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怕你不安于室> 第三章

怕你不安于室

第三章

作者:子澄      类型:都市言情

    清丽嘹亮的歌声终止在最后一个休止符,元芯蓝向听众深深一鞠躬,演出最漂亮的Ending之后回到后台,将所有的口哨声、安可声远远抛至耳后。

    到了休息室,发现等待多时的海尘安认真地翻看手上由网路抓下来的资料,她微哂,没吵他的迳自走回更衣室换下舞台服。

    换好衣服走出更衣室,他还在翻看那些东西,她忍不住的趋上前去,看看他到底对什么东西如此认真。

    “中部TOP热门景点、度假旅店密集区、重量级买吃买喝住憩名店……你看这些东西干么?”逐一念过资料上的大标题,元芯蓝微蹙秀眉,搞不懂他需要这些东西做啥。

    “我妹啊,没事帮我找事做,要我帮她找个办聚会的地点,二十五个人左右。”哎,他离学生时代好远了,都忘了当学生时那股莫名其妙的热情。

    “喔~~”她将尾音拖长,了然地点点头。“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一般而言,要找聚会场地通常会有一些考量,例如聚餐方式,预算有多少,这得先问清楚才行,不然很难找到适合的地点。

    “什么特别的要求?”海尘安一时搞不清她的诉求重点,倏地想起她是当地人,应该知道有哪些据点好玩才是,于是反问一句。“你知道什么地方好玩又便宜的吗?他们大学刚毕业,钱方面没太多的预算。”

    “没太多预算啊……”元芯蓝的脑筋转得飞快,未几,嘴角泛起浅浅的笑意。“露营好吗?那里有滑草场,有像原野乐园的野外设施,而且还可以烤肉、露营,如果不想露营,也有小木屋可以住,而且有简餐、小火锅、花茶、咖啡什么的,好吃又好玩。”

    “嗯?好啊。”很符合经济效益的聚会方式,最好的是它有免费的游乐设施。“交通方便吗?”

    “还算方便,在北屯那边。”那是她前阵子参加高中同学会时去过一次,感觉还不错,应该可以满足海妹妹的要求。

    海尘安挑起眉,很高兴地点有了著落。“那,明天我们去看看?”

    “好啊。那我可以回家休息了吗?”唱了一晚,感觉有点累了,她想早点洗澡上床睡个好觉。

    “OK。”当然没问题,他在后台也闲著无聊,虽然听著她的歌声很是悦耳,但不符合他好动的本性,还是早早离开来得惬意。

    “Sinny。”

    当两人正准备由后门离去之际,突然有人从背后叫住元芯蓝,将两人的脚步同时拉住,并同时回头看清来者。

    元芯蓝认出对方的身分,很快便喊出对方的名字。“卫宵桦?”

    海尘安挑起眉,不置可否。

    这是哪一国的名字?未消化?是胃出了问题吗?嗟~~

    “是啊,是我。”卫宵桦好似松了口气,愉悦地绽开笑颜。“好一阵子不见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我记性没那么糟好吗?真没礼貌!”元芯蓝扁起嘴,佯装恼怒地瞪他一眼,但撑不了多久就忍俊不禁地笑了。“你不是出国念书了吗?怎么回来了?”

    喔~~原来是ABC啊!海尘安撇撇嘴,感觉胃部有点泛酸。

    怎么回事?晚餐没吃什么奇怪的食物啊,怎会突然觉得怪怪的?况且他的胃跟铁胃一样,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一丁点的不舒服。

    怪事,真是怪事!

    “放暑假啊,回来玩,一直想找时间来看看你。”卫宵桦的眼闪动著过于晶亮的光芒,唇边的笑意有点不太自然,似乎太过紧张所致。

    海尘安斜睨了卫宵桦一眼。那是男人才看得懂的眸光,分明是对元芯蓝有意思,明显带著非分的觊觎。

    看不出这身上没几两肉的女人,还能得到男人的青睐,看来他得注意点,免得她被人抢走。

    也不是对她产生什么特别的感觉,而是现在名义上两人正在交往中,她又是自己重要的商品,加上他在女人堆里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往不利的海尘安,没道理把交往中的女友拱手让人,即使是名义上的也不行,那会有损他的面子及自尊。

    “是喔?那么好。”别人越是有假期,她这种自由业就越忙,排唱的场次便更密集,哪有什么寒暑假?因此早就脱离学生行列的她,特别羡慕别人有假可放。“我都没有休假日呢!”她陡地感叹出声。

    其实她随时都可以让自己休假的,毕竟没有人限制她一定要唱或不唱;但一份薪水要负担她和阿嬷祖孙俩的生活,即使是小钱她都计较得紧,因此地很清楚自己没有什么休假的权利。

    “你辛苦了。”卫宵桦眼里泛著心疼,一双眼紧盯著元芯蓝,看都没看海尘安一眼。“现在很少女孩子像你这么务实了,真难得。”

    这倒是;海尘安不得不认同卫宵桦这句话。

    看多了演艺界的女人花钱如流水的生态,一个包包、一件衣服、一双鞋子好几万块,刷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相较起来,元芯蓝真的务实许多。

    不过也很难说啦,目前她并没有那么多钱足以挥霍,如果她也变得有钱的话,难保不会和那些女人一样。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听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呢!”元芯蓝格格地笑著,带著点掩饰羞赧的意味,轻推卫宵桦一把。

    “真的,我一直都认为你很好。”卫宵桦不以为忤,憨憨地傻笑。“趁著这次暑假回来,我想约你去吃顿饭,顺便看看要到哪个好玩的地方玩一玩。”

    “是喔?”但要她特地挪出时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耶,毕竟最近排唱的场次比较多……她倏地灵光一现,想起明天和海尘安的约定。“不然这样好不好?我明天要和他去北屯看一个场地,那里有得吃又有得玩,不如一起去吧?”

    海尘安挑起眉,心口一凉。

    这蠢女人在说什么啊,干么约这青仔丛一起去?她是嫌夏日的太阳不够亮,想带颗电灯泡照路吗?嗟~~

    这下卫宵桦终于注意到伫立一旁的海尘安了。“呃,这位是……”

    “我是她……”

    “一个朋友,他叫海尘安。”元芯蓝赶忙截断海尘安的话语,就怕他又将那个玩笑话当真。

    她并不讨厌海尘安,但她很清楚两人的身分背景相差太多,虽然现在已经是不讲求门当户对的时代,但她隐隐存有自卑的心态,没敢将他说要交往的事情当真。

    海尘安垮了一张俊颜,对她的介绍词不满到了极点。

    一个朋友?!再怎么说他都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这么介绍不觉得太没礼貌了吗?他本来想宣告捍卫他的国上,结果却被她推得一干二净?!哼!

    “海尘安……这个名字好熟啊!”卫宵桦拧起眉,认真地思索著。

    “他是唱片制作人。”元芯蓝提点道。

    “对!”经元芯蓝这么一提,卫宵桦紧蹙的眉心解开了。“原来是名制作人海先生,失敬失敬!”他伸出右手,欲与海尘安一握。

    海尘安冷冷地看著他的手,一点想动的欲望都没有。

    元芯蓝尴尬地笑著,手肘暗暗撞了海尘安的腰骨。

    要死了!这家伙怎会这么不懂分寸啊?欠扁!

    被她这么一撞,海尘安心不甘情不愿地伸出右手与卫宵桦一握──该死!回去要用消毒水消毒十次!

    “我们在国外都听海先生制作的CD,品质好得没话说。”卫宵桦很是兴奋,能认识名人让他与有荣焉。

    那还用得著你说?海尘安心里冷哼著,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泛起得意的浅笑。

    卫宵桦和元芯蓝又聊了几句,约定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地点,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而海尘安和元芯蓝也才由餐厅后门离开。

    一路上海尘安安静得紧,让元芯蓝不习惯到了极点。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平常话多如牛毛,怎么今天晚上嘴巴装了拉链,紧得跟蚌壳一样?

    “你今天话真少。”由于餐厅距离元家不过二十分钟路程,因此他们选择用散步步行回家,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元芯蓝终究忍不住开口说了。

    “要说什么?”他还闷呢!闷她没有给他个名分。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啊!”以往不是都这样?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她往往扮演听众的角色,怎么今天换他来反问自己该说什么?他真的吃错药了。

    “我什么都不想说。”他抿抿唇,赌气。

    元芯蓝愣了下,莫名有种受伤的错觉。她低头瞧著自己步行的鞋尖,浅浅地应了句。“喔,那就算了。”

    接下来除了窸窣的脚步声之外,周边几乎没有任何声响。风不动,树也不动,似乎连空气都冻结了似的,沉闷得令人沮丧。

    “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我是你男朋友?”或许是海尘安也忍不住了,他吐了口气,打破沉闷的氛围。

    “什么?”元芯蓝怔忡地看他一眼,羞窘地挤出微笑。“别闹了,我有自知之明,不会把玩笑话当真的。”

    算你认分!海尘安暗忖,心头却泛起怏然不悦。

    通常女人见了他,加上知道他的身分之后,往往都黏著他不放;唯有她,他都说试著交往看看了,她还将之当成玩笑。

    虽然当初他也是带著开玩笑的心情说交往,但由她嘴里说出那些是玩笑话,他心里就是不舒坦,非常不舒坦。

    “如果我说那不是玩笑呢?”该说是凭著一股冲动吧?话脱口之后,连他自己都感到诧异。

    比他更为诧异的是元芯蓝,她双眸圆瞠,两颊染上绯色,心口惴惴地跳著。“别、别说笑了,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我像在开玩笑吗?”她越是不相信,他就越想让她相信,没有任何理由。

    “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她加快脚步,脑子里一片浑沌。

    他条件好、外型好,而她只是一个被妈妈抛弃的小孤女,凭什么与他匹配?从来她都没敢想飞上枝头当凤凰,那对她而言根本是天方夜谭,她不曾作那么不切实际的梦。

    但现在发生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一个堪称所有女人心目中理想的白马王子正在向她告白,她该接受吗?

    难不成就像张宇那首“都是月亮惹的祸”所说那般,因为月亮引发了奇怪的效应,他也被朦胧的月色所迷惑了?

    “你在逃避!”海尘安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强迫她面对自己。“是我不好吗?还是你心有所属?”

    元芯蓝张口结舌,不明白他怎会有此联想。“我……你在胡说什么?我哪来什么心有所属?”

    “没有最好。”不知怎的,她的否认并没有让他觉得踏实,心情反而更加浮躁。“那么你对交往的事有没有什么意见?没的话就这么说定了。”

    “我……”她傻住了、愣住了,完全厘不清他到底看上自己哪一点。“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

    这下换海尘安傻眼了。他烦躁地扒扒黑发。“没什么看不看上,还不就是‘感觉’两个字在作祟?”

    “感觉?”她的眼出现茫然。

    多么虚幻的字眼啊!一如她对他,不也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好感吗?

    “对,就是感觉,别说你对我没感觉。”她要是敢这么说,他一定当场掐死她!

    “哪一种感觉?”感觉有太多种类,她真的不明白他说的是哪一种。

    “吼~~”海尘安快疯了,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在夜黑风高的夜晚教授国文;这该是他二嫂蒯韵竹的工作,此刻怎会沦落到他头上?“心动的感觉、喜欢的感觉,难道一点点都没有?”

    元芯蓝的小脸霍地胀红,她低垂著小脸,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我家到了,你也该早点回去休息了,晚安。”

    “等等!”海尘安仍不善罢干休,他再度攫住她的手臂。

    “拜托,我很累了。”她愁苦著小脸,闪动的眸透露出祈求的讯息。

    海尘安蹙起眉,怜香惜玉之情油然而生。

    “好,明天再给我答案。”

    这是元芯蓝第一次请求上天,黎明不要来,可偏偏天它就是会亮,亮在她几乎一夜无眠的早晨。

    当第一声鸟鸣透过窗口传递到她耳里,她抱紧薄被轻吟了声,然后翻身趴在枕头上,用薄被将自己紧紧包裹住。

    她不想面对这个早晨,也不想面对海尘安,在她还没做足心理准备之前。

    就在这么反反覆覆的翻滚、挣扎之下,她浑浑噩噩地恍似睡了过去,直到有人来敲她的房门。

    “唔……是谁啊?”她头痛的将头深埋进枕头里,迷糊惺忪地低嚎著。

    “芯芯,起来呷饭了喔!”元陈阿樱的声音透过门板,飘啊飘的飘到元芯蓝的耳膜里。

    “嗯……等等……”糊里糊涂地应了声,也不知道元陈阿樱有没有听见,元芯蓝好似又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醒来,脑袋像灌了铅似的,踉踉跄跄地下了床。

    不很甘愿的做了简单的梳洗,她走出房门,先看到床上的壁钟显示为九点半,然后她看到元陈阿樱坐在藤椅上,手上拿著一张泛黄的纸片。

    “阿嬷,你又在想阿公了喔?”一声轻叹,元芯蓝趿著拖鞋,缓步踱到元陈阿樱身边坐下。

    元陈阿樱没有讲话,老皱的手小心翼翼地轻抚照片上的俊朗男子,脸上的神情犹如热恋中的少女,带著点羞意和满足,认真地注视著情郎。

    元芯蓝细心的将元陈阿樱额旁的发撩到她耳后,低头看著泛黄却保存良好的相片里穿著军装、仍旧年轻的阿公,心头感触良多。

    抗战时阿公被调去当兵,就这么一去不回头,留下阿嬷和她爸爸,始终守著这老房子,一直到现在。

    有一天阿公会回来──元芯蓝知道阿嬷心里一定这么想,因此从没想过要离开这间房子,即便日子再苦、房价再好,阿嬷都不曾想过将它卖掉。

    她应该很习惯阿嬷如此思念郎君的心情,因为每隔个几天,元陈阿樱总会拿出这最后的照片缅怀过去,反覆不休。

    “阿嬷,你跟阿公是恋爱结婚的喔?”即使对这段往事熟悉到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程度,元芯蓝还是三不五时会拿出来考验元陈阿樱一下。

    老人家是需要动脑的,脑袋不用就会退化;她很怕阿嬷会得到什么痴呆症或健忘症的,因此只要想到,便会乘机提问题给阿嬷“随堂测验”一下,以保持她脑袋的运转。

    “哪速?伦家介绍的啦!”元陈阿樱睐了她一眼,中气十足的否认。

    她们那个年代谁敢自由恋爱啊?有人婚前连看对方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咧!

    “真的喔?那你们都没有去约会喔?”元芯蓝假装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恋爱史”,瞠大了眼佯装惊讶。“安奈你也敢嫁喔?”

    “有啦,见够一次面啦!”老人家虽然只会说台湾国语,仍很认真地回答她的问题,但一双眼就是舍不得离开照片,像少看一眼就会遗忘了似的。

    元芯蓝笑著听元陈阿樱叙述当年她和阿公见面的过程──

    隔著宽宽的一条街,男的走一边,女的走一边,深怕被人看到似的,趁著附近没人时,两人就“对街喊话”,一路上聊没几句,由街头走到街尾,再由街尾晃回去街头,反覆数次。

    谁也没把握对方看自己顺不顺眼、满不满意,然后一次约会定终生,回家之后向双方父母报告见面的感觉,成不成就在那唯一的一次约会。

    元芯蓝经常在想,当年万一有一方的答案是NO,那么今天就不会有她的存在。

    当元陈阿樱好不容易叙述完当年那一百零一次的约会过程之后,元芯蓝满意地扬起嘴角。

    很好,一点都没遗漏,表示元陈阿樱的记忆力还很不错,没有退化的现象。

    “阿嬷,你好勇敢喏,这样就把自己给嫁掉了。”通常她是不会有什么后续的问题,毕竟对这段故事太过熟悉,但今天不知道为了什么,她的感触特别多,浅叹一口,再度拨了拨元陈阿樱的白发。

    元陈阿樱望著照片,陡地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冒了句。“啊就爱到了咩!”

    元芯蓝眨眨眼,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连忙掏了掏耳朵。“虾米?阿嬷,我没听清楚啦!”

    “听没清楚丢算了。”老人家咕哝著,不肯再说一次。

    “喔喔喔~~”元芯蓝霍地怪叫了起来。“原来阿公跟阿嬷是一见钟情喔?真浪漫呀!”啊哈!以前阿嬷都没说,今天可让她发现“秘辛”了。

    “伦在一起速靠感觉,感觉对了就口以长长久久,不对就永远不会对,唛勉强啦!”当初就是那唯一的一次约会,让两人对彼此心存好感,她才会点头下嫁的咩。

    “感觉?”这两个字触动元芯蓝的心窝,浅浅地重复这个字眼。

    “嘿啦,有感觉就速有感觉,没感觉厚,丢看破煞煞企。”这是老一辈对爱情的见解,他们那个年代没有所谓的爱情,看对眼选好人之后就是一生一世,哪像现在的年轻人那么“青菜”。

    望著阿嬷专注的神情,元芯蓝动容了。

    为了“感觉”两个字,阿嬷就敢嫁给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并且为他守候一生一世;如今,同样为了感觉二字,她该试著给自己和海尘安一个认识彼此更深的机会吗?

    毕竟年代不同,她还有很多反悔的机会,不必一次定终生,现在的女人实在是幸福多了。

    仿佛卸下心中的大石,她突然冲动地抱紧元陈阿樱,心情轻松的在她苍老的颊侧印下一吻。“谢谢你喔,阿嬷。”

    谢谢你给我上了如此宝贵的一课。

    元陈阿樱有些羞赧地睐了她一眼。“一早丢疯疯癫癫,企呷饭啦!”

    “好啦好啦!”她由藤椅上一跃而起,心情豁然开朗。

    窗外的阳光透过绿叶,筛洒下满室的晶亮光点,一如此刻元芯蓝的心情,百分百明亮。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