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十三章

婢女生死契

第十三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她与慕容祯相处多时,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对他那霸王似的火爆脾气了若指掌。而她本身并不是个喜欢吵架的人,在能容忍的范围内,她也不想惹他不开心,试着劝导他。

    “湘妃娘娘命在旦夕,宫里的御医都束手无策,连皇上都已经放弃了,可是我有些不甘心,那毕竟是一条生命……”

    “既然连皇上都放弃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一定要救?”其实慕容祯并不想发脾气,可是一想到五年前,于筝因朱成晋而死的那一幕,他的心底总有个疙瘩。

    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仍是这样。他真的无法容忍自己最在意的女人总是和朱成晋扯上关系。

    凤夕瑶闻言,忍不住沉下脸。

    “侯爷,如果有可能,皇上也不想轻易放弃。不管是湘妃娘娘,还是刚出世的小皇子,他人都是皇上的至亲,这世上有几个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至亲死在眼前?”

    不理会慕容祯难看的表情,她无情又道:“我知道侯爷医术高明,能让死人复活,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侯爷从不把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吧。”

    不管是五年前的于筝,还是五年后的凤夕瑶,都不是尖酸刻薄的女子,可是在她心里,始终有一根拔不掉的利刺,那就是当年自己腹中尚未出世的孩子。

    如果不是慕容祯的无情,他们的了郭,如今可能已经五岁了。

    每当忆及那段伤心往事,她都无法平息内心深处的怨怼,连带说出口的话便夹杂着几分尖锐。

    慕容祯闻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刚想开口说什么,胸口突地袭来一阵沉闷,他当下变了脸色,原本漆黑的双眸,慢慢染上血色。

    凤夕瑶见状一惊,想上前关心,却见慕容祯像突然发疯了一般,挥手将桌上的杯子碗儿全都扫落到地上,破碎声惊得屋子里伺候的下人全都跪倒在地,就连她也被他这副模样吓得不轻。

    他一手指向她的鼻子怒吼,“给我滚出去!”

    凤夕瑶张口结舌,当他说出那声“滚”的时候,修辞地让她忆起了五年前的那一幕。

    她还来不及难过,慕容祯已经像一头发怒的野兽,狠狠推了她一把。

    “滚!马上滚出去!快滚!”并对外大叫,“喜多,马上把人都给我赶走!”

    候在门外的喜多听到主子的叫喊探头进来,瞧见主子的模样时吓了一跳,急忙吩咐房里跪着的下人全都出去。

    凤夕瑶被他连续吼了好几声滚,心底委屈又难过,她哀怨的看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的奔离,一口气跑回自己的房间,扑到床上,掩面痛哭。

    她错了!大错特错!

    之前慕容祯所表现出来的体贴和深情,让她误以为他想要补偿从前的一切。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她真的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懊悔。

    或许他把她当成五年前的于筝,不管是与滞,当他处心积虑为她做出一切时,她真的深受感动。

    没想到一切全是她幻想出来的假象,他仍是从前那个慕容祯,一个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大又高傲的混蛋!

    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当她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昨晚她睡得并不安稳,不断作梦。

    匆忙洗了把脸,连饭也没吃,她就出了屋子。

    没想到双脚刚踏出房门,就看到一脸苍白的慕容祯正呆呆的站在门口。

    两人四止相对,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开口。

    见慕容祯脸色不太好看,令她感到意外,据她所知,他一向保养得宜,每日有各种名贵珍品供着他的胃,二十几年下来,他被养得红光满面,羡煞旁人,如今脸上竟带着病容。

    他看了她很久,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选择转身要走,身子却踉跄了下,就在他差点摔倒时,凤夕瑶眼明手快的将他扶住。

    慕容祯似乎很懊恼自己最狼狈的一面被她看到,身子被扶稳了之后,将她推至一旁拉开两人的距离,轻声道:“昨天晚上我不是故意对你吼,你……不要把这件事往心里搁去。”匆忙说完话,他头也不回迳自向另一边走去。

    凤夕瑶傻傻的站在原地,双手间,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和温度。

    看着他略显寂寞的背影,她心头泛起一阵酸意。

    难道他这么早守在她房门口,就是为了向她说这句话?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刚她扶着他时,不小心探到了他的脉象,意外发觉他居然有血脉逆流的迹象。

    莫非慕容祯病了?

    他奇怪和她说过那句话后,这一整天她再也没看到他的身影,为此,害她一整天心神不宁,她总觉得不对劲,血脉逆流可不是正常现象。

    另外,他昨晚发怒吼人时,双眼变得像血一样红的那一幕,始终在她的脑海徘徊不去。

    虽然她的医术不及慕容祯高明,但各种病症多少都见过,但没见过像他这样的情况。

    凤夕瑶就这样纠结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时分,她实在按捺不住心底的担忧,一个人悄悄来到慕容府的藏书阁。

    这所藏书阁里面收藏的,都是慕容祯精心搜集回来的各种医书。

    慕容祯很没有耐性,当年他懒得救人,便训练她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可教她习医的时候,他又不是很认真,心情好的时候会亲自教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直接把她关到这间藏书阁,随便丢几本医书让她自己慢慢研究。

    幸亏当年的她勤奋好学,聪明伶俐,一边同慕容祯学本事,一边照着医书参透其中的奥秘。

    日子久了,这藏书阁里的医书她不敢说全看完了,但看了大半。

    慕容祯这人不但对医材挑剔,连搜集回来的医书也并非市面上能轻易买得到的。他精心收藏的这些医书中,详细记载了各种疑难杂症。

    自从早上不小心探过他的脉象后,凤夕瑶便心心念念的想着,或许他的症状可以从医书中得知一二。

    所以匆忙用过晚膳之后,她便偷偷潜进藏书阁,一本一本的翻阅起来。

    她知道这样的行为很蠢,心底明明想着要与他保持距离,却又放心不下他。

    夜已深,她却没有任何睡意。

    燃着蜡烛,在微弱的灯光下,认认真真的翻看着手边的医书。

    大约看了几十本,仍无所获,她不由得有些心急,这藏书阁中的书架有两人多高,除了底下的几排外,书架顶层的她都还没有看过。

    想了想,她索性搬来梯子,纵使心底有些惧怕那高度,仍旧壮着肚子爬了上去。

    上面的医书由于很少被人翻动,落了一层灰尘,她吹了一口,尘土飞扬,呛得她眼睛都快睁不开。

    她没胆子一边爬梯子一边拿蜡烛,只能借着微弱的烛光慢慢辩别顶层书架上的书名。

    大概是看得太仔细,她一时之间竟忘了自己身在高处,刚想伸长手臂提出一本医书时,梯子晃动了下,脚底一个不稳,双手本能的便揪住眼前的书架。

    她这不揪不要紧,由于身子的重量都放到书架上,只见那高大书架摇摇欲坠,上面的书本哗啦哗啦的落了下去。

    凤夕瑶心头一惊,脚下彻底踩空,整个人就这么摔了下去,头顶不断掉落的书本将她埋了个结实。她只能可怜又无助的护着头,任书本无情的砸在自己身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书本停止掉落,就听见藏书阁的房门“咿呀”一声被人拉开。接着,狼狈坐在书堆里的她,和傲然站在门口的男人四目相对。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从男人脸上看到了一闪即逝的笑意。她万分懊恼,为自己此时的狼狈和愚蠢感到面红耳赤。

    慕容祯提着灯笼迈进藏书阁,朦胧的光线下,凤夕瑶发现他的脸色已经不若早上那般苍白。

    只是,自己此时的样子实在太丢人了,被一堆书埋了不说,还被他当场逮个正着。

    慕容祯似乎在强忍笑意,踏进房门,迳自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她。

    “远远就听到藏书阁里传来奇怪的声音,起初还以为是遭小偷,没想到……居然是一只半夜睡不着觉的大老鼠。”

    凤夕瑶听到这话,不禁小声抱怨,“我才不是老鼠,我也没半夜睡不着觉。”

    说着,她试图从书堆中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摔下来的时候竟不小心扭到了脚踝,刚想起身,就痛得她低叫一声,重新摔回书堆里。

    慕容祯将灯笼放到一旁,弯下身,将埋在她身上的书一本一本的推开,然后伸出双臂,轻柔的把她抱进怀里。

    凤夕瑶试着挣扎两下,挣脱不开,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

    “既然不承认自己是老鼠,也不承认自己半夜睡不着觉,那你为何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我的藏书阁,你想找什么?”

    就着微弱的烛光下,凤夕瑶不得不面对他灼热的视线。

    这让她怎么回答?难道老实告诉他,她因为关心他的身体状况,所以不顾一切的想要寻找到他的病症,然后好给他对症下药?

    不,这种话也死都说不出口,所以她选择三缄其口。

    慕容祯并没有逼她,而是轻轻抓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垂着眼眸,柔声道:“我病的是这里,需要的是心药。”

    她本能的抗拒了下,可慕容祯却不容她逃避,干脆一把抱住他,让她贴在自己的胸口。

    “如果你肯医治我的病,我想我会对你感激不尽。”

    当凤夕瑶不小心诊断出慕容祯血脉有逆流的迹象时,她真的吓了一跳。

    当她为了寻找诊治方法,偷偷潜进藏书阁,又被慕容祯逮个正着并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她趁机再次探了他的脉象,竟意外的发现,那奇怪的症状居然消失不见了。

    有段时间,她怀疑是自己误诊,毕竟她探到他脉象的时间非常有限,而且当时慕容祯的脸色又苍白难看,在情急之下很可能判断错误。

    不管慕容祯的血脉是否曾出现过逆流的状况,只要他还能好端端的大摆侯爷架子,没事就欺负主动上门来求他医病的达官贵人,那就说明,大爷他还可以活好长一段时日。

    当然了,打死她也不会承认自己之所以会如此在意他、观察他,甚至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是出于内心深处对他的关心和担忧。

    她只是觉得,慕容祯好歹算是他们凤家的恩人。如果他不幸死了,做为曾接受过他恩惠的自己来说,良心上到底有些过意不去。

    这么一想,凤夕瑶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名正言顺关心他的理由。

    最近慕容祯很忙,几乎每天都把自己关在药房里,悉心研究如何能炼制出一味惊世骇俗的奇药出来。做为他的助手兼跟班,她不可避免的被他捉进炼药房,从早到晚,每天大约七、八个时辰都要陪在他身边随时等候召唤。

    虽然他脾气不好,医德财坏,又时不时把自己府里的奴才当试验品折腾,但她却无法否认,认真炼药的他,全身上下仿佛散发着一股神秘而迷人的气息。

    她偷偷打量着他完美俊俏的侧面,五年的时间,让从前略带几分孩子气的少年慢慢变成了英俊伟岸的男人。

    对于医术,他似乎有着无师自通的天赋,让人又嫉又羡的同时,却又不得不臣服在他强大的能力之下。

    “你在暗中偷偷看了我那么久,看够了吗?”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