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邪王诱宠:将门毒妃》> 第六百八十五章 走投无路

《邪王诱宠:将门毒妃》

第六百八十五章 走投无路

作者:茶韵      类型:都市言情

    慕心乔接过那本册子,淡淡开口道:“等我看完之后,让清菊给你送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管家恭敬的退下,慕心乔翻开册子看了起来,大致看完,在上面圈圈点点,然后叫来凤姑和清菊让她们再看一遍,直到意见一致,才让清菊将册子给管家送去。镇国将军府因为慕明逸的婚事变得忙碌而紧张起来,大红的喜字把院子衬得越发喜庆,处处张灯结彩。杨氏一有时间就出来帮忙,几乎是脚不沾地。老温国公夫妇年纪大了,自然是不会轻易出门,反倒是温国公夫人经常出入镇国将军府。自从回来以后,慕心乔只去了一次温国公府,老温国公夫人见慕心乔平安归来,才算放下心来。慕成素来冷酷的脸上多了几分柔和。实话,虽然知道慕明逸不是自己的儿子,可这些年他一直将慕明逸当成儿子,现在慕明逸成亲,他的心情还真有点复杂。知道慕明逸大婚之后很快就会动身去北燕,他嘴上不,心里却有一些舍不得。忙了一,慕心乔回到乔木苑后,沐浴,更衣,换了一件寝衣,坐在窗前盯着满的繁星发呆。清菊走上前,给她披了一件银红色百蝶穿花对襟长袄,在烛火的映衬下,慕心乔的脸多了几分娇媚。凤姑推门而入,看到慕心乔难得穿这么艳丽的衣裳,笑道:“主子还是穿这样的衣服好看。”清菊也跟着附和道:“大少爷要成亲,我们姐自然要打扮的喜庆些。”“最主要的是我们姐年纪不大,平日里又穿得极素淡,所以让我们忽略了她的相貌。”清兰将床铺好走了出来,道:“否则我们姐一定会名满京城……”不等她完,慕心乔就接过话茬道:“真是越越不像话,本姐又不去选妃,要那么响亮的名声做什么?”清菊突然开口道:“姐今奴婢出府采买时,遇到一个叫金六的男人向奴婢问路,是要去找京兆尹告状,当时奴婢多嘴问了一句,才知道她要告的人是盐课提举司。”慕心乔不禁蹙眉,问道:“盐课提举司?听起来是江南一带的官员!”“奴婢也没听这么一个官名,所以一时好奇才多问了几句。”清菊仔细回忆,答道:“如果真是江南一带的官员,那个男人却进京告状不是很奇怪么?”慕心乔点点头,冷声道:“也许是在当地告状没有人理会,或者是没有人敢接他的案子。”凤姑提议道:“如果主子想知道,属下让人查一下就是。”慕心乔摇了摇头,“哥哥马上就要成亲,我们要好好筹办哥哥的婚事,实在不宜管这种事。”她看向清菊问道:“我记得以前的京兆尹是安阳舅舅,你知道现在京兆尹是谁么?”“奴婢没听京兆尹换人。”清菊答道:“这两年京城治安很稳定,奴婢整理出来的关于京兆尹的消息很少。如果姐真想知道,奴婢再让人重新调查。”慕心乔看了眼色,“不过估计安阳舅舅也不会接这个案子。”清兰眼里闪过一抹讶异,问道:“姐怎么会知道?”“那人想告的是盐课提举司,这案子理应由江南一带的官员受理,他现在想要去京兆尹告状,自然是行不通。”慕心乔淡淡一笑,解释道:“估计这个人也是走投无路了,才会病急乱投医。”清菊含笑道:“奴婢当时也觉得奇怪,只是当时没想明白是哪里不对,现在听姐一,才恍然大悟。”慕心乔眸光一眯:“如果这个案子一直没有敢理,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盐课提举司还真不简单。”“此话怎讲?”清兰好奇的问道。慕心乔的眸光轻轻在她的脸上一扫,才道:“除非这个盐课提举司有强大的后台,否则我还真想不出地方官员不接这个案子的原因。”“姐的不无道理。”凤姑笑吟吟的开口道:“不管怎么这个叫金六的男人已经到了京城,虽然京兆尹不能接这个案子,但是大理寺总没有理由推脱!就算大理寺也不管,还可以告御状,总之只要这个男人能经得起折腾,也许真能拼出一条生路。”慕心乔唇角勾起一丝浅笑,道:“只怕没那么容易。”清菊点头,道:“如果真容易的话,金六就不会进京了。”凤姑眸光含笑:“不管怎么,留意一下这个人也没什么坏处,也许我们以后可以用上。”慕心乔看向清菊,问她:“知不知道金六因为什么事告盐课提举司?”“奴婢当时有事在身,所以也没有仔细盘问,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清菊恭敬的答道:“听金六他想告的是盐课提举司的儿子,可是盐课提举司护着自己的儿子,他的行为激怒了金六,才想要告盐课提举司。”慕心乔冷声开口道:“盐课提举司也算是朝廷命官,而金六是民,自古以来民告官就很难成功。”清兰立即来了兴致,问道:“那姐要不要做点什么?”“我们还不知道这个盐课提举司到底是谁的人,到底是敌还是友,自然无从下手,不过要查出他是谁的人也不难。”慕心乔看向清菊吩咐道:“明早上你想办法联络太子,直接问他会节省不少时间。”清兰眉心一皱,问道:“虽然盐课提举司官不大,而且又不是京官,可我们想要查并不是很难,姐为何选择去问太子?”“没什么。”慕心乔答非所问:“赵旭刚吃了一个亏,他现在一定等着抓赵缙的错处呢!”清兰满脸不解地看着她,嘀咕道了一句,“姐越奴婢越糊涂了,这与四皇子和五皇子有什么关系?”清菊无奈的笑了一声,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让姐好好歇息!”次日早上,慕心乔用过早膳就去库房挑选喜烛,粉扇捧来大红色的帐幔,笑道:“奴婢看这个颜色比大少爷屋子里挂的喜庆,所以拿过来给姐看一下,用不用换下现在挂的帐幔。”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