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十一章

婢女生死契

第十一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他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顿时了解。因为能令她变脸的不是别人,正是京城恶少徐霸天。

    当初阿贵就是差点死在这人的手里,她永远也忘不了,阿贵被人抬回来时一脸鼻青脸肿,气若游丝的模样有多恐怖,一回想起,她就忍不住握紧拳头。

    桌子下,一只温热有力的大手陡地紧紧握住她不断发冷的小手。

    她猛一抬头,便望进慕容祯的双眸。

    “你的手很冷。”

    凤夕瑶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想挣脱却挣脱不掉,只能任耸紧握着。

    慕容祯突然间笑着轻声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原本紧张的心情,却因为他这话而得到了舒缓。

    这时,让的伙计将热气腾腾的饭菜送上桌。

    临走时,慕容祯突然向伙计招了招手,让对方附耳过来,伙计有些不解,却还是恭敬的凑了过去。

    慕容祯交代了几句,顺手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对方。伙计接过后,似乎有些为难。

    他却道:“你怕什么,出了事还有我担着呢。”

    伙计急忙点头,转身跑了。

    凤夕瑶感到奇怪,“你和他说了什么?”

    慕容祯夹了一块蜜汁牛肉送到她碗里,笑道:“吃饭的时候顺便看戏,这是我多年来养成的好习惯。”

    她不懂,但他夹来的蜜汁牛肉,却是她以前最喜欢的食物。她默默将牛肉送进嘴里,味道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这个世上,唯一知道她喜欢吃蜜汁牛肉的,恐怕就只有慕容祯一个人了吧。

    就在她心底五味杂陈时,旁边那桌的徐霸天,突然大喊一声,不但把她吓了一跳,就连饭馆里其他客人也被吓得不轻。

    只见那徐霸天仿佛鬼上身似的,抓起自己桌上还热呼呼的菜,便直接泼向自己的脸。

    和他同桌的其他人都被吓傻了,本能的站起身,退至一旁。

    徐霸天泼得自己江青头菜汤,随即大叫道:“我就是个乌龟王八蛋,仗着老子有钱,整天鱼肉乡民、胡作非为,娶了三房太太,小妾无数,偏偏到现在都没给我生出一儿半女来,我知道我是坏事做多了,将来就算生了儿子,也肯定是个没屁眼的儿子……”

    说到这里,慕容祯刚咽下的一口菜险些笑喷了出来。

    凤夕瑶已经完全傻了。那徐霸天没病吧?怎么突然之间又是拿菜泼自己,又是诅咒自己生儿子没屁眼?

    就见他发疯了似的,将桌子上的菜全倒在自己的头上,倒完了还在那扯着嗓子喊:“我恶贯满盈,将来死无全尸,早晚会遭天打雷劈……”

    他那边骂得正烈,凤夕瑶却突然间将目光移向慕容祯,压低声音道:“你刚刚给伙计的那包东西,和现在的情况有没有关系?”

    慕容祯表情十分无辜,“我都说了,吃饭的时候我一向喜欢看好戏。”

    “所以你就派人将那包‘必须说真话’让伙计下到徐霸天的菜里或酒里?”

    闻言,他假装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是如何知道那包药的名叫‘必须说真话’的?”

    凤夕瑶被问得一怔。她不知道,但于筝知道,因为当今天下能炼出这种损人不讨好的极品药,也只有慕容祯了。

    想当年被他从妓院带进慕容府的于筝,就曾亲眼看到这位爷用那些奇虫毒草,躲在药房里炼制各种稀奇古怪的玩竟儿。每种药都有不同的效果,而每种效果都能把人折腾个半死。

    这个“必须说真话”就是其中一味,名字也是当时慕容祯随口起的,完全没什么创意,第一个被试用的人就是可怜的喜多。

    当年她就曾说,这药太阴毒了,因为被下药的人,会无止境的伤害自己,辱骂自己,诅咒自己,四十九个时辰内不服用解药,就会爆血管而死——慕容祯见她神色慌张,便已经猜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他没抓着刚刚的问题继续发问,而是轻描淡写道:“我刚刚已经对你说过了,从今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至于之前曾伤害过你的那些人,自然该受到一定的惩罚。”

    说着,他看了一眼仍旧在发疯中的徐霸天,冷笑道:“他这样,也算是罪有应得!”

    凤夕瑶顿时明白了,他之所以会做这样的事,原来是在替她打抱不平。她不由得多瞧了他一眼,心底升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隔天早上,有人哭着来慕容府敲门。

    当时慕容祯正和凤夕瑶在饭厅里用早膳,就见喜多跑过来道:“主子,徐霸天的爹已经在外面跪了快两个时辰了,他说他儿子打昨天从饭馆被人送回家后一直疯癫到现在……”

    正端着碗吃饭的慕容祯闻言冷笑一声,“他儿子疯不疯,关我何事?”

    “呃……”喜多被问得一怔,眼神不由得瞟向凤夕瑶。

    她看了跋扈的慕容祯一眼,轻咳一声,“徐霸天虽然可恨,可真爆了血管,总是有些残忍。”

    倒不是她乐意替徐霸天求情,她恨不得像他那种人早死早超生。

    可一旦徐霸天真的爆血管死了,杀人凶手就变成了慕容祯。她知道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在替她打抱不平,可如果这个抱不平出了人命,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听她这么一说,他低声道:“有时候做人太善良,会无形中助长恶势力。”话虽这么说,但他没再袖手旁观,直接对喜多吩咐,“让他再多跪两个时辰,没看到我正在用膳吗?这个时候来报这种事,真是打扰我的好胃口。”

    喜多觉得自己挺冤的,莫名其妙挨了主子一顿骂。

    在他看来,徐霸天是死是活真的和他没关系,但问题的,徐霸天他爹就跪在门外大声哭喊,让人赶了几次始终赶不走,死活非要见主子一面才肯罢休,他才来禀报。

    好不容易等主子用完了早膳,终于听他道:“去把人给我叫进来吧。”

    片刻工夫,就见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一看到慕容祯,就跪倒在地,哭着把自家儿子的情况给说了。

    当他说到徐霸天回家之后,居然还想拿着菜刀自宫时,站在他身边的凤夕瑶险些没喷笑出来。

    慕容祯也很想笑,不过他忍住了。

    待徐老爸哭天抢地的说完了儿子的症状后,他端起茶碗,喝了口茶,慢条斯理道:“你说的这种病其实也是失心疯的一种,别人或许没法治,可对我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徐老爷闻言,急忙跪爬几步,“还望侯爷出手相救,只要我家小儿能恢复健康,就算上刀山下油锅,小老儿也在所不辞。”

    凤夕瑶在心底冷哼一声。那徐霸天就是因为有这种纵容着他的爹,才胡作非为到今天这种地步。

    慕容祯却道:“病嘛,我是可以治,但是报酬嘛,我怕你们徐家负担不起。”

    徐老爷急忙求道:“只要侯爷开价……”

    “一百万两!”

    话音刚落,徐老爸惊愕,凤夕瑶也惊呆了。

    这摆明敲诈嘛。

    慕容祯不疾不徐的喝口茶,才道:“如果你拿不出一百万两银子,就赶紧回家,给你儿子准备后事吧。”

    事先他已经让人调查过徐霸天的家世,的确财大气粗,台面上再加上私底下见不得光的,包括徐家现在住的那幢大宅子,凑个一百万两应该刚刚好。

    既然徐霸天这个恶少经常仗着有几个臭钱欺负人,他就让对方尝尝家道中落的滋味。

    见徐老爸似乎还在犹豫,慕容祯已经有些不耐烦,“你再考虑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但我可不敢保证你儿子还能撑那么久,要是不幸他死了……”

    他急忙抬起头,泪眼汪汪道:“一百万就百万。”只要儿子能活命,只要将来还有人能给自己送终,就算倾家荡产付医药费,他也愿意给。

    “可是我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容小老儿凑个几日,只要凑足了银两,势必会派人将银子亲手奉上。”

    “既然这样,你就签字画押,立个字据吧。”

    待徐老爷写了欠条后,慕容祯吩咐他赶紧回府,把那疯癫的徐霸天抬来瞧病。

    徐老爷片刻不敢耽误,有了侯爷的保证,儿子就有救了,他急忙转身回府,让家丁带儿子过来。

    慕容祯却在这时突然将欠条递到凤夕瑶的手中,对她道:“等那徐老头几天之后把银子送过来,你拿着银子回家给你爹和上次差点死掉的阿贵买些东西吧。”

    凤夕瑶看着那张欠条,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一把抓过她的小手,轻轻将欠条塞到她手里,“不用怀疑,这银子你绝对受得起,别忘了,当初那徐霸天是怎么欺负你凤家的人,收着吧。”

    她死盯着他不像在开玩笑的俊脸,心情有些激动。

    “你……你之所以会这么折腾他,该不会是……为了我吧?”

    慕容祯那双好看的丹凤眼轻轻一挑,“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之事,每个人都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这番话倒是让凤夕瑶有些惊醒,虽然她听得有些懵懂,却也听出他话中有话。

    他没再给她多想的机会,柔声道:“如果你真想感激我,今天晚上,就亲手做顿晚饭给我吃吧。”

    这个要求对凤夕瑶来说并不过分。在五年前,慕容祯就十分依赖她的手艺。

    五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他想念的,不仅仅是她的人,还包括她曾给予过他的一切……

    自从那晚他大病之后,慕容祯就变得异常奇怪。

    凤夕瑶总觉得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可他却什么都不肯说,面对这样的转变,她有些措手不及。

    重生之后,她并不想与他有过多的牵扯。所以五年来,两人虽然住得近,她却从未以任何理由和藉口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如果不是阿贵突然出事……想到这,她不禁叹口气,或许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它的安排。

    没等她纠结完,家里的仆人就急匆匆闯进药房。

    “凤姑娘,宫里的刘公公来了,说找侯爷有要紧事。”

    凤夕瑶愣了一下,急忙道:“侯爷大清早就出门了,说是晚上才会回来。”她见仆人一脸惊慌,有些纳闷,“出了什么事吗?”

    这时,就见一个一脸白皙,身穿太监服的年轻人也急忙走了进来,“侯爷到底在不在啊?宫里的皇上还等着他赶紧进宫去救命呐!”

    没等仆人答话,她忙再问:“侯爷今天早上就出门办事去了,这位公公,皇上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虽然历经五年的变迁,凤夕瑶对当今朝廷的事情多少有些了解。

    于筝当年在危急中为保朱成晋的命,在他重伤时穿上他的帅袍引敌追击。大难不死的他在伤好之后,找到对策和朝廷对衡,没过多久,一举带兵杀入京城,才将朱成霄推翻。

    这五年,天启王朝的变化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由衷庆幸当年没看错人,救错人,当今皇上不但是令人钦佩的将才,同时也是令百姓拥护的仁君。

    所以她并不后悔当年替他送命,如果她的命能换来天下百姓的太平安乐,十分值得。

    太监满脸焦急,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湘妃娘娘今日产子,可突遇难产,宫里的御医都在娘娘的寝宫候着,却都束手无策,皇上怕出意外,便差咱家来侯府请侯爷入宫看诊,若湘妃娘娘真出了什么意外,那可是一尸两命呐!”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