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优雅老公> 第八章

优雅老公

第八章

作者:凯心      类型:都市言情

    隔天——

    某报的头版,写着斗大耸动的标题——

    名模艾薇是欧文-范特西最新床伴?

    上头还有昨天欧文搂着艾薇的肩头步出他住的豪宅大厦、两人逛百货公司、到高级饭店吃晚餐、到近郊观赏夜景,一直到近午夜,两人双双再进入欧文住所的照片。

    不用看狗仔夸张的文字叙述,光看那一张张照片,也猜得到是怎么回事!

    对欧文而言,这样被大篇幅刊登出来的八卦报导,他一律一笑置之,比较在意的应该是有没有把他拍丑,至于内容,真真假假,随狗仔去说,事实究竟如何,他不需要对任何人交代,就连身边的众女友也不需要。

    不过那是以前!

    此刻,极少动怒的他,气愤地将报纸扭成一团,愤怒的往垃圾桶丢去。

    这样的标题势必对艾薇造成相当大的伤害,只是,他也难逃被某人质问,甚至被拳头伺候的命运。

    不过,现在他只担心一个人的反应……

    她该回到洛杉矶了吧?

    “Lady’s杂志,你好!”

    “你终于回来了。”

    “欧……文?”安洁没想到才进公司没多久,竟然就接到欧文的电话,让她意外极了!

    刚刚经过柜台,她就听总机秀说过他有打电话找过她,而且还不只一次。

    知道他在找她,不管是为了什么,她的心里都是高兴的,起码他的心里曾挂念过她。

    或许真如他所说,他喜欢她……就像喜欢其他女人一样。

    “还记得我?”话筒另一端,欧文扯唇一笑,调侃道。

    他才出声,安洁就知道是他,这样的反应让他因这些天的等待而显得郁闷的心情,稍稍有了慰借。

    “当然记得!”怎么可能忘得了,一辈子都会记在心里了。“真不好意思,没跟你说一声就离开这么多天。关于采访的事……”

    “你知道我关心的不是采访。”欧文意有所指的阻断安洁的逃避,他给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我……”虽然已经有准备面对他的问题,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所有的准备在这一刻都化为乌有了。

    “中午我们见个面。”他想见她已经好久。

    “不……”想都没想,安洁马上拒绝,她还需要多一点时间,“我刚回来,公司有很多事我必须先处理。”

    “OK!”合理,他接受,“那么晚上,我去接你下班。”

    “不行!”又是一句折磨人的否决。“等……星期三好吗?星期三下班以后,我都有空,那时……我们再见面,好吗?拜托!”

    又是等!目前为止,他从不曾这么有耐性的等待过一个女人。

    他很想告诉她,跟他在一起绝对是件非常快乐的事,就像拥有全世界般快乐,不需要考虑这么久。

    不过看来,她似乎相当需要考虑。

    这次的等待比四十八小时还要来的漫长,他很想逼迫她,但偏偏对女人他向来宽容,特别是他最爱的女人。

    那就……等吧!

    “星期三晚上,这是我最后的等待,到你的公司后,我会打电话给你,别让我等太久。”最后一句,欧文说的沙哑,也说的渴望。

    “好!”她何尝不也渴望着他。

    对话该就此结束了吧?

    沉默在电话线的两端游走着,谁都不想挂上话筒,因为短时间内还见不到彼此,只好暂时从话筒里感受对方的气息。

    “我好想你!”欧文的话伴随着叹息。

    听到这样想念的字句,莫名的感动从安洁心底冒出,牵动她的泪腺,让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也……想你!”真的好想。

    呼……得到安洁明显的回应,欧文重重的松了口气!

    这是她第一次在言语上明白说出对他的感觉,等待果然是值得的。

    只是……

    “对了,报纸……”她应该有看到吧?

    “什么报纸?”安洁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没事!我们见面再说。”这件事还是当面解释比较适合。

    “好!星期三见罗!”

    “好!就等星期三了。”

    “行李都打包好了吗?”波莉站在安洁的房门外,看着房内满地一箱箱封装好的纸箱,语带感伤的问着。

    “差不多了。”安洁回以一笑,里头有不舍、有苦涩,“明天就要麻烦迈可帮我搬运到船运公司。”

    “那有什么问题!”波莉坐到床缘边,眼眶有些泛红,“没想到你一回来,竟然是要结束这里的一切,怎么会这么突然,说走就走?”

    周末假期,波莉和迈可去旧金山游玩,星期一才直接从旧金山赶回洛杉矶上班,没想到进办公室就听到安洁要离职的消息。

    真是晴天霹雳!

    “伯父的病很严重吗?”安洁之所以匆匆离开美国回台湾,就是听到父亲中风的消息,才赶忙回去,除了总编和她,安洁没有没有告诉其他人。

    “还好只是轻微中风,现在除了左边手脚有些不灵活,情况还算稳定,已经可以出院回家休息。”听到消息真是快把她吓死了,还好没大碍。

    “既然如此,就不用急着回台湾嘛!”

    安洁停下整理衣物的动作,坐到波莉旁边,“就因为如此,我才更应该赶快回去。”

    “为什么?”

    叹口气,安洁低下头,说了句中文:“怕造成“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啊!”

    “什么?”波莉不懂中文。

    “离开台湾好多年,也该回去了,我想多陪陪家人。”安洁换了个方式解释。

    虽然这些年,她几乎每三个月就回台湾一趟,但这次父亲病倒,她才深深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孝,为了男人离开生她、养她、疼爱她的父母这么久的时间。

    所以,该是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唉……”波莉叹了口气,张开双臂,紧紧搂着安洁,她话里的意思她懂,只是舍不得她们之间的友谊,虽然可以用MSN联络、可以透过视讯看看彼此,但这中间毕竟还隔了广阔的太平洋。

    想亲眼见见对方,距离却好遥远,这一别,恐怕会有好长的时间见不到面了。

    不过除了家庭的因素,另一个让安洁不定决心离开洛杉矶的重要原因,是欧文!

    “对他,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吗?”

    星期三是安洁最后一天工作,而接下来一直到星期天清晨,她将利用采访的借口,留在欧文的身边。

    “嗯。”安洁点着头。

    “他值得吗?”这话波莉说的有些气愤,“报纸你应该看过了吧?你不在的这几天,他的花边新闻没停过,在他的心目中,你只是众女伴之一,你还要对他付出你的全部吗?”

    不值得!一点都不值得!波莉在心中发出不平之声。

    “当然不值得。”安洁对波莉扬起俏皮的笑容,但眼里有着苦。

    “但……谁叫我真的爱上他了。”就算她想否认,也欺骗不了自己的心。

    以为对他早就没有了情爱,但在拉斯维加斯的那一晚,她才发现,对他的情爱从不曾消失,只是被厌恶掩盖,她才发现,对他从不是迷恋,而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了。

    报纸她早看过了,她星期天下飞机出关时,机场里贩卖杂志书报店面的报架上,他斗大的名字就引起她的注意,看到照片以及内容,她的心真是痛到了极点,泪随即落了下来。

    从机场回到住所的这段路上,她想了好多,最后,她抹去了眼泪,暗笑自己的傻。

    对这种八卦新闻她早该司空见惯了,欧文的滥情、花心,并不是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才有,她竟然还为了这种事伤心落泪,真是傻!

    而更傻的是,她竟然还以为她对他的意义是与众不同的,他对她的喜欢是独一无二的,从此,他的爱将只给她一个人,彼此的身影填满了两颗等待已久的心。

    傻!真是傻!

    “虽然没有人可以得到他的真爱,但能多拥有和他之间的回忆也好,我知道我很傻,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开始傻了,就让我再多傻这几天吧!”安洁深吸了口气,转换心情。不这么做,她担心泪又开始落下。

    女人面对感情的事,总是傻的义无反顾,所以痛不欲生的总是女人!

    男人呢?

    令人期待已久的星期三终于到了!

    “等很久了吗?”坐进欧文帅气的跑车里,安洁语带歉意的说道。

    今天出版社的同事们替她举行了一场小小的欢送会,好温馨,也好感人。

    只是,对总编相当抱歉,她实在交不出对欧文的采访稿,因为除了大众都知道的花心、滥情外,她写不出他其他的坏处,就连那些他刻意营造出来的照片,也被她删除了。

    不过,她还是偷偷的保留了一张,照片里,他对镜头笑的好温柔,仿佛这温柔因她而生,所以她私心的留了下来。

    “等你永远不会觉得久。”欧文深深的凝视着安洁,她也望着他,言语在这个时候似乎显得多余。

    她究竟对他施了什么魔法?让他对她如此想念!

    她的层细细弯弯,充满女性的柔美,乌黑的瞳仁灵点闪动,最是吸引着他,娇俏的鼻有着如小女孩般的可爱模样,樱桃小嘴轻轻翕动,红唇之间,洁白如瓷的贝齿若隐若现,透着几分撩人,最是令他渴望。

    再见到他,安洁才知道对他的思念原来是这么深!

    他的唇又勾着笑,绿眸里燃着热火,缓缓的朝她俯下……

    当两唇相触的刹那,彼此都在心中叹息!

    安洁嘤咛一声,微启红唇,让欧文灵巧的舌与她的纠缠。从现在开始,她要好好用心感受、用心记忆和他的点滴,深深……深深的记在心里,虽然时间短暂,她仍要尽情把握。

    不定心意,安洁决定敞开心放纵,用她的热情主动回吻他。她舌尖舔过欧文的下唇,引发他的粗喘,那满足了她的女性尊严,原来她也有本事挑逗他。

    他强壮的双臂稍使微力,便将她揽进怀中,激烈的狂吻着她柔嫩的唇一片,好像吻不够似的,欲望来得又急又猛,空气里传来声声的暖昧喘息,彼此的双手拉扯着对方的衣物……

    停!

    这时,有人恢复了理智,急踩了煞车。

    欧文费尽千辛万苦才离开安洁柔软又令人销魂的胸脯,两人互拥着,倚在彼此的肩头上喘着气,等待气息渐渐恢复了平稳,他才开口道:“去我住的地方,好吗?”

    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失去理智,她是第一个,也绝对是最后一个。

    终于,安洁的神智也清醒了,没想到她竟然在车上差一点就和他……

    还好玻璃是黑的,车窗外的人看不清车里头的状况,否则

    “嗯。”点点头,安洁为即将发生的事而紧张、害怕,还有不知所措。

    欧文放开她,并将她凌乱的上衣拉整。经过方才的激情,她羞的不敢看他,而他也发现她的无措。

    “一切有我。”这是保证,也是承诺,包括现在,还有未来。

    “嗯。”他的话让她感动。

    发动引擎,欧文将车滑出停车格,安洁则是倚靠着他的肩膀,嗅着属于他的味道,感觉他的气息,真希望这份甜蜜与亲昵可以持续好久好久……

    只可惜却是奢望!

    激情持续延烧!

    进入欧文的家门,灯光还来不及打开,饥渴多时的双唇早已贴上彼此,缠绵缠缮着。

    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空气中扬起销魂的呻吟。

    突地,咕噜咕噜……

    “哈哈哈……”

    “对不起!”欧文收敛起笑容,但嘴边却藏不住笑意,抬起头。两人凝视片刻,最后一起爆笑出声。

    “哈哈哈……”

    欧文伸出手,将门边的灯光开关打开,顿时,晕黄的灯光乍现,浪漫气氛环绕在四周。

    他撩起她胸前的发,看着她羞涩的眼,半是促狭、半是宠溺地说着:“你的肚子就像准时的闹钟,饿的时间到就会咕噜咕噜叫。”这让他想起在他的办公室的那一天,而安洁也想到了。

    “你还说!”安洁娇嗔的抡起拳,往他的胸边轻挥一下。

    “好好……不说!”他笑着,看着她的眼,酡红的双颊好不诱人。

    欧文举起手,轻抚着她鲜红欲滴的唇,那缓缓移动的指腹像带着火般,加速欲火的蔓延。

    毫无预警地,他将安洁扯进怀里,挑起她的下颚,俯首,以全然占有的姿态吻上她的唇。

    他把她吻得气喘咻咻、上气不接不气后才放开她,粗哑地道:“我暂时饱了。”

    她眨眨眼,离开他的胸膛。“暂时饱了?”她不懂?

    他炯亮的黑眼,耀眼灼人。“你的唇暂时止了我的渴,不过只是暂时。”

    “嗯?”她羞得躲进他的胸腔里。

    “现在换我来喂饱你。”

    欧文将安洁拉离胸膛,噙着笑,薄唇啄着她柔嫩的唇瓣,逗弄说道:“看你脸红成这个模样,想到哪了?”

    “没……没有啊!”她才不会说呢!但氤氲的双眸泄了她的底。欧文灼热的目光睇着她,取笑道:“小色女!”

    “我那有!是你……”咕噜咕噜……安洁的肚子也跟着抗议。

    “好!你没有,看来我还是先填饱你的肚子,免得到时候,你没力气喂饱我!”欧文意有所指的对安洁抛了记电眼。“我去冰箱看看有什么东西吃,你先坐一下,或是到处看看。”

    欧文的家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黑自为主要颜色,设计以简单为主轴。

    黑色项级L型皮沙发、透明厚实晶亮的矮桌、很有造型感的电视音响柜……整体给人的感觉,很有男人味又不失优雅,就像屋主一样。

    她很喜欢,就像喜欢屋主一样。

    安洁的脚步从客厅来到了厨房外,眼前所见的画面,在她的心里引起一阵震荡。

    欧文卷着袖子,手拿切菜刀切着葱,手法相当熟练。

    切完后,他拿起一旁的鸡蛋,俐落的将蛋打入碗中,然后拿起筷子搅动着碗里的三颗蛋。

    相当平常的画面,只是对象是欧文,从没想过他会下厨,这样的他,让她觉得与他更靠近了。这个画面她要永远记住。

    感觉到安洁目光的欧文,偏过头对她露齿一笑。

    “再等等,就快可以尝到我最拿手的番茄蛋炒饭了!”

    安洁走近他,好奇的问着:“我以为你应该会买很多的微波食品,或是吃外面的高级餐厅,你真的会下厨?”

    “很难相信吧?”关于这点,他颇为自豪,“有空时,我喜欢自己煮东西,享受做菜的过程,自己做的吃起来感觉更棒,吃过的都称赞喔!”

    “你的众女友们应该都尝过吧?”这话感觉带点酸味。

    女人心思他怎么会不知?

    “没有,你是第一个。”这话百分之百没有虚假。

    “喔!”安洁不想采究事实,她愿意相信他的话。

    因为从他的话里,她感觉到她对他是重要的,这就够了,其他都不重要……”

    转换个心情,安洁看了眼流理台上一应俱全的食材佐料,语带怀疑的问道:“你真的会炒饭?需不需要自备胃肠药。”大眼眨呀眨的,藏着戏弄。

    “放心,我炒的饭绝对有品质保证,不但饭好吃,而且……”绿眸散发着异彩,凝望着她的眼,“用过的人都说赞!”欧文反将了她一军。

    吼!她跟他说吃的,他怎么想到那了?

    安洁羞的瞪了他一眼,反而让他得意的笑开怀!

    色狼!

    不跟他说这个,她转了个话题道:“你应该还记得我采访你的主题吧?”

    “当然,还有需要我配合的吗?”

    “当然有!”捉弄的光芒再次浮现在安洁的眼里,“在我的采访里,欧文-范特西是赌徒、酒鬼,更是绯闻不断的花花公子,跟现在忙着下厨的欧文-范特西完全不相称,还有,你的家太干净整洁了,应该要非常脏乱,酒瓶、烟蒂丢满屋,最好还有女人的衣物,这才符合你的形象。”

    “喔?”欧文放下碗,向安洁欺近,直勾勾的看着她,那神情灼热如火。

    “那简单,等一下拿些酒瓶、烟蒂制造一下,至于女人的衣物……”他的眼光在她的身上游移,引起她轻颤不已。

    “不准说!”安洁伸出手捣着他总说着不正经的唇,却被他趁机偷香。看来跟他缠斗的结果,输家总是她!真不公平!

    不过……这样的画面,她仍要好好记住。

    “反正从现在到星期六,我打算住在这,观察你的生活作息,不论事实如何,我一定会极尽丑化你,你应该不反对吧?”

    这是她的借口,留在他身边的借口,而她们之间的时间,就剩这几天了。

    “是真的吗?你要住在这?”欧文环抱着她,紧得没有任恒空隙,?水远都不会反对!”

    他甚至希望她能住一辈子,在他的屋里,也在他的心里。

    “这是你说的喔!”安洁也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两人灼热的身躯熨烫着彼此。

    有这些的回忆就足够了,真的!

    欧文炒的番茄蛋炒饭真的很好吃,让她吃的好饱、好满足!

    想到这,仍在睡梦中的安洁不由得伸舌舔着唇,仿佛在梦中,一盘令人食指大动的美味炒饭就在她面前,等着她享用。

    真好吃!

    安洁翻了个身,拥着棉被,香甜的梦让她还舍不得起床。

    “该不会是梦到了蛋炒饭吧?”欧文坐在床缘边,看着她的睡容,绿眸里有着所未有的温柔、依恋。

    他刚从公司赶回家。

    看来昨晚他真的把她给累坏了,早上他轻手轻脚的起床,一直到他离开家,她始终熟睡着,就像现在这样。

    中午时,他本想打电话回家,如果她醒了,他可以回来带她去吃饭,但又怕她还没醒,电话一响会吵了她好梦。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