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终章

婢女生死契

终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朕这条命,如果不是拜五年前于筝姑娘所救,今时今日,也不会完好无缺的活在众人眼前。说到底,你的善良和仁慈,不但救了朕的皇儿,同时也救了朕,救了这天下百姓。”

    她不解的抬头,就见朱成晋将小皇子从她怀中抱走,递到奶娘手中。

    奶娘急忙接过小皇子,并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离开宫殿。

    凤夕瑶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再否认了,朕知道,你就是当年替朕受死的于筝。”

    “皇上……”

    朱成晋举起手阻止她说下去,无视她惊慌失措的脸色直言,“朕知道在你心里始终喜欢慕容祯,可是凤姑娘不要忘了,祯弟已经去世了,你还年轻,总不能为了他守身如玉一辈子。

    “如今朕最年幼的皇儿很需要一个真心疼爱他、照顾他的朕知道你就是于筝的转世,朕想还你五年前的那份恩情,所以……

    朕想纳你为妃,想让你做小皇子的娘,让你下半辈子无忧无虑,享尽荣华富贵。”

    为妃?凤夕瑶敛容柔声婉拒,“皇上的厚爱民女承受不起,我只想和心爱的男人过平凡简单的日子。我不知道您究竟如何得知我就是于筝的转世,但上一世的悲剧让我错过太多,我无法忘记和慕容祯之间的点点滴滴,更无法忘了他为我所付出的一切。”

    朱成晋仍不死心,继续游说她,“但祯弟已经死了。”

    听了这话,她伸出手,轻轻放到自己的胸口。“他人死了,不代表我心死,所以这个位置,除了慕容祯之外,再也装不下另外一个人。”

    话至此,她轻轻抬眼。“皇上,我这个人很自私,若我嫁人,无法接受多女共事一夫,您能为我放弃整个后宫吗?当我想过平凡简单日子的时候,您能为我放弃眼前这片大好江山吗?”

    他被问得一怔,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凤夕瑶慢慢笑开。“这所有的一切,唯有慕容祯能为我做到。”

    朱成晋急道:“可是他死了……”

    “没关系。”此刻她淡笑,眼神飘向远方。“曾经我对他说过,待他失去性命的时候,上天入地,我会随他而去。”

    “凤姑娘……”他被她的答案吓了一跳。

    她却露出一个解脱般的微笑。“我知道他现在一定在另一个世界等着我,待我安排好所有的身后事时,就是我与他重新相聚之日。”

    如果前一刻朱成晋还未从她的话里得到结论,那么这句话,无疑让他惊慌失措。

    自从慕容府传出慕容祯的死讯时,他便派人暗中监视凤夕瑶的一举一动。探子回报,她虽然难过,但表现得十分坚强,而且一滴泪也没掉过。

    他天真的以为,就算她对慕容祯有情,但人都死了,身为一个女人,总该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如今两个月过去,就算她再难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应该会淡忘慕容祯。况且他身边还有一张最有利的王牌,就是小皇子。

    没想到,今日召她入宫,他表明要纳她为妃,换来的,竟是她将与世诀别的答案!他无比震惊、错愕,各种情绪一古脑的闯进他的脑海。

    就在这时,疾速的脚步声突然从屏风处传来。还没等凤夕瑶抬头看清楚来人,她就被揽进一具宽厚的怀中。

    熟悉的气味迎面而来,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要被对方勒断了,头顶蓦地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夕瑶,让你等了这么久,你……受苦了!”

    凤夕瑶不敢抬头去看,她害怕那只是她平空想像出来的幻觉。

    无数个夜里梦里,她都看到慕容祯笑着出现在面前,可当她哭着扑过去,幻影就会瞬间消失无踪。

    她被太多次的失望打击得心神恍惚,此刻被人紧紧揽在怀中,虽然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味道,可她仍旧怕是虚幻。

    如果这又是她幻想出来的梦境的话,她乞求老天,让这个梦终生都不要再醒过来。

    真相大白,凤夕瑶欣喜的发现,慕容祯没死,他还活着。

    事后,她才得知当初为了得到那株千年雪参,他被迫和皇上打了一个赌。

    千年雪参是非常稀珍的宝物,就算它出自燕霞山,也不表示只要亲身前往就能轻易得到。

    而他所知道当气世上唯一的一株目前被珍藏在皇宫里,想在短时间内救凤五,救皇上献出千年雪参是唯一的办法。

    但朱成晋并非心甘情愿拿出千年雪参,便提议两人打个赌。

    事实上,慕容祯从没有去过燕霞山,两个月前,在他带着喜多等人出了帘幕府后,就被皇上给软禁了起来。

    知情的,还有当今皇太后。

    对于小辈之间的这个赌局,皇太后觉得甚是无聊,不过她也很想看看,最终花落谁家?

    朱成晋的赌局很简单,一旦凤夕瑶在慕容祯死后答应做他的妃子,那么这场赌局就是他赢。而输的慕容祯就要永远消失在天启王朝,从此隐姓埋名,自生自灭。

    结果,凤夕瑶宁愿与慕容祯共赴黄泉,也不肯答应嫁他为妃。

    得到最终胜利的慕容祯得意的看着他,还不忘示威的抛给他一句,“皇上,愿赌服输,希望你能言而有信,从今往后,不要再从中作梗,破坏我和夕瑶之间的关系。”

    朱成晋不但不恼,还露出安心的笑容,“你们放心,你们成亲时,朕还会送上大大的贺礼。”

    这个换慕容祯怔愕。

    他笑道:“朕打这个赌,只是担心祯弟不会好好待凤姑娘,怕五年前的悲剧再次上演,才想帮她切断这份孽缘,若她不愿为妃,朕愿封她为公主,帮她找个如意郎君,怎知,她竟想随祯弟而去!”

    她如此深爱着表弟,而向来嚣张的慕容祯为了救她父亲,第一次开口求他,显然表弟真的很爱她,他岂会棒打鸳鸯?

    当然,两人密谋打赌的事令凤夕瑶颇为生气,但事后她也自我检讨了一番,是自己不够聪明,没看出破绽。

    这期间其实出现了很多漏洞,如果她能从这些漏洞中察觉到蛛丝马迹,就能猜到,慕容祯的死事有蹊跷。

    首先,慕容祯的死讯传来,慕容府却未大肆办理他的丧事。

    其次,做为慕容祯的姑母,向来将他亲为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样疼宠有加,可当她得知倒儿去世,虽然哭了一场,但事后也就不了了之。

    最后就是喜多,他一向将慕容祯的命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如果慕容祯真的命丧燕霞山,以喜多忠心的程度,一定会随之而去。

    可喜多回府后,也只是伤心了一阵子,之后,倒看不出他有什么悲痛欲绝的举动。

    可惜她当时实在是难过得顾不得其他,才忽略了这许多可疑之处。

    “皇上……”她不怪皇上,皇上也是为了她好,至少千年雪参救了爹一命,而慕容祯还好好的活着,这就够了。

    “你就等着做新嫁娘,朕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入慕容府。”

    “甭了,慕容府还没有这么不济事,娶个夫人不需要皇上出钱又出力。”口气酸得很,慕容祯还是有点“小小的”不豫。

    凤夕瑶赶紧拉着他的衣袖,阻止他再说出大逆不道的话。

    “哈……”朱成晋看了开怀大笑,一点都不以为意。毕竟这才是众所周知的逍遥侯嘛。

    没过多久,慕容祯和凤夕瑶成亲的事便传遍整举止京城。

    朱成晋得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不快,但顾及情面,仍派人送上几箱大礼。

    由于慕容祯厌倦了京城的生活,来年开春,便带着已经怀了身孕的老婆隐居世外桃源去。

    很多年后,距京城大概两百里处,有一个名叫神仙岛的地方,这里一年四季如春,环境优美。

    慕容祯和凤夕瑶成了神仙岛附近居民众所周知的名人。

    因为他们夫妇俩医术十分高超,很多慕名前来治病的,也都将他们视为世外神医。

    最令人羡慕的,就是他们膝下有个十分聪明漂亮的女儿慕容玥.

    小丫头的长相承袭了父母的优点,美名几乎传出十万八千里远。

    她不但生得好,就连医术也承袭父母,小小年纪,医名便传四方。

    神仙岛附近有一座古峰山,这座山头并不高,山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

    一个十三、四岁,生得眉清目秀的小姑娘背着竹筐,哼着欢快的小曲儿,蹦蹦跳跳的从山的另一头走来。

    仔细一看,这眼生得极其精致,唇边荡着笑意,笑的时候,两颊还泛起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这丫头不是别人,正是慕容祯和凤夕瑶的独生女慕容玥.

    她正欢快的走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个狗吃屎。

    慕容玥嘟着漂亮的菱形小嘴低咒一句,仔细一瞧,她尖叫一声,因为差点把她绊倒的,竟然是一具“尸体”。

    她吓得大叫,急于逃跑的时候,就听那“尸体”嘴里传来一声低吟。

    闻声,她壮着胆子凑过去,将那“尸体”轻轻扳了过来,竟是个十六、七岁的俊朗少年。

    只可惜少年似乎受了伤,脸色苍白,身上还染有殷红的血迹。

    慕容玥抬腿踹了踹对方,试探的问:“喂,你还活着吗?如果活着的话,你再哼一声。”

    那少年许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勉强从喉间发出一声低喃。

    她叹了口气,无奈道:“唉!你要是死了该有多好,我就可以直接无视你,继续采药去。可你竟然活着,我娘说,见死不救,会被大灰狼咬屁股的,所以你说,我是救你还是不救你的好?”

    慕容玥内心纠结了好半天,最后善心大发,将那受了伤且神志不清的少年,拖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凉亭里。

    幸好她身边带着救命的药材,经过仔细一番检查,她发现少年身上的伤并不严重,之所以会昏迷,是因为他长时间没有喝水吃饭,体力不支,才会昏厥在路上。

    她从身后的竹筐中拿出水瓶,小口小口的喂着少年,又细心的把他身上的伤口一一处理好,她想,待少年休息够再醒来时便无大碍。

    此时已是下午时分,她答应过娘,要在晌午的时候赶回家吃饭。

    抹了把额上的薄汗,慕容玥看着眼前闭目不醒的少年。这小子生得不错,五官俊俏,气质高贵,从他的衣着打扮看来,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她爹曾说过,穷人百姓付不起医药费,能救则救,就当悬壶济世。可面对富贵人家,绝对要无所不用其极的向他们索取巨额报酬。

    那么眼前这个穿着不俗、满身贵气的少年,应该属于富贵人那一秋的吧。

    爹说,这些有钱人家里的银子都是从穷人老百姓那坑来的黑心钱,向他们索取巨额报酬,等于替老百姓讨公道。

    这么一想,慕容玥哼笑一声,低头仔细在少年的身上搜寻了半晌,居然连一块碎银子都没找到,不禁有些失落。

    就在这时,她的眼光瞟到少年腰间有块羊脂玉佩。

    那玉佩呈圆形,中间雕着两条栩栩如生的小白龙。

    她嘴里念着,“既然你没银子付我医药费,就拿这玉佩抵债吧。”

    大约两个时辰后,躲在凉亭中的少年缓缓睁开眼,仍旧疲惫不堪,身上有些地方还隐隐作痛。

    目光一扫,就看到凉亭外跪一群黑衣男子。

    见他醒来,其中一个黑衣男子顿时跪爬了几步,用力磕了一记响头,“让七殿下受惊,乃属下等人失职,愿以死谢罪!”

    要知道七皇子朱纪玄,乃当今天子最看好的皇位继续人之一,如果他有什么闪失,他们这些大内护卫,都别想活着回宫见驾了。

    朱纪玄坐起身,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跪了一地的黑衣人,一时之间有些搞不清状况。

    之前他遇难受伤,隐约记得逃难于此,后来仿佛被什么人救了,但后来他便错睡了过去。

    他挥了挥手,让那一群黑衣人起身,淡然道:“这次会出意外,并不是你们的错,都起来吧。”

    说着,他本能的摸向腰间,当抓空时,脸色大变。

    低头一看,只见腰间那枚父皇送给他的,代表着权势和地位的羊脂双龙玉佩,居然不见了。

    是何人如此大胆,连皇家之物都敢抢夺?

    此时,朱纪玄的眼底瞬间闪过一抹阴郁的光芒。

    不管那个胆大妄为的人究竟是谁,她最好祈祷,今生今世,不要让他捉到!

    欲知其他泥凤凰跨越深不见底的鸿沟,和所爱之人厮守一生,请看——*阳光晴子新月甜柠檬系列506泥凤凰之一《丑妾桃花笑》

    *湛露新月甜柠檬系列507泥凤凰之二《红颜风流帐》

    *春野樱新月甜柠檬系列508泥凤凰之三《寡妇白首关》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