二哥,姐姐很聪明的,她不会吃亏的啦!”

    巧巧应声附和。

    他们全家倒是很放心!不吃亏?说得轻松!别的不知道。水水就已经在他身上吃了大亏,但是他能说什么?说他就是那个坏人一号?他气闷得想揍人!算了,他们不想管这女儿,他来管!从现在起,水水就是他的责任了!

    什么?他不是对责任二字“避”之唯恐不及吗?怎会想把水水这麻烦揽在身上?不想、不想,现在先不去想它,这问题等找到水水后再作研究。

    他拿出名片放在桌面上“如果水水有消息请通知我,我有要事找她!”

    “你找水水有什么事?”颜在亚疑惑地问道。

    “这不重要!先找到人再讲。”

    “贺二哥,姐姐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家,你有事我可以帮你转达。”

    “打电话回家?你刚刚不是说她离家出走,她还每

    天打电话回家报平安?“这个水水真是与众不向!做事都不能以常理看待。”是啊!只要爸爸答应让她出国,姐就会马上回家。“巧巧猛点头,她的姐姐真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呢!她敢和爸爸对抗争取、敢离家出走,这种事她学十辈子都学不来呢!

    “仲墉,你听懂了吧!那鬼丫头想用离家出走这招来逼我妥协。我那么容易妥协的话,还算什么爸爸?换她来当好了!”

    他弄不懂妥协跟当爸爸这二者之间有何冲突?但他很清楚,水水那个古怪的倔脾气,绝对遗传自她老爸!

    悬了半天的心总算归位了。他松了口气地说:“她那么想出国就放她去个一、二年,有什么大关系?”

    “她读中文学别人出什么国?到美国学唐诗,还是到加拿大读易经?别笑掉入家大牙!”颜在亚反驳。

    “可以读些相关科系,反正出去磨练自己,增加些生活经验也没什么不好。”

    “水水是真的很不会照顾自己,她连碗泡面都不会泡,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从她考上大学之后,我们才会全家搬到台北来好就近照顾。而且她又说,出国后要自己打工赚学费,你说,我们怎么放得下心。”方雯分析实际情况。

    “也许可以借此训练她独立,水水是大女生了,你们不可能一直这样保护她!”

    “我知道,可是我们就是没办法放心。”

    “我可以帮她安排好学校、房子,再请个有经验的管家。如果颜伯伯还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再帮她找一个很优秀的保镖“仲墉极力说服着。

    “仲墉!你在开玩笑吗?你颜伯伯的退休金哪能负担得起那些。”方雯说。

    “这你们放心,钱的方面我会打点好。”仲墉保证的说道。

    “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水水?总不会是因为你帮她洗了一次澡吧?”季墉意有所指地问。

    他想起前阵子仲墉的“处女事件”,那位不够漂亮的小处女,不会就刚好是巧巧那个刁钻的大姐吧?假若是的话一一那他这做老弟的只能到教堂为他祷告,祈祷他还能再顺利呼吸个三十年。

    该死的季墉居然这样子泄他的底,等四下无人时就有他好看的了!之前的经验显示,有过整他念头的人下场都是惨不忍睹!

    仲墉对他微微一笑,笑得季墉顿时全身汗毛根根竖立。

    “因为她前阵子帮我一个好大的忙。”帮忙?是啊!

    帮他解除焚身欲火。

    “她可以帮你什么大忙?”水水有几两重他很清楚,她能帮别人人忙?不要把人家弄得人仰马翻就很阿弥陀佛了,还帮忙?颜在亚很难相信他的话。

    “这件事说来话长,总之她让我少损失一笔将近十亿的生意,所以帮她出国念书,对我来说只是在表达我一点点的感谢。”

    十亿?当然、当然,如果换了另一个女人执意要他负责,从此失去单身自由的他会短寿、会英年早逝,这样

    加加减减算起来,他损失的不只是一个士亿。到目前为止,他仍然不认为自己说了谎,顶多——顶多就是避重就轻了一点。

    “这样子?”颜在亚低头沉吟。

    就这样,在仲墉的极力说服下,颜在亚松了口。

    “什么?她说她不要?”仲墉额上青筋暴张,忍不住大声吼道。

    他花了整个晚上来说服颜伯伯让水水出国,而这番努力居然成了俗称中的“驴肝肺”!让人家含在嘴里还嫌腥。这可恶的小女人竟告诉巧巧她自有打算,不需要别人的帮忙,难道他对她而言只是“别人”?

    “贺二哥,你不要生气,姐姐本来就不喜欢接受陌生人的恩惠。”

    巧巧的说辞把他满腹氢气引火点燃,轰——炸得他残余理智碎成阵阵烟灰。

    陌生人!她是这样子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来她可以随便就跟任何一个“陌生人”上床。

    “贺二哥……你在听吗?”巧巧在电话那头,让仲墉的沉默吓得手足无措。

    “巧巧,谢谢你打电话来,我知道了!”

    挂上话筒,郁气积抑在胸,他想扭下水水的脑袋剖开来,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她在跟他呕气吗?为了呕气居然要放弃多年的梦想,她到底分不分得清孰轻孰重?

    算了!随她去,她都不在意他了,他干什么在乎?

    想在乎他的女人排排站,都可以排出一条赤道环绕地球一圈了,这里面还设包括黑种人和红种人。少一个颜箴水,对他不会造成任何改变。

    似乎在证明白己的魅力般,他立刻找出一组电话号码,敲定一夜浪漫。

    放下电话,然而他的情绪并没有因此转好,反而更加纷扰。

    是被那个幼稚小女生困惑了,才让他做出这种幼稚举动吗?他想找女人向来都是因为“需要”,从来都不是为了想证明他对谁的影响力,而今天他竟破天荒地找来一个女人,想证验自己是不是还站在“超人气”排行榜上,这种行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谬。

    多年来的自信,让他从不去在乎别人对他的评价,今天他何必为了一个小女孩对他的看法去困扰自己。

    只因为她不同于平常人的行为举止,就让他一贯的有把握变成没把握?因为她让他尝到太多挫败感,使他对自己产生不确定?抑或是他对他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越他设定的安全范围?

    不管是什么原因,仲墉告诉自己,事情到此为止,他不会让水水再干扰他的生活,他要照着往常的步伐过日子。

    挂上招牌笑容,他又是那个自信满满的贺仲墉!

    拨出电话号码,他恢复沉稳性感的语调。

    “RUBY吗?今天我不能过去了,为了补偿你,你可以到‘丽钻’挑一组喜欢的首饰……”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