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都市言情> 婢女生死契> 第一章

婢女生死契

第一章

作者:明星      类型:都市言情

    “平日里饮食不节,疲劳过度,故体弱多病,这是脾气虚。林婆你不要担心,我开个药方子,只要你按照我教你的方法煎药服用,不出半个月,这些症状就会慢慢消失。”

    回春堂是一家老字号药房,位于京城北郊,虽然地势有些偏僻,但老板凤五却是一个医术相当不错的老大夫。

    凤五年约五十,为人憨厚,心地善良,附近的老百姓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喜欢来回春堂让他瞧病。

    打发走最后一个上门求医的患者,凤五也觉得身子骨有些乏累了,这时,一个年约十八、体态婀娜的漂亮姑娘,拎着食盒娉娉婷婷的从外面走进来。

    见他疲惫的揉着后颈,她微微嘟起粉嫩的双唇,“爹,我不是说过,这阵子您不舒服,就让阿贵代替您在药房坐堂,可您就是不听话,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瞧瞧,又累着了吧。”

    说着,凤夕瑶放下食盒上前,伸出十根葱白似的手指,替凤五捏肩捶背。

    见到自家闺女出现,凤五不由自主露出憨直的笑容,“阿贵这几天一直都在外面要债,反正最近药房的患者也不多,你爹暂时还应付得来。”

    他看了看摆在眼前的食盒,皱眉。“夕瑶,我不是说过了,这阵子家里和药房的事情都要你来忙,做饭这种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咱们回春堂外面就有小面馆,我若饿了,去对面吃一碗面就行了。”

    她哼道:“那小面馆的面条您都吃了好些年,就算做出来的真是山珍海味,也有吃腻的一天。再说,我若不亲眼盯着您吃午饭,您肯定又背着我饿肚子了。”

    凤五不禁叹息,女儿每次都把他这个爹当成小孩子一样来管教。

    旁边捣药的伙计闻言,不禁笑道:“我说凤老爷啊,您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凤姑娘生得漂亮,能干又有本事,别人都羡煞您。自从五年前凤姑娘大难不死后,整个人就性情大变,不但在回春堂帮着您照看生意,还把您伺候得周周到到。

    “如今咱们回春堂在京城虽比不得那些大的药房,但慕名前来抓药的百姓可比从前多了好几倍,要我说啊,这些可都是凤姑娘的功劳。”

    凤五听了,嘴上虽然没说话,心里却十分甜蜜。

    老来得女的他,夕瑶是他唯一的孩子,自从十五年前老伴去世后,为了怕继室进门会虐待女儿,这些年来一直都没再续弦。

    没想到被自己娇惯着养大的夕瑶,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凤家是小户人家,里里外外只靠着这间药房来维持生计。夕瑶自幼便向往富贵的生活,即使家里没什么钱财,可在吃喝用度上却奢侈得很,几乎败光了他多年积攒下来的钱财,害他为她操心,却又无能为力,只能在心底暗自叹息。

    大概是五年前,夕瑶得了一场重病,差点就去见阎罗王,他甚至连棺材都为她准备好了,没想到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女儿的病,居然奇迹般的好转了!

    自从那场大病过后,从前顽劣不堪的夕瑶竟性情大变,不但开始懂得孝敬他这个爹,就连回春堂的生意也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

    起初,他也觉得奇怪,因为五年前,当夕瑶大病初愈时,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坚决不肯开口讲话,吓得他整日呵护着她,就怕女儿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慢慢的,不肯开口讲话的夕瑶竟主动开口叫他爹,让他感动不已,从那以后,父女俩的关系真是一日比一日好。

    他坚信一句老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当初夕瑶在雨夜奇迹般的复活,肯定是老天爷给他们凤家的福分。

    所以,事后不管一向不懂事的夕瑶为何会性情大变,只要女儿还活着,那比什么都重要。

    凤夕瑶乖巧的给她爹捏完了肩膀,小心翼翼的将还热呼呼的饭菜从食盒中一一取出。

    “爹,您的胃一直都不太好,所以这阵子我给您做的饭菜都是养胃的,您可不许再耍小孩子脾气挑这挑那的,一定要把这些饭菜吃光,这样才能有好身体。”

    凤五被闺女训斥,却一点都不生气,开心地瞅着女儿把饭菜一一端到眼前。

    旁边的伙计见了,不禁嫉妒得红了眼。“凤老爷真是好命,凤姑娘不但把药房的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就连煮的饭菜闻起来都让人直流口水。”

    凤夕瑶笑看那伙计一眼,嗔道:“你也别眼红了,快过来一起吃吧,我也给你准备了。”

    伙计一听,急着用衣襟擦了手,笑嘻嘻的跑过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凤姑娘的手艺实在是太好,能吃到她亲手做的饭菜可是他的福气。

    就在几人有说有笑的准备用午膳时,几个老百姓扶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面色仓皇的踏进回春堂大门,当他们定睛一看,同时脸色大变。

    那浑身是血的男人正是凤五在十几年前收下的徒弟阿贵,也是回春堂的坐堂大夫,每月月底例行出去挨家收帐。

    附近百姓来回春堂抓药治病,由于一些人都是老客户,习惯每个月结一次帐。没想到大清早出去收帐的阿贵,如今却被人给架了回来。

    见他被打得惨不忍睹,嘴唇发青,浑身抖个不停,习医多年的凤五一看便知,阿贵怕是不行了。

    “各位街坊邻居,到底发生了何事,阿贵他……”

    面对凤五的询问,某人心有余悸的小声道:“是京城恶少徐霸天把你家阿贵打成这个样子的。”

    “徐霸天?”凤夕瑶闻言,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阿贵今日会遭此毒手,想必和半个月前的那件事有关。

    徐霸天因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途经回春堂,上门要人给他瞧伤。

    当时坐堂的是阿贵,自知恶少不好惹,怕事后徐霸天会来找回春堂的麻烦,他在给那恶少看诊、用药时分外小心。

    徐霸天那时被打得十分狼狈,身上的银子又被抢了,药钱自然是一分也没给。

    而阿贵大清早去徐府收帐,徐霸天一看到他,便想起当初自己被揍的惨况,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要赶他走。偏偏阿贵收不到帐就不肯走人,徐霸天便在恼怒之下让家里的打手狠揍了阿贵,竟把他打成重伤。

    瞧父亲给阿贵把过脉后,脸色越来越差,她不禁担忧,“爹,阿贵他……”

    凤五轻轻摇了摇头,“怕是熬不过今天晚上了。”

    “什么”这个结论让凤夕瑶大吃一惊,她上前轻轻探过脉象,再瞧榻上的阿贵脸色已经接近惨白。如果阿贵就这么走了,凤家上下都会良心不安。

    毕竟阿贵是为了回春堂才遭此劫难,而且几年前他才娶了妻生了娃,一家老小等着他赚钱养活,这下怎么办?

    虽然自己医术还算不错,却无起死回生之能啊!他把阿贵当亲生儿子对待,教他如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起死回生凤五猛然起身,“夕瑶,人人都传我天启王朝的逍遥侯慕容祯,出身医学世家,身怀起死回生之术,如果为父去求慕容侯爷给阿贵治病,也许阿贵还有一线生机。”

    听到慕容祯这个名字,凤夕瑶的脸色微微一变。

    旁边的伙计闻言,忍不住道:“那慕容侯爷虽然医术高超,有能将死人医活的本事,可他脾气古怪,经常将送上门求他治病的患者逐出侯府大门。别说咱们这种小门小户,就连皇上也不敢随便差遣他。”

    提起慕容家族,那绝对是天启王朝从上到下都要敬畏的大门大户。

    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家族,与寻常医者不同,慕容家世代的嫡传继承人,都拥有起死回生之术,并备受皇族敬畏与尊重。

    如今当家作主的,是慕容家族第十九代传人慕容祯。他的亲姑母是当今皇太后,而他的亲娘,则是曾备受先帝宠爱的和瑞公主。

    做为慕容家的嫡传长子,慕容祯毫无疑问的登上了慕容家家主的位置,并且世袭了逍遥侯的爵位,在京城中真是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

    当年夕瑶命在旦夕,凤五就曾想过上门跪求慕容侯爷救他女儿一命。但那时因二皇子朱成霄趁先帝驾崩夺位后,百姓日子却越来越苦,四皇子朱成晋不得不起义谋反,天启王朝陷入战乱时期,慕容祯被请到军营中做军医,所以夕瑶的命也只能听天由命。

    可自从四皇子成功将昏君赶下台之后,天启王朝已经逐渐恢复了原有的和平,慕容侯爷也早就从前线回到京城,如果自己上门求对方救阿贵一命,也许,阿贵还有一线生机。

    这样一想,凤五便要人将阿贵抬上担架,准备亲自去侯府求侯爷救阿贵性命。

    “爹……”

    不等女儿开口,他果断道:“夕瑶,爹不能眼睁睁看着阿贵为我凤家而死,只要还有一丝机会能让阿贵活下去,爹都不会放弃。”

    凤夕瑶衣袖下的双手,捏紧,又慢慢松开。

    半晌后,她轻声回应,“爹,我陪你一起去求!”

    “还望侯爷能救我家大人一命,只要侯爷肯出手相救,金山银山、稀珍异宝,凡我家大人府里有的,侯爷喜欢什么,就尽管拿去。”

    一个年轻男子态度非常虔诚的跪在门外,声泪俱下的请求,他已经跪在这求了整整半个时辰。

    隔着奢华的珠帘向里望去,偌大的房间一角,摆着一张稀珍昂贵的白玉摇椅,椅上躺着一个年轻男子。

    虽看不清长相,但那人由内向外散发着高贵优雅的气息,身穿镶着兔毛、滚着银丝边儿的月白色袍子,更将他衬托得卓尔不凡,英气逼人。

    那人的怀里趴着一只小小的纯白色波斯猫。男人躺在摇椅内微闭着眼眸,修长白皙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摸着猫儿。

    跪在外面的人见自己讲了半天,仍旧没换来屋里的人一声回应,焦急得跪着向前挪几步,却又不敢越过那珠帘,怕惹那人生气。

    要知道,房间里的那人乃是当今皇太后的亲侄子,当今皇上的表弟,虽然在朝中没什么实权,单单侯爷之位,就足够让他在京中呼风唤雨、为所欲为。

    更何况,他现在还有求于他,就算心底对对方有多么不满,也只能把气吞进肚里。

    “侯爷,只要您肯登门医治我家大人的病,尚书府一半的家业,在大人身体康复之后自然会如数奉上。”

    一道冷笑声自房内传出,“身为户部尚书,我天启王朝的三品官员,你家左大人可是没少搜刮各地老百姓的银子吧?”

    不理会跪在门外那人的脸色有多难看,摇椅上的慕容祯神情淡定的把玩着怀中的小猫。

    “这样的贪官,本侯爷可不敢和阎王爷他老人家抢,到了地府,他还得受牛鬼蛇神的审判呢。不如劝他赶紧死了吧,死了之后,记得来告诉本侯爷一声,本侯爷好差遣家里的奴才买几串鞭炮,替被他剥削的那些无辜百姓大肆庆祝一番。”

    没等门外那人因这话崩溃,伺候在慕容祯身边多年的小仆喜多已经额冒冷汗。

    他家主子嘴毒心狠可是京城乃至整个天启王朝皆知的事,可是主子啊,就算您再怎么看不上那户部尚书左大人,也没必要在人家弥留之际,说出这么恶毒的话咒人早死啊。要知道做事太不给别人留情面可是会遭来麻烦的,万一哪天真有人瞧您不顺眼的登门报复,您就不怕丢了性命吗?

    喜多心里哀叹,却又不敢纠正刁蛮的主子。
设置 恢复默认