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优雅老公> 第四章

优雅老公

第四章

作者:凯心      类型:都市言情

    “欧文先生您好!”一进门,安洁先礼貌性地低下头问候,然后暗自深呼吸,才抬起头。

    以为会先对上他那双令人心乱的绿眸,还有那抹会勾人心的唇角,结果他是坐在高级皮椅上没错,但除此之外,进入眼帘的画面全不在她设想里。

    一张门型的办公桌围绕着他,桌上摆了三部笔记型电脑,还有一堆翻乱的报纸、书籍。

    从她站的角度,可以看到的是他的侧脸,聚精会神的他正专注于眼前的电脑上。

    “如果你一定要从我上班时开始采访,那么有一点得请你谅解,我在工作时不喜欢被打扰,但我可以破例让你进办公室。”

    与欧文约时间采访,他曾在电话里这么告诉过她,而那时她在心底有些嗤之以鼻地忖着,以他同时周旋在三、四个女人之间的情况下,他哪有时间工作?

    再说,以他目前的身价、地位,还有Qbbe集团的规模,大可以找一堆人替他工作,他只要负责签签公文、偶尔到公司晃晃,其他当然就是跟女人约会的时间。

    而全神贯注于工作上的欧文-范特西……从不在她设想范围里,让她有些看傻,也看痴了。

    沉静的气氛持续半晌,一直专注于电脑的欧文终于有了回应,开口道:“坐。”但双眼仍盯着电脑。

    “……恩?”欧文突然的出声,令安洁心一惊,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注视着他,还好没被他发现。

    “谢……谢!”安洁道了谢,还对欧文点了点头,虽然从一进门到现在,他从没抬眼看她过。

    坐在沙发上的安洁这才发觉到欧文的失礼,随即打开笔记本记录。

    缺点二:没有礼貌,而且目中无人。

    写完后,安洁盯着那些字思索着。这样写似乎有失公平,毕竟他已经事先告知过她,如果一定要在上班时间采访他,他可能会冷落了她,是她说没关系,观察他工作的模样也在采访项目中的。

    而今天所见就如同他所说,只是她没想过真会是这样的情景,说他没有礼貌、目中无人,似乎太过了。

    不……不!她这样写非常公平。

    就算工作再忙,有人来访时打声招呼,花不了他两秒钟的时间,还有,说话加个“请”字,并且看着对方,这些都是基本礼仪,身为Qbbe大老板之一,不该有如此待客之道。

    没错!她这样写完全正确,况且,她采访他的目的,就是要揪出他许多不为人知的缺点,这些都是她的亲身经历,百分之百真实。

    随后,安洁在这条缺点上加注了些东西,很满意有这样的发现。

    还有什么缺点呢?抬起头,安洁开始她的观察工作。

    欧文仍专“于电脑里,不过现在换了另一台电脑,认真工作的男人,还是一个大帅哥,这样的画面真的很……赏心悦目……哇!

    欧文突然站起身,吓了安洁一大跳,害她心跳急速攀升,没想到他站起身,是为了翻开一旁的报纸研究。

    平缓一下心律后,安洁又继续她的观察工作。

    原来他思考时,眉头会皱在一起。

    听说Qbbe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业绩来自他带领的投资部门,要获得这么庞大的业绩,一定常令他皱眉吧!

    现在他又坐回皮椅上,拿起一叠文件看着,而这些文件似乎令他相当满意,嘴角不再紧抿着,反而微微上扬。

    如果在安洁面前放一面镜子,她将发现此刻她的嘴唇和欧文是相呼应的。

    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她,而她却全然不知。

    时间一分一秒走着,除了偶尔传来的键盘敲击声,以及翻阅报纸的声响外,四周是宁静的。

    看着认真工作的大帅哥,真让人感到舒服、放松……

    感觉真的好满足!

    唉……喔!除了肩颈有些僵硬酸痛外,一切都非常美好。

    只是,这些僵硬酸痛是哪来的?

    安洁闪动着眼帘,突然,一个声窜入她的耳里——

    “你醒了。”

    倏地,安洁睁大了眼,欧文过于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惊得她紧贴着椅背,挺坐起身。

    “你这边……”欧文坐直身,用手指指着自己右唇角,带笑的眼藏着戏谵,“沾到口水了。”

    吓!

    根本还没回神的安洁,直觉的马上伸出手急忙擦拭嘴角两边,没想到却是……干的!

    要她?可恶!她赏他一记白眼。

    安洁毫不做作的自然反应,让欧文扬起嘴角,心情感到相当舒服。第一次觉得捉弄一个女人原来这么好玩。

    “原来你睡觉会打呼啊!”

    吓!

    瞪大了眼,安洁又是直觉的用双手捣住嘴巴,深怕下一秒真的会逸出呼声。

    可是……她记得她睡觉时不会打呼啊!

    难道又被要了?

    “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证实了安洁的臆测,果然!

    双手放下,安洁坐直了身。被要了两次,这下她全清醒了。

    “很高兴娱乐了你。”安洁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挺好玩的。”欧文也不掩饰,她可爱的反应让他原本紧绷的思绪获得解放。

    他还敢承认?可恶的家伙,真气人,但除了再赏他一记白眼,她也无可奈何,真令人沮丧。

    板起脸,安洁用着公事化的口吻问道。“那请问欧文先生已经忙完了吗?可以开始接受我的采访了吗?”

    坐在花岗岩大理石矮桌上的欧文先给她一个迷人又带了些戏弄的微笑,然后将身后的纸袋放在两腿间,从纸袋里拿出两瓶饮料以及两个四方形的小盒子,放在一旁的桌面上。

    欧文将其中一个四方盒递给安洁道:“汉堡。”

    安洁有些疑惑地接过。

    “你的肚子还真准时,十二点一到就咕噜咕噜的叫,提醒我该吃午饭了,不过我还在忙,只能请你吃汉堡。”

    “我那有?”安洁本来很理直气壮的,结果……

    咕噜咕噜……一阵声响从她肚子里传出,令她羞红了脸。

    “哈哈哈……”

    安洁瞪着正仰头大笑的欧文。肚子饿本来就会叫,吃饭是天经地义的事,有……有什么好笑的?牙齿白啊!

    安洁重重地将汉堡盒放在桌上,然后拿起提包站起身,“既然欧文先生还在忙,那我就不打扰了,采访的事再跟你约时间。”语毕,她蹬着高跟鞋,往门外走去。

    她才不想继续成为他的开胃娱乐点心,他开了胃,她则是满肚子气。

    “等等!”就在安洁经过欧文身边时,他不但叫住她,还拉住她的手。

    甩开他的手,是安洁第一个反应,然后,她瞪着他,等他说明叫她的理由。

    而被他握住的手却依旧感觉得到他温热的肤触。

    “如果你不赶时间,也不介意吃汉堡,那就坐下来,顺便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做一小段的采访,时间应该有……”欧文看了手表一眼,继续道:“半个小时,如何?”

    考虑五秒钟后,安洁往回走,不过这次她挑离欧文比较远的沙发坐,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看着安洁又走了回来,欧文莫名的松了口气,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也恢复了规律。这是他的心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牵动,这个感觉太过陌生,让他根本察觉不了。

    拿出笔记本跟一枝笔,安洁准备开始她的采访工作。而欧文也换了个位置,坐到三人座沙发的另一头,和安洁只隔着椅臂。

    “我想……恩?”一个出现在她眼前的汉堡盒,中断了她的话。

    “边吃边说吧!再不吃点东西,我怕你的胃会抗议。”

    他的话听起来像是嘲弄,但感觉却好像有一丝丝的……关心?

    这一定是错觉!

    甩开心里的怪念,安洁道过谢并接过汉堡,一闻到食物的香味,唾液不断分泌,想要酷将汉堡丢到一旁都很难,还是先吃了再说。

    大口一咬,咀嚼食物的感觉真是美好,顺着食道进入胃里,她都可以感觉她的胃发出满足的叹息。

    再咬第二口,生菜、番茄片、肉片、小黄瓜,再搭配美味酱料,哇哇……

    真好吃啊!

    只不过,正当她闭着眼享受美食时,一睁开眼却发现有人正时着她瞧……

    安洁没好脸色的说道:“你不知道这样看别人吃东西是很没有礼貌的吗?”

    欧文一双桃花眼仍停留在安洁的脸上,红晕飞上了她的双颊,四周的氛“咳咳……”安洁借清喉咙的声响,好引开欧文过于炽热的视线。

    “真不好意思!”欧文别过眼,但仅只有一秒,随即再配上他魅力十足的微笑看向她,电力是刚才的一百倍,“实在是因为你吃东西的模样很吸引人。”

    迷人的嗓音、魅惑的绿眸,像颗无法抵挡的磁石般,深深深深地吸引着他。

    不……不行!费尽千辛万苦,安洁将目光从欧文的绿瞳中拉离。

    甩甩头,深吸口气,她将防护罩打开,用着不以为意的口吻回道:“是吗?多谢你的恭维。”然后在笔记本上写下——缺点三:虚情假意、花言巧证叩。

    “汉堡也吃了,我们应该可以开始访问了吧?”安洁I司道,却发现另一个未开启的汉堡盒,用笔指了指道:“我不介意你边吃边说。”

    欧文看了眼汉堡盒,再看向她,眼里、嘴角边净是笑意,“开始吧!”

    接着,他也不客气的拿出汉堡大口一咬,细细品尝着。

    这间就在路口的汉堡店,他已经吃了好多年了,就属今天感觉最可口,应该是因为……

    她……真的很特别!

    “首先有几个问题想先请问。”安洁低头看了眼笔记本里条列简明的中文,这些都是她事先已经想好要问他的问题,“请问你有没有爱滋病?性病?梅毒?或是菜花?”

    咳……咳……欧文差点噎到了。

    “根据我的调查,近五年你总共交过三十个女朋友,这些是属于台面上的,至于私底下,肯定更多,以你这么精彩的交友纪录来看,得病的机会非常大,所以……”

    “所以……”欧文提高些音量,接续着安洁未完成的话,“我认为这个问题……”想了一下,欧文决定这么说道:“等一下再回答你,吃饭时间实在不适合这样的话题,应该还有其他的问题,请继续!”他绝不是想逃避这么……有趣的话题,而是怕影响了食欲。

    安洁狐疑地看了欧文一眼。揣测着他推诿的说词,该不会是因为……

    吓!

    安洁悄悄地移动着屁股,虽然单人沙发上已经没有空间可以移动,虽然知道性病不会借由空气传染,但心理因素作祟,她……还是想离他远一点。

    安洁的举动令欧文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名声有这么糟吗?

    “好吧!”他不想回答,她可以理解,毕竟这么隐私的问题,怎么可能随便对外人说?尤其她还是一个记者,不过她对这个问题还是存在高度怀疑,她得想办法查证一下。

    如果可以证实的话,她相信天下所有女人绝对会离他远远的。

    那么接下来……

    这个问题如果现在问,不知道会不会危及她的人身安全?

    “请问你会不会……打女人?”安洁问得小心翼翼,口气更是温柔。

    “什……喔?”正想往汉堡咬去的欧文,听到这个问题,惊愕得咬到自己的舌头。痛……痛呀!

    “你没事吧?”

    “没……事。”痛楚稍微缓和后,欧文放下汉堡,眼里满是兴味的看着她,“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我打女人?难道在你的调查里,有人有这样的指控?”

    话虽然说的有些大舌头,但他实在好奇,在她的讽查里究竟有些什么?

    “是没有,这纯粹是我的猜测。”安洁诚实以对。

    “在我的调查里,你的缺点就是滥情、花心、用情不专,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并没什么特别,但提起你的优点,却有长长的一大串,所以这不禁让我怀疑,这些跟你交往过的女人,是不是受过你什么暴力威胁?”

    咽口口水,安洁继续说着她的揣测:“在她们光鲜亮丽的外表后,实际“上却是伤痕累累,你威胁她们不许对外声张,再用金钱封她们的口,或是用甜言蜜语蛊惑她们的心。女人总是这么笨,爱上一个男人就会用她们自认的爱包容对方所有的缺点,总相信有朝一日她们的爱可以感化男人,总相信男人口中虚假的爱情。”天不就是有这么多的笨女人甘愿受害,真是……

    看安洁说的这么愤慨,欧文不由得猜测:“请问你是不是受过这方面的伤害?”

    “嗯?”安洁一愣,连忙否认:“我没有,只是最近有很多家暴案件发生,很多受虐的妇女都这么说,你应该也有听说吧?一些政商名流的夫人们,即使受丈夫殴打,在媒体面前绝对会否认,一方面担心家丑外扬,一方面担心生活没有依靠,只好忍气吞声。

    但你的情形比较不同,毕竟你跟她们没有任何婚姻关系,你又这么花心、滥情、喜新厌旧,当她们知道你有暴力倾向,想离开你时,你只要给她们一笔丰厚的封口费,她们就绝不会将你的暴行声张,还会替你说些好话,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安洁话一说完,欧文眉一挑,随即爆出笑声:“哈哈哈……你的猜测相当有趣。”然后将饮料放到她的而前,“说这么多话,应该有些渴了吧?这是柳橙汁,现榨的,很甜。”欧文还贴心的替她将吸管插上。

    拿起饮料,安洁边吸着,一双大眼满是狐疑的睇着大大的笑容仍挂在嘴边的欧文。

    “除了会对女人暴力相向外,你一定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恶行吧?”放下饮料瓶,安洁用着怀疑的口吻问道:“是酒鬼,也是赌徒,可能还是个变态,搞不好是个毒虫!”

    安洁愈说,欧文的笑容也逐渐消失,绿瞳更是愈睁越大。

    “还有,你刚刚工作应该只是装模作样,因为我要采访你,所以你才刻意营造出来的吧?你们公司之所以会赚钱,是因为你有一批非常优秀的员工替你卖命,否则以你这么辉煌的情史,怎么还会有时间工作?”

    所以他的缺点四,就是游手好闲、不事生产。

    “还有……”

    “哈哈哈……哈哈哈……”欧文实在很想继续听听安洁还会说出什么令他惊讶的话,但他真的忍不住了,浓浓的笑意不断自他的胸膛涌上。她真的太有意思了!

    安洁向后靠着椅背,双手环胸,神情不太愉悦的瞪视着欧文。

    “抱歉。”发现安洁的瞪视,欧文收敛起笑容,但上扬的唇角还是透露出他愉快的心情。

    “对于你的一切猜测,我现在并不打算否认,也不打算承认,因为不论我的答案是什么,你可能还是心有存疑,所以我有个提议……”

    安洁坐直了身,对于他嘴角边的笑意感觉还是有些刺眼,但也认同他的话,更好奇他会说出什么提议。

    “还记得我上次的邀请吗?”欧文也坐直了身,并向前靠近安洁,企图缩短和她之间的距离。

    “什么邀请?”

    “做我的女朋友。”

    又来了!

    第一次听到会令她心跳加速,再一次听到,她已经可以无动于衷的面对了。

    “还记得我上次的回答吗?”安洁对他甜甜的一笑,“没兴趣,现在还是一样。”

    “别急着拒绝,这可是你查证所有猜测最好的方法,你不认为吗?”欧文说服道:“只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每天跟在我的身边,不就可以知道我有没有暴力倾向?是不是个酒鬼、赌徒、变态,还是毒虫?也可以知道我究竟有没有得病?”最后一句,欧文说的有些暖昧,令安洁双颊一阵绯红。

    这个色狼!

    安洁再靠向椅背,拉开和欧文之间的距离,“谢谢你的提议,不过我还是没兴趣,但我倒是有另一个提议,还希望欧文先生答应。”

    “真是可惜!”话虽这么说,但从欧文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失望,因为他相信没有得到任何答案的她不会就此放弃,“不论安洁秀的提议是什么,我一定尽力配合。”他期待着。

    “谢谢!”有了欧文的承诺,安洁终于有了笑容,“我的提议是这样,你也说了,只要我跟在你身边,就可以查证我所有的猜测,所以我想三天……

    要不,五天好了,五天的时间,每天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请让我跟在你身边,你就像往常一样约会、假装工作,而我绝不会妨碍到你,我想这样还是可以做调查。”

    “OK!没问题。”欧文毫不考虑一口答应。

    看着欧文过于晶亮的绿眸,安洁总觉得自己似乎正走向某种陷阱。

    究竟是他预设的陷阱?还是老天爷戏弄她的圈套?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