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迷恋魔君> 第三章

迷恋魔君

第三章

作者:惜之      类型:都市言情

    他带水水回到住处,让两人洗去一身湿意。

    水水在他房间里,用吹风机吹于她那头及腰长发。

    仲墉端来两杯热咖啡,接了整发工作。

    倚着她背后传来的体温,舒舒暖暖的三十七度,水水的悲伤闯入迷宫里,寻不到出口。

    看见她把他的T恤当成洋装穿,他忍俊不住的笑出声。

    “哇!你真小!”这三个字已伤人得很,他竟还加强语气般地连连射出几个啧啧声。

    “小!哪里小了?”她想起他身边的波霸女,下意识地抬头挺胸看向他。

    “我的衣服都能当你的棉被了,你说你小不小?”

    原来他并没意思要讽刺她,是她以小人之心度人家的君子腹了。

    ‘你以为全世界能找出来几个像你这样的庞然大物?“

    “也对”!他关上吹风机,把她的头发梳顺。“这是我第一次摸到没喷上发胶的头发。”

    “很舒服吗?”

    “嗯!”他抓起滑滑顺顺、柔柔亮亮还带有发香的长发,放在鼻间嗅闻。

    “好,借你摸,一次五十块,抵我今晚投靠你的旅馆费用。”

    仲墉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床沿,递给她一杯热咖啡。

    “你事事讲究公平?”

    “是啊!公平是人类社会中最重要的相处依据,我不欠人,人不欠我,社会才能维持于平衡状态。像你这样到处欠女人的感情债,结局会很惨很惨的。”她借机教训他的处处留情。

    “我们成人社会的游戏规则,不是你这种黄毛丫头该懂的,放我不便多做讲解。”他四两拨千斤,把她的训诫轻松回避。

    “你可能是我未来的妹婿,像这样风流,镇口留恋花丛,巧巧怎么办?”

    妹婿二万提醒了仲墉,她和巧巧一样大呢!他竟然把巧巧当成追求目标,却拿她当黄毛丫头看。

    “只要找到真心喜欢的女人,我会马上放弃那一大片花园的。”

    “你的意思是说一一她们对你并没有太大意义。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几分?”

    ‘你认为呢?我刚刚不是放弃了一朵玫瑰,投入你这棵猪笼草吐子里了?“

    “取笑我,你很得意吗?”她睁出特大号眼内瞪视着他。

    “是很过瘾!”他大笑救声,代表所言不假。

    “贺仲墉——”她正色唤道。

    “什么事?”他腾出一只手把她放下,她顺势躺在柔软的床垫上,头枕着他粗壮的手臂,眼睛凝视他俊俏的脸庞,鼻子嗅着专属于他的谈谈香味。她安心也放心地躺入他怀中,这样的男人就是有本事叫天下女人都对他放心吧!

    “贺仲墉——”水水再度轻唤。

    “嗯?”他的眼睛专注地望向天上那轮明月。

    “是不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比较容易对漂亮的女人妥协?”

    “为什么这样问?”

    “巧巧要做什么,爸都会全力支持,但我想做的,爸爸都会想尽办法反对。”

    “举个倒好吗?”

    “例如,巧巧不想上人学,爸说:”OK!只要你高兴!‘。巧巧不想工作,爸说:“也好,外面世界太危险。’巧巧穿什么衣服,爸爸都会大大夸奖贷扬一番。而我呢,我不想上大学,爸说我会变成一个没知识、养不活自己的低阶层人士。我想出国,爸说吃饱撑着啦,台湾研究所多到念不完。而我穿什么农服,他都会大大贬抑一番。我觉得他对我,常常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当然,我不是不知道巧巧对我的好,但是,我很难不去迁怒。”

    她不懂,为什么在他面前,她的心事会自动脱队,投向他那一方,是他身上那股令人安心的气质在作祟?

    他明白,长期以来,水水很习惯在大人的比较眼光下生活,就算大人停止比较,她也会在大家的言辞中寻找差别待遇。

    “我们一点一点来分析好吗?”仲墉接着她,轻拍她的背。

    “好!”她点头赞成。

    “拿你和巧巧上大学这件来看,你应该知道‘因材施教’这个道理。巧巧不是读书的料,勉强只会徒增痛苦。

    而你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去念呢?要等到年龄大了以后才来后悔吗?“仲墉顿了一下,看着水水晶亮的眼眸。

    “我们再来看巧巧工作和你出国这件事,你觉不觉得令尊就是那种保护过度的家长,总认为你们还没长大,不足以应付外面险恶的世界。最后说说你和巧巧的穿着,没有一个男人喜欢看女生一天到晚牛仔裤T恤,做中性的打扮,更何况他是你们的父亲,对你们将来的‘滞销问题’要负很大的责任。综合观来他并不是全然偏心,应该说他和你的价值观有些冲突。”

    “你的话有几分道理。”她赞同他所说的,若爸爸也肯这样分析给她听,也许她就能理解,也不会挨那一巴掌了。

    “你是个聪明女孩,慢慢想,早晚总会理出头绪的。”

    “但愿一一你有兄弟姐妹吗?”

    “有!贺伯墉、贺仲墉、贺季墉,我排行老二。”

    “你们之间会不会竞争?”

    “我们各有各的发展,谈不上竞争。”

    “真好,其实巧巧也不会跟我竞争,是我自己的小心眼在让自己不好过。”

    “我知道!”

    “能出国就好了!只要离开一段时间,我就不会那

    么愤世嫉俗了。“在她心里,出国是全部问题的答案。

    “出国只是逃避问题,并不能解决问题。”仲墉柔声说道。

    “除了出国,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你需要一个眼睛只看得到你的男人,把你捧在手掌上专心疼措爱护。”

    “你在说你吗?”水水开他玩笑。

    “如果说到四十岁还找不到真爱的话,我就牺牲一点,当那个男人。”

    “冲着你这句话,我就等你十年吧!虽然到时候说不定你已经老得要拿拐杖走路,但我一定会遵守承诺,为你推轮椅的。”水水十分阿莎力的许下承诺。

    “谢啦!这样一来我就无后顾之忧了。”

    ‘你有什么好顾好忧的?“水水不明白的反问。

    “有你当后盾,我就不用为了结婚,而到处去寻找猎物了。”

    “噢!原来我还蛮有用处的嘛!哈!我知道了……”她话锋一转,恍然大悟的表情中透露出些许诡谲。

    “你又知道什么?”仲墉挑起一边浓眉看向她。

    “人家说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双女人的手在推动,原来我就是那双手。”

    “如果你敢居功的话,我不介意你来当那个女人。”

    “算了吧!想当那个女人,还得等你‘成功’才行,到那个时候我大概已经老得推不动你了。”

    她从来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成功”,这样子的水水,让仲墉很愉快,因为她是第一个不知道他身分、不求任何目的和地结交的人。

    她抬起头来盯望着他的脸,他的脸在灯光下星出朦胧。

    “贺仲墉,你长得很好看,去当大明星的话,一定可以赚到好多好多钱。”

    他微微-笑,不量可否。

    “你在做什么?”如果这动作发生在别的女人身上,他百分之百肯定人家在引诱他上床,可是水水这种笨拙的手法,让他做不出有色联想。

    “读你啊!”

    “读出什么了吗?”仲墉十分感兴趣的问道。

    “你的眼睛很狭长,但不够圆,笑的时候弯弯的、看来似乎无害,但是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城府颇深,就是因为这样子你才常带笑的是吗?”

    他心猛地一震,讶然于她的敏锐观察。

    “还有呢……继续说。”他喜欢听她讲话。

    “你的鼻子又长又挺,看来很有自信。你从来不曾失败吗?”

    “很少。”他诚实作答。

    “失败时,你怎么办?”

    “重新再试、一试再试,直到成功为止。”

    “不服输可不是一项好特质。”

    “但是不服输让我亨有更多的成就感。”

    “但这些成就是架构在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上,是你孤军奋斗换来的,一定很辛苦吧。”

    ‘是啊!尤其在大家全下了班,只有我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办公室时。“这种一个人的孤独感是从他当资优生时期就有的,那时整个

    班连一个跟他同年龄、能玩在一起的人都没有。

    “鹤立鸡群的人注定要孤独,你的老板应该给你加薪。”水水拍了拍他的手。

    “你真懂我!”

    “下一次你又觉得孤独时,不妨来找我。”

    “你愿意陪我?”

    “义不容辞!”水水坚定地点头。

    “或者,你毕业后先别出国,留下来帮我?”仲墉突然浮现一股想将她留在身边的渴望。

    “再说吧!”她摇摇头,不想面对这个问题。

    “好,不谈这个!你还想继续读我这本无字天书吗?”“好啊!嗯一你的唇形弧度很漂亮,这样的唇很适合接吻吧?”

    “想试试看?”仲墉心中怦然一动。

    “可以吗?那种感觉真会像小说里所形容的,如痴如醉?”

    “我大多数的女朋友都对我的吻技,抱持很高的评价。”

    “既然如此——你、嗯、你想试试少女的初吻吗?”她大胆地用手围上他的脖子,眯起“欲望之眼”望着他。

    “你打算染指我?”仲墉取笑她。

    “有何不可,在今天晚上大玩男女游戏的,不会只有我们两个。”

    “你确定?”他的脸慢慢朝她靠近,嘴角漾起一抹魅惑摄人的笑容。

    “当然!”今晚她想送出初吻,滋味好不好她没把握,但她敢肯定,把吻送给他会比送给其他任何人来得好。

    但,他们两人对“男女游戏”的定义,显然有很大差距。

    水水原想要他一个吻,破除RUBY的预言——她会从小处女一路长成者处女,都不会有男人肯碰她。

    因为当丑老鸭已经很可悲了,若再冠上老处女这封号,那她的下半辈子铁定难堪得很。况且现在的她已经是稀有动物了,她可不希望有朝一日,被政府名定为保护级。

    水水把唇翘得老高的模样,让仲墉轻笑出声。

    “傻瓜,接吻不是这个样子。”

    “我的样子很拙吗?如果做得不好,就麻烦您这位‘经验老道’的老师多加指导。”水水一副虚心求救的模样。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她连老师都喊出口了,他怎舍得不为她解答这小小的疑惑。俯下首,他缓缓地吻上她小小的红唇……

    他在她的唇瓣上,用舌头舔出阵阵温热,他吮住她小小的下唇,然后轻轻嚼咬,咬出她一阵陌生热潮。

    暖流在地周身流窜;撞得她的心脏蹦蹦作响。血管里大量缺氧,鼻子吸入的氧气已经不敷使用,她微启双唇,想助鼻子一臂之力,却不料他的舌头在空气之前攻城陷她,钻入她芬芳的唇齿之间。

    他反覆吮吸着她的甜蜜,用舌头挑逗她含羞的舌蕾,他肆无忌惮地在她娇嫩的唇齿间,探索她每一分娇柔。

    “你真甜美……”仲墉模糊地咕哝一声,继续引诱她含羞的香丁。

    她迷迷蒙蒙地望着情欲高涨的他,他汗湿的黑发凌乱地垂在额际……天啊!他看起来是那么帅气,难怪有那么多女孩愿意拜倒在他的西装神下,用十寸苍蝇拍也驱赶不完。

    ☆☆☆

    天!水水竟然是处女!

    她是货真价实的处女,而他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是啊!她没骗他,她说过的,她要RuBY叫她小处女。

    难道,她说要把处女膜送给他这话不是玩笑,更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计划的预谋?她假装不知道他的身分让他卸下防备,她用巧巧当饵引他上钩,她成功地利用了他的过度自信!

    她的目的是什么?上社会版头条?金钱?

    他翻身离去,严肃的浓眉透露出他浓厚的心事。

    在她刚刚初识云雨激情、在她的情绪还停留在高高云端、不可思议地赞叹生命奇妙时,他的不悦重重地拧伤了她的心,让她的幸福感瞬间消逝得无影无踪。

    “我表现的不够好吗?”她细如蚊钠地问。

    “就一个生手而言,你表现得相当大胆!”他斜倚着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那……你为什、为什么生气?”她是真的不了解,她做错什么了吗?一个吻会发展成一夜浪漫也不是她所能预料的,他为什么要生气,就算这是一件天大的错误,他不也该负担一部分责任?

    “为什么勾引我?”他不回答反问。

    一句话轻而易举地遮掩住自己所有过错,他忽略自己忘记她是处女的事实,忽略自己没有及时住手的事实,只是一味地把过错全住她身上推。

    “我不知道……我、我以为只是一个吻……”水水忘记了她有权生气、有权追着他负责,在他那双锐利的眼光中,她退缩了。

    “你没有目的,没有要求,没有打算逼我进礼堂?”他的语调中充满鄙夷。

    他不想结婚,他心中仍然存着一个女主角,除非有人可以取代织昀在他心中的位置,否则他不会考虑结婚,就算有人次威胁他也一样!对婚姻,他有他的坚持。

    “你误会了!我不会对你有任何要求,我们都是成年男女,都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种男欢女爱纯粹是各取所需,过了今晚感觉不对就什么都不是了。”这种解释算不算多余?她不知道!但她确定自己不想面对这样一个焦躁不安的贺仲墉,这样子的他让她既陌生又害怕。

    “这是你的真心话?”他斜睨她一眼,暗中付度她的心思。

    “我能理解男性在生理构造上的冲动,我不会拿这种生理本性去陷害任何人。”她重新挂回张牙舞爪的面具,假意自己对这种事情毫不在乎。

    “你对男人懂得不少嘛!到现在还能保持处子之身真不容易!”他扬扬眉出口嘲讽,他生气她话中的“任何人‘三个字,这是不是代表她未来要和任何男人大玩”生理冲动“游戏。

    “懂,不见得就要身体力行啊!不过今天真的要谢谢你,让我理论和经验合一。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恩将仇报,强迫你放弃自由的单身生活,因为我也不想绑住自己。”

    此刻水水的心涌上酸酸涩涩的滋味,但她用坚决的口吻告诉他也提醒自己,没道理去在乎微不足道的一夜情。

    “你真舍得放弃?错过这次就没有机会再要我负责了!”

    “担心什么?今晚是我主动的,要找人负责,大概也只能找自己了。”她放作轻松的说道。

    “但愿你能言行一致。”

    他怕被她缠上?水水苦笑,原来在仲墉心中,她和那些纠缠他的花痴女人没两样。女生真的不能走错路,一时放荡就被人贴上撕不下的标签。

    她尴尬地起身。拾起地上的T恤,难堪地在他面前套上。

    “我先离开了,至于以后,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今天晚上……我很抱歉打扰了。”水水欠欠身、道声歉,转头离去。

    下一秒,她的手臂被他紧紧抓住。

    “不用——”该死!一碰她,他又起了反应。

    仲墉迅速着装,头也不回地扔下一串话。

    “已经很晚了,女孩子单独在外面很危险,要出去也是我出去。明天你要离开前,记得帮我把门反锁。”

    碰的一声敲击,撞醒了水水混沌的脑浆。

    他走了,为什么?怕被她牵扯上?他要去哪里?去找回那朵娇艳的玫瑰,继续被她打断的风流夜?一股湿气从她眼角涌出……

    望上窗外那轮明月,昏昏黄黄的月色似乎不再皎洁。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