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六章

婢女生死契

第六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无聊多时,终于让他找到有趣的乐子,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想了想,便回头道:“喜多,去把寒烟楼那老鸨子给我叫过来。”

    “呃……”喜多太了解主子脸上那股兴奋的神情代表什么意义。

    每当主子找到新鲜玩意儿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神情。而每当他露出这种神情时,就表示有人将要倒大霉了。

    见喜多愣神,慕容祯瞪了他一眼,“还愣在那干什么,去叫人!”

    “我这就去。”喜多急忙出门。

    不多时,金秀莲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奉上一贯的招牌微笑,“公子,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早在这位公子被领到包房后,她就派人去打听他的来头。这一打听,可把她吓了一大跳。

    原来这位俊俏公子居然是皇上的表弟,皇太后的亲侄子,素有神医之称的慕容家的现任家主。

    他可真是了不得的人物,所以当喜多去召唤她,说公子有请时,她是气都不敢多喘一口,急忙便跑了过来等候差遣。

    慕容祯笑看了于筝一眼,随即问金秀莲,“这姑娘在你这楼里待了多久了?”

    “再过两个月,就满三年。”

    “想必这几年来,她也为你这地方赚了不少银子吧?”

    金秀莲满脸陪笑,“我们这寒烟楼做的可都是小本生意,至于赚钱不赚钱,都是客人们捧场……”

    没等她话讲完,一张数额庞大的银票便甩到她面前。

    她有些不解,壮着肚子问:“公子这是何意?”

    慕容祯也不和她废话,直接道:“我要为她赎身,这姑娘,本公子买了!”

    话音落定,不但金秀莲愣住,就连旁边一直保持沉默的于筝也怔愣。

    见老鸨迟迟没去接那银票,他不客气的挑高眉头,冷笑道:“怎么?莫非你嫌银子少?”

    她哪敢嫌少,眼前这位可是天启王朝人尽皆知的神医,连当今皇上都惹不起的人物,别说对方拿了银子赎人,就是一分不拿直接要人,她也只有乖乖将人送上门的分。

    慕容祯没空理会金秀莲心里怎么想,他直接转身,对于筝道:“我是慕容祯,能医各种疑难杂症,你想开口说话吗?”

    当她听到他自报家门时,脸色一变,当他主动问她是否想开口说话,她的神情略显激动。

    “回答我,想或是不想?”

    于筝被迫望进他的目光中,轻轻点了点头。

    她想,她当然想,没有一个人愿意当哑巴,虽然她唱得一口好歌,可她同样也很想开口讲话。

    慕容祯邪气一笑,傲慢的对她道:“既然想,那就别犹豫,随我走吧。”

    于筝是个聪明又能干的姑娘。

    自从她被慕容祯从寒烟楼中赎身后,就被他带进了慕容座,成了慕容祯身边的贴身丫头。

    当然,像慕容祯这种生在富贵中的公子,从小到大都不缺婢女丫头。但问题就出在,他的脾气烂到极点。

    除了喜多,在他身边伺候的人,都没有超过半个月。

    因为他脾气坏、性格怪,经常会因各种小事将底下伺候的奴才骂到痛哭。

    偏偏那些丫头一哭,他就烦到不行,实在没耐性去面对动不动就哭的丫头,所以只要哪个人敢当着他的面掉眼泪,他便当机立断直接将人打发走,以后再也不想多看那人一眼。

    而她当初被慕容祯带进府,是打着给她治病的理由她才心甘情愿随他而来。可是她也知道,这病不是今天进府明天就能治好的。

    白吃白住毕竟不好,在能力所及的情况下,她便主动分担了慕容祯房里的一些活。

    也多亏她手脚勤快,做事俐落,只要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将慕容祯这位难伺候的主子给伺候得开开心心、周周到到。

    最让他愉悦的是,她有副好歌喉,字也写得漂亮。

    当他心烦无聊时,便让她唱上一曲儿解闷。

    这天中午,天气热到不行,从乐房里出来的慕容祯,直挺挺的躲在房间的软榻上,拿扇子给自己搧风。

    进了夏季之后,京城的天气真是一天比一天热。他正热得心烦意乱时,门被轻轻推开,进来的是于筝。

    她身穿一袭浅粉色衣裙,头上戴了几根银钗,却显得落落大方,手中端着一只精致的青瓷碗,上头盖着盖子。

    见她进来,慕容祯不客气的对她道:“快过来给我搧搧风,这天真是热得要人命。”

    于筝转身轻轻将门掩好,踏进房间,将青瓷碗放到榻边的茶几上,顺手接过他递来的扇子。

    自从身边伺候的几个丫头被他赶走之后,于筝就成了他身边的专属仆人。

    伺候人这种活对她来说并不陌生,而且在她看来,慕容祯脾气虽大,但为人心地还是善良的。

    而且她真的很感激他,自己口不能言多年,神医的他若真能将自己的病治好,以后她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与人讲话了。

    她一边慢条斯理的给他打扇,一边将那青瓷碗的盖子掀开。

    顿时,碗内冒出一层淡淡的冷气,一股清香味也迎面袭来。

    慕容祯起身一看,青瓷碗里盛着的竟然是五颜六色的水果羹,各种水果熬在一起,颜色鲜艳,仅是看着就有食欲。

    最让他开怀的是,那水果羹中还夹着亮晶晶的冰块。

    “这水果羹是你做的?”

    于筝温柔的一边给他搧风,一边点头,并指了指那只早在阗凉气的碗,示意他快点吃了。

    慕容祯正热得烦心,眼下有冰凉凉的水果可吃,他当然是非常开心。

    在这种三伏天里,能吃到一碗这么清凉的东西虽然对他来说并非难事,但能把水果羹做得如此美味,就令人心情愉快了。

    很快将一大碗水果吃光,又将那带着冰块的水果汁喝得一滴不剩,热得快要抓狂的慕容祯终于暑气全消,心满意足的躺在榻上乐呵呵的当大爷。

    好一会儿,他缓缓睁开眼,就见于筝跪坐在榻边,十七岁的她,肌肤白皙,吹弹可破,比起那些浓妆艳抹、头上插满各种华丽珠钗的姑娘,她真是很养眼。

    自幼习医的慕容祯,多少有些洁癖,他始终觉得,对于自己不喜欢的姑娘,他是碰都不屑去碰一下。

    可于筝给他的感觉却很不同。就算她出身青楼,可为人恬淡懂事、温柔婉约,一颦一笑仿佛都在勾引着他的灵魂。

    也不知是不是饱暖思淫欲,当他不经意看到她粉嫩的双唇、秀丽小巧的鼻尖以及那双水汪汪压人魂魄的大眼时,心头竟掠过一阵异样的悸动。

    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拉住她另一只没打扇的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之中。

    于筝似乎被他的行为吓了一跳,俏脸一红,本能的想要抽回手,却被慕容祯霸道的抓住,微一用力,就将她捞到身边,顺势将她压在自己身下。

    可怜于筝有口却不能言,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慕容祯不由得笑了起来,因为怀中小女人的表情甚是可爱,此刻,他突然觉得她哑一辈子也好。

    这么安静又养眼的可人儿,在他需要的时候唱唱歌,不需要的时候,就安安静静的陪在一边任他差遣伺候,人生能得此佳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她张着小嘴、瞪圆双眼的模样极为讨人喜欢。慕容祯情动,低下头,一口噙住她娇嫩的唇瓣,反复蹂躏嘶咬,为所欲为。

    当他满足地缓慢离开她,就见她的小嘴被吻得通红肿胀,别有一番诱人光景。

    于筝的确是被他吓坏了,脸色飞红,眼底泛着浓浓的水气,仿佛在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慕容祯却像极了一个霸道的恶痞,邪气的勾起她的下巴,自大道:“我查探过你的脉象,你的声线完全没问题,依我之见,你之所以不能开口说话,很有可能是心理原因。正所谓心病要由心药医,我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刺激你的情绪而已,说不定你被我刺激到了,突然就能开口讲话了呢。”

    别说于筝,就连慕容祯也被他顺口胡诌出来的理由给说服了。

    于筝只能可怜兮兮的被他压在身下,偏偏她那双有如小鹿般的无辜眼神,再次令慕容祯怦然心动,也不管是否接受自己的解释,低下头,又吻住那娇艳欲滴的双唇,继续恣意驰骋,汲取她的芳香。

    在反复将她狠狠欺负了一翻后,慕容祯仍意犹味尽,觉得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如果能将她的衣裳剥光,尽情占有她那娇嫩的身子骨,想必一定会更加美妙。

    可惜他还没将这个想法执行,趁机从他怀中逃脱的于筝已经逃下软榻,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顶着一张羞红的脸颊急忙的逃出房间。

    看着她仓皇狼狈的背影,慕容祯哈哈大笑。

    有趣,实在很有趣。他恶劣惯了,从小到大就以捉弄人为乐,于筝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宝贝,就算她现在逃了,可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他不急于一时吃了她。

    现在首要问题,是派人去打探于筝的事,他总该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才造成今天这种口不能言的后果。

    慕容祯派人去查她的底,到了傍晚时分,就有人把消息带了回来。

    让他不敢相信的是,于筝居然是被她继父卖到寒烟楼的。

    原来她之所以会有一副好歌喉,是因为她亲爹曾是个琴师,她娘是个舞伶。

    在她五岁那年,她爹去世,她娘带着她改嫁,可惜所嫁非人,于筝的继父是个赌徒兼酒鬼,不但败光家里所有的钱,还欠了一屁股债。

    她娘在气极之下重病而死,小小的于筝只能跟着继父过日子。

    没想到继父是个畜生,在她十三岁那年,酒后乱性强暴了她。

    也许是于筝受到惊吓,从此以后,再也没开口讲过一句话。

    继父因为欠下大笔赌债,没办法,于是将她卖进了寒烟楼,从此消失无踪。

    慕容祯怎么也没想到,在经历了这么多痛苦的磨难后,她居然还能露出那么恬淡柔美的微笑去面对每一个人。

    没有嫌弃,没有鄙视,这一刻,在他心里,有的仅仅是对于筝的心痛和疼惜。

    慕容府内一片安祥和乐,这并不代表整个天启王朝就是天下太平。

    自从朱成霄当上皇帝之后,也不知怎地,天灾是一场接着一场来,洪水、地震各种自然灾害几乎是连续不断的发生,全国各地的老百姓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偏偏在这个时候,皇上竟广纳后宫,不断的向民间招选美人。

    这还不打紧,更让老百姓愤怒的是,皇上还砸下大笔银子兴建后宫,由于国库空虚,皇上便下旨去各地敛财,老百姓已经因为各种天灾穹得三餐都吃不饱了,现在还要承受高额的赋税去给皇上养女人,日子久了,引起民愤。

    而就在这时,一直在边境和敌国作战的四皇子朱成晋,虽然成功打败敌军,但想起众将士拼死拼活的保卫国土,远在京城的皇上却在后宫玩女人,这也就算了,竟一再延宕提供他们量草,延误了不少军机,造成死伤极其惨重。

    这下真把他给惹怒了,决定起义反攻,一时之间进行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动荡的时期。

    虽然慕容府并没有受到波及,但在这个时刻,慕容祯也尽量保持低调,免得惹祸上身。

    而被他带进府以治病为名的于筝,则与他学了不少医治病人的本事。

    慕容祯虽然脾气不好,又喜欢用各种的方式捉弄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医术的确高明。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