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优雅老公> 第九章

优雅老公

第九章

作者:凯心      类型:都市言情

    但他心中更担心的,是在拉斯维加斯的情形再度发生,毫无预警地,她又突然消失。

    心底有股莫名的恐惧催促着他,所以他用最快的时速赶回家。看着安洁甜美的睡容,他的心……安了!

    “等一下醒来肯定会非常饿。”欧文的唇角噙着宠爱的笑,心里有了个决定。

    站起身,深深的看着安洁那张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的娇颜后,他才离开卧室,关上门,往厨房走去。

    “嗯……啊……”

    睡了一场饱饱的觉,真舒服!

    安洁在床上伸展双手后,才满足的睁开眼。

    不过,舒服是舒服,就是全身有些酸痛,还有……肚子好饿喔!

    仰望天花板,陌生的环境令她怔愣了一会,昨晚的一切才一一浮现在她脑海,越是回忆,她双颊越是发烫。

    天啊!昨晚也太激烈了吧!

    “炒饭”都是这么……这么……狂野火辣的吗?

    现在光只是伺想,她的身体仿佛还感受得到他炙热的吻、狂野的拥抱和紧绷的激情。那些火热的片段像漩涡般包围她,让她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那些她随着欲望摆动的激情画面都是真的吗?

    双腿问微微的酸痛,给了她答案!

    天……天啊!

    安洁心一惊,连忙转过头,身旁空无一人,让她松了口气,却也有种失落在心里的某处拨酵。

    如果可以在他的怀中醒来,那应该会更完美吧!

    虽然激情过后,最困难的就是“面对”,但还是希望醒来时他在身边。

    唉……叹了口气,安洁坐起身,没了丝绒被的遮掩,让她完美的上身曲线展露无疑。

    啊!她惊呼一声,连忙将丝绒被拉上,虽然没人,但她还是不习惯这样的赤裸。

    现在不知道几点了?安洁周围瞧了一眼,最后视线落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三点多了?”她真会睡!

    “这是什么?”时钟旁有张纸条,拿过纸条,她好奇的看了里头的文字。

    飞扬的英文字迹,她直觉是欧文留下来的。

    中午回来,你还没醒,都是我不好,让你这么累!饿了吧?厨房有准备好吃的,吃饱俊,打电话给我,让我知道你还在!

    YourHoeny

    看到欧文留的话,安洁没来由的鼻子猛地一酸,眼眶居然涌上了水气。

    他的体贴令她感到窝心,他的在意又令她好不感动!

    可是,别对她这么好,拜托不要……

    她怕……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她会舍不得……

    原来他就是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怪不得那些跟他交往过的女人,总是对他念念不忘。

    唯一的缺点是他的花心,而他的爱是广博的,永远无法守候一个女人。

    偏偏女人要的,就是男人一颗专属于自己的真心,她也不例外!

    一滴泪悄然的落在丝绒被上,晕了开来,留下了泪痕。

    脑海里又播放起她和欧文的记录片,这是她在台湾那段时间汇整的,从她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到第一次在餐厅和他面对面,现在她要将这几天的回忆,再加进她心里的记录片中。

    闭上眼,安洁冥想着。

    这个记录片,有喜、有乐,当然也有令她生气的片段,至于哀伤……她不要在这个时候加入。

    甩甩头,安洁轻拍着双颊,抹去泪水,扬起唇角,拉起丝绒被将自己裹住,然后站起身,走向落地窗边,拉开窗帘。

    “哇!这里的视野真好,还可以看到海耶!”漂亮韵景致让她刚才灰暗的心情出现一抹阳光。

    她决定和欧文相处的这几天,她要留下更多更美好记忆,只有甜蜜跟欢笑,至于悲伤……就留给未来自己独尝吧!

    仿佛打了剂强心针,安洁微笑看向天空。

    突地,咕噜咕噜……她都忘了,她的肚子正唱着空城计昵!

    旋过身,安洁用双眼搜寻着衣服.很快的,她在身旁的双人沙发椅上找到了。

    她记得昨夜她的上衣、裙子、内衣四散在地上,肯定是欧文帮她收拾好的。

    他真是贴心!

    边穿上衣服,安洁唇上挂着甜蜜的笑。

    “对了!晚点得回波莉那把行李拿过来这。”她所有东西都已经用船运回台湾,只留下几件换洗衣物。

    本来想昨天就带去公司,但怕万一欧文也许会不希望她住在这,就先暂放在波莉那。

    “先吃完东西,等一下就去拿。”总不能这几天都穿同一套吧?

    主意打定,安洁带着愉快的心情,脚步轻盈的离开房间。

    欧文为她准备了稀饭,还有几碟腌渍过的配菜,像是小黄瓜、泡菜,还有煎得很漂亮的荷包蛋,分量刚刚好是一人份。

    他的贴心真是令安洁太感动了,马上拿起一旁摆放好的碗筷,一口一口细细咀嚼品尝。

    这个时候如果他能陪在身边,那该有多好!

    鼻头一酸,安洁又起了想哭的冲动,虽然不能马上见到他的人,但至少她可以听听他的声音。

    走向客厅,她拿起分离式话机,边按着早记牢的号码,边走回厨房。

    这是他的专线电话,如无意外,接听的人应该是他,如果他不忙,电话响后,应该很快就有人回应。

    嘟……

    “起床了。”话声才刚响起,欧文磁性的嗓音已经飘入她的耳里。

    他正等着她的电话?这个认知让安洁心里甜滋滋的,点点头,她娇声回道:“嗯!”

    “糟糕,稀饭应该冷掉了,有没有拿到微波炉温一下?刚起床,要吃热的东西暖暖胃。”

    “没关系,稀饭还有些微温,很好吃……谢谢!”

    “那就好!”

    电话两端,两人的嘴角都挂着笑,透过声筒,传送彼此的情意。

    这样的感觉……好不甜蜜啊!

    “你……”

    “你……”

    “你先说。”

    “嗯!”看着桌上所剩不多的爱心饭菜,安洁不由得好奇问道:“你怎么会煮稀饭?还有这些腌渍的小菜,是买的?还是你自己做的?”但有可能吗?

    “稀饭是我妈妈教我煮的,那些小菜是她每次来看我时带来的,都是她亲手做的,我妈妈也是台湾人,从小我就喜欢黏着她,看她煮好吃的料理,跟她学一些做菜的技巧。节包蛋是不是看起来很漂亮?”

    “嗯!很漂亮,也很好吃!”

    听着欧文的叙述,安洁仿佛看到一个有着绿眸的小男孩,围在母亲的身边,睁着好奇大眼东瞧西问的,那个画面好温馨。

    而有那么一瞬间,画面里母亲的脸孔换成她自己,而小男孩一样有着跟父亲相同的绿眸!

    这样的画面……有着难以言喻的幸福!但,那是不可能发生的……

    “对了,你刚刚要说什么呢?”

    “你的身体还好吗?”想起昨夜,安洁初经人事,虽然他已经尽量小心,但仍担心是否伤了她。

    “……”没预期他会这么问,红潮晕染了安洁的双颊。从昨夜持续到今晨的激情,仍在她脑海里,记忆犹新。

    “我……很好!”唉呦!这真难为情,“我挂电话了,Bye!”不让欧文有开口的机会,安洁拿开话筒,羞得想结束通话,但,就在按下结束键的前一秒,她又将话筒贴近耳边,柔声的说着:“我等你回来。”

    线路已经切断,而欧文仍拿着话筒看着,脸上的柔情没一刻消失!

    我等你回来!原来有人在家里等待的感觉,是这么幸福啊!

    安洁说的那句“我等你回来”,言犹在耳。

    而当欧文打开家门时,迎接他的却是一室黑暗,有丝恐慌爬上了他的心头,“也许她累了,正睡着。”

    走近房门,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但等待他的是一室的冷清。

    她又再一次没有留不只字片语的离开他了吗?

    不!他不允许!

    离开房门,欧文往大门方向急奔。

    他绝不再忍受安洁离开他,就算一个小时、一天都不准。

    这一次他一定要找到她,绝不再忍受没有她的生活。

    只是大门一开,令他挂心的人儿竟然就出现在面前,让他有一秒钟的怔愣。

    “你要出门?不是才刚……”

    “你没有走?”安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欧文拥入怀中环抱着,紧得没有任何空隙,而她手上提的东西也顺势掉落地面。

    “欧……文,我快不能呼吸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是因为她不在,让他感到不安吗?

    松开手,欧文仍紧抓着安洁的双臂。

    她仔细探究着他的表情,眩于他眼里的火焰,里头有着占有,还有很多她猜都不敢猜想的情感。

    “我以为你离开了,就像在拉斯维加斯一样。”

    真是因为她?

    “我……”欧文的在乎,令安洁喉头一紧,让她的心有种晕陶陶的感觉!

    “我只是回去拿些换洗的衣物,还买了一些东西,”安洁指了指方才落在地上的随身包和装着食材的纸袋,“我以为会比你早回来,没想到……”

    安洁仰起头,对他眼里的焦急感到意外,“你怕我离开?我在你心中是不是有一点点重要?”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她会很开心,她的存在竟能影响着他!“重要,很重要!”根本不需考虑,欧文坚定的回应。

    “嗯?”没想到真能听到他这么说,而在他的眼里却找不到一丁点的戏嘻,他说的是真的吗?

    “答应我,以后不论你要去哪里,打电话或写张纸条,好吗?”

    “好!我答应你。可是……为什么?”

    凝视着他,他的眼好复杂,有着太多令她不敢想像的情感,在在令她迷眩,心慌意乱。

    “我爱你!”语毕,欧文浓灼的气息袭来,炽热的唇接近,进而吻上她的。

    安洁因为他的话而震惊得瞪大了双眼,在他的热情下,心绪更是一片空白。欧文灵活的舌伸入她的嘴品尝她的甜美,同时饥渴地吸吮,而安洁则将手臂攀在他的肩膀,热切地回应着他的索求。

    片刻后,两人互拥着,紊乱的心跳声分不清彼此。

    在他宽阔的胸膛里,她感受到他体内蕴涵的力量和热情,还有那将她视为珍宝的浓情。

    真是的,她又傻了,对他而言,每一个和他交往过的女人,都是他的珍宝,爱情对他来说,是最容易付出的,而她竟然傻的以为……她是他心中的唯一。

    安洁离开欧文的胸膛,将对他的爱恋收拾起,换了个轻松的心情,抬头看着他。

    “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了什么?”眨眨眼,她的眼里有着揶揄。

    欧文温柔的轻点了她的俏鼻,“真的没听清楚?”

    “嗯!”她谓皮的摇了摇头。

    “那我再说一次。”指腹轻抚着她的粉颊,语气举动里,有着他对她的深情。俯下头,他在她耳边细语着:“我……爱一…你!”

    即使那不是真爱,仍旧感动着她。

    “哇!想不到我也可以听到你说爱我耶!”

    欧文讶异于安洁如此的反应,有股不安油然而生!

    “你知道在我的采访里,你那些女朋友对你的评语吗?”

    安洁撇唇一笑,提起刚才掉落地面的东西往屋里走去,暂放在沙发上,再转身面对他,“她们说你体贴、温柔、幽默、风趣却又浪漫,不抽烟、喝酒,是居家型男人;对人和善、乐于助人、风度翩翩、温文儒雅,是男人中的男人。”

    欧文也跟着走进,倚着墙角,听到他众女友的这番赞美,不由得意的扬起嘴角。

    但是,他似乎高兴得太早了……

    “唯一的缺点……”安洁故意拉长了尾音,停顿一下,看到欧文略显紧张的神情,心里有着捉弄的快乐,也有着心伤的苦涩。“就是你的爱情廉价了点”我爱你’是你最常说的一句话,照她们的说法,她们一天可以听到好几回。”

    听到这,欧文的脸越显凝重。

    “而她们也说过,相信你爱她们的心是真诚的,只是,你的真心可以拆成许多块,每一个人拿到的,仅有一部分。”安洁讪笑一声,“不过女人总是贪得无厌,要的是你全部的爱,怎么办昵?拥有不了全部的你,只好忍痛跟你Say

    所以今天听到你说爱我,让我好开心,原来我也可以拥有你一小部分的爱。”安洁品亮的双眼迎上欧文略显深沉的绿眸,对他俏皮一笑,鞠了个躬,“我也要对你说,谢谢你爱我。”

    这样她也该满足丫!

    “好饿喔!”移开视线,转换心境,安洁拿起沙发上一袋她采买的食材,笑着对欧文道:“今晚换我下厨,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就在她转身时,一直不发一语、神情莫测难解的欧文开口问道:“你爱我吗?”

    安洁的手一僵,脆弱的心一震,深吸了口气,转过身,决定毫不隐瞒,据实以告,只是,话却说的轻松,带了玩笑意味:“当然爱,哪个女人抗拒得了你?”

    心里对他那份浓得化不开的爱恋终究还是埋藏在心底,真说出口,又改变得了什么昵?

    欧文走向她,深深的凝视着她,女人对他的爱,是真情或是假意,他可以轻易看穿,即使隐藏在眼底,仍逃不过他的眼睛。

    她对他的爱,绝对比她说出口的,还要更多、更浓!

    怪只怪他以前的丰富情史,伊凡常对他说,总有一天他的多情绝对会害了他自己,现在他终于尝到苦果了。

    “如果我说从今以后我的爱只给你一个,你拥有我全部的心,你相信吗?”

    他的话令安洁一愣,怔忡的与他相望,心里不断翻涌着。

    鼻头一酸,眼眶泛红,她有种想哭的感觉,是因为感动吧!

    “我相信啊!谢谢你这么说,不过你放心,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用心煮一桌好菜的,绝不会让你拉肚子。”

    安洁故意曲解他的话意,为的是不想让自己的心期待太多!

    拥有他全部的真心,她根本不敢奢望,前几天,他的绋闻不是才刚上报吗?那心痛的感觉仍存在着。

    欧文垂头丧气。他真的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你休息一下,我去准备晚餐。”

    看着安洁离去的背影,欧文真是沮丧到了极点。

    坐在沙发椅臂上,他看着厨房的方向深思着。

    没关系!反正来日方长,现在的他有颗全新的心,一颗已经被安洁这个名字注册的心。

    他会努力,不但要她的心,更要她相信他对她百分之百的真爱!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