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十六章

婢女生死契

第十六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唇舌激烈的纠缠,慕容祯粗重的喘息着,他还想要得更多,占有得更彻底,强烈的欲望冲击着他的心,眼底血丝密布,看起来颇为恐怖。

    凤夕瑶被他的样子吓坏了,挣扎着想逃开,却被他蛮横的禁锢在原地。

    这一刻,连他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他脑海中不断重播着各种画面,五年的相思,五年的相守,他不否认当年的于筝死得很惨,可自己却也承受了整整五年的折磨。尤其当他看到凤夕瑶抱起小皇子的那一刻,带给他极大的冲击。

    他相信她无法忘记他们的孩子,那个无缘的孩子。

    事实上不仅仅是她,每当他忆及他差一点就要拥有一个至亲骨肉的时候,连呼吸都觉得痛。

    失去于筝,失去孩子,这双重打击曾让他差点放弃生命。

    如果不是心中还有那一份执念,如果不是他坚信有生之年一定会寻到于筝的灵魂,这人世间,已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

    泪水就这么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温热而苦涩,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不知道这眼泪是为自己苦守五年而流,还是为曾经因他而惨死的妻儿而流。

    凤夕瑶被他突然流下的泪水吓坏了,原本想要硬推开他,却因为尝到了那咸咸的滋味,而僵在原地,即使他缓缓离开她的红唇,两人仍静静的对望着。

    直到他的吻再次压下,她终于妥协,渲染在这久别重逢的欲望之中……

    隔天清晨,慕容祯从睡梦中醒来,却发现昨晚承欢在自己身下的人儿已经不在了。

    虽然怀里空荡荡的,可昨夜相互厮缠的闰好情景却历历在目。

    有些话无须多说,有些事无须澄清。

    当凤夕瑶敞开心扉接受他的那一刻,他便知道,在她的心里,已经慢慢承认了她就是于筝。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心中原本对昨天进宫所发生的不快和烦闷全一扫而空。

    前阵子徐霸天他爹为了求他医好徐霸天的疯癫病,几乎是变卖了所有家产,东拼西凑,终于凑足了一百万两,派人乖乖送到了慕容府。

    看着好几箱白花花的银子摆在眼前,凤夕瑶被吓得不敢接受。

    她只是一般老百姓,从小到大也没见过这么多银子,更何况这子还是慕容祯决定要送给她的。

    先不说她和慕容祯根本没什么关系……呃,就算两人有关系,她也不能轻易接受他的这份馈赠。

    一百万两可是天大的数目,财大气粗的慕容祯或许不把这钱放在眼里,她却不能像他那样任性妄为的随意接受。

    可慕容祯铁了心一定要把这些银子送给她,还撂下狂言,如果她不肯收,就叫人把这几箱银子全都扔进海里。

    最后无奈的她不得不收下。

    当然徐霸天狠揍阿贵,险些把人打死这件事,对阿贵一家老小来说,确实造成不小的伤害。虽然事后命是保住了,但有很长一段时间,阿贵得躲在家中好好养病疗伤。

    所以银子送到她手中,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阿贵,不管怎么说,阿贵绝对有资格得到物质补偿。

    至于剩余的部分,她四处打听了一下当初被徐霸天欺负过的百姓,并按照被欺负的程度不同,给予不同代价的补偿。分来分去,那一百万两银子很快就被分个精光。

    由此看来,徐霸天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爹透过各种手段不当敛财,他这个做儿子的则恣意的欺负老百姓,如今他们落到破产且无家可归的地步,是他们活该。

    而徐霸天娶的那几个妻妾,在得知徐家倒了之后,全都卷铺盖走人。可怜徐家父子流落街头,被曾经被他们欺负的百姓抡棍子追打,最后活像落水狗一样,连夜逃出了京城。

    至此,徐霸天这个京城首席恶少的生涯,正式落下帷幕。

    清晨起来,慕容祯便向喜多打听凤夕瑶的去处。

    经过昨晚,他相信凤夕瑶一定会努力躲着他。

    果不其然,喜多告诉他,凤夕瑶早早主起床,随便吃了口早膳,便躲到药房,到现在都没出来。

    慕容祯脸上挂着得逞的笑容,吩咐喜多不要随便进药房打扰后,便心情大好的推门而入。

    喜多十分不解,主子到底是怎么了?昨天晚上从宫里回来时一脸震怒,才过了一个晚上,就如沐春风,像捡到什么值钱的宝贝。

    还有凤姑娘也是,大清早慌慌张张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看到他的时候,脸上还布着可疑的红晕。

    主子和凤姑娘之间的关系,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啊。

    而此时的凤夕瑶的确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从此再不见任何人。

    忆起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她懊悔不已。

    心里明明计划好,今生再也不去招惹他,偏偏一面对悲恸落波动的他,害她的心紧紧揪痛着。结果,坚守了整整五年的心墙,被他的泪水彻底击溃。

    推门声在耳边响起,当慕容祯出现在她面前,她恨不得转身就走,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

    “你醒了怎么不叫我一声?”

    当他问出如此暧昧的问题时,红晕立即爬上她的脸颊。

    “侯爷,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希望你还是尽快忘掉的好。”虽然已经跨错了一步,她仍希望两人不再有纠葛。

    已走到她面前的慕容祯不由得挑高眉头,强势的勾起她的下巴,“为何?”

    凤夕瑶轻轻打了他的手臂一记,逃避的躲过他的视线,小声解释,“你我身分有别……”

    “就因为你我身分有别,昨天晚上你将我拆吃入腹之后,今天早上就准备翻脸不认人?”

    凤夕瑶被他的话说得一怔。她拆吃入腹他?反过来说才是事实吧。

    慕容祯却不理会她吃惊的模样,笑道:“你别想太多,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们就该理智的面对一切。另外……”

    他话锋一转,“你快去收拾一下,昨天皇太后不是赏了你不少金银珠宝,我也专程给你准备了不少东西,眼看就要到岁末,自从你进府后,鲜少回家探视,今日我刚好无事,咱们多带些礼物,回去瞧瞧你爹。”

    别看慕容祯脾气大,傲慢了点,但在一些人情世故上,他懂得可不少。

    于筝的灵魂能附身到凤五的女儿,且这五年来得到凤台五的番心照料,对于凤夕瑶的爹,他打心底十分感激。

    至少转世后的于筝,并没有像上一世那般吃尽苦头,无家可归,她有了一个疼她的爹,还在她爹的感召下慢慢开口说话。

    如今,凤五还他一个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凤夕瑶,他真的很想亲口对他说声谢谢。

    凤夕瑶怔了下,不解的看着他。

    慕容祯却笑了一下,轻声道:“为人子女者,孝敬父母乃天经地义之事,虽然你目前在我府里当差,但偶尔也要回家去探望一下生养自己的长辈。好了,别发呆,我已经派人将礼物都放到车里,你快去换身干净的衣裳,咱们这就出发。”

    她无法反驳他的话,就这样,懵懵懂懂的凤夕瑶,被慕容祯强行拉上了马车。

    直到车子缓缓向回春堂方向驶去,她才从怔愣中回神。

    也是,自从进慕容府当差后,她的确有很长一段日子没看到她爹。

    她怎么也没想到,慕容祯居然会亲自提出要探望她爹。

    虽然为人子女孝敬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慕容祯能替她想得这么周到,说不感激是骗人的。

    慕容祯亲自带着凤夕瑶探亲一事,很快就传遍了凤五的街坊邻居。

    之前只听说凤五为了救他徒弟阿贵,上门跪求侯爷施恩救人。事后,为了抵债,凤夕瑶被迫留在慕容府当下人,好些街坊邻居听到这件事都替她捏了把汗。

    要知道,慕容侯爷是个刁蛮跋扈的人,还听说夕瑶当初上门求人的时候,很不客气的把侯爷大骂了一顿,万一侯爷真想趁机报复,夕瑶恐怕凶多吉少。

    凤五嘴上虽不说,心里可是担忧个半死。

    和女儿往来的信里,夕瑶告知她目前情况安好,但他深知夕瑶的性子,绝对是报喜不报忧。

    没想到岁末将近,他正愁着想找藉口去慕容府见女儿一面,就见侯爷带着夕瑶亲自登门拜访,还提了大包小包的礼物送到他面前,他真的很吃惊。

    他万万没料到,像慕容侯爷这般尊贵的人,居然会莅临他这小小寒舍,且夕瑶在慕容府伺候侯爷好几个月,不但没有变得清瘦,反而比从前更加圆润白皙。

    “这些都是皇太后赏赐的东西,金银珠宝、翡翠玉玩,还有不少名贵的药材和补品。”慕容祯命仆人将东西一一抬到回春堂,对凤五道:“眼看就要过年了,所以我带夕瑶专程过来探望凤老先生,这些薄礼虽然寒酸,却代表了夕瑶一番心意,还望凤老先生笑纳。”

    凤五听了这番话,差点激动得给那玉树临风的侯爷跪下磕头。

    他不过是普通的小老百姓,能得侯爷亲自探望已经很不可思议,没想到侯爷还送了好几箱的礼物给他。

    见爹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凤夕瑶暗暗瞪了故意将事情办得这么高调的慕容祯一眼,赶紧上前扶了她爹一把。

    “爹,这些礼物大部分都是皇太后赏赐予我的,您主放心收下吧,如今我不能时刻在您身边伺候您,您要记得保重身体,有什么事就叫阿贵过来传达一声。”

    凤大年纪虽大,心却通透。他隐隐觉得,女儿与侯爷之间有些暧昧。

    瞧侯爷完全没端架子,就像给老丈人送礼的女婿般,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而且侯爷看夕瑶时眼底流露出浓浓的情意,他是过来人,清楚那绝对是男人看心爱姑娘的目光。

    只是他有些不敢相信,尊贵的侯爷,怎么会看上他女儿?

    两父女见了面,难免会聊些家务事。凤夕瑶得知阿贵的身体早已恢复健康,今日受她爹之命出门办事去了,所以不在。

    慕容祯也跟着聊了几句,大有女婿讨好岳丈的意味。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慢慢黑了。凤夕瑶虽然还想再多陪陪她爹,可慕容府还有许多事需要她回去做,再不舍,也得起身道别。

    十二月的京城冷得吓人,虽然雪没下几场,但温度却低得令人受不了。

    慕容祯细心将一件镶着白色兔毛的斗篷披到她身上,并当着凤五的面,慢条斯理的帮她系好,还把帽子给她戴得严严实实。

    凤夕瑶有些不好意思,却听他道:“外面天冷风大,小心别受寒了。”说着,又看向凤五,“我们就不在这里多作打扰了,等有时间,我会再带夕瑶回来探望凤老先生的。”

    凤五急忙应和。看着慕容祯扶着女儿出了门,他想了想,赶紧进屋取了样东西追了出来。

    “夕瑶……”他叫住女儿,并将一只红色的小盒子递了过去。“这是你娘临终前留下的遗物,也是当年你娘嫁给我时,她娘家陪送的嫁妆,如今你也大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嫁人生子,你娘去世前曾说过,等你想要嫁人的时候,就把这个送给你当嫁妆。”

    凤夕瑶听了这话,脸立刻就红了。

    她讷讷的辩解,“爹,我、我还没想嫁人呢。”

    凤五憨笑道:“现在没想,不代表以后不会想。”他看了慕容祯一眼,又说:“若是遇到了心仪的男子,就把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了吧。”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