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十二章

婢女生死契

第十二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一尸两命触动了凤夕瑶的某根神经。想当年,她腹中也曾怀了慕容祯的孩儿,可还没等她针这个好消息说出来与他分享,自己就……见太监急得在原地兜圈,她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

    大清早慕容祯带着喜多临时有事出门,没说要去哪里,临走前只说今天会晚些回来。

    若是五年前的她,肯定会多问一句他的去向。可是现在……凤夕瑶也十分焦急,她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突然对太监道:“我也略微懂得一些医术,现下情况紧急,侯爷又不知去向,未免娘娘和腹中胎儿有什么意外,不如带我入宫先看看情况,你再派人看看能不能及时找到侯爷。”

    太监闻言,看了凤夕瑶一眼,似乎有些犹豫。

    可一想到娘娘的情况,不管眼前这位姑娘的医术究竟如何,好歹她也在慕容府里当差,与侯爷朝夕相处,医术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犹豫片刻,太监忙不迭点头,对她道:“还请姑娘速速与我进宫。”

    两人都不敢耽搁,急忙出了慕容府。

    前往皇宫的途中,凤夕瑶从太监口中得知,原来湘妃娘娘是当今皇上两年前纳进宫的女子,为人娴淑、心地善良,所以在后宫十分得宠。

    五年前登上皇位的朱成晋,后宫虽不比上朱成霄繁盛,可皇后、四贵妃、四淑妃的位置也是坐得满满的。

    湘妃娘娘腹中的胎儿并非皇长子,因为皇上已经先后有了三位皇子以及五位皇女。

    但这是湘妃娘娘的第一胎,皇上爱屋及乌,宠爱湘妃,自然连带着她腹中的孩儿也一并疼爱有加,并且十分期盼这位小皇子或小皇女的诞生。

    当凤夕瑶被太监带进皇宫,直奔湘妃娘娘所居住的素华宫时,就听见里面传来女子凄厉的惨叫声。

    她听得头皮发麻,当下不敢多作耽搁,一路小跑,直奔宫门。

    一旁的太监忙对宫外的侍卫说明了情况,随即带着凤夕瑶直奔寝宫。

    迎面就看到身穿龙袍的当今天子朱成晋,满脸担忧的在寝宫中来回踱步。

    “皇上,慕容侯爷并不在侯府,奴才已经派人去四处寻找了。这位是侯爷身边的助手,也懂得些许医术,奴才怕娘娘有什么意外,所以便将人给带了回来,各位御医目前都束手无策,不如让这位凤姑娘帮忙瞧瞧。”太监一进素华宫就跑倒,忙不迭把目前情况给说明白。

    凤夕瑶见了皇帝,也急忙跪下请安。

    五年的时间过去,曾经在沙场上与众将士奋勇杀敌的朱成晋,早已褪去当年那一身莽气,多年的宫廷生活,让养尊处优的他变得越发尊贵无比,浑身散发着令人不敢小觑的帝王之气。

    朱成晋瞅了凤夕瑶一眼,脸色似乎不太好。皇宫里数十位御医都束手无策,偏偏慕容祯又在这个时候跑得不见人影,就算他心底再怎么着急,目前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挥了挥手,他示意两人起身,并指了指里间道:“情况紧急,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朕希望能保住湘妃腹中的胎儿。”

    闻言,凤夕瑶不由得抬头看了皇上一眼。只见他神色决绝,当他说出保住胎儿的那一刻,竟让她没来由的身体一阵发冷。

    在帝王的眼中,子嗣永远比妻子重要吗?

    心里虽然略感不舒服,但这是帝王家的事,她一个外人,自然不好多作评论。

    里间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凤夕瑶急忙起身,想也不想的直奔寝宫,几个看上去十分有经验的御医一个个都愁眉苦脸,不敢妄作主张。

    产婆跪在床前,哭丧着脸道:“娘娘,你可一定要坚持住,皇上还在外间等着小皇子出世呢!”

    床上的女子长发凌乱,脸色惨白,口中发出凄厉的哭叫声。

    凤夕瑶见状,急忙上前对产婆道:“我来瞧瞧。”

    当她走近,就看到床下已经洒了一摊刺目的鲜血,她心头一惊,仔细检查一番,低喃道:“胎儿体位有些不正,似乎卡在里面出不来,如果再不快点将孩子生出来,就会被活活憋死在母体里。”

    湘幻闻言,哭声更加惨烈。

    凤夕瑶知道她此刻必定难受得要命,下体溢出大量鲜血,这是血崩的症状。

    再仔细探过她的脉象,脸色不禁一变,如果她没猜错,湘妃娘娘的身体已经有油尽灯枯之兆。

    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五年前自己在战场上被敌军追杀的时候,由于动了胎气,小腹传来刺骨的镇痛。她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的情景,自知腹中孩儿不保的瞬间,她的人生也跟着彻底绝望了。

    没有一个女人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即使那个孩子只在她腹中存在不到两个月,可母子连心,当她获知孩儿没了的时候,宛如天塌下来了一般。

    看着眼前的女子无力的躺在床上,在声嘶力竭的叫喊后,逐渐变得气若游丝。她似乎放弃了生命,连带也放弃了腹中那尚未出世的胎儿。

    凤夕瑶眼眶一红,一头跑倒在床前,抓住湘妃娘娘冰冷的右手哭道:“娘娘,事情还没结束,求你不要放弃,你腹中是你怀胎十月即将要诞生的骨肉,他还没有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没有亲口唤你一声娘亲,没有享受做人的快乐,你放弃了,就等于亲手扼杀了他的生命……”

    湘妃似乎充耳未闻,茫然的躺在床上,慢慢等待死亡的降临。

    凤夕瑶不肯放弃的痛哭失声,仿佛面临一切的那个人是她自己。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条小生命再次在自己眼前消失。

    “听我说,只要你肯努力,我们一定会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他很渴望能尽快降临人世。可如果你放弃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娘娘,振作起来,那是你的血脉,你生命的延续,既然上天让他在你的腹中生存十月,为何你要残忍的剥夺他来到人世的资格,娘娘,一切都还来得及,求你……”

    当朱成晋掀开帘子,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凤夕瑶不肯放弃,执意要救湘妃腹中的孩子,似乎是受到了她的鼓励,原本奄奄一自成的湘妃,慢慢睁开双眼,在她的诱导下努力产子。

    朱成晋怔怔的站在原地。不远处那个正极力想要抢救床上那母子二人的姑娘,勾起了他无限的回忆。

    曾几何时,有个口不能言的女子也曾出现在他的世界,用她那双羸弱的双手,不顾一切的救活战场上因战争而受伤的众将士。

    最让他难以忘怀的,就是五年前,为了让身负重伤的自己在战场上脱困,那个默默无声的姑娘,假冒他引敌追击,最后竟命丧黄泉。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忘不了当初的那幕惨剧。

    那个姑娘名叫于筝!她用她瘦弱娇小的身躯,不顾一切的救了他的生命。

    如今还残留在他脑海中的,只剩下那灿烂明艳的笑容,以及每到夜深人静时,她所留给他的无法忘怀的深深思念,及对她的愧疚。

    “哇——”

    当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在素华宫响起时,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凤夕瑶激动万分的抱着小脸憋得通红的孩子,在历尽重重努力后,这条小生命终于保住了。

    朱成晋猛然从回忆中惊醒,就见凤夕瑶抱着孩子站在床边,泪光闪闪的看着自己。他屏着呼吸,小心翼翼的走向前,那个浑身是血的小小婴儿缩成了一小团,韩在她的怀里。

    “皇上,是位小殿下……”

    凤夕瑶将怀中的孩子递到他手中,能够亲手将这个险些丧命的孩子从母体中救出来,她心头有说不出来的高兴。

    但那位湘妃娘娘却已然回天乏术。

    朱成晋抱着那啼哭的孩子,慢慢坐到湘妃的床边,拉着她细弱的手,轻声道:“湘儿,你辛苦了,这是我们的儿子,他很好。”

    湘妃无力的睁着双眼,在听到这样一句话后,唇边漾起笑。

    慢慢的,她阖上双眼,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福,和这个世间告别。

    当凤夕瑶从宫里回到慕容府,天色已经大黑。

    她刚一踏进府门,就见喜多正提着灯笼一副要出门的样子,见到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凤姑娘,你总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主子就要把慕容府给拆了。”

    凤夕瑶听得一怔,“侯爷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家里的仆人难道没告诉候爷,宫里出了事,上午的时候,我就被宫里的太监叫进皇宫了吗?”

    亲眼看着湘妃娘娘香消玉殒,她十分不甘心,便想叫人尽快找到慕容祯,进宫前去救治。

    后来她才从皇上口中得知,大约半年前,湘妃曾得过一次重病,严重到差点就要见阎罗王,当时慕容祯已经出手救过她一命。

    自从怀了龙种,湘妃的身体每况愈下,如今能撑着将孩子生下来,已是十分不易。就算慕容祯拥有起死回生之能,也不能再和老天爷抢人了。

    听到这个消息,凤夕瑶更加难过。

    亲娘已离世,小皇子才刚诞生,身体情况不太好,她怕孩子再有什么闪失,整个下行都留在宫里负责照看。

    当见小皇子终于安然睡着,她这才发现天已经大黑。

    幸好宫里养了不少御医,他们纵然没办法令湘妃复活,但照顾体弱的小皇子不是问题。

    所以当小皇子睡熟后,她才回慕容府。没想到刚进门,就见喜多一脸焦急。

    “主子早在两个时辰前就回来了,宫里的情况也略微知道一些,主子以为你忙完宫里的事情很快就地回来,所以一直在府里等,没想到……”

    事情就是这么巧。前几日主子在药房炼药,发现有几味草药手边没有,查了医书后,发现那药在京城以西的一块山头才能找到。

    由于前些天刚刚下过大雨,原本主子想带着凤姑娘一起去那边采药,可又担心娇弱的凤姑娘,会在那凹凸不平的地方弄伤自己,所以大清早就带着自己和几个家丁前去。

    怎么也没想到,他才刚走,宫里就出事。

    当主子各知凤姑娘被叫进宫时,也曾想过直接追过去,可是……要怪就怪五年前,主子心爱的姑娘为了救皇上命丧黄泉,这件事对主子来说始终是一个心结,所以主子和当今皇上之间的关系,实在称不上交好。

    在主子心里,虽然于筝姑娘是因他而死,但如果当年于姑娘不是为了救皇上,也不会死得那么惨。在主子不想和皇上有任何接触的情况下,就只能人个人在府里苦等着凤姑娘能早些归来。

    没想到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影,结果主子的坏脾气便发作了,并差遣他进宫去寻人,他还没出门,就邮凤姑娘回来了。

    凤夕瑶看喜多的脸色,心底已隐隐猜出慕容祯肯定发火了。

    她叹了口气,直奔正厅,刚进门,就见他正阴沉着俊脸坐在椅子上,两旁伺候的下人低头站头,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声。

    凤夕瑶见了这个架式,不由得上前,刚要开口讲话,就听慕容祯道:“你进宫了?”

    “嗯,相信侯爷已经听说那件事了吧,当时情况紧急,偏巧您又不在府中,所以……”

    没等她说完,他已经冷哼一声,“皇宫大院养了数十个医术高深的御医随时等候差遣,就算你进了宫,又能帮上什么忙?”

    凤夕瑶听他语气不好,就知道他肯定又想发火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