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二十章

婢女生死契

第二十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他不怒反笑。“朕是皇帝,自然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换句话说,如果朕亲口告诉凤夕瑶,当今世上只有朕才能挽救她爹的性命,你猜,她会不会为了她爹,而答应做朕的贵妃?”

    慕容祯冷冷瞪着他,久久不语。

    “好吧,朕也知道这个提议的确有些过分。这样吧祯弟,为了公平起见,咱们之间就来打个赌如何?”

    “我不想和你赌。”

    “朕都还没说赌什么,你就这么快的否决,莫非,你是怕输在朕的手里?”

    慕容祯抿着双唇,狠狠瞪着他。

    “时间有限,祯弟,如果你犹豫,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喔。”

    也不知过了多久,慕容祯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是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

    “你要去燕霞山采雪参?”

    当慕容祯将这个提议告诉凤夕瑶,一时这宰她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对于燕霞山这个地方,她多少有些耳闻。虽然距离京城只有两天的路,但那里有座巨大的天然冰潭,一年四季气温都很低。不过山上却生长了不少稀珍药村,雪参就是燕霞山最有名的特产之一。

    慕容祯看着她为照顾凤五而日渐疲惫苍白的小脸,不禁泛起一阵心疼。

    自从凤五被毒蛇咬伤后,一直昏睡未醒。夕瑶终日待在她爹床边守护照料,才一个晚上,下巴便瘦了一圈。

    他叹了口气,伸手抚摸她瘦削的脸。“事到如今,想要救你爹,恐怕只有燕霞山上那千年难得一遇的千年雪参了。我估算了一下,从京城赶往燕霞山,来回大概需要四天的车程,除去寻找雪参的时间,若途中没有意外,相信六日之后,我就会及时赶回来。”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精致的小玉瓶递到凤夕瑶手中。

    “这瓶药百毒不侵,虽然不能解你爹身上的剧不经意,但养分时刻却可以延缓毒性爆发。只要你每隔六个时辰喂你爹喝上一口,相信十日之内,你爹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凤夕瑶傻傻的接过玉瓶,好半晌才回过神。“我听说燕霞山地势陡峭,而且现在正是岁末,气候十分寒冷,那里又终年积雪……”

    她真的很担心他的安危。

    “没关系,虽然燕霞山的地势的确有些险峻,但几年前,我曾带人去那边采过药,对那边的地势略有了解。”

    为免她担心,慕容祯还露出温和的微笑,顺势拍了拍她的脸颊。

    “你不必担忧,这次我去燕霞山,会多带些人马过去,只要能找到千年雪参,你爹身上的剧毒就能化解。虽然我的起死回生术没了,但不代表阎王爷能顺利从我的手中把你爹抢走。”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他摇了摇头,“不行,你爹如今命在旦夕,做为他唯一的女儿,你要时刻留在他身边伺候照料,虽然慕容府里有不少仆人也能从旁伺候,可万一他途中醒来,看不到你在床前陪伴,他会担心的。”

    见她还想再说什么,慕容祯却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抵住她的唇瓣。

    “别再和我争执了,你明知道我们之间我才是说话算话的那一个。而且我向你保证,不管将来发生什么灾难,都有我时刻在你身边守卫保护。但我唯一要求的,就是你要坚强而勇敢的活下去。”

    凤夕瑶隐隐觉得他话中有话,可此刻的他十分坚持。

    此时,门外传来喜多的声音,“主子,车马已经备好了,还请您尽快动身。”

    慕容祯应了声,转身,一把将她拥进怀里,用力抱了一下,在她耳边道:“我不在京城的这些天,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说罢,转身就要推门而去,却被凤夕瑶一把拉住。她紧紧望着他的双眼,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等你回来。”

    慕容祯微微一怔,突然将她捞至怀里,俯下身用力压向她的双唇,将吻加深。直到她的唇瓣被蹂躏得近乎红肿时,他才缓缓放开她,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眨眼间,慕容祯已经离开将近六天。

    这六天里,她爹虽然暂时保住性命,但情况却十分不好。幸亏慕容祯临行前将那瓶百毒不侵留了下来,每六个时辰强迫她爹服用一次,心脉才暂时得到了保护。

    但瞅着她爹铁脸色越来越青紫,她真的很担心她爹会从此撒手人寰。

    更让她担心的是,慕容祯已经离开了整整六天,却仍旧没有消息。最以近几天京城连降大雪,气候十分恶劣,如果他途中真出了什么意外……

    凤夕瑶不敢去想,几乎每天都在忧虑和焦躁中度过。

    这日外面的天色刚黑,门外就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凤姑娘,侯爷的马车回来了……”听见仆人大喊。

    听到这个消息,凤夕瑶担忧多时的心,终于放下。

    她鞋都没来得及穿好,便就踉跄的奔出房门。

    只见院子里,一身风尘仆仆的喜多披着一条脏兮兮的棉袍,脸色苍白的直奔她走来。

    她的视线越过喜多,努力寻找慕容祯的身影。可除了喜多以及当初被慕容祯带走的几个家丁外,根本就没有他的影子。

    “凤姑娘……”喜多哑着声音向她走来,手中还捧着一块水蓝色的软绸,“这千年雪参,主子给你找到了。”

    凤夕瑶继续在人群中寻找慕容祯的影子。

    半晌,她抖着唇瓣颤声问:“侯爷呢?”

    这话刚问出口,就见喜多的眼泪瞬间淌下,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对不起,凤姑娘,侯爷他……”

    “侯爷他怎么了?”她一头冲过去,扳住他的肩膀,双臂忍不住瑟瑟发抖。

    喜多仰起布满泪光的脸,悲恸道:“侯爷为得这株千年雪参,不顾自身危险,勇闯燕霞山。可惜山势陡峭,当时情况危急,侯爷脚下失足,不幸落山而亡!”

    凤夕瑶闻言一震,一屁股坐倒在冰冷的雪地上。等待多日,等到的竟是这么一个悲惨的消息。

    喜多哭了一会儿,从怀中拿出一只蓝色荷包,颤巍巍的递到她面前。

    “凤姑娘,这是主子落山前,遗留在山顶的唯一遗物,虽然主子现在不在了,可是在上山之前,主子曾吩咐过奴才,若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定让奴才等人好生照顾凤姑娘今后的生活。”

    喜多后来到底说了些什么话,她根本听不进去,怎么也不敢相信,才阔别短短六日,曾经那个刁蛮霸道、嚣张跋扈,并拥着她发下誓言,说从今以后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就这么彻底消失!

    她不知道自己该痛哭一场,还是该怨憎老天的不公,多年前的那场误会,让两人分别五年,本以为解开心结,拥抱幸福时,老天竟狠心夺走慕容祯的生命。

    凤夕瑶突然笑了,笑得悲惨而绝望。

    她曾无数次感谢老天待她不薄,令她重生,许她新的未来。可到今天,她才发现上天之所以让她带着记忆转世,给她新的人生,不过是为她安排了另一场更加痛徹心扉的悲剧。

    喜多被她反常的样子吓得不轻,急忙上前扶住她。“凤姑娘,主子虽然走了,可他并不希望看到你哀伤的模样,为了寻到千年雪参,为了能让凤老先生活下来,主子他……”

    说到这里,他哽咽一声,“还希望凤姑娘能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辜负了主子的一片心意。”

    凤夕瑶借着喜多的力道缓缓站起身,外袍掉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轻轻接过喜多递来的荷包,以及那株赔上慕容祯性命得来的千年雪参,她哑着嗓音道:“我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说着,她慢吞吞转身,步伐踉跄的向房里走去。

    喜多看着她孤单悲寂的背景,胸口一阵发紧,有什么话想说,到最后,却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千年雪参果然是可解千毒的灵药。

    生命垂危的凤五,在服食了用千年雪参熬制的解毒汤药后,那些威胁他性命的毒液,竟一点一点被排得干干净净。

    不到半个月,原本濒临死亡的凤五,已恢复了健康。

    只是当他得知慕容侯爷为了给自己采药,竟命丧燕霞山时,这位憨直忠厚的老人,因按捺不住内心深处的歉意和感激,痛哭失声。

    时间过得飞快,天启王朝明德五年的春节来临。

    已经被解了剧毒的凤五,在身体恢复健康后就回到了回春堂。

    凤夕瑶却留在慕容府,整天将自己关在慕容祯最钟爱的药房中,足不出户。

    这期间,皇太后倒是召见过她一次。

    慕容祯是皇太后的命根子,得知亲侄子命丧黄泉,皇太后哀恸不已。但逝者已矣,况且慕容家除了慕容祯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起死回生之能,就算旁人有这个能力,慕容祯的尸体掉落在燕霞山底,那山底是一池刺骨的寒潭,哪怕世人有上天入地的本事,恐怕也没办法将他的尸体捞回。

    京城老百姓的春节,在热闹和欢乐中度过。可整个慕容府,却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中。

    春节过后,准备迎接元宵佳节。仔细算算,距慕容祯离开人世,也过去整整两个月。

    这日,皇上下旨召凤夕瑶入宫见驾。比起慕容府凄凉悲伤的氛围,皇宫中倒是张灯结采,好不热闹。

    已经快四个月大的小皇子最近哭闹的次数越来越少,那白皙漂亮的小脸十分可爱、讨喜。

    朱成晋特意让小皇子的奶娘,在凤夕瑶入宫时将孩子抱进他的寝宫。

    仍旧不会说话的小皇子,看到她,努力伸长短小肥嫩的手臂,一副要她抱抱的模样。

    心情阴霾多时的凤夕瑶,看到小孩子幼嫩可爱的容颜,心头一热,忙不迭将他抱进怀里,逗弄一阵。

    朱成晋见到这样的情形十分满意。他笑了笑道:“祯弟突然命丧燕霞山,不但令母后伤心难过,就是朕的心里,这段日子也极不好过。”

    说着,他走到凤夕瑶落坐的位置,亲切的坐到她旁边。“不过人的命数上天自有安排,祯弟走了,朕虽然心疼难过,到底没有能力改变老天的决定。

    “凤姑娘,朕知道祯弟与你之间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可是祯弟已死,朕想,他在天之灵,一定不希望他心爱的座此悲伤难过,日渐消瘦。”

    短短两个月,曾经那么温柔可人的她竟瘦成皮包骨,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并非是他乐意见到的。

    “民女感谢皇上体恤。”

    “凤姑娘不必客气,因为很多事情,朕是心甘情愿的。”朱成晋抬手,笑意盈盈的摸了小皇子幼嫩的脸颊一记。

    可爱的小皇子眨着无辜的大眼,冲着父皇嘿嘿笑了两声。

    小孩子的笑声,总能调解大人的心情。只见小皇子笑了一阵之后,突然眼也不眨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凤夕瑶,他张着小嘴,呓呓唔唔了一阵,一副想要和她聊天的架式。

    朱成晋笑着调侃,“朕这个儿子也真是奇怪,每次见了你,似乎特别的亲切,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缘分?你也知道,有些缘分,是上天注定好了的。”

    说到这里,他意有所指的看了凤夕瑶一眼,“既然朕的皇儿与你缘分不浅,不如你就认朕的皇儿为干儿子好了。”

    凤夕瑶从呆傻中回过神,急忙起身一福,“皇上,您折煞我了,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怎敢给小皇子当干娘。”

    朱成晋却上前扶了她一把,柔着嗓音道:“凤姑娘又何必说这种话,朕的皇儿当初是你所救,叫你干娘并不为过。至于朕……”

    他的语气突然加重了几分,看见凤夕瑶的眼神也变得幽深起来。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