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那年的梦想> 第四章

那年的梦想

第四章

作者:张小娴      类型:都市言情

    每一次经过陈澄域的家,秦念念也停下脚步,抬头望着他的那一扇窗子。

    当她发现灯是亮着的,她不禁要问:为甚么他还没有死?

    今天晚上,她刚刚参加完一个旧同学的婚礼。她一个人走在街上,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陈澄域的那幢公寓外面。她抬起头来,屋里的灯没有亮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映照着他的窗子。如果月亮是有眼睛的,为甚么要垂顾这个负心的男人?

    她想他死!

    她从来没有这么恨一个人,那是一段她最看不起自己的岁月。

    陈澄域脸上一颗斗大的汗珠掉落在她的乳房上,湿润而柔软,一直滑到她的脐眼。在那个地方,她能感觉到他在她身体里面。她紧紧的捉住他的胳膊,问他:

    「你是爱我的吧?」

    他微笑着点头,然後又合上眼睛,把自己推向了她。

    「为甚么要合上眼睛?」她问。

    「我在享受着。」他说。

    「你不喜欢看着我吗?」

    「只有合上眼睛,才可以去得更远。」他说。

    秦念念也合上了眼睛。的确,当她把自己投进那片黑暗的世界,她才能够更幸福地迎向他在她肚里千百次的回荡。在那段时光里,她随着他飞向了无限,摔掉了手和脚。最後,他张开了眼睛,吮吸她的舌头。她哭了,眼睛湿润而模糊。

    「别这样。」他替她抹去脸上的泪水。

    这一刻,她想,即使是断了气,她也是愿意的。现在就死在他身边,那就可以忘记他还有另一个女人。

    「你知道吗?」她说,「我曾经以为你很讨厌我的。你每天也把我骂得狗血淋头。」

    「我有那么凶吗?」他笑了。

    「我那时真的想杀了你!」她说。

    刚进杂志社当记者的时候,陈澄域是她的上司。他对她特别的严格。她写的第一篇报道,他总共要她修改了十一次。到第十一次,他看完了那篇稿,冷冷的说:

    「不行。」

    就只有这两个字的评语吗?那篇稿是她通宵达旦写的,她以为这一次他会满意了,谁知道他还是不满意。他到底想她怎样?

    「你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是否适合这份工作。」他说。

    她的眼泪涌出来了。她本来充满自信,却在他跟前一败涂地。他给她最多的工作和最刻薄的批评。他为甚么那样讨厌她呢?还没有入行之前,她已经听过他的名字了。没有人不认识他,他曾经是著名的记者,他写的报道是第一流的。当她知道可以和他一起工作,她多么雀跃?他却这样挫败她。

    那阵子,她爱上了吃巧克力。据说,巧克力可以使人有幸福的感觉。每当她感到沮丧,便会跑去杂志社附近的百货店买巧克力。那儿有一个卖法国巧克力的柜台,她贪婪地指着玻璃柜裏的巧克力说:「我要这个、这个和这个!」当她吃下一颗巧克力,她真的有片刻幸福的感觉,忘记了自己多么的没用。

    一次,她在那个柜台买巧克力的时候碰见陈澄域,她假装看不见他,一溜烟的跑掉了。

    後来有一天,陈澄域看完了她写的一篇报道,罕有的说:

    「还可以。」

    「甚么是还可以?」她愤怒了,「难道你不可以对我仁慈一点吗?你为甚么这样吝啬?」

    他望了望她,说:「难道你要我说这篇稿是无懈可击的吗?」

    「那你最少应该多说几句话。」

    「你到底想我怎样说,你不喜欢我称赞你,是想我骂你吗?」

    「我曾经是很仰慕你的!」她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你为甚么要对我这样苛刻!」

    陈澄域沉默了。

    「我在问你!」她向他咆哮。

    陈澄域终於说:「我要使你成材!」

    「你这样对我是为了使我成材?」她冷笑。

    他拿起她的稿子说:「你现在不是写得比以前好吗?」

    「这是我自己的努力!」她说。

    他说:「是的,你是可以做得到的。」

    她望着他,忽然理解他对她的严格。要是没有他,她怎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她站在那里,既难堪而又内疚。他为甚么要使她成材呢?这些日子以来,他爱上了她吗?

    她又爱上了他吗?她以为自己是痛恨他的,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小包东西,放在她手里,说:「给你的。」

    「甚么来的?」她抽咽着问。

    「你每天也需要的。」他微笑着说。

    她打开那个小包包看,原来是巧克力。

    「你好像每天也在吃巧克力。」他说。

    「因为这样才可以帮我度过每一天。」她笑了。

    “这是我所知道的最好吃的巧克力,你试试看。」

    「真的?」她把一片巧克力放在舌头上。

    「怎么样?」

    「很苦。」她说。

    「喔,我应该买别的——」

    她连忙说,「不,我喜欢苦的,这个真的够苦了!」

    那苦涩的甜味漫过她的舌头,她吃到了爱情的味道。

    後来,陈澄域常常买这种巧克力给她。她问他:

    “这种巧克力叫甚么名字?」

    「Le1502。」他说,

    「Le1502。」她呢喃。

    可是,爱他是不容易的。他已经有一个八年的女朋友了。她抱着他湿漉漉的身体,他替她抹去睑上的眼泪,又说一遍:

    「不要这样。」

    「你甚么时候才会离开她?」她问。

    「给我一点时间好吗?」他说。

    「不是说对她已经没有感觉了吗?我真的不明白男人,既然不爱她,为甚么还要跟她一起?」

    他无言。

    「我不想再这样偷偷摸摸。」她说。

    这天晚上,也是因为那个女人出差了,绝对不会忽然跑上来,陈澄域才让她在这里过夜。她毫无安全感地爱着这个男人。她凭甚么可以赢过一段八年的感情呢?就单凭他的承诺吗?作为一个第三者,当她的男人回到原来的那个女人身边,她立刻就变成一只被主人赶到外面的,可怜的小猫。

    他一次又一次的答应会离开那个女人,他们为这件事情不知吵过多少遍,他始终没有离开。是的,她太傻了。当一个男人知道那个第三者是不会走的,那么,他也用不着离开自己的女朋友。

    那年的圣诞节,他说要去日本旅行,是跟两个弟弟一起去。

    「真的?」她不相信。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来机场送我。」

    她没有去,她相信这个男人,她想相信他。他告诉她,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他女朋友做爱了,她也相信,那又何况是这些?

    到了东京的第二天,陈澄域打了一通电话回来给她。

    「吃了巧克力没有?」他问。

    临走之前,他买了一包巧克力给她。

    「我正在吃。」她说。

    尝着苦涩而幸福的味道,秦念念合上眼睛,飞越了所有的距离,降落在她爱的那个男人的怀抱里,吻着他濡湿的身体。

    「为甚么不说话?」陈澄域在电话的那一头问她。

    她微笑着说:「我的眼睛合上了,这样才可以去得更远。」

    在他们一起的日子里,她总是无数次的问他:「你爱我吗?」唯独这一次,她不用再问了。她知道他是爱她的。在她生命中,这段时光曾经多么美好?然而,人只要张开眼睛,现实的一切却是两样。

    陈澄域旅行回来之後,一天,秦念念在他的钱包里发现一张冲晒店的*****。她悄悄拿着*****到冲晒店去。那个店员把晒好了的照片交给她。她急不及待打开来看看。

    那一刻,她宁愿自己从来没看过。陈澄域哪里是跟两个弟弟一起去?他是和女朋友去的。照片里的女人幸福地依偎着他。他们怎么可能是很久已经没有做爱了?

    她把那一叠照片扔在他面前。

    「你为甚么要骗我?」她凄楚的问。

    「我不想你不开心。」他说。

    他是不会离开那个女人的吧?她搂着他,哭了起来,「我真的讨厌我自己!为甚么我不能够离开你!」

    她在他眼睛的深处看到了无奈。怪他又有甚么用呢?

    「你还有甚么事情瞒着我?」她问。

    陈澄域摇了摇头。

    「我求你不要再骗我。」她哀哭着说。

    「我没有。」他坚定地说。

    她多么的没用?她又留下来了,再一次的伤害自己。

    一天,她偷看陈澄域的电子邮件,看到他女朋友写给他的这一封:

    域:

    结婚戒指已经拿回来了,我急不及待戴在手上。这几天来,我常常想着我们下个月的婚礼,我觉得自己很幸福。谢谢你。

    薇

    秦念念整个人在发抖。她怎么可以相信,她爱着的那个男人,她和他睡觉的那个男人,竟然能够这样对她?他从来没有打算和她长相厮守。他一直也在欺骗她,是她自己太天真、也太愚蠢了。

    她没有揭穿他。这天下班之後,她甚至跑到百货店买了一双水晶酒杯。

    「是送给朋友的结婚礼物,请你替我包起来。」她跟店员说。

    她一定是疯了吧?哪个女人可以承受这种辜负呢?

    那天晚上,她抱着结婚礼物来到陈澄域的家。他打开门迎接她,看到她怀中的礼物,问她:

    「是甚么来的?」

    「送给你的。」她把礼物放在他手里。

    「为甚么要买礼物给我?」他微笑着问她。

    她盯着他眼睛的深处,挤出了苦涩的微笑,说:「是结婚礼物。」

    陈澄域回避了她的目光。

    长久的沉默过去之後,他搂着她,想要吻她。

    「你走开!」她向他咆哮,「你以後也不要再碰我!」

    「你到底想我怎样?」

    「你答应会离开她的!”哀伤的震颤。

    「我做不到。」他难过地说。

    「对我你却甚么也可以做,不怕我伤心!是不是?」她打断他。

    「对不起——」他说。

    她凄然问他:「你为甚么要向我道歉?你为甚么不去向她道歉?为甚么你要选择辜负我?」

    「我根本没得选择!我不是想骗你,我是没办法开口。」

    「你可以不结婚吗?」她哀求他。

    「你会找到一个比我好的人。」他说。

    她心裹悲伤如割:「但我不会再这么爱一个人了。」

    她以为自己能够离开这个男人,可是,她还是舍不得。後来,在办公室见到陈澄域,她问他:

    「今天晚上,我们可以见面吗?」

    他冷漠的说:「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为甚么?」她害怕起来。

    「我是为了你好。」他说。

    「在你结婚之前,我们见最後—次,好吗?」她求他。

    他决绝地摇头:「不要了。我这样做是为了你。」

    「我不要你为我!你—向也没有为我想!」她冷笑。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为你想。」他说。

    他一直也是在骗她的吧?如果不是,他怎能够这样决绝?

    那天晚上,她跑上陈澄域的家。他还没有回来。她一向没有他家里的钥匙。她坐在门外痴痴地等他。她多么看不起她自己?

    陈澄域回来了,手上拿着大包小包,是新婚的用品吧?

    「我可以做第三者!」她哭着说。

    「你做不到的!」他说,「念念,你不是这种人。」

    「那你就不要结婚!」

    「不行。」他说。

    她揪着他的裤头,歇斯底里的骂他:

    「你把我当做甚么人了!我後悔我没有张开眼睛看清楚你!」

    陈澄域捉住她双手说:

    「你疯了吗!」

    她拉扯着他:「根本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你认为是这样便是这样吧!」陈澄域把她推开。

    她狠狠的掴了他一巴掌,他震惊而愤怒的望着她。

    这一巴掌,是了断吧?

    后来,陈澄域结婚了。她失去了生活所有的斗志。没有人再给她买巧克力,巧克力也不能再给她幸福的感觉。她的稿简直写得一榻糊涂,再没有人要使她成材。

    —天,陈澄域跟她说:

    「公司会办一本新杂志,你过去那边上班好吗?」

    「你这是甚么意思?」她问。

    「那边比较适合你。」

    「你是想把我调走吧?」她质问他。

    「你自己也知道,你在这里根本没办法工作。」他说。

    「那我自己辞职吧?」她说。

    他沉默了。

    「你知道我最後悔的是甚么吗?」她问。

    然後,她说:「跟你上床是我一生最後悔的事。」

    她没有再当记者了,她没有留在那个圈子。她进了电台工作。

    今天晚上,她在婚礼上看到新人拿着一双漂亮的水晶杯。她不是也曾经送过这份结婚礼物给陈澄域吗?那个时候,她居然还想感动他。听说他升职了,他现在一定很幸福吧?他也许已经记不起她了。

    这么卑鄙的人,为甚么还活着呢?上天有多么的不公平?

    她离开了那个漆黑的窗口,回到电台。节目已经开始了。

    节目尾声的时候,一个女孩子打电话进来,说要用钢琴弹一支歌。

    「我们没有这个先例。」夏心桔说。

    「我要弹的是DanFogelberg的《Longer》。」女孩在电话那一头已经弹起琴来。

    她准备随时把电话挂断,然而,夏心桔并没有阻止那个女孩。

    女孩的琴声穿过电话筒在空气里飘荡。还有人相信天长地久的爱情吗?她只知道,当一个女人感到幸福,也一定有另一个女人因为她的争福而痛苦。

    弹琴的女孩说:「不要挥霍爱情,爱是会耗尽的。」

    她没有挥霍爱情,她的爱是给别人挥霍了的。耗尽之後,只剩下恨。

    节目结束了,秦念念把一个听众寄来的油画交给夏心桔,那是一个喜欢画思念的画家。不管是苦还是甜,思念着别人和被人思念着,也是好的吧?只是,她没有一个人要思念。

    「要一起走吗?」夏心桔问她。

    「我还有些东西要收拾。」她说。

    夏心桔出去了。新闻报道的时候,秦念念听到这段消息:

    凌晨十二点三十五分,西区海傍发生一宗严重车祸。《远望》杂志总编辑陈澄域驾驶一辐私家车失事冲下海。消防员及警员到场拯救。陈澄域送院之後证实死亡。

    秦念念浑身在抖颤。那位新闻报道员从直播室走出来,她捉住他问:

    「真的是陈澄域吗?」

    「是的,身分已经证实了,你跟他是认识的吗?」

    「他死了?」她喃喃。

    她回忆起他的睑和他的眼睛。他曾经合上眼睛和她一起飞向无限,後来却背负了她。她不是很想他死的吗?突然之间,在一个月夜里,他死了,死於水里。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她却肝肠寸断了。他的肉体也许将化作飞灰,也许长埋地下,自有另一个女人为他哀伤流泪。她为甚么要悲痛欲绝呢?她不是恨透了他的吗?他曾经那样欺骗她,辜负她,他甚至没有爱过她。

    他真的从来没有爱过她吗?他曾经想她成材。当他在另一个女人身边时,他还是从遥远的地方打电话回来给她。他是为了她着想才会那么无情的。他怎会没有爱过她呢?他曾经温柔地为她抹去眼泪,还有那干百次爱的回荡。只是,他今生也不可能跟她长相厮守了。

    他为甚么要死呢?他死了,她是空的。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