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归家娘> 全文

归家娘

全文

作者:亦舒      类型:都市言情

    门打开,请她入内的是一个年轻男子。

    咦,原来的主人呢?

    室内陈设一样不变,可是主人换了样子。

    舜芳说:“我从前来过,主持是位中年女士。”

    “啊,”那年轻人不经意地说:“她退休了,生意顶了给我做,一样灵。”

    舜芳心中骇笑,面子上却不做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

    “你把出生年月日说一说。”

    舜芳详细道出。

    刚在这时,电话铃响了。

    那承继人跑到另一问房去听电话,站起时把一本书碰到地下。

    舜芳以为他片刻便会回来,可是他把客人丢在客厅裹不理。

    舜芳的目光落到那本书上,咦,那不是她翻过两次的线装书吗?

    风吹过,书一页一页掀动,舜芳看到内容,怔住了。

    一页一页内容完全相同,全是女子身披穿孔锦袍向江边凝望,无论是一四七条或二○五条,全部一样。

    舜芳忽然嗤一声笑出来,江湖伎俩?一本书一张图就好骗钱,她猜想这种书有两本,一本画男人,另一本画女人,分别给男宾及女客欣赏。

    她吁出长长一口气,黯然放下一张钞票,开门离去。

    那半仙还没讲完电话呢,不知与对方有何纠缠。

    看样子谁也不能为她指点迷津,而生活上总得靠自己,不然的话,袍子上绝对不止三个大洞。

    回到公司,她站在落地长窗之前,凝望对岸。

    半晌,她请助手进来。

    舜芳抬起头,“请取销梁超明投资个案。”

    助手听了,松一口气。

    “你一直不赞成吧。”

    “从来没有同意过。”

    舜芳笑笑,“原来,袍子上的洞,可以弥补。”

    助手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舜芳说:“开会时间到了。”

    桂明不是不觉得烦恼的。

    幸亏签名照片还可以办到,但对进一步要求如参观片场就恕难从命。

    一日下午,他放学回家,一进门已听到高谈阔论之声,知道又有客人。

    父亲是大嗓门,桂明听得他说:“||本地电影市场不容小觑,外埠固然重要,但””」有人打断他:“匡兄,收入一半来自卖埠,连非洲国都有钱可赚。”

    桂明知道那是当今大导演张清。

    他经过客厅,有人看见他,连忙招呼:“弟弟,放学了?”

    他站定,称呼过,回房做功课。

    桂明摊开算术部,发觉计算机不在桌子上。

    他走到父亲书房去借用。

    一推开门,楞住。

    书房裹一直有张长沙发,是父亲休息用,桂明看到上面躺着一只白茸茸长毛动物,大小与外型都像一只漂亮硕健的狗。

    这是谁的宠物?

    刚在这个时候,他房内的电话响了。

    桂明回转去听电话,是同学打来问功课,说了几句,挂上。

    他记住书房裹那只白色神气的狗,连忙走回去。

    一看之下,比上次更吃惊。

    沙发上躺看的不是一只狗,而是一个人。

    还是一个美女呢。

    她刚刚睡醒,星目惺忪,伸一个懒腰,神情十分娇慵。

    少年桂明看得呆住。

    天下竟有这么好看的女子。

    同一般女明星不同,她脸容秀美之外还十分清纯矜贵,只穿白衬衫长裤,已经相当好看。

    当下她笑吟吟,“小弟弟,你是谁?”

    “我叫胡桂明。”

    她说:“我明施子萍。”

    桂明问:“你是演员?”

    施小姐笑靥如花,“我刚入行,希望做大明星。”

    桂明又问:“那只狗是你带来的?”

    施小姐讶异,“狗,什么狗?”

    “我刚才明明看到有只狗。”

    施小姐眯眯笑,“你看错了,何来的狗?”

    佳明疑惑不已。

    明明是一只嘴巴尖尖白色的狐狸狗,一霎眼不见。

    “小弟,陪我说说话。”

    “你要喝茶吗?”

    “不,我不喝,告诉我,你几岁?”

    桂明据实相告:“十四。”

    “我十八,比你大四岁。”

    那只算一个小姐姐。

    桂明老气横秋,“你想清楚了?拍戏,其实很辛苦。”

    “我已经踏上不归路。”

    她笑咪咪,丝毫没有悔意。

    桂明正想多说几句,他母亲探进头来,“桂明,别缠住施小姐,我们大人要出去吃饭。”

    桂明忽然烧红了脸。

    那施小姐一骨碌自沙发起来,跟着胡太太走。

    这时,桂明肯定自己眼花,屋裹何来的狗。

    大人出去,桂明专心做功课。

    说也奇怪,身边彷佛还隐约留着施小姐清脆的笑声以及芬芳的香水味。

    要到长大了,桂明才知道,那叫做魅力。

    一个美女的魅力,是要叫旁人不忘记她。

    彼时,正是他父亲最受欢迎的时刻,桂明见过的美女实在不少,但,那些都是普通的美女,施小姐却是美人中的美人。

    她很快红了起来,报上娱乐版时时有她新闻。

    再上来胡宅的时候,打扮不一样了,身上衣著名贵光鲜,可是对桂明,却一般友善。

    “桂明,过来过来,我给你看。”

    她伸出玉臂,手腕上戴着一只闪闪生光的钻表。

    “怎么样,好不好看?”

    她报了一个价,桂明哗一声,足够他读四年大学。

    施小姐有雪白皮肤,细结得像凝脂般,戴上宝石,更加夺目。

    她得意洋洋,“有人自愿送给我。”

    那多好。

    “现在我比较有钱了,桂明,你有看我的戏吗?”

    桂明摇摇头。

    “你这书呆子,听说你功课好极了,名列前茅,可是这样说?”

    桂明微笑。

    “将来,你也为我写剧本。”

    “我怕没有那样的天才。”

    “你将来预备做什么?”

    “做一个快乐健康人。”

    施小姐侧侧头,“你说得挺有意思。”

    她笑靥如花,百看不厌,桂明乐意亲近她。

    她对桂明,亦另眼相看。

    过年,胡太太对儿子说:“桂明,施小姐的司机给你送来这盒礼物。”

    胡匡在一旁听得,笑道:“什么,已经有司机了?”

    胡太太也笑,“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现在人家开平治五○○跑车。”

    胡匡长叹,“什么士别三日,读书人隔三十年还是老样子,捱清茶淡饭,可是美人隔一日,就能叫你侧目。”

    胡太太说:“你别妄自菲薄,我们总算可以过日子啦。”

    胡匡说:“趁这几年多写些,辛苦点,将来老了,希望做老作家而不是老稿匠。”

    胡太太颔首,“生活潦倒者即沦为稿匠。”

    桂明拆开礼盒。

    胡太太问:“是什么东西?”

    过来一看,啊一声赞叹。

    是整套钢笔座水晶玻璃墨水瓶及书写垫。

    胡匡咦一声,“送给我用还差不多。”

    “太郑重了。”

    “她与桂明最投缘。”

    “嗳。”

    桂明乐得泪盈于睫。

    过两日她来了。

    披着一件三个骨长度的貂皮,柔软如丝。

    桂明一向反对女人穿动物死的皮毛,可是施小姐穿上是那样矜贵好看,叫他把宗旨丢到非洲去。

    她殷殷垂询:“桂明你好吗?”

    桂明与她坐下闲谈。

    “我新戏卖座极佳。”

    “我知道。”

    “公司要捧我做电影皇后呢。”

    “你一定可以胜任。”

    “你真的那样想?”施小姐惊喜。

    “每个观众都如此想。”

    她高兴极了,站起来转个圈,“可是,我男朋友催我结婚。”

    “不不不,千万别,”桂明喊出来:“你起码要多拍一百电影。”

    施小姐笑了,“那太辛苦啦。”

    胡匡敲敲书房门,“小萍,来听听这新角色性格。”

    “马上来。”她如一只蝴蝶般飞去。

    第二天。

    胡匡说:“这个角色的确适合她:美丽而不贞,纯真中带些妖媚,十分讨好。”

    “为什么小说与电影中总少不了美女?”

    胡匡反问:“你要不要看丑人作怪?”

    胡太太笑了。

    可是,桂明心目中的女神心事渐多。

    一次,她送来整套大英百科全书。

    胡太太说:“小萍你太破费了。”

    “桂明用得着,我抢先送来,免得重复。”

    桂明一直想要套成人百科全书,大喜过望。

    他陪她坐在露台闲聊。

    “桂明,我恋爱了。”

    “是谁?”

    “一个富翁的儿子。”

    “那不好,”桂明说:“他们多数要听富翁父亲的命令办事,没有自主能力。”

    施小姐怔怔地苦笑,“你都知道,可是,我厌恶我的出身,我艳羡他那个阶层。”

    “那是不对的,你自力更生,身份比他矜贵。”

    施小姐握住桂明的手,感动地说:“谢谢你。”

    可是仍然没精打采。

    美人心神恍惚有点憔悴,只有更加美。

    她走了以后,胡太太说:“真奇,特地来一趟,就是为着与佳明说几句话。”

    “这两年来,她名利双收,人却一贯谦和,她会更红。”

    “说想结婚。”

    胡匡嗤一声笑,“那种三世祖要结婚恐怕得问过太婆。”

    “这不叫齐大非偶,叫无力者非偶。”

    “施小萍冰雪聪明,她会明白的。”

    待桂明中学毕业,她还没有结婚。

    这个时候,导演制片都得看她面色做人了。

    可是,她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少。

    桂明这时已是一名青年,对她的倾慕之情却有增无减。

    他说:“九月我将到英国读法律。”

    施小姐颔首,“你父亲真能干,一枝笔可支付你留学费用。”

    “是,听说不是很多写作人做得到。”

    “简直绝无仅有。”

    桂明微笑说:“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都可以。”

    “真的?”

    “对你,桂明。我不说假话。”

    桂明吃一惊,“你对别人说假话吗?”

    她笑,“通嘴胡言,从无真话。”

    桂明骇笑。

    “愿听你的要求。”

    “我想要一张你的放大签名照片。”

    “明日我令人送来。”

    “谢谢你。”

    “桂明,来,让我拥抱你,别忘记我。”

    桂明说:“谁会忘记你。”

    “会的,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终有一日,观众会忘记我。”

    “那么,你今日更要小心打算。”

    “我会,桂明,你放心。”

    她紧紧抱住年轻人,然后松手,“千万保持联络,世上只有你真正关心我。”

    桂明走了。

    行李中最贵重的,是银相架裹施小萍的签名照片。

    同学并不迷明星,无人对照片有太大兴趣。

    洋同学间:“你的姐姐?”

    桂明但笑不答。

    小女朋友甚有妒意,“她发型过时了。”

    又有人问:“有廿六七岁月吧,多老。”

    “这到底是谁?”

    也有人比较熟悉行情,“我知道,是明星吧,叫施小萍,非常红,但形象不算正派。”

    虽然都装作不经意,但当这一颗明星在大学宿舍出现之际,大家还不是目不转睛。

    施小萍穿一套咖啡色羊毛衣裤,披皮裘,长发随意束在脑后,不知怎地,雪白面孔同大学古典建出奇配对。

    接待处通知桂明,说他有访客。

    桂明来到楼下,一看呆住。

    他以为自己做梦。

    揉揉双眼,发觉是真的,大喜叫嚷。

    施小萍也十分欢欣,“在街上碰见,定认不出来,你高了这么多。”

    其实桂明早已高足,不过施小姐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她喃喃:“长这么大了,是大学生了,认识你之际,才那么一点点小个子。”

    他俩紧紧拥抱。

    同学们投来艳羡的目光。

    “你怎么不预早通知我。”

    “我在伦敦拍外景,顺道而已。”

    “逗留几天?”

    “明日去巴黎。”

    桂明不敢露出失望之情,他已经够满足了。

    “你爸好吗?”

    “托赖,最近他已减产,乐得清闲,听说有新一批编剧,讲究不眠不休开会,并且愿意改稿,修改重写十次八次都面不改容。”

    “是,”施小姐颔首,“风气已变。”

    “幸亏家父一向有打算。”

    “请我喝英人著名的下午茶如何?”

    他俩到附近小餐厅坐下。

    “我有礼物给你。”

    桂明惊道:“实在不能再收你的重礼了。”

    可是施小姐已经送上一只名贵手表。

    却之不恭,桂明说:“谢谢你。”

    她握着他的手,“桂明,我恋爱了。”

    桂明犹疑,“上次听你说要结婚。”

    她笑,“忘记上次,这次是真的。”

    自古中外电影皇后对感情事总有点迷糊,施小萍自不例外,桂明不以为忤。

    “仍是公子哥儿吗?”

    “不,他有自己的生意。”

    “记者可知道此事?”

    “知道。”

    “下次别让他们知道。”

    “还有下次?”施小萍骇笑,作势欲打桂明。

    “喧扰得太厉害,妨碍事业。”

    “我决定息影。”

    “千万不。”

    施小姐没好气,似笑非笑地说:“别告诉我施小萍属于大众。”

    “这是事实。”

    “我累了。”

    “休息完再来呀,我真不明白,电影事业给你名、利、地位,以及精神寄托,可是你一直十分厌憎这一行。”

    施小萍疑视他,“嗯,到底是大学生了,口吻不一样。”

    “清心直说,得罪了你吧。”

    “不,只有你会对我说真话。”

    “我怕你不高兴。”

    “谁对我真心我总知道。”

    “电影是你事业,别轻易言弃。”

    “做一行厌一行。”

    “既然生活无忧,大可半退休。”

    “正打算如此。”

    桂明忽然提醒她,“钱财要小心。”

    施小萍笑了。

    她从来不担心这个,财来自有方,各路英雄争向献媚,唯恐她不收礼物,本身片酬也不弱,收入不菲。

    “谢谢你忠告。”

    “那位幸运的先生干哪一行?”

    “他是一名基金经理。”

    原来做的是投机生意。

    她把照片给他看。

    人长得还算登样。

    施小萍看着表,“导演军令如山,我要回去了。”

    桂明送她上车。

    她看着他微笑,然后关上车门。

    桂明好不失落,一颗心巴不得跟着她飞出去。

    翌年暑假,他回家度假。

    第一件事便是找他的偶像。

    胡太太说:“你找施小萍?”

    “正是。”

    “这不是时候,她闹情绪,已经躲起不见人。”

    什么?

    胡匡伸一个懒腰,“一代美女隐退,另一代又冒出来,还是靠脑力好,待所有美女都老去,褪色、没落,我那一枝笔仍然继续写。”

    桂明追问:“发生什么事?”

    “她男朋友生意失败,连带坑了她的私蓄,她得从头开始。”

    桂明楞住,最坏的事终于发生。

    胡匡说:“别替她担心,一下子又翻身。”

    胡太太沉吟,“美色大不如前,看样子不容易。”

    “一定有办法,她们,都是狐狸精托世。”

    桂明一震。

    “普通女子,哪里会去得那么高那么远,又拥有那么多那么不知足。”

    桂明几乎把电话打烂。

    在录音机上留下姓名原委。

    终于,在半夜,回音到了。

    施小萍声音相当平静:“桂明,回来了?”有三分欣喜,“我们非见个面不可。”

    桂明放下心来,“我以为你不再欢迎我。”

    “怎么会,你是我唯一朋友,现在方便来我家吗?”

    “十五分钟后到。”

    人开门给他,桂明轻轻走进光线柔和的公寓,推开书房门,他以为眼花,长沙发上躺着一只白色长毛的小动物。

    他吃惊,险些叫出来,它像煞他少年时见过的那只狐犬。

    但是沙发上的它忽然蠕动起来,啊,原来是盖着白色皮裘的施小萍。

    桂明松口气,过去握住她的手。

    她醒来,看见桂明,呜咽一下,“我以为你不爱我了。”

    桂明轻轻说:“我永远爱你。”

    她低声饮泣。

    桂明心碎,他一动不动陪伴她到天明。

    美女憔悴许多仍是美女。

    太阳升起,她精神略佳。

    佳明问:“有何打算?”

    “已接了三套电影。”

    桂明宽慰,“那多好。”

    “本行吹淡风,势必不能像从前那样一年轧十二部片了。”

    “损失重吗?”

    “三千余万。”

    “那还算不幸中大幸。”

    “尚余些房产,一时又脱不了手,故只得重操故业。”

    “以后,要带眼识人。”

    “说得是。”

    他们紧紧拥抱。

    施小萍似乎振作许多。

    整个暑假他都陪着她。

    被记者拍下照片,传他是她的新男友。

    桂明对传言一笑置之。

    等暑假完毕,施小萍彷佛已似没事人一样了。

    至少,表面上与没事人一样,而稍有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面子上做得好,已经不简单。

    桂明心安理得的回英。

    胡匡问妻子:“他俩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手上拿着一本刊物,封面正是施小萍与他儿子。

    胡太太却丝毫不担心,“他们一直像姐弟。”

    “会不会有暧昧?”

    “你倒想,”胡太太大笑,“凭什么,人家男朋友全是什么样身份的人!”

    “这倒是真的。”

    “放心,施小萍不会如此糊涂。”

    “说得对。”

    “她同他谈得来是真的。”

    “你说奇不奇怪。”

    “她历尽沧桑,自然懂得欣赏真纯的友谊。”

    “对了,施小萍究竟什么出身?”

    “她很少提起,彷佛是人家的养女……”

    桂明听不到这些,即使听到,也不会在乎。

    他毕业那年,父母没来参观毕业礼,施小萍却来了。

    她比起她自己的全盛时代,姿色已经差很远,可是不知底细的人看到她,仍然百份百惊艳。

    她帮桂明拍照。

    在校园小息时她问:“有女朋友没有?”

    桂明英笑,“大丈夫何患无妻。”

    她却说:“我秋季将嫁到新加坡。”

    “啊。”

    “突然吧?”

    “还好,恭喜你。”

    “从此息影。”

    “那人对你好就可以。”

    “他愿意与我平分财产。”

    “呵那就很爱你了,不过,需签署合约。”

    “都已签好作实。”

    桂明点点头,防人之心不可无,吃次亏学次乖。

    “送我回酒店吧。”

    在车上她在后座打盹。

    自倒后镜看去,桂明忽然又看见雪白毛茸茸一堆,像煞一只狐狸在后座蜷伏。

    他转头一看,却只看到睡梦中带笑的施小萍。

    又眼花了,他想。

    这次分手,她作归家娘,而他,将踏入社会拚搏。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