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军权撩色/步步惊婚/军品权色> 第497章 结局 番外

军权撩色/步步惊婚/军品权色

第497章 结局 番外

作者:姒锦      类型:都市言情

    怪不得她在那本他来不及带走的《金篆玉函》残篇里,发现了她十五岁的照片…

    怪不得他可以对她那么好…

    因为,他才是被安家收养回来的安东华。

    而顾东川,他叫安东川。

    这个屋子还保留着当初的样子,六年前,她怀孕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回家,就与东华住在这里,东华也一直在照顾她,那是一段两个人相依为命的岁月。可现在,时光不仅将屋里的陈设斑琢得不成样子,也把当年那一对好朋友,那一对在旧时光里徘徊过的少男少女改造得变了当初的模样。

    一点点找寻着屋子里的蛛丝马迹,她看见书桌上的一个日历。

    日历上面,有他潦草的笔迹。

    “我蹲了一万次身,将头搁在膝盖上一万次,可是小幺,你没有一次出现在我的身边,也不会有一次想到我。你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我,可我却想永远保留着关于你的记忆。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依兰还是当初的依兰,而那个叫权少皇的男人,他也从来就没有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小幺,我只是这个美丽世界里的幸存孤儿,只有你,认真对我好过。”

    “有人想让我成为一个工具,有人想让我做一把精准的枪,只有你小幺,你希望我做个人。”

    蝙蝠,严战,东华…

    慢慢地蹲下了身体,占色双手抱着膝盖,将头搁在膝盖上。

    耳朵边上,少年在问她,“小幺,我如果想你了,怎么办?”

    少女清脆的声音很好听,“哈哈,那还不简单,这样东华,你看我,蹲下来,把头搁在膝盖上,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了…嗯,如果我没有出现,也一定会想你的。东华,你一直都会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如果你想我了,就把头搁在膝盖上…那么,我也会想你。”

    想念过的人,终究已经远去了。

    三天三夜。

    从到了依兰开始,占色就一直呆在这个屋子里,整理一些陈年旧物,也顺便回想一些事情。她在一本旧书页里,看见了自己当初的摘抄——《两小无猜》里说,好的爱情是你通过一个人看到整个世界,坏的爱情让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

    她想不起来,当初是在什么心境下写的?

    而现在,看着这个故事里的一些人,她才发现,原来如此。

    离开依兰的那一天,天气还是那么晴朗,依兰湛蓝的天空像被水洗过的一般干净亮丽,她抬头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微笑着回身锁好了小院的门,将钥匙又放在了包里,跨上了已经等待在路边的汽车。

    京都,也是一个艳阳天。

    一下飞机,她就见到了一手推着婴儿车,一手牵着小十三的权少皇。

    他穿了一身儿笔直的正装,毫无保留的展现着他的睿智和大气,气宇轩昂地站在那里,对她勾唇一笑。

    “回来了?”

    占色慢慢走了过去,微笑着从他的怀里接过小十五,又将一只手插进了他的臂弯里。

    “走吧,我们回家。”

    一家四口的影子,被阳光拉得很长。

    权少皇扫下她手腕上的十八子,眼角弯出一道笑纹来。

    “对不起,我又骗了你。”

    “我知道,是他不愿意告诉我。”

    权少皇抿着唇,沉默一叹,紧握了她的手。

    当年,严正荣在得知安亚飞在依兰的消息后,故意把严战的身世辗转让他知道,其后又与权世衡合谋,有意利用安亚飞心软的毛病,把严战安排在他的身边儿想做内应。因为他们一直都知道,权世铎虽然解散了五术,却一直对性格稳重的五术之首安亚飞颇为信任。所以,那一个在权世铎死后,他们久寻不到的东西,那一笔与权家百年根基有关的庞大资金去向,他们认为,一定掌握在安亚飞的手里。而它,也是权世铎在忌讳弟弟之后,故意留给儿子的最后退路。

    事实上,权少皇当年来依兰,也正是为了这件事。

    安亚飞知道严战是权世衡的私生子,可权世衡不肯认他,他却把严战视如己出,把他与自家的儿子安东川一起抚养…

    这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Conquest_Vehicles房车,还是那么豪华霸气。

    看着车窗外熟悉的京都城,占色半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将头靠在权少皇的肩膀上,仿佛想从他的身上得到自己需要的力量,久久没有回神儿。

    “困了?”撩开她额角的头发,权少皇吻了她一下。

    “不困。”占色冲他扬起一个笑容,“四哥,今天回去,我可以申请看我妈留下的日记了吧?”

    他下巴磨蹭着她的发顶,轻轻‘嗯’了一声儿。

    占色又笑了,“你在金三角讲的那个故事,其实都是从那个日记本里的内容推断出来的,对不对?”

    一个逝去了二十年的美丽女子,用一本尘封了许久的日记,就那样揭开了一段埋藏了三十多年的秘密。将人的本性,那些看得见,挪不走,也灭不掉的人类本性,用一颗善良和宽容的心,写下了他们的杀戮和贪婪…

    听上去,似乎很美妙…

    可那份沉重的深情,也一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吧?

    权少皇紧抿着唇,搂她更紧,“你都想起来了?”

    眼睛弯了一下,占色淡淡地笑了一声。

    “章中凯汽车自燃的事儿,不完全是你主导的吧?最多,你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提醒他,也没有阻止东华。呵呵,章中凯也够狠——‘严战、车祸、死亡’,这样解封记忆的口令,用一个人的生命作为代价!呵呵,这一切真是好笑…”

    权少皇低头看她,看着她在车窗光线下映得白晃晃的脸。

    “他死了,你还笑得出来?”

    “他不死,我又怎么能恢复记忆?”

    深深拧紧眉头,他注视着她,目光深幽。

    占色却扬了一下唇,冲他摊开手,“手机借我一下。”

    “做什么?”

    “玩玩呗!”

    两个人认识这么久,占色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查岗的老婆,更没有主动要他交手机的时候。权少皇也从来不会背着她。可是这一次,他却迟疑了。

    “车上玩什么手机?欠揍!”

    “给不给?”

    权四爷冷哼下,一把将她扯入怀里,低下头寻到她的唇咬了一口。

    “敢较劲了?看来老子得振一下夫纲!”

    他的推诿和拒绝,让占色心里的小火苗越烧越旺,不理会他的凶狠啃噬,她一只手飞快地探入了他的裤兜儿里,将手机掏出出来。权少皇心里一沉,低头与她对视一眼,一秒后,他轻拥住她,下巴放在她头顶,没有再阻止。

    占色手指翻动着手机,发现了一条近期短信。

    “为爱放手,我没有输!”

    权少皇抱着她,懒洋洋地微眯着眼,“高兴了?”

    吐出一口浊气,在暖暖的阳光照耀下,占色双手吊着他的脖子,余光扫着一双漂亮的儿女,想了想,伸手把两个小家伙拎过来,一家人深深地搂在一起,挤入了男人坚实有力的怀里。

    “权四爷,作为一只终极BOSS,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狐狸眼一眯,他低头,深深看她一眼,吻在她唇角上。

    “有了你,我就是最大的赢家!”

    全书完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