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优雅老公> 第七章

优雅老公

第七章

作者:凯心      类型:都市言情

    走进饭店,方才那位饭店经理也在,欧文跟他拿来两串钥匙,然后带着安洁往电梯方向走去。

    这段时间,安洁一直在思考某些问题,直到进了电梯,她终于向欧文求证:“豪赌的模样、酒一杯接着一杯的狂饮,还找来三位性感美女,这些都是你特意安排的,是真的吗?”

    他是老板,安排这样的赌局非难事,赌金也不必是真的,就连酒……刚刚在他怀里,她并没有闻到任何酒味,是他喝的少还是酒精挥发的快?她不知道。

    不过她怀疑那些所谓的烈酒,要不是酒精极低,就是根本不是酒,“看起来很假吗?”欧文反问,回答问题总是不给个明确答案。

    “很假。”安洁有种越来越了解他的感觉。“除了非常享受左拥右抱那些性感美女外,其他只是假象。”这话安洁则说的很不是滋味。

    电梯门打开,欧文绅士的让安洁先出了电梯。

    步出电梯,欧文刻意俯身在她耳际细语:“你在吃醋?”

    安洁感觉一股热气由脚底窜进脑门,她快步向前,然后右转,对着空气回道:“谁……吃醋了?”

    就算是真的,她也绝不会承认。

    “秀,这一边。”欧文好笑的对她挑了挑眉,用头指了指左边。

    回过身,安洁白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好掩饰脸上的羞红,并向他走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撇开这些,她真的想知道他这么做的动机,“为的就是满足我的要求吗?别说你拒绝不了美女的要求,我想知道另一个答案。”

    来到安洁的房门外,欧文手倚着门槛,将她圈在他和房门间,伸出手,揉抚着她漂亮的耳垂,眼里的柔情早就令她迷失了自我,四周的气氛……好不暧昧,两人四日相对,彼此的眼瞳里只容纳得不对方。

    欧文的俊颜缓缓的欺近,而安洁的心跳更是如擂鼓般激烈,下一秒即将发生的事,是令人朝待而且美好的。

    “因为……我……喜欢你!”

    动人的言语、心醉的气氛,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停止,突地,一阵嘻闹声惊动了他们,两个夜归的房客自他们身边经过。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在最后关头,就……

    欧文根本不在意有外人存在,只可惜女主角脸皮薄,早害羞的低下头去,甚至抢过欧文手上的钥匙,试图躲进房间。

    只是……这门怎么开啊?

    “我来。”看安洁心慌得打不开房门,欧文接过手,瞬间门就开了。

    她急切的进入门内,却不急着关门,而他更舍不得离开。

    外头的房客经过他们,好奇的看了一眼,似乎也感觉他们之间的暧昧,窃笑着快步进房。

    没有第三者干扰的空间再度留给他们,欧文一手搭在门框上,诱人的双眼没离开过仍低着头的安洁。

    也许对于男女之间的情事并不擅长,也或许东方人总是比较保守,但无论是什么,羞红的她更吸引着他。

    刚刚的美好被破坏了,但他知道她的心就跟他一样迫不及待,只是该怎么将它点燃?

    欧文坏坏的勾起嘴角,他打算下个赌注,但他有着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得到美人投怀送抱的机会。

    “时间也晚了,祝你有个好梦!”欧文用着性感低沉的嗓音、佣懒的语调,一字一字的勾引出安洁的心。

    “晚……”

    安宇还没说出口,一股猛烈的拉力便将欧文给拉进了房门。

    一番天人交战后,想望战胜了理智,此时此刻,她不要他离开,只想要将她的柔唇紧贴上他的。

    只是……她的吻功还有待谪教,而他非常乐意承接这样的工作。

    欧文的长腿稍微使力的往后一踢,房门即刻合上。

    这不绝不会再被干扰了,满室的情火正炽烈燃烧着,整个情势转由欧文主导,他一点一点吸吮着她甜美柔软的小舌,让她贴着墙,好承受一波波如狂潮般的激情。

    这感觉太陌生、太刺激,安洁的手指不自禁的掐入他的发中,口中发出呻吟,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扭摆起来。

    一道道电流不断在他们的四肢百轰流窜,欧文的气息将安洁完全笼罩着,安洁的美好将欧文紧紧缠绕,在他们之间进出灿烂魅惑的欲望之火。

    渴望已久的两人,急切的在彼此身上探索,在欧文高超的挑逗下,安洁陷入他所下的绵绵情网,与他唇齿交缠,甚至不由自主的紧搂着他,好让他更深入些……

    他加快步调,用力吸吮她口中的蜜汁,态意对她予取予求。

    隔着衣服,安洁能感觉到欧文炽热的体温,热烫的大掌拂过她的胸前,令她胸口一窒,当他的手抚过她的臀,她发出更销魂的呻吟。

    “我等了好久……”他的声音混浊,如同梦呓,富有魔力的唇暂离她如蜜的唇,在她细嫩的颈项、胸前滑行,他的大手更大胆的从衣摆下缘滑入,大玩探索游戏。

    “嗯……”情潮太过刺激,安洁几乎要发出尖叫,忘我的双手在他健硕的背部不断来回抚摸着。

    “如果你想要我,就告诉我……”欧文把头埋入她的胸前,隔着上衣舔弄那柔软、充满弹性的蓓蕾。

    “啊……”一触及敏感带,快感令安洁目眩神迷,全身瘫软。

    刷一声,欧文撕开安洁的上衣,他不急着马上见到她胸前那对最美丽、最柔软的浑圆,因为他有一整夜的时间,可以慢慢探访。

    他再度埋入她的胸前,细细亲吻品尝,“真美!”

    “嗯……啊……”安洁全身细胞都被挑起,整个人已经陷入狂乱的境地。

    前戏即将进入尾声,高潮就要来临。

    欧文的唇再度向上游移,来到安洁的唇边,先和分开已久的蜜舌一阵缠绵后,才用因渴望而沙哑的嗓音在她的耳畔边说道:“我们到床上去。”然后将她抱起,一路轻啄着她的唇。

    只是……床上门!

    “不……放……放我下来。”安洁在他怀里,使出全身残余的力气闪躲着他的唇,挣扎着。

    “怎么了?”情欲之火仍在彼此的眼里跳动着,欧文想不出有任何暂停,的需要。

    “拜……托,放我下来。”安洁的声音柔软诱人,这叫他如何放手?

    但他还是成全了她的请求,不过全身无力的她只能依靠着他。

    很快的,她便发现这是个错误,因为她感觉有个硬物正抵着她敏感的一处,惊羞的她连忙跳开,抓紧胸口的衣襟。

    安洁的举动,浇熄了欧文一半的欲火,他有预感,这欲火想要完全消除,得仰赖冷水澡了。

    “你不想跟我上床?”欧文开门见山,直接挑明了说,口气温柔而体贴。

    他不强迫女人的,做爱是很美妙的事,如果有任何的勉为其难,那会破坏一切的美好,与其如此,他宁愿选择与冰水共舞。

    换个女人吧!虽然此时此刻,他想要的只有她!

    也许这一切对她来说进展太快,他可以谅解,因为他知道她不是随便的女人。

    “我……”安洁不敢看向他,咬着唇,不知该怎么回答。

    冲动的留不他,只是想要一个期待已久的吻而已,她从没想过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局面。

    “可以让我想一下吗?”她需要独处,更需要解析一下自己复杂的心。

    “好!”欧文爽快回应,“我等你。”

    “谢谢!”安洁这才抬起头,轻扬起僵硬的唇角,感谢他的体谅。

    欧文也回以一笑,走向她,跟她道了声:“晚安!”

    依恋的眼在她姣好的容颜驻足一会后,转身离开。

    直到他离开,安洁才虚软的滑落地面。

    长长的夜……终于结束了!

    而她跟他呢?

    开始?还是结束?

    “想一下”的时间应该是多久?

    一个小时?十二个小时?还是一天?

    答案是……未知!

    “Lady’s杂志,你好!”

    话筒里传来总机秀甜美悦耳的嗓音‘暂时舒缓了欧文烦躁-二整晚的心情。

    “你好!我是欧文-范特西,请问安洁秀在吗?”她就是他烦躁的来源。

    欲望难解的那一晚,他相信安洁也和他一样,辗转难眠直到天方露白才沉入梦乡。

    他在接近中午的时候被公司的电话吵醒,离开饭店时他没知会安洁,因为想让她多睡一点,不过交代了饭店经理请她留在饭店,晚餐前他会回来,邀她一起再畅游夜晚璀璨的赌城。

    但,他回饭店后,却只有灯火辉煌的拉斯维加斯迎接轩他,佳人却消失无踪。

    联络不到她,拉斯维加斯也没有任何值得他恋栈的了,转身,他搭最近的班机回到洛杉矶。

    一早进办公室,他随即打电话到杂志社——

    “你一早就找安洁,该不会又想要她帮你请假吧?”听来,总机秀似乎误会了什么。“今天的借口是什么?红绿灯坏了?塞车?喉咙痛?我看是昨晚狂欢太晚,现在才要上床吧?”

    如果是平常,欧文一定免不了先逗弄总机秀一番,但他现在没那个兴致,心情更因此起了阴霾。

    “秀!”严肃的语调是他从没有过的,“我是Qbbe集团的欧文-范特西,我找安洁秀。”

    “你干嘛这么凶啊?欧文,我告诉你……”范特西?公司的那个欧文不姓范特西啊!难道是……

    “你是欧文,范特西?”年近二十五的总机秀惊呼出声,语气兴奋不已,“THE

    “我想找安洁秀。”向来优雅有礼的欧文第一次失了耐性。

    冷硬的口吻不但令总机秀一惊,更让刚进入他办公室的伊凡-古德一愣。

    关上门,他带着探究的眼神走向欧文。

    “她……安……安洁她回台湾了。”总机秀怯怯的回着。

    “回台湾?”欧文惊讶的拍着办公桌站起身,“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这么突然?

    “昨天下午。”总机秀不敢怠慢,赶紧回话。“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要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

    欧文蹙眉注视着落地窗外明媚的朝阳,对总机秀说了声谢,随即挂上电话。

    沉默不语,脸上没有太过明显表情的欧文只是静静遥望窗外最远的那一点,仿佛那个位置就是台湾,一个他从不曾造访过的国家。

    “一向微笑对人,有温柔贵爵之称的欧文-范特西今天竟然动起气?让我猜猜,是因为一个女人?”伊凡双手交握在胸前,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浅笑。

    欧文眼光一闪,旋过身,面对伊凡时又恢复以往的神情,“对一个女人动气,那可有失绅士风度。”

    “是吗?”伊凡不以为然的看着他,认识他近十五年,对彼此的了解太透彻了,他怎么可能信他!

    “格伦为了一个台湾女人,决定终结演艺生命,电影制作公司也打算在台湾开设,而诺克负责的唱片公司,我想也很有可能会选择在台湾设立,同样也是因为女人。”伊凡意有所指的说道。

    “最近听到‘台湾’这个字特别令我敏感,你该不会也和他们一样,为了一个女人,情定台湾?”

    万一真是如此,Qbbe未来将有非常大的变动,只因为女人!

    “情定台湾?哈哈哈……”欧文坐回皮椅里,气定神闲的伸长双腿,对于伊凡的猜测只感到好笑!

    “你知道走出这扇门会遇到多少美女?”欧文指着办公室的大门说着,“美丽、漂亮、可爱、温柔,来自世界各国,各式各样让人心动的女人不计其数,就算我愿意为一个女人放弃天下所有美女,但那些喜爱我的女人可是会舍不得的,你知道我向来拒绝不了美女的要求。”

    言下之意,就是何必为一棵树放弃整座森林呢!

    “先找到你愿意为她放弃天下女人的女主角吧!到时就知道你会不会拒绝其他的诱惑了。”这话伊凡说的有些语重心长。

    “时候到了就见分晓,不过我倒是可以肯定一件事,”欧文眉毛一挑,话锋转到伊凡的身上,“爱一个人,我一定大方说出口,“我爱你”这句话没那么难开口!”

    真要估算,他一天至少会说十次以上“我爱你”,当然对象是不同的女人。

    伊凡神情一凝,撇过头,走向落地窗边。

    “或许吧!”伊凡久久才吐出话来。

    团内大小事他都可以运筹帷幄,唯独情事……

    不过这并不是他找欧文的重点。

    “如果那位突然回台湾的女人不是你的最佳女主角,那么我就可以不用担心投资台湾设立公司,你会把自己也投资进去了,美国这里还需要你。”

    临走前,伊凡握着门把,想起刚进来时欧文的神情,还是有些质疑的回过头对他说道:“从没见过你这么在意一个女人,常将“爱”挂在嘴边的你,确定了解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的感觉吗?”

    身边的女人如天上繁星的欧文,此时在脑海里应该可以闪过无数个漂亮女人的模样,但不知怎的,越来越清晰的美丽容颜,却只有一个……

    就是无故消失的安洁!

    以往,对任何女人,他都能潇洒的说不在意,现在,面对她,他真的在意了。

    欧文站起身,走向落地窗边,再度遥望最远的那一端,紧抿薄唇深思着。

    片刻后,他的薄唇扬起,沐浴阳光中的他,俊帅得足以迷倒全天下的女人。

    他从不否认喜欢安洁,听到她无预警的离开,只让他更明白她是目前他最喜欢的女人,等她回来,他一定会甩尽方法让她点头答应成为他的女朋友。

    连下了两三天的雨,太阳总算愿意给洛杉矶的所有市民一个美好的星期假日。

    欧文时近中午才起床,但他并不急着起身,而是裸着上身,背靠着好几个枕头,望着窗外令人舒爽的艳阳天。

    以往,不论天气好坏。在欧文豪华、柔软又舒适的大床上,随时都会上演着激情旖旎的浪漫事。

    而依照惯例,清醒后的他总喜欢用挑逗的方式唤醒身边的床伴,好继续前一晚的天堂之旅。

    但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更正的说,应该是这一个星期的他,有着前所未有的反常举止。

    在人前,他和平常没两样,勾人的笑容仍挂在嘴边,俊逸

    的风采依旧吸引无数女性的目光,众女友的邀约更是没停过,

    唯一不同的,足向来拒绝不了美女要求的他,竟然对她们Sa-YZo!

    “Baby,今晚恐怕不行!”、“Honey,我还在公司忙。”、“SweetHean,下次一定陪你。”

    一通通拒绝的电话,如果被伊凡他们听到,肯定瞠目结舌,追问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不但让他无心约会,更禁欲多日!

    昨天,他忍不住又拨了通电话到出版社,得到的答案是她下星期一会上班,也就是他还需要再等待超过四十八小时,才能见到她。

    也许她现在正坐在飞回洛杉矶的班机上,或许他该打听一下她的班机,到机场给她一个惊喜!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思念一个女人!

    一人独处的时候,他总会想着和她在一起的画面,她的笑、她的怒、她的一举一动,不用媚眼放电、不需刻意挑逗,都深深吸引着他,就像现在,望着窗外,他心里想的仍旧是她!

    会有这样情况发生,就连他自己都感讶异。她的外表、身材,绝不是他认识的女人中最佳的,但却是最令他动心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伊凡的话在他心里响起——

    “从没见过你这么在意女人,常将爱挂在嗜边的你,确定了解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的感觉吗?”

    原来这就是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的心情!原来心有所属的感觉就是这么同事!

    发现了真爱,凝视着窗外蔚蓝天空的欧文,终于露出久违的真挚笑容。

    原来这就是“爱”!爱一个人,感觉原来是这么美好,难怪格伦和诺有会为了一个女人留在台湾!

    站起身,欧文有股冲动想立刻见到安洁,他甚至想飞奔至机场,在出关处等待每一个航班降落,找寻他唯一的真爱。只是……她会如何看待他的出现?

    他相信她也是深受他吸引、心动于他的,只是,她还需要时间熟悉他、习惯他、让他拥有她!

    看来,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她准备好出现在他面前,不管她对他是什么样的心情,他霸道的只要她专属于他!

    那么……这四十八小时,他要做什么呢?

    伊凡要他寻找台湾适合开公司的地方,这倒是很好打发时间的方法,要是让伊凡知道他竟然会在假日工作,他肯定感动涕零。

    台湾是他母亲的生长地,小时候曾秘母亲去过几次,但印象已经模糊,就连伊凡和诺克从小也生长在台湾,现在他最爱的女人也来自台湾,对于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他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深入研究。

    主意打定,欧文的心无比的轻松自在,而无征兆的,门铃却在此时响起!

    会是谁?

    “欧文……”

    “艾薇?”

    门一打开,一个泪眼婆娑的美女扑倒在欧文的胸膛,啜泣着。

    艾薇是近几年红透半边天的模特儿,隶属于MMOBE旗下的经纪公司,和他情同兄妹。

    “进来再说。”欧文拥着她进屋。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