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八章

婢女生死契

第八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老百姓因受够了暴政,有为人士纷纷投靠四皇子麾下,渐渐的,朱成晋的人马越来越多。

    一举杀进宫城压下皇位的日子近在眼前。

    但夺位并非易事,朝中仍有一票愚忠的老臣认为,朱成晋此举乃逆天之行。而这些老臣多半都是皇上的心腹,其中不乏统领千军的将士,而另一派支持带兵起义的朱成晋。

    皇太后面对这样的局面,不知如何是好。不管是当今皇帝,还是起义的朱成晋,都是她的骨肉。

    如今兄弟反目,为了一个皇位争得你死我活,做娘的,她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最后干脆带着几个心腹,以吃斋礼佛为名,直接上了五台山修身养性去。

    如今整个天启王朝陷于战乱之中,老百姓民不聊生,就连身处慕容府养尊处优的慕容祯,最近也十分郁闷。

    因为上个月他带着于筝入宫给当时还没离开后宫的皇太后看病时,恰逢皇上也来探望。

    色欲熏心的皇上看到貌美如花的于筝,居然动了邪念,并趁自己不备时调戏了于筝。

    偏偏于筝有口不能言,没法呼救也没法叫人,被色皇上摸了小手又差点亲了小嘴,慕容祯得知后气得火冒三丈,差点就和皇上动起手来。

    最后还是皇太后做了和事佬,才平息了这件事。

    回府后,慕容祯心里始终不痛快,他以前就讨厌朱成霄,虽然对方是他的亲表哥,可这个人从小就不学无术,仗着自己是皇后嫡长子的身分,经常欺凌弱小。

    当初荣康帝病重,有内幕消息传出,是朱成霄将先帝害死,私立遗嘱,才登上今天这个位置的。

    原本以为只要井水不犯河水,不管谁当皇帝他都无所谓。没想到朱成霄竟连他慕容祯的女人也敢调戏!这口气他吞不下去。

    这天吃过晚饭后,于筝端着泡好的参茶来到他房间,就见他紧销着眉头,手中还捏着一封信。

    见她进来,他将信塞回信封,即使坐在椅子上,仍旧没有舒展眉头。

    于筝走过去,将茶递给他,并冲着他做了个询问的手势,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愁眉苦脸?

    慕容祯也没瞒她,接过茶喝了一口,便轻声道:“李啸将军受了重伤,如今命在旦夕,如果再不救治,恐怕凶多吉少。”

    他口中的李啸,于筝多少也略有耳闻,他是四皇子朱成晋麾下最得力的主将之一。

    可惜几天前在战场上厮杀时,不幸被人打伤,虽然被救了回去,可战场上的医药有限,而且李啸将军伤到要害,如果再拖延下去,恐怕性命不保。

    在如此危急时刻,朱成晋只得亲笔写信,派人送进京城给慕容祯,希望他能前往军营挽救李啸将军。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于筝掏出纸笔,当即写下一个大字:去!

    慕容祯不由得多瞧了她一眼。

    她又写道:“李将军乃忠臣,国家栋梁,一定要救。”

    想了想,又写下几个字:我会与你一起去。

    虽然她只是个女人家,可当今局势却看得明白。皇上昏庸无道,整日只知贪图享乐,不顾百姓死活,无视天下安危。

    最让她反感的是,那狗皇帝居然连她都想染指,上次如果不是慕容祯出现得及时,她不敢想像后果。

    但最重要的是,她希望天下能够太平,战争远离,老百姓都能安居乐业。

    如果四皇子能成功上位,相信他做皇帝,一定比现在皇上要好上百倍。

    四皇子的信中还提到,希望慕容祯能去他阵营当军医。

    “筝儿,战场并非慕容府,没有舒适的软床,没有人参燕窝,不能弹琴唱歌,也不能出门逛街,你一个姑娘家,如何受得了战场上的艰苦环境?”

    于筝闻言,不由得笑开。轻轻拉住他的手,她摇了摇头,仿佛在说她不怕。

    “好,既然你不怕吃苦,待我让喜多好生安排,多带上几个随从,咱们即日出发。”

    历经三日行程,慕容祯一行人终于抵达四皇子目前的军营,位于京城东北方的安阳一带。

    大军多半驻扎在此,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枢纽地带。

    慕容祯这次是秘密出行,所以人马带得不多,除了于筝和喜多外,只带了几个平日比较贴身的小仆。

    毕竟他不能空手前来,既然被授任为军医,各种药材自然要配备齐全。

    他的到来,令朱成晋如虎添翼。

    朱成晋只比慕容祯年长三岁,于筝第一次看到他,就觉得此人必非池中之物。

    他和朱成霄虽然是同父同母的兄弟,长相上也有六、七分相似,但朱成霄眉宇之间尽现轻浮风流,反观朱成晋,不但生得龙姿凤目,刚毅挺拔,从里到外散发着令人不敢小觑的霸气和正义。

    前来安阳的路上,慕容祯曾提起他和朱成晋的关系。

    他们是表兄弟,幼年时也有几分交情,只不过出生于医学世家的他只对医治病人感兴趣,所以长大后,和这位表兄便慢慢疏远。

    当他们抵达安阳时,朱成晋万分激动的亲自前来迎接。

    一番叙旧后,慕容祯不再多作耽搁,便道:“有什么话待我救人后再说,李将军目前人在哪里?”

    朱成晋忙命人带他去见李啸。

    如今战事紧张,别说李将军,就是四皇子本身也多处是伤。

    慕容祯在前去李啸营帐前,瞅了朱成晋一眼,对他道:“虽然打仗要紧,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说着,转身对要尾随他的于筝道:“我带着喜多去救人就行,你留在这里帮四皇子包扎一下伤口,把我带来的那些好药尽管用上,这里不比京城,环境恶劣,若伤口再得不到及时治疗,万一感染发炎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于筝急忙点头。人人都说慕容祯脾气不好,没有医德,那只是针对他看不上眼的人。从这些字句中,她听得出来,他是敬佩朱成晋这个兄长的。

    待慕容祯和喜多离去后,她转身,向四皇子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坐下,自己则拎着小药箱子,有条不紊的将各种药材一一取出。

    朱成晋刚刚只顾着和慕容祯讲话叙旧,倒没怎么注意到于筝。

    如今营帐只剩下他们二人,他不由得多瞧了她几眼。

    十七、八岁的年纪,是个漂亮姑娘,穿着打扮虽然朴实,却掩不住她天生的秀丽丰姿。

    朱成晋坐在椅上,他身上的确受了不少伤,即使是身分高贵的四皇子,在战场上奋力杀敌时,他也是尽全力的。

    于筝轻柔的褪去他的衣袖,就见手臂上多处伤痕,虽然被处理过,但处理得很草率马虎。

    她拿出慕容祯亲自炼制的药水,小心涂沫在他的伤口上,再用干净且消过毒的布帮他将伤口一一包好。

    自始至终,于筝一个字也没说,整个军帐中,流淌着一股安静且温馨的气息。

    朱成晋在外行军打仗多年,要说漂亮姑娘也见过不少。但于筝身上有一股非常特别的气息,尤其她脸上的笑容,总能令人舒心。

    尤其她给他上药的时候力道轻柔,比起军营那些粗手粗脚的丈夫,真是舒服多了。

    他忍不住问:“看你包扎伤口的手法十分老练,莫非你也是个丈夫?”

    于筝再次笑了,点头,没说话。

    他挑了挑眉,轻问:“你……不会讲话吗?”

    她咬了咬下唇,点了下头。

    说起来,她跟在慕容祯身边也有些日子,早见惯了他的高明医术,他能将死人医活,却没能将她的哑疾医好,这让她心底多少有些失落。

    朱成晋却很惊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姑娘居然是个哑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虽然她不会说话,但脸上的笑容却十分亲切,帮他包扎伤口时,又是那么温柔。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他记得表弟是个很挑剔的家伙,脾气不好、性格极差,没想到身边却跟了她,而且从表弟待她的态度来看,两人之间的关系匪浅……还没等朱成晋想明白,军帐的门被推开了。

    满脸疲惫的慕容祯走了进来,迳自走到于筝面前,抬起手,将自己的重量全压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孩子气的说:“快伺候我洗脸更衣,我要找个地方睡一会儿,真是累死了。”

    朱成晋连忙起身,吩咐下人带他去其他军帐中休息。

    直到于筝扶着疲惫不堪的慕容祯离开,朱成晋仍怔怔的看着那两道消失的背影,久久不能言语。

    打从慕容祯带于筝来做军医后,对众将士来说,真是解决了不少难题。

    最让众人开心的就是终于保住李将军的命,虽然还要再卧床休息几日,但相信不久的将来很快又能亲赴战场带兵打仗了。

    慕容祯自幼生长在大富之家,在军营中住了几日,便觉得无趣至极。

    而且上战场打仗的将士,不是胳膊腿受伤就是身中利箭,这对于喜欢研究各种疑难杂症的他来说实在太过单调,便交由于筝去处理。

    也多亏了心地善良的于筝,在她认为,国家能够安定,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才是最重要的事。

    她很羡慕那些能在战场上杀敌的勇士,虽然她没那个能耐,但她至少能治病救人。

    带着这份信念,她尽心尽力帮受伤的将士们治病,尽可能的让那些伤患少吃些苦、少受点罪。

    慢慢的,她在军营中的名气越来越响亮,因为众人都知道慕容祯不爱看诊,反倒是他这个贴身丫头十分亲切温柔,而且医术高明。

    与她相处的过程中,朱成晋也慢慢发现于筝的善良和仁慈。

    不过,最近战事越来越紧张,那些拥护朱成霄的元老级武将,一个个都使尽全力来保护他的帝王之位。

    自己虽手中握有四十万大军,但朝中拥护朱成霄的武将手里,则拥有七十万大军,单就士兵人数,他想要入京夺位,是一场艰苦的大战。

    于筝整天忙得不亦乐乎,除了要救治时不时被送回来的伤患,还要伺候把自己当大爷的慕容祯。

    这天她刚洗完衣裳,一阵眩晕突然袭来,自胃里向外涌出一股酸水,干呕了一阵,却什么东西也没吐出来。

    她想了想,自己没吃了什么不好的食物啊。

    为自己把了脉,片刻后,她俏脸染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她有孩子了!

    早在京城的时候,她就和慕容祯发生了情事,算算日子,她的月事的确晚来了好些天。

    明知道现在并不是怀孕的好时机,可是对于这个意外的小生命,她还是又惊喜又激动,恨不能快些把这个消息告诉慕容祯。

    这段日子生活在军营中,自然艰苦。

    她怕动了胎气或有什么差池,便急忙开了一帖方子,招来喜多,递给他,让他帮自己煎药安胎。

    喜多看到方子上写的药名,不由得念道:“黄苓,白术,这些不都是保胎的药吗?”

    跟在慕容祯身边多年,虽然没学到医术,但什么药治什么病,喜多一看便能明白。

    他抬头看了于筝一眼,就见她笑着伸手轻放在自己的腹上。

    喜多当下傻了,又惊又喜的叫,“于姑娘,你该不会怀上了主子的孩子吧?”

    于筝被他说得有些脸红,低下头,算是默认。

    他雀跃的急忙道:“你在这等着,我这就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主子。”

    见他要跑,她把他拉回来,指了指自己开的药方,仿佛在说,先抓药要紧。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