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优雅老公> 第六章

优雅老公

第六章

作者:凯心      类型:都市言情

    欧文坐的这张是专门玩二十一点的赌桌。

    他拿起高高一叠饭店为他准备好的筹码,放在脾桌上的押注圈内,又梢嫌不够的拿起另一叠和刚才相同高的筹码,放在另一个押注圈上,然后对站在陴桌内的服务人员点头示意,表示下注完毕,他可以发脾了。

    “你怎么还愣在那?可以开始拍了,还是你觉得赌金不够?一欧文好整以暇地坐在那边,用他那双绿得诡异的眼睛盯着她。

    “够……”这不安洁真的确定了,他真的是因为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而刻意安排了这一切。

    很好!非常好!真是太好了!

    她应该赶快拿起相机,抓好角度,狠狠的多拍几张他豪赌时的照片,但她的手却迟疑了!

    庄家已经发了牌给欧文,也替自己发了一副庄家牌。欧文的手气似乎不太好,两副脾都是十七点,是该继续要牌还是就此停手?

    欧文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他毫不考虑的选择继续要牌,结果……

    “天啊!你……你刚刚输了多少啊?”看到欧文桌上的筹码全被庄家拿走,安洁急忙上前问着。

    看那几个又黑又紫的塑胶硬币,应该没有多少钱吧?

    “六千吧!”

    “六……六千?台币吗?”

    安洁的问话,还真令欧文一时反应不过来,随后眉头一皱,叹了一声,假装回道:“美金。”

    “美……美金?”十八万多的台币,是她好几个月的薪水,这……这家伙竟然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输光了?

    她上次玩吃角子老虎,一次只要二十五分美金,她输了一块美金时,就觉得、心疼,而他坦然……

    安洁可爱的反应令欧文爽朗一笑,笑声似乎传遍整个贵宾室,就连服务人员、饭店经理也难掩唇边的笑意。

    笑?这家伙竟然还笑得出来?钱多是吗?

    “刚刚我没拍到,你应该会继续玩吧?”输死你好了。

    “当然!”

    安洁没想到欧文会回答的这么爽快,现在反而是她犹豫了。

    就算他真是个赌徒,今天的这一切却是因她的要求,万一让他输了很多钱,她真有点觉得过意不去。

    “准备要拍了吗?”欧文摆放好筹码,问着仍站在原地的安洁道。

    “喔!好了。”心一横、牙一咬,照片还是要拍,但她会尽快完成。

    喀、喀!

    “筹码好像太少了。”这是欧文在快要输光桌上的筹码时,说的,才说完,他便交代饭店经理拿更多的筹码来。

    “没……没关系。这样就好了。”就算他钱多得花不完,也不该这样浪费。

    “有关系。”在饭店经理将筹码在欧文面前堆得如同小山一般,他才满意的说着:“这才是真正的豪赌。”

    他还刻意摆了个赌客的姿势让安洁拍照。

    快门一按,安洁的心更低落了。

    “似乎还少了什么……”一个念头闪过,欧文又对经理下了要求,“请拿酒过来,各式各样的,越烈越好。”

    这不他又要将自己变成酒鬼了。

    赌徒、酒鬼一起来,这样的照片绝对有看头。只是……她为什么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

    “照了吗?”两杯黄酒下肚,欧文绽露着笑,仿佛太阳一样晴朗。“嗯!”安洁点点头,看着欧文。心里却有个问号。他真是这样的人吗?

    “对了!有准备了吧?”欧文突然又道。

    反应快速的饭店经理马上对欧文点头示意,贵宾的要求,他当然早就备妥。

    饭店经理对一旁的服务人员附耳交代看,领命的服务人员离开贵宾室,没多久,欧文准备的另一个惊喜即将揭晓。

    “啊……是欧文-范特西!真是他!”

    “欧文,你好帅喔!”

    “欧文,我好喜欢你耶!”

    进到贵宾室的是三位金发碧眼的美女,有丰满的胸围,玲珑有致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们衣着暴露,不用弯腰、不必刻意裸露,短得不能再短的衣裙,已经将她们窈窕的曲线展现无遗。一看到欧文,三个人已经飞奔到他的身边,紧紧地贴在他身边。

    赌徒、酒鬼、再加上坐拥美女堆中,这正是她要的照片,但,看着镜头里的欧文大口喝酒、疯狂下注、像个好色之徒般左拥右抱,她却觉得……

    “我拍完了,你继续享受这一切吧!”安洁飞快的按不快门后,咬牙切齿地低声咆哮,然后转身,远离这些令人作呕的画。

    “呼……”

    走到赌场外,安洁深吸了口气,再重重的吐了出来,吸吐间,她感觉心情舒服多了。

    面对着大马路,没想到在凌晨两点的时刻,大道上依然是熙熙攘攘,时间对这个城市,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

    很多人都说拉斯维加斯的夜晚比白天还要亮丽,这话真是一点也不错。

    如果没经历过刚刚的那一切,或许她现在会有心情想一探夜晚赌城千万风情的另一面!

    可是……

    欧文丑陋的真而目终于让她亲眼目睹,在那一刻,她对他不论是喜欢也好、习惯也罢,都该烟消云散,然后将他残留在她心里的身影剔除,用一颗全新的心,迎接令人期待的未来。

    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吗?

    唉……

    另一声叹息又自安洁的口中溢出,为什么她的心就是快乐不起来?

    “叹这么多气,会老喔!”

    吓!

    “你怎么会在这?”

    站在安洁身边的欧文偏过头,给了她潇洒一笑,“你认为昵?”

    “我认为?”这是什么回答?

    因为欧文意外的出现,安沽的脑袋顿时运作迟缓,毫不掩饰的将她脑海中的画面明白说出:“我认为你应该还在贵宾室里,喝着一瓶叫价千元以上的酒、一掷千金的在赌桌上浪费、左拥右抱着性感美女,享受极尽的奢华。”

    “嗯!”欧文点点头,“是很奢华,有拍到你要的画面吗?”

    “当然有!”那种照片一刊登出来,杂志的销量肯定一飞冲天,而且在文字上,她一定会好好将他的恶行一一道尽,花心、溢情、用情不专、虚情假意、酗酒、豪赌……

    “那就好。”

    “嗯?”安洁还在心里数落欧文的缺点,却因他的话而产生不确定感。

    “你是什么意思?”

    那就好?对谁好?对什么事好?好在哪里?

    安洁睁着大眼,等着欧文的解答,而他带笑的绿眸却漾着令人难以招架的温柔。

    “累了吗?”他的声音真的好令人陶醉。

    “不……”安洁摇着头,她被催眠了。

    “想去逛逛吗?”

    “好……”

    ○银岛饭店前热热热闹闹上演着“海盗与女妖的战争”,女妖们个个美丽性感,海盗当然也是每位骁勇善战,隆隆的炮声、激昂的配乐、刀光剑影,精彩绝伦!

    “不管看过几次,还是相当精彩。”欧文晶亮的绿眸中,就像打了胜战的海盗王般闪着兴奋。

    “是啊!”像个大男孩般的欧文,安洁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可是……不对啊!

    表演结束,她的理智也回笼,这才惊觉被欧文握住的手热得发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刚刚还在质问他话里的意思,怎么会变成跟他手牵手一起看海盗秀?

    她的话才说完,不远处却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火山就要爆发了,我们快去看看。”

    幻象大饭店前,离地约十米的水泥“火山湖”上,正爆发出冲天的火花,霎时天摇地动、火热的岩浆四处流窜。

    思!这样不具杀伤力的火山秀,的确值得一看,眩目极了!

    “即使是人工火山,爆发力就像真正火山一样,撼动人心。”看着眼前壮观的火山熔岩,欧文有感而发。

    “没错!”

    好了!该回到现实了。

    “你现在可以放手了吧?”面对欧文,安洁的脸显得无奈,白皙的双颊不知是因方才火山的热度还是因手心传来的热度,而染上一层红晕,“应该不会再有什么表演了,所以可以解释一下……这一切吗?”

    经过这两场震撼秀后,对于现实和虚幻,她似乎有些分辨不出了。

    特别是对身边这个男人,贵宾室里的他跟现在简直判若两人,一个令她厌恶,一个却让她怦然。

    欧文深邃带着魅惑的眼紧紧地凝视着她,在他的注视下,安洁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的眼光有几分侵略、有几分宠溺,更有温暖,还有些令人心动的什么……

    他俯身,缓缓地接近她。

    她好慌乱,也好期待。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在他的唇贴上她的时候……

    “水舞秀就要开始了,快走吧!”

    咦?怎……怎么会这样?

    呼呼呼……好喘!

    在他们飞奔到百乐宫饭店前,数干个喷泉正随着音乐节奏起舞,安洁均头倚着欧文的臂膀喘息着。

    一池错落有致的水柱随着淙淙的音乐欢舞起来,那舞姿轻盈曼妙,如一群精灵,身着白色纱裙,踩着细碎莲步,在你面前款款移过。

    而再下一瞬间,水柱又如浪拍立岸,卷起千堆雪,似万马奔腾般杀气重重,时而饮泣、时而轻唱、时而魅惑你的感官、时而洗涤你的心灵……

    直到最后一个音符飘落水面,众人才如梦初醒,想要鼓掌,又猛觉那谦谦的舞者并不稀罕你的掌声,水面已平静如初了,不平静的,是那余波荡漾在心田的感动!,“好美喔!”她叹道。

    “是好美!”

    闻言,安洁抬起头,却发现此刻的她仍倚着欧文,慌乱的连忙逃离。

    欧文伸出手臂,将她捞进怀里,她惊呼,狼狈地趴在他厚实宽阔的胸膛上,心跳骤然加速。

    “你……”

    他勾起微笑,指腹抚着她细嫩的脸颊,目光灼灼发亮,“一切的表演终于结束了。”

    “喔!”她又被催眠了吗?怎么回答得这么呆呢?

    但是,偎在他怀里,她闻到的味道都夹杂着专属于他的气味,不讨人厌,还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喜欢吗?”欧文挑起她的下颚,因她眼底暗藏的迷乱而扬起嘴角。

    “嗯……”凝视着他,两人唇与唇之间的距离近得只有几公分,那抹期待又爬上安洁的心头。

    “喜欢我吗?”欧文声音沉厚,眸中有着欲火在跳动着。

    安洁看着他,呼吸早已失去平稳,仅剩微薄的理智在心里交战着,违心的话说不出口,只能轻轻摇着头,抗拒他,也抗拒着心。

    “真的……不喜欢?”欧文的下唇似有若无的轻刷过她僵硬的唇角,挑逗着她脆弱的心。

    安洁真的快招架不住了,喉头中快溢出的呻吟她好不容易忍住,但她的小舌却泄露了她的渴望,不自觉地舔过自己那被欧文轻刷过的唇角。

    欧文细细端详安洁秀颜上的潮红和双眼中的迷蒙,一寸一寸欺近他渴望已久的樱唇,“你……说谎。”

    就在欧文的唇就快贴上安洁的同时,她也缓缓闭上双眼,等待那美好一刻的降临。

    那会是怎么样的感觉呢?

    终于,欧文的唇碰上安洁的,但却仅有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就被……撞开了!

    “Oh!”

    “Sorry!”一个年约十七、八的少女突然擦撞过安洁的手臂,令她往后退了一步,幸好欧文及时拉住她,让她免于跌倒。

    “你没事吧?”

    “没……事!”安洁尴尬的看了欧文一眼,想起刚刚的画面,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羞……羞死人了!

    但是,她真的希望他们刚刚可以接吻成功,从他们认识到现在,总是错失每一个亲吻的机会。

    天啊!她在想什么啊?

    “范特西先生!”少女的惊呼引起欧文回过身注视她,也打断安洁心中的遐想。

    “你……”欧文低头一想,随即勾起唇角,开心的摸摸少女俏丽短发调侃道。“菲比,好久不见,怎么还是这么莽撞?”

    “范特西先生,”菲比撒娇般的摇着欧文的手臂,“你别笑我了,真不好意思撞到你朋友了。”

    “真对不起!”菲比又向安洁道了歉。

    “我没事,没关系!”安洁指了指他们俩,好奇的问道:“你们认识?”

    “没错!应该是……六年前吧?”欧文不确定的看向菲比,她用力地对他点了点头,表示他的记忆一点都没有错,“也是在这条马路上,我被她撞了一下,才认识的。”

    “对啊!那一天要不是撞到了范特西先生,我的家铁定毁了。”想到六年前的事,菲比仍是心有余悸。

    “怎么回事?我可以知道吗?”

    “当然可以,但是你们一定要跟我回家,爸爸妈妈看到范特西先生,一定会非常高兴,我们边走边说。”

    就这样,菲比不让欧文有拒绝的机会,热情的挽着他和安洁的手,开心的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离开菲比家,已经凌晨三点钟了,马路上_的人潮也稀疏了些,但霓虹灯依旧闪亮。

    欧文和安洁并肩而行,两人丝毫没有睡意,特别是安洁。在菲比家听到欧文的行善事迹,让她对他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改观。

    “毒品真不是个好东西,要不是范特西先生及时伸出援手,让我丈夫还有我儿子脱离毒品的控制,我们这个家早就消失了。”菲比母亲在描述当年的事情后,声泪俱下的握着欧文的手,满满的感激堆在脸上。

    就连她这个听故事的外人,都动容了。

    那天菲比撞到欧文,就是因为她的哥哥和父亲同时毒瘾发作,家里早就家徒四壁了,根本没有钱买毒品解他们的瘾,他们受不了毒虫的肆虐,不但自残,也开始打菲比和她的母亲发泄。

    邻居也无法伸出援手,情急之下,菲比只好跑到街上寻求协助,庆幸的是撞到了欧文,感激的是那一天他指挥若定,替她们叫了救护车,送他们进勒戒所,最后还提供工作给他们一家人。

    现在她们一家人都在欧文介绍的饭店里工作,刚刚就是因为菲比下班,赶着回家才撞上安洁的。

    而从她们的言谈中,似乎欧文做过的善行不只这一件,饭店里有不少员工都接受过欧文的帮助。

    “你让菲比她们一家人获得重生,你真是个好人。”安洁由衷的赞扬道。

    “重生?”欧文轻笑着,“你把我神化了,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会帮助菲比吗?”

    安洁停下脚步,看着欧文,“为什么?”她好奇着他的答案。

    “你知道我一向拒绝不了美女的请求,即使那个时候菲比只能算是个小美女,我仍然抗拒不了。”欧文抬头看了眼明月,似乎从那里正浮现着菲比娇俏可爱的脸庞。

    “一、两年不见她,现在是个大美女罗!”

    这家伙……果然还是色胚一个!

    安洁眼睛一瞟,“你真是十足的……”

    本想好好讥讽他一番,只是,他话说得玩世不恭,但对上他的透彻绿眸,感觉似乎又不是她想的那样!她对他……越来越感到困惑了!

    “懒得跟你要嘴皮。”

    此时,两人正好走回今晚他们投宿的饭店,安洁抬头,这才看清饭店名是“Qbbe”!

    菲比她们就在这间饭店工作,而Qbbe……

    “这间饭店是Qbbe集团所投资的?”感觉迷雾渐渐消散了。

    “是啊!”

    “你是这间饭店的老板!”

    “其中之一,老板总共有四位。”欧文加强说明,“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房间!”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